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龙口下的少女 第七十八章
    泽兰娜从降落的半跪姿态,缓缓站起,一声蓝白配的校服在汩汩的黑雾中飘曳不止。

    鲁本三人却没对泽兰娜这身跟加了特技似得的黑雾状态表现出惊异,毕竟当年伊顿也不止一次展现过这种姿态。

    只是鲁本愤愤道:“有这个能力就该早用啊。”

    泽兰娜一怔,抢回了自己身体的控制权,攥着墨菲斯托甩了甩,身上的黑雾也随之消散,她不由苦笑着回道:“在诅咒梦境中使用魔剑的力量是很作死的,很大可能会加剧灾难的烈度。”

    “没错,”墨菲斯托也回道:“我曾经试着进入伊顿的梦境中给他平事,结果诅咒梦境一直持续了二十年,最后我不得不亲自了解了他的性命——他醒来后整整一个星期都无法分清现实和梦境的区别。”

    “什么?”鲁本惊讶道。

    “没那么夸张,稍稍借用一下还不至于抹消掉‘希望’,”泽兰娜说着又瞥了一眼墨菲斯托:“你那是把诅咒梦境当麦块玩了吧?”

    魔剑在诅咒梦境中的权限等同于创世神,万物皆因它的意念而改变,甚至能一举扭转整个梦境的剧情,但因它的力量而出现的“希望”不能算是“希望”,换句话说,若是魔剑介入过多的话,诅咒梦境就永远无法正常脱离了。

    也就如他们所说,地质变化再度加剧了一些,现在他们踩在山头,都有种踩在船上的感觉,这当然不会是因为山比水还轻,而是山的地基软化、熔岩化——幸好泽兰娜只是晕传送,若是还晕船的话,这会儿能再多出来一个“晕山头”的毛病来。

    “弗兰肯他们什么时候能准备好?”卡米洛忽然问道。

    “不知道,”墨菲斯托摇了摇头:“我出去问问。”

    说罢,剑身一甩,再度消失了。

    “其实我一直想问一下,”索妮塔忽然说道:“伊顿大哥不是无法自己说话吗?它出去了怎么和谢维斯弗兰肯沟通?”

    “我在失去意识的时候它能完全操控我的身体。”泽兰娜解释道。

    “也就是说,”索妮塔忽然双目放光:“白天的‘你’可能是你也可能是伊顿大哥,夜晚的‘你’就也一定是伊顿大哥。”

    “可以这么说,晚上我的意识会被诅咒梦境吸进去,”泽兰娜点了点头,随后忽然警觉道:“你想干什么?”

    “没什么……”索妮塔眼神瞥向一边,偏移话题:“嗯……鲁,鲁本你在做什么?”

    另一边,鲁本正抱着一个粗大的木头,手里捏着一把匕首,在上面一下下的凿着,这把匕首一看就知道是卡米洛的,圣器,切起来木头跟切豆腐似得。

    鲁本撇了撇嘴:“保险起见,我做个独木舟,我可不会游泳。”

    人类的平均密度和水差不多,因此稍微掌握一些技巧就能浮起来,但矮人不同,肌肉密度大、骨骼金属含量高,再加上他是蓝血,只会更重,把自己的手臂挥的跟螺旋桨似得也避免不了沉底的命运。

    “没用的,”索妮塔摇头道:“刚刚的那浪头你还不清楚吗?一把打下来,直接压入水底,这点浮力压根不起作用。”

    “不用,”泽兰娜却说道:“你要是有这手艺可以做一个……能防风的独木舟,一会儿奥娜进来了可以用上。”

    奥纳塔希亚变龙之后还是不怎么愿意碰人,要是能有个抓手,她肯定愿意,只是……

    “能防风的独木舟?你是说给它加个盖?……那不就是棺材吗?”

    “你也可以这么理解。”泽兰娜还挤出了一个笑容。

    而就在这时,他们脚下再度开始轰隆,在震动中,山体开始逐渐碎裂,而最恐怖的是,山峰开始缓缓向一侧倾斜……

    “发生什么了?”众人一脸懵逼。

    眼看着斜度越来越大,泽兰娜忽然反应过来了:“可能是山要倒了。”

    “山还能倒?”鲁本瞪大了眼睛。

    “据说这座山当初为了采集石子,生生被挖去了一半,再加上地震运动……”泽兰娜试着解释道。

    随着一声轰鸣,山体倾斜的速度陡然加快,于此同时山峰被水包住的一侧忽然炸开,大量蒸汽从中升起——这是地下高温岩侧大量抬升至地表所造成的。

    “跑!”

    随着鲁本的一声高喝,众人随即向蒸汽升起的方向冲去,不过刚跑两步,就开始觉得烫脚,尤其是泽兰娜,她这会儿的装备可不是她那一身圣器装备,就以普通运动鞋,这会儿鞋底都快烫没了。

    “好重的硫磺味,这是熔岩区的味道。”有着挖矿经验的鲁本忽然说道。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因为现在到处都是裂缝,山下的压力再大也不至于火山喷发,但熔岩向外流淌是不可避免的了。

    众人又开始掉头往回跑,是的,固然山峰因为向一侧倾斜的原因导致越来越陡峭,但总比另一边熔岩横流的一方要好的多。

    随后还是接住鲁本的那片小树林立了功,它们在几乎横躺过来的情况下仍旧死死的固定在地面上,众人坐在树上,等着救援的到来。

    “水面好像在褪去。”卡米洛忽然说道。

    “这么快就褪去了?”鲁本惊喜道:“不是说洪水要一直蔓延到数千米……”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沉默了——远处,一道白线正在渐渐形成。

    海水褪去不一定意味着退潮,还可能是更大的海浪即将到来。

    山前是洪水,山后是熔岩。他们似乎,没有了退路……

    泽兰娜再度将玉净瓶拿了出来:“一会儿我把梦魇倒出来,它会同化这个世界所有的物质,你们需要尽量拖延自己被它吞没的时间,最好等到它吞噬整个世界后也不被碰到……”

    在梦境中任何形式的接触到梦魇,都会被感染。

    “你不能再把海浪劈了吗?”鲁本无奈道。

    泽兰娜摇了摇头:“墨菲斯托不在这儿就不行。”

    “要是星陨能拿进来就好了。”鲁本无奈道,索妮塔可以飞到高空对着海浪轰它一发。

    泽兰娜撇了撇嘴,2012世界貌似是唯物的,灵魂存不存在都得另说,永恒爆弹在这儿不一定能炸开。

    随着浪头的逐渐靠近,泽兰娜终于深吸了一口气,就要将手中的瓶子倾倒而出——

    “吼————”一头黑龙,出现在了半空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乡路有花香〕〔医路芳华〕〔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精灵之新兴时代〕〔鬼命阴倌〕〔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师父嫁我可好〕〔战神之巅峰奶爸〕〔我能领悟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