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龙口下的少女 第一百零四章 追袭而来的牧树人
    星辰守卫真相的本质已经被泽兰娜揭露,那是一种通过集群意识强行扭曲他人意志信念的手段。

    虽然听起来就像是一个大反派一样,但在扩张方面,星辰守卫确实有着连传销都难以比拟的优势。

    他甚至能让圣骑士抛弃自己的信条去和玩弄灵魂的恶魔合作。

    “我们只是暂时的合作!”托依冷冰冰的说道:“将骑士国从窃星者的手中拯救出来,我们就分道扬镳!”

    “随你的便。”墨菲斯托不以为然的说道,他们的行事风格自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

    事实上,大多数的人即使在加入星辰守卫之后,仅仅只是对神明多了几分敌意,平日里搬砖奶孩子该怎么活还怎么活。不然就星辰守卫那种瘟疫般的传播特性,中央避难所为屠神奔波的核心人士不至于就那么一点儿人。

    不过鲁本他们并不在意,他们多一个人,神明的潜在信徒就少一个人,况且无论怎样,他们在行动的时候,都会受到帮助——他们的同志遍布天下各地可不仅仅是一个玩笑。

    就比如现在,他们就悠然自得的坐在一架舒适的马车上,这是一个加入了星辰守卫的富商私人赞助的。

    一个专业传教士晃悠过的地方,是从来不缺队友的。

    “我们为什么要走的那么慢?”骑士托依不满道。

    他是骑士,哪怕自己熟悉的马匹不在身边,也能驾驶一匹普通的马,凭借圣光的特性都能日行千里,至于有着墨菲斯托在手的泽兰娜就更不用说了,扛着两个人都能飙出音速。

    但墨菲斯托却选择了坐着马车晃晃悠悠的走,要知道即使不断换马,也需要跑上一整天的时间。

    “要学会修身养性,年轻人。”墨菲斯托控制着泽兰娜的身体盘腿坐着,合着眼,将自己横着放在腿上:“任何的时候都不能急躁,只有这样,才能提高自己,让自己的变得更加锋利……”

    “冥想术确实对练习奇迹剑技有一些作用,”泽兰娜忽然说道:“不过你这冥想最多能把我的腿压麻。”

    “姿势不对吗?”墨菲斯托说着,还将泽兰娜的腿掰了掰,五心向天瞬间成了一个上炕的造型。

    “冥想和姿势无关啊,大多是以呼吸法入……”正讲解着的泽兰娜忽然一怔。

    “又是那家伙?”墨菲斯托也皱眉道:“这么快就从尖耳朵神的手中逃出来了?”

    “怎么了?”骑士托依皱眉问道。

    “来了一个麻烦的家伙。”

    “是冲我来的。”泽兰娜正色道:“托依骑士,麻烦你先押解着主教前往格拉斯顿堡,我们随后赶到。”

    墨菲斯托也随即拍了拍马车夫:“老哥,不想溅一身血的话就飙起来吧。”

    说罢又扭头看向吉娜:“别让他们死了。”

    就在两人交代这两句话的时间,从道路不远处的树林中,便开始有绿芒闪烁,正是他们在起源之森遇到的那个抓着他们不放的牧树人。

    “这么快?”

    墨菲斯托身上闪起黑雾,从马车上跳下,在地面狠狠一个踏步,和马车反方向冲了出去,其力道之前,让马车短暂腾空了一会儿。

    马车在车夫的驾驭下,摇晃了两下摆正,伴随着马匹嘶鸣声,呼噜噜的驶远。

    泽兰娜则沿着道路向前冲刺,其爆发力之强,愣是一步一步将道路蹬成了连环减速带,这个时候用跳跃的方式赶路就是等着被狩猎。

    绿色的闪电在丛林中打了环,反身向墨菲斯托追去。

    而即使现在泽兰娜已经全力冲刺,在速度上也无法和牧树人的天赋能力相媲美。

    他近乎瞬间便冲到了泽兰娜的前方,一根根藤蔓从地面冒出,向泽兰娜袭来。

    但它们还没能给泽兰娜带来一点儿的阻碍,便被泽兰娜顺手挥出的剑芒斩断。

    「喂,他们已经走远了,为什么还跑啊?又不是打不过?」由于泽兰娜现在处于超高速的移动中,咋一张嘴免不了灌一肚子风,墨菲斯托便和泽兰娜心灵沟通。

    泽兰娜又斩断了两条藤蔓,从空间戒指中摸出来动力盔甲的蓝色晶体,往身上一拍,召出面甲:“路边就是一个小树林,没必要在这种环境下和一个牧树人来硬的。”

    墨菲斯托回想了一下,他们在起源之森相遇的时候,这货直接将一片森林凝成了一个巨手。

    「有道理。」

    骑士国本来就是一个多草原,多马场的国度,泽兰娜并没跑太久,便离开了丛林相对密布的区域。

    就见丛林中的那道绿芒,从一棵巨木中重构了自己树人的形态,在地面奔跑了两步,再度变作了藤蔓,一记标准的入水姿势,冲入土地中。

    在地面顶出了一串明显的痕迹,高速向泽兰娜追去,不过和在丛林中近乎于瞬移的速度却慢了不少,已经无法追上泽兰娜了。

    但这时泽兰娜反倒不跑了,转身跃起,手中的魔剑刺入地下,无比精准的阻在他的面前。

    这下若是再偏一点儿,就能刺在他的身上。

    即使牧树人是史诗种,灵魂天生强韧,全力催发下的魔剑也能够伤到他的灵魂。

    “塔拉姆瑟多,我们可以谈一谈!”泽兰娜喊道。

    藤蔓从地面冲出,构成了一个一米五六的,周身燃着绿焰的树人,一双由绿焰构成的双眼直直的盯着泽兰娜:“交出母树之叶。”

    始祖生命之树的叶子,这便是泽兰娜胸口绿晶石的实质,也是生命虹吸祝福的载体。

    祝福和绿晶石本就是此人在未来送给她的,再加上现在她已经寻回了魔剑,送出去也无所谓,便点了点头。

    “那就站好,让我将它拿出来。”塔拉姆瑟多由藤蔓构成的双手开始变得尖锐。

    这时泽兰娜的脸色忽的一变。不对,不能交,不然有生命危险!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这种牵扯到生命力的东西,可不是说扣下来就行的,生命虹吸的祝福已经和她的生命力连接在了一起。

    贸然断开联系,泽兰娜就会成为一个破洞的水,生命力的流逝会让她短时间的送命。

    当塔拉姆瑟多的木爪即将冲到泽兰娜胸前的时候,就见她一脚直接怼值啊了他脸上,将其踹飞了出去。

    他翻身起来,就见刚刚那个试着和他和谈的女性抱胸尖叫:“呀——流氓!”

    这个跨度是不是有点儿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乡路有花香〕〔医路芳华〕〔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精灵之新兴时代〕〔鬼命阴倌〕〔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师父嫁我可好〕〔战神之巅峰奶爸〕〔我能领悟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