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龙口下的少女 第一百零七章
    “跑,跑了?”一脸不可置信的墨菲斯托从空中落了下来:“趁着人家变身的时候跑了?这还有王法吗!”

    反倒是泽兰娜出声提醒:“在地下!”

    她的话音刚落,就见原本平静无波的地面骤然破开,塔拉姆瑟多从地下冲出,利爪直取泽兰娜胸膛。

    然而完全解放的墨菲斯托已经能和塔拉姆瑟多形成属性上的压制,就像是两年级的小朋友打身高已经达到人生巅峰的高二生。

    塔拉姆瑟多的爪子还在半道上墨菲斯托已经控制着泽兰娜的抬手等着了。

    “太慢了……嗯?”

    塔拉姆瑟多的爪子在接触到它手掌前向两边分裂开来,又在掌后合拢,紧紧的缠在上面顺着墨菲斯托向前的劲一带,拉的它的身形一歪的同时,猛地向前冲去,一脚踹在泽兰娜的胸前。

    向后弹开的同时,木质的脚掌化爪,狠狠的一抓,但连点白痕都没能在胸甲上留下。

    “好吧,小女孩,到最后也没能守住你身体的纯洁,我对不起你。”墨菲斯托拿手指敲了敲胸下,猛一握拳,塔拉姆瑟多捆在它手掌上的藤根便被撑断。

    单手抄起自己,冲上前去,地上冲出无数条藤蔓,缠在泽兰娜的身上,但随着它的迈步,如同橡皮筋一般一一崩断。

    “抱歉,我可不是货币自由兑换协定。”墨菲斯托狞笑着,一剑罩头劈下,将塔拉姆瑟多一分为二,但墨菲斯托却反倒皱起了眉头,老问题:手感不对。

    这时其中一根缠在它小腿上,很有韧性的藤蔓,却忽然传来极大的力量,不足以伤到墨菲斯托,却足以拽他一个趔趄。

    与此同时墨菲斯托另一只脚站立的土地又忽然被粉碎。

    在它的维持不住平衡即将歪倒之际,从藤蔓上凝出人形,化成棘木的拳头,狠狠的砸在它的脸上,让它的脑袋微微的一歪,却连道血痕都没有留下。

    “好吧,这次你真的惹怒我了。”墨菲斯托说着,从塔拉姆瑟多挖掘出的陷脚坑中缓缓飘出。

    一个闪身出现在塔拉姆瑟朵的背后,向其斩去,但在将其一劈两半的同时,剑身狠狠的砸在地面上。

    轰隆——

    地面在冲击之下裂开了一道裂口,深不见底却又有数根藤根坚韧的连接着裂口两端。这和泽兰娜利用剑气辟出壕沟可不一样,这是在蛮力之下生砸出来的!

    但塔拉姆瑟多两半的尸身却再次化作藤根钻入地下——这依旧不是本体。

    “fuck!”这次墨菲斯托的是真的恼怒了,它几乎狂暴的四处冲刺,每一击都能在这残破的草原上造成一次规模不小的地震。

    但可惜,它一次都没能给塔拉姆瑟多造成伤害,反而被它无数次打脸。

    在被砍中前无法分辨真假的分身作诱饵;神出鬼没、拉力时大时小的藤蔓作骚扰;不断修补的地下藤蔓网络作为高速移动的基站。

    三种能力交替使用,越级抗住了墨菲斯托一次次的进攻。

    “这不科学!我的种族值超过它那么多!”墨菲斯托又一次扼住了塔拉姆瑟多的喉咙,轻轻一捏,碎木茬跟捏肉馅使得,从拳头两端挤出。

    但四周骚扰的藤蔓却丝毫不见停滞,又是分身。

    老子堂堂一个穿越者,没能越级打怪,反倒被一个低级怪不停打脸!不行,老子受不了这委屈!

    “哦,我明白了。”泽兰娜的脸上露出了一个仿佛就要坏掉的微笑:“他是法爷!没错,一定是这样,法爷是不能以常理来衡量的!”

    “但你没预料到的是,老子也会魔法!”墨菲斯托对着空旷的草原大喊道,散落四处的锁链开始颤动,并时不时出现一个个的契约符文。

    那代表是和它签订了契约的亡灵,以此为桥梁,敲开冥界的大门:“老子用亡灵淹了这里!看你还怎么躲!”

    “得了吧,”泽兰娜忽然冒了出来:“正面战场法师永远不是战士的对手,那些小手段只能用来辅助。”

    “这种情况下你也能抢我的身体控制权?”墨菲斯托的语气中充满了绝望:“看看今天发生了什么事,被一个级别远低于我的树人靠走位血虐,一个灵魂宛如虫子的持剑者都能抢夺我全盛时期的话语权了……”

    说道一半,泽兰娜的身体忽的全身放松,这是墨菲斯托主动放弃了身体控制权:“事先声明,这可不是我让步了,只是不想失去一个优秀持剑者的辅助。”

    这个状态下,和泽兰娜硬抢极的过程中有可能崩坏她的灵魂。

    但毕竟现在身上充斥着其它人的力量,泽兰娜近乎以一个脑血栓患者的姿态在一点点熟悉动作。

    “喂,你行不行啊?我怎么感觉你这还不如我呢?”

    泽兰娜愣是咬着牙重新将墨菲斯托摆出了一个起手式:“相信我,比这压力还大的情况我都承受过。”

    话音刚落,从地下便窜出一道绿影,似乎是想趁着泽兰娜失去行动能力的时候突袭,但泽兰娜却猛然暴起,手中的墨菲斯托如同闪电一般向他斩去。

    塔拉姆瑟多在最后一刻扭转身体,却仍旧被斩下一条胳膊。

    他立刻向地下蹿去,魔剑却在泽兰娜双手给出的信号时骤然边长,在没入地下后向上一挑。

    刷——塔拉姆瑟多被从中一分为二。

    熟悉的场景,熟悉的配方,不过这次,周围骚扰舞动的藤蔓骤然一滞——是的,这次是本体。

    泽兰娜得意的将四十米状态的墨菲斯托拿起抗在肩上,哪还有一点儿脑血栓的迹象:谁说她就只会莽?她的战斗智商很高的。

    “wtf!”另一边的墨菲斯托感觉自己的人生的意义受到了严重的质疑:“就,就完了?凭什么?为什么?你们商量好的吧?”

    “还远没有结束。”泽兰娜摇了摇头,拖着墨菲斯托走上前去,在其钻入地下之前,一记补刀。

    两瓣变四瓣,但没什么意义,塔拉姆瑟多的本体确实受创,但在绿焰的烘烤之下,仍在缓缓恢复,事实上,若不是魔剑的力量在减缓着他的恢复,这种伤势他顷刻间就能复原。

    “他就没有什么要害吗?”

    “它是树人,虽然有‘人’作为后缀,但他是一种林精。”泽兰娜无奈道。

    作为一种魔法生物,林精的身体构造可没人类那么复杂,没有循环系统、没有呼吸系统、也没有神经系统。

    他们思考、消化、感知的器官就一个:身上的木质,一种能够和灵魂交互作用的特殊结构。

    这也是为什么泽兰娜重创了它的本体它就失去了战力的原因,思考器官被一分为二行动能力自然就弱了下去。

    但也仅此而已了,被切成八瓣、十六瓣还是细细的切做臊子区别都不大,只要不伤及他的灵魂,它总能慢慢复原。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海神大人在上〕〔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