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龙口下的少女 第一百一十一章 道路千万条
    单个神明和诸神完全是两个概念,听到这儿墨菲斯托秒怂:“好吧,逃跑,木头兄,你的原谅色瞬移能带人吗?”

    塔拉姆瑟多摇了摇头:“除非能穿梭位面,否则在雷霆巨人面前逃跑没有意义。”

    “玩气元素的都擅长闪现?怎么忘了这茬?”墨菲斯托无奈道:“那你站那儿不要动!我带你走!”

    墨菲斯托说着,剑身上缠着的锁链猛地一甩,缠向塔拉姆瑟多,环在他的腰际,飞速向魔剑伸出的另一道锁链激射而去。

    一旦锁链连接成环,墨菲斯托便能打开与冥界联通的通道。

    但此时,五个雷霆巨人同时抬手,终于发起了蓄力已久攻击。

    塔拉姆瑟多立刻召唤出了数以千计的藤蔓,笼罩住两人的同时,亦有无数藤蔓向五个巨人缠去。

    巨人身上的游荡的电流顷刻间将所有缠来的藤蔓灼烧,粗大的雷霆亦是瞬间击穿了塔拉姆瑟多的藤蔓。

    而当五道雷霆交汇于一处,藤蔓构成的堡垒内部却已然空空如也。

    泽兰娜和塔拉姆瑟多终是成功逃脱了。

    …………

    冥界,泽兰娜握着墨菲斯托,顶着个爆炸头坐在一个不知名物种的颅骨上休息。

    墨菲斯托通过锁链打开了冥界的通道躲过了雷霆的攻击,两人也的确没有被闪电击中。

    但在冥界通道崩碎的那一瞬间,未能快速抽离的锁链还是被雷霆击中。

    高压电弧顺着锁链和魔剑一直连到她身上。

    魔剑和锁链本身就处于物质和虚幻的交接点,倒是除了温度升高了一点儿外没啥事,她可就惨了,没有黑雾的加持,半个身体都差点被烤焦。

    虽然身体通过动力盔甲的重构技术迅速恢复了,但卷曲的头发却被判定为状态正常,只能通过绿晶石缓缓恢复。

    这么看这动力盔甲还挺智能,知道人类还能烫染洗剪吹作造型,事实上,连泽兰娜胸前的绿晶石,都在被判定为一种类似舌钉的镶嵌物,才不会被排斥。

    不过纵使在早年间的练习中已经习惯了身体上痛苦,被高压电流灼烧身体的滋味也不好受,泽兰娜嫌弃的说道:“在你的观念中自己还是由钢铁构成的吗?为什么还会导电?”

    墨菲斯托的实质是由万千世界的邪念构成的,铸造的时候没有掺杂一丁点杂质,任何物理特性其实都源自于它自己的观念。

    墨菲斯托只能讪笑:“显然,物理学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这时的塔拉姆瑟多从地下长了出来皱眉道:“附近没有太强的亡灵。”

    塔拉姆瑟多显得有些紧张:“冥界的环境太过复杂,我们最好尽快离开。”

    冥界百分之九十的死灵都会通过灵魂契约一层层的向上奴役,直到最顶层的那几十个亡灵大君。

    亡灵之间虽然会相互征伐,但大多数时候他们都无所事事,在这个时候哪怕招惹一个小骷髅,都可能牵扯出来一串的亡灵大佬。

    毕竟常人很难理解亡灵们对生者的仇恨程度。

    “安心,”墨菲斯托摇头道:“血月刚过去没多长时间,这个时候的亡灵应该都被各大君主征召过去打仗了,这会儿的冥界反而比什么地方都和平。”

    “血月?那是什么?”听到这个名词塔拉姆瑟多不由一愣,他被封印的那会儿泰洛瑞斯可没这个现象。

    “亡灵天灾的源头,”墨菲斯托随口解释了一句,便又向塔拉姆瑟多问道:“那几个蓝大个到底是什么来头?”

    “我被封印了四万余年,对于现代的事情了解不多,”塔拉姆瑟多回答道:“不过在我那个年代,雷霆巨人正和石巨人争夺泰坦之位,打的天昏地暗,填湖毁林的事也时有发生,那时可不会出现什么惩戒泰洛瑞斯破坏者的行为。”

    “泰坦之位?”墨菲斯托现在对那几个初代守护者的名字有点过敏。

    泽兰娜随口答道:“泰坦残躯落入气元素秘境后诞生的元素生命,其实四位初代守护者中只有号称永不凋零的不死鸟真正死亡,其它的都一定程度的留下了自己的痕迹。”

    “那不也是同行吗?”墨菲斯托道:“那咱们跑什么?嘴炮完事不行吗?”

    “不一样。”泽兰娜瞥了一眼塔拉姆瑟多,说道:“他们继承的称号是‘守护者’,守护的是整个泰洛瑞斯,而我们是‘星辰护卫’,仅负责空中的星辰。”

    “对我们来说职责的全部,对他们而言却是一个可以交易、可以‘外包’的项目之一。”

    “外包?”墨菲斯托一愣:“你是说星域神?这不监守自盗吗?”

    “那你以为他们和石巨人的争斗是怎么获胜的?”泽兰娜反问道。

    “好吧,以后我们的敌人又多了一群蓝大个,真是个好消息。”

    “别担心,石巨人和雷霆巨人类似,‘核心’都是泰坦身躯的一部分,无法彻底杀死,只能封印,只要我们能找到他们被封印的地方,他们自然有人对付。”

    “你知道封印的位置?”

    “我的空间戒指中应该有地图。”泽兰娜耸肩道:“不过可不太好找,入口被四个常年有神明驻守的堡垒隐藏。”

    别问为什么一个入口能被四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地方隐藏,魔法上的玩意,说也说不清楚。

    “我还以为马上就能拉到壮丁。”墨菲斯托无奈道:“那群蓝大个侦查怎么样?会不会我们一冒头就把我们堵住?”

    “不会的,”塔拉姆瑟多否定道:“我从没见过掌握预言系法术的元素生物,只要我们别闹出太大的动静,他们就找不到我们。”

    泽兰娜忽然敲了敲墨菲斯托:“咱们什么时候能离开?”

    “死亡还太年轻,无法为我定位,得等索索把我们‘通灵’出去,不过她们最近正在开阔新的避难所,你知道,从你那儿获得了权限,许多之前我们无法踏足的避难所已经可以正常开启了。可能需要一点儿时间,不过赶上骑士国的盛会应该没问题。”

    墨菲斯托说着,眉头一皱:“你似乎很疲惫,怎么回事?”

    说到这儿,泽兰娜也不再掩饰自己的疲劳之色:“使用你力量后的正常现象。”

    哪怕她的灵魂和墨菲斯托极为契合,使用魔剑的也不是全无代价,魔剑对灵魂的直接杀伤主要是他的力量中蕴含近乎无穷的负面情绪。

    泽兰娜的血脉天赋让她不会直接被这种负面情绪所影响,但却会用其打造一个个近乎完全真实的诅咒梦境,理论上来讲,每一个卡德利安持剑者,只要一合眼,就是无穷无尽的噩梦。

    其实就常理而言,每夜的诅咒梦境即使不会杀死持剑者,也会将其变成一个神经兮兮的疯子,而泽兰娜却又是一个例外。

    她能在在诅咒梦境中维持绝对的清醒,甚至连一身的武力都能带入梦中,这就有些尴尬了:那些能够给普通人带来强烈恐惧的角色大多都打不过她;一些让人绝望的场景对她来说也只是稍稍有些危险——她生生将噩梦变成了探险。

    甚至还能从梦境角色的记忆中学习一些知识。

    “如果可以的话,这个过程中尽量不要动用你自己的力量,那可能让我在噩梦中迷失数十年无法清醒。”泽兰娜说着,启动了动力盔甲:“盔甲的能源出现了问题,但动力炉没问题,理论上来讲,你的缚魂锁足以给它供能。”

    强撑着嘱咐完最后一句,泽兰娜终于放弃了抵抗,任由困意吞没了自己……

    其实诅咒梦境还有一个规律。

    日常的梦境的各种素材大多来自于泰洛瑞斯第一次亡灵天灾中发生的各种人间惨剧,而如果睡前过度使用了魔剑的力量,梦境的主场就会被拉到墨菲斯托的故乡——多灾多难的地球们……

    当泽兰娜缓缓的挣开双眼,目光所及,则是一片遍布各种重型机械的雪原。

    她似乎正坐在一辆饱含科幻色彩的载具的副驾驶上。

    还不等她接收自己“角色”的记忆,就听头上的车载广播中传来一个机械,却又饱含感情的女声:

    北京第三区交通委提醒您: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海神大人在上〕〔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