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皇叔,王妃又翻墙〕〔听说王妃要离家出〕〔此间朝暮不辞你〕〔皇叔心尖宠:王妃〕〔我只想安静地打游〕〔西风吻过梨花开〕〔都市超级天帝〕〔诸天抽卡师〕〔极品小医农〕〔近身狂婿〕〔万古第一龙〕〔神话纪元〕〔修真万年归来〕〔木叶七味居〕〔上指三十六天〕〔大侠萧金衍〕〔恐怖悍刀行〕〔开局坑死神龙〕〔大周王侯〕〔萌宝凶猛:妈咪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龙口下的少女 第一百三十五章
    在泽兰娜和索妮塔的话间,魅魔带着众人来到了一个房间的门口,门高也就两米五,在整个君王地宫中显得跟一个老鼠洞似的。

    显然,这里是魅魔的住所。

    在她的招呼下,除了两个已经昏迷的,众人纷纷从飞行器上走了下来。簇拥向魅魔。

    或是着些肉麻的话,或是执剑跪地以表忠心,又或是嗫嚅着搓着手欲言又止。也幸好奥纳塔希亚不在这儿,不然按照巨龙的习性,她应该已经开始对自己的竞争者发起攻击。

    只有苍白、卡米洛和塔拉姆瑟多稍微矜持一些。

    因为疲惫的原因,泽兰娜并没有选择暴起伤人,打算装作被魅惑的样子,悄悄的接近魅魔。

    只是被众人舔狗般的行径稍稍恶心到了,暂时和卡米洛两人站在一起。

    而就在泽兰娜深吸了一口气,打算上前的时候,卡米洛忽然按住了她的肩膀:“抱歉,我不能让你伤到她。”

    泽兰娜一愣,随即便想明白了:精灵的招风耳。

    索妮塔刚刚和她所的那些,他估计全都听见了。

    “你们是被魅惑了。”泽兰娜声道。

    “我知道!”卡米洛有些烦躁的回道:“我们都知道,只是,只是我不能再失去她了,不能!”

    索妮塔那句“毫无保留的爱”再次出现在她的脑海,泽兰娜叹了口气,身体绷直,暗暗发力,手悄悄向魔剑的剑柄送去:“看来到头来还是要莽。”

    “哎,等等等等等等。”墨菲斯托忽然抢过了身体的控制权,扭头看向卡米洛:“‘再失去他’?大兄弟,之前没听你过你还谈过恋爱的事啊。”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八卦!

    不等卡米洛回话,一个女声忽然响起:“精灵基本不依靠两性繁殖,血脉中所能激发出对配偶的狂热并不高,但他们天生对自己‘母树’的保护心理却很好利用。”

    墨菲斯托扭过头,是那只魅魔。

    哦,对了,这魅魔毕竟外形和精灵差不多,也有一双尖耳朵,更何况,作为一个大君的配偶,顶尖史诗种,五识灵敏也很正常。

    只是当着众人的面承认自己的魅惑的现实,这魅惑术也确实厉害。

    “谢谢解惑,”墨菲斯托着,魔剑上的锁链嗤嗤的向下解开,顺便缠住卡米洛的双手:“活了那么久,终于碰上一个肯解释自己能力的boss了!”

    墨菲斯托一边着,一边非常识趣的将身体的控制权交还给了泽兰娜。队友猪化还没有免伤,这种情况下还是交给泽兰娜吧,它来几招下去在场就没活人了。

    泽兰娜当即暴起,一道环状的剑气在收敛了锋芒的情况下,将其他人推开,直冲魅魔而去。其动作之迅猛,身段之灵活让其在所有人都没能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直接冲到了她的身边。

    锁链缠住了魅魔的双手,利刃抵在了她的喉前。

    一时间,魅魔房门前的这一片区域内,所有人凝滞屏息,只留下泽兰娜手中魔剑轻吟的声音。

    “莫慌,老子来救你!!”随着一声怒吼,就见凯斯挥着斧子,以一种要将人质一同弄死的气势向泽兰娜砸去所幸他还知道用斧面。

    泽兰娜都没动,卡米洛等人就把他给拖停了。

    鲁本心翼翼的上前:“泽兰娜,一切都好商量,不必至此的。”

    泽兰娜没管他,而是看向魅魔,冷道:“解除你的魅惑!”

    然而魅魔只是微微一笑,反而伸手将自己身上的轻纱撤掉。

    泽兰娜有点儿懵,好好话,你脱衣服干什么?不是还是将魔剑轻轻一压:“老实点,这把剑一击便杀死了你的配偶。”

    有点夸张,但当时若不是奥纳塔希亚忽然发了狂,恶魔君王确实会因这一剑而死。

    墨菲斯托还很扭捏的加了一句:“没有啦,哪有那么厉害。”

    谁想,只听魅魔轻轻一句:“你们可愿与我同死?”

    这话似带有魔力,所有人听后都呆愣愣的陷入了沉滞。但不过数息,他们便坚定了眼神。一件衣服、一句话,就愣是忽悠着一群人愿为她去死。

    魅魔低头看向泽兰娜:“那么,可爱,现在你要怎么办呢?”

    “这还真是,爱情使人愚蠢。”虽话语还是那么不着调,但墨菲斯托的语气却已经严肃了起来。

    然而还不等泽兰娜想出什么办法,就见杰拉德站了出来,将手中的剑刃放到自己的脖子上:“好,就容我先走一步!”

    “我当初为什么提议要带你啊!”泽兰娜咬牙切齿的扭头道。

    但她手上的动作却不慢,右手依旧持着剑刃,左手两指并拢,遥遥的向他一挥。

    无形的剑气飚过,径直击在他的脑门上,直接将他击昏了过去。

    而与此同时,远处一直躲在卡米洛身后的苍白身上陡然出现了辉光,下一刻,她和魅魔的位置直接对调。

    期间泽兰娜有机会凭借反应速度将魔剑挥下去,但就刚刚众人的那个态度,她也怕万一自己的队友们真的殉情了怎么办。到最后也没下得去手。

    与此同时地面忽然破开,从中伸出无数的藤蔓将泽兰娜团团缠绕,与此同时,鲁本等人也近乎舍身的扑了上去,抓住泽兰娜的四肢。

    泽兰娜则皱眉看着远处的魅魔,完全解放状态下这些束缚她随时都能破开,但破开后又能如何?杀了魅魔?

    现在别杀了她了,就是伤到她,估计她队友们都有殉情的。

    而这时,刚刚利刃在喉也依旧面不改色的魅魔在来到苍白原本的位置后,却骤然脸色大变,她死死的盯着前方塔拉姆瑟多的背影:“这是……牧树人?”

    她转头,扫视这支队伍。尤其是将目光放在两个精灵身上。

    卡米洛?一个满心复仇的精灵,倒是和这个牧树人很配但不可能是。苍白?这个干脆连自然之道都摈弃了。

    最终,她将目光看向了泽兰娜,脸色再变的她径直向泽兰娜走去。

    原本拖住泽兰娜一条腿的鲁本看着她,面上纠结了几下,忽然挣扎着站了出来:“她是守护者中最重要的力量,请放过她,我愿意为她的不敬抵命。”

    泽兰娜不由惊讶的看向鲁本,矮人的社会性比人类还要高一些,这意味着他们血脉中可挖掘的“奉献精神”也是这群人中最高的。能将这股情绪强压下去,足以看出他意志力的恐怖,或者,他对守护者的责任感已经到达了非人的地步。

    只要一个契机,他就能凝聚自己的蔑言凭此成圣。

    只是此时的魅魔压根没心思去听这些,只是一扇手,鲁本就倒飞了出去。

    敢动我们的鲁妈妈!泽兰娜见此,直接挣开身上的藤蔓和人们,拔剑起身,去她的殉情!大不了弄死她后把其他都绑了慢慢调教。

    而之间魅魔的手忽的一挥,鲁本、卡米洛、塔拉姆瑟多这三个曾和她近距离接触的人身上陡然浮现了紫色的纹络,那花纹和形式与恶魔君王身上出现的一模一样。

    叮的一声,泽兰娜手中的剑停在了她的面前。

    “别动!”这次轮到魅魔胁迫她了:“我的配偶能在受你一剑后保存一段时间的行动力靠的就是它。”

    能正便能逆,保护灵魂的难度可比崩坏灵魂大多了。泽兰娜毫不怀疑只要魅魔纤手一握,鲁本等人便当即命丧黄泉。墨菲斯托都救不回来的那种。

    泽兰娜咬牙,却是不敢再动了。

    只见魅魔站到泽兰娜的身前,伸出手指,向泽兰娜胸口处点去,而不等她点在泽兰娜身上。

    就见泽兰娜胸前陡然亮起了绿光,是绿晶石。她的手腕一转,绿光上浮现了一个叶片的形状。

    “只有这些?”魅魔脸色稍稍好了一些。

    这时才好似想到了什么的,又看向倒在一边的鲁本:“你你们是什么?守护者?”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龙口下的少女》,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乡间轻曲〕〔124899〕〔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仙界去哪儿啦〕〔剑气萧心天下同〕〔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