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离婚后和霸总穿去〕〔花间归少年〕〔第九神祖〕〔我画出了一个世界〕〔星际迷雾〕〔神话之最强召唤〕〔万古最牛赘婿〕〔吞噬雷神〕〔锦绣清宫四爷护妻〕〔琉璃满京华〕〔种葡萄种出两只小〕〔娘娘她擅攻心〕〔重生后渣爹变成了〕〔想当个复仇女神好〕〔暴力甜妻:帝少不〕〔情寄起相思〕〔万灵苍穹〕〔都市最强狂婿〕〔三国之蜀汉中兴〕〔都市无上仙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龙口下的少女 第一百五十二章 被遗忘的泽兰娜
    事实证明,梅林这家伙对金发碧眼的潘德拉贡的请求完全没有抵抗能力,哪怕在泽兰娜陷入梦境的这段时间操纵身体的是墨菲斯托,梅林也尽心尽力的帮忙给其打造剑鞘。

    只是可惜,传统意义上的剑鞘即使搜遍梅林的收藏也找不到能耐住魔剑侵蚀的材料,而梅林所提出的诸如虚幻剑鞘、亚位面剑鞘等取巧的方法又被墨菲斯托认为是一种“买不起车,买个车钥匙装逼”的行为。

    忙活了两天最后还是不了了之,只能等墨菲斯托找到了足够强韧的材料再作打算。

    第二天当晚,昏迷中的索妮塔被唤醒,当初为了避免赛卡蒂芬妮的魅惑她对自己也算是下了死手,要不是梅林对半亡灵也算是有点儿研究,她可能得冬眠上几个月。

    第三天,杰拉德苏醒,虽他被湖中剑中的圣者意念所挟持,但同时也大大的激发了他的血脉,觉醒后的杰拉德头发变黄了,眼睛变绿了,连面容都娘了不少。

    第四天,杰拉德在梅林的见证下,修改姓氏,正式成为了潘德拉贡家族的一员,顺便还担任了潘德拉贡家主的职位,至于泽兰娜……像她这种违背了家族信条的“弃誓者”在骑士时代,是要被整个家族所通缉的,更别成为家族的管理者了。

    与此同时,阿瓦隆剑鞘中蕴藏的历代圣者意志也被梅林从泽兰娜体内抽离,融入了“骑士团”中,虽对泽兰娜而言,排出和自己的思想并不相符的意志并不算吃亏,但墨菲斯托还是以此为借口,敲了梅林一大堆东西。

    第五天,奥纳塔希亚睡醒了,重新变成人之后,一时没能分辨出墨菲斯托和泽兰娜的区别,与墨菲斯托畅谈到深夜。

    然后第六天,墨菲斯托便骑着奥纳塔希亚凭借泽兰娜身上的母树气息,骗开了精灵的法师塔防线,到精灵-蔓蛉兽的战斗前线晃了一圈,要不是梅林传送过去给她们作证明,两人可能就被打死在前线了。

    一直玩到了第七天,墨菲斯托才想起来,自己的宿主貌似还陷在诅咒梦境中呢。

    泽兰娜在梦境中是随时都能通过自杀来结束梦境的,这么长时间不醒,八成是出了什么事了。

    这么想着,墨菲斯托直接钻入了诅咒梦境之中,直接降临到了泽兰娜的身边。

    随后,便是一片漆黑,不过墨菲斯托并不单纯依靠视觉来观察世界,所以它很清楚的看到了这里的情况:

    铁制的栅栏门,齐腰的水,一个和泽兰娜九分相似的金发姑娘被两根锁链扣住,半吊在墙壁上。这应该就是泽兰娜在梦境中扮演的角色了。

    “怎么觉得这个场面莫名的眼熟?”墨菲斯托着,挥舞自己,试图把吊索击断,不过闪了两下火星,扣锁完好无损。

    墨菲斯托不能随便在诅咒梦境中施展自己的力量,不过魔剑本身的锋利特性仍在,这一下没有将其损毁,意味着这东西要么被什么东西祝福加持过,要么曾经是圣者随身携带的东西。

    墨菲斯托的语气稍稍一梗,泽兰娜问的没法答,难不成我这几天玩的太嗨,把你给忘了?当即偏转话题道:“你怎么混迹到这个地步了?还是,你也是为了什么目的故意被抓起来的?”

    泽兰娜摇了摇头:“杀了几个人,被当场抓住了。”

    正着,远处忽然传来了咔啦咔啦的脚步声,一听这声音就知道的,来的是一位全身着甲的骑士。

    “是肯德尔。”泽兰娜竟是直接从脚步认出了来者:“我还不能直接醒过来,你先躲一下。”

    毕竟是刚来这个诅咒梦境,对这里的情况也不了解,墨菲斯托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在半空中一转剑身,在监牢的一角,猫了起来。

    现实中的墨菲斯托并没有潜行的天赋,那一身的邪恶气息,就算是被锁链紧紧束缚住,像骑士这类职业者也会本能的感觉不对劲。

    但这里是由它的力量所构成的梦境,万事万物都和它同源,只要它想,别隐匿声影,完全消弭存在感也只是一个念头的事。

    铁门被拉开,略显柔和的圣光照耀到了泽兰娜身上,消弭她的疲惫感。接着炽热的圣光照射到水中,净化水质,生生将水牢逼成了类似类似于圣水池一般的的东西。

    到现在墨菲斯托才确定,这次诅咒梦境的地点并不是地球,应该是泰洛瑞斯某一个历史时期。

    强烈的圣光在净化水质的同时也照亮了来者的面容,那是一个身着重铠的男子,就看那金发碧眼和泽兰娜有着七分的相似面孔也知道,这是一名潘德拉贡觉醒者。

    只不过此时,他的面容却面相透漏着几分疲惫,原本清俊的脸庞现在更是胡子拉碴的。

    看着他这憔悴的样子,泽兰娜不由叹了口气:“用不着每天都来做这些的,这些又对我造不成什么伤害。”

    肯德尔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我是来向你告别的,姐姐。”

    要不是墨菲斯托是把剑,这会儿能被肯德尔的这个称呼呛到,一个胡子拉碴看起来三十多岁的人,去叫一个看起来才十多岁的姑娘姐姐,怎么看怎么违和。

    不过这在蓝血家族中却并不罕见,血脉觉醒程度的不同,寿命、发育情况的都会有较大的差别,这其实还算好的,碰上那种兄弟俩一个觉醒了一个没觉醒的情况,一个入土了另一个还一副鲜肉的模样。

    “我不是你的姐姐,甚至你可能还是我的祖先,我已经了很多次了。”

    肯德尔再次叹息,一副无奈透顶的模样。

    一边的墨菲斯托暗中啧啧,甚至想笑。各种秘闻,不管对方能不能接受,就是一股脑的托盘而出,还真是泽兰娜的风格,当初它能相信她的原因是它自己也是穿越者。这群死脑筋的骑士自然是不可能相信她的话。

    这个年代又没有中二病的概念,最多是将她当做一个因为作了“先知梦”而变得疯疯癫癫的倒霉蛋而已。

    只是苦了向肯德尔这样的“病人家属”,这时的他不由叹息道:“都七年了,怎么就不见好呢?”

    墨菲斯托不偷笑了,泽兰娜竟然已经在梦境中呆了七年了!这篓子有点儿大啊!

    这时的杰拉德继续道:“我被任命为格拉斯顿堡的守卫军团的军团长,马上就要出发,本想将你一起带走,但陛下并不允许,不过我已经拜托了朋友,应该能给你换一个好一点儿牢房。”

    “守卫军团?”泽兰娜忽然拉高的声音:“为什么会有守卫军团?驻守格勒斯顿堡的骑士团呢?”

    “……”肯德尔默然了片刻,还是回答道:“被骑士王陛下征兆,出征了?”

    “远征埃林?”

    “是的。”

    “不可能!”泽兰娜咬牙道:“那几个地精巫师已经让我杀了!他没道理还能找到埃林塔的位置!”

    “你还真是故意杀得他们啊。”肯德尔苦笑道:“整个联军也就抓到那几个活口,为此陛下承担了很大的压力啊,要不是欧罗拉贤者通过月相算出了埃林塔的位置,还真麻烦了。”

    到这时墨菲斯托终于听出来问题了,欧罗拉,这个名字卡米洛闲的时候一天能念叨八遍,现在的称号是月神,是她摧毁了卡米洛的精灵聚落,也是她推动诸神放逐了白精灵。

    还未称神的窃星者们、依然存在的地精帝国、还保留着骑士团以及骑士王的潘德拉贡家族……

    泽兰娜这次诅咒梦境的背景,不会是诸神和地精火拼的时间点吧?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龙口下的少女》,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史上最强炼气期〕〔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我的幻想生物〕〔这是你的江湖〕〔萌神恋爱学院〕〔镖道〕〔特种兵之兽血沸腾〕〔爆萌小兽妃:邪王〕〔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