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品赘婿〕〔替嫁谋爱:医妻要〕〔出人头地〕〔娇妻归来:宝贝叫〕〔第一狂婿〕〔狂医兵王〕〔秦坤李红〕〔汉末之吕布再世〕〔我真不想努力了〕〔乡村小神医〕〔九爷的心尖宠墨心〕〔爆款神医〕〔老祖宗在天有灵〕〔天价宠婚:霍总的〕〔至强战神〕〔赵飞扬苏雨萱〕〔我的老婆是帝尊〕〔上门兵王〕〔乘龙快婿〕〔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龙口下的少女 第一百五十七章 向着月亮,冲锋!!
    “交给我们吧。”骑士王,以及他身后所有的骑士们,此刻都俨然是一副庄重的模样。

    显然,他们已经有了慷慨赴死的准备。

    泽兰娜扭头看向梅林:“你还有办法吗?”

    和墨菲斯托一样,她也有了把梅林当叮当用的架势。

    而梅林却忽然犹豫了,除了一些极度恶性的巫术,他的能力已经达到了极限,但真的就没办法了吗?

    有的,梦境之外,还有迪德莉特,还有赛卡蒂芬妮,还有一堆能兼顾修习巫术和灵魂强度的白精灵强者,只要去求她们……

    “梅林先生。”泽兰娜忽然道:“这只是一场梦,不是吗?”

    梅林听后渐渐平复了心神,点了点头,无言的对手中的头颅进行最后的处理。

    旁边的墨菲斯托却快崩溃了:怎么泽兰娜还劝起来梅林了呢?你俩到底谁心理有问题?

    骑士王瞥了一眼梅林的漏斗,转身看向身后的骑士团成员们:“我的兄弟们,接下来将是骑士团自成立以来最为重要的一次冲锋,世界的存亡将寄托在我们的身上……”

    “但这注定不是一次荣誉的战斗。而是一群罪者,将要进行一场注定走向死亡的赎罪之旅……”

    泽兰娜和梅林双双叹气,即使湖中剑仍旧承认骑士王的心性,但他现在就是认死了自己是有罪的。

    “现在,有人要退出吗?”

    无人应答。

    梅林恍惚间仿佛又回到了当年与那个红发亚瑟一同驰骋沙场的时刻,很自然的,他也站了出来:“纵使人类撑过这场浩劫,也必然会面对一些列的危险和考验,退出者并非怯懦,你们还担负着守护者人类的责任。”

    不过,依旧是无人应答。

    梅林将一颗拳头大的橄榄石交给了骑士王,这便是被完全剔除了除“太阳”外所有属性的光明神之颅。

    骑士王将手中代表王位传承的湖中剑递给了梅林:“既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程,这把剑,便依旧交由您来保管吧。”

    梅林默默接下来湖中剑,有了这把剑,他的魔法能力能上涨三成。

    他翻身上马,看向泽兰娜:“凯蒂,请告诉肯德尔,在新一任的骑士王没有选出之前,他暂居王者之位。”

    眼看漏斗中的碎末即将耗尽,骑士王身上的气质再度缥缈了起来,领域也重新笼罩在他的身周,并融于骑士团的众人就让我,最后一次使用这诅咒的力量吧。

    虽星辰扭转成了月光,但依旧处于稳定的姿态,虽稍稍废力,仍是可以掌控的。

    在领域的作用下,骑士团的战马仿佛生出双翼,纷纷踏空而起。

    当漏斗中最后一丝骨粉落下。

    维持空间褶皱的所有祭台全都爆开,空间以更加狂暴的姿态重新张开。与此同时,以梅林临时所建立的那个祭台保留下的部分,陡然在如同万花筒的空间破片中打出了一条宽大的蛀洞。

    “骑士团!向着月亮,冲锋!!”

    随着骑士王的一声怒吼,整个骑士团陡然放出炽热的光辉,直直刺入空间蛀洞。

    那耀眼的光,纵使被层层破碎的空间所遮挡,依旧散发着耀眼的光辉,笔直的向月亮冲去。

    当月光如同布匹一般被划开,那道金光撞击在月球之上,爆发出了最为夺目的光辉。

    梅林一杖杵在地面,口中念念有词,手中的法杖与湖中剑猛然挥舞。

    在泽兰娜的眼中,那血月,竟开始一点点的燃起金光,最终仿佛太阳一般,光照大地。

    当月亮变成了“太阳”,就宛如修改了某个关键文件的后缀名,使得一个系统直接宕机。

    附着在上面的星辰从月亮上剥离,一一重新归位,这个过程导致了比血月诞生之际还要严重数倍的星颤现象。

    月首当其中的球,直接在星颤所带来的物理规则崩坏之中,陡然碎裂。

    也就是就算是骑士王等人,能够抗下月光,依托领域力量保护自身的他们,也必然死于星辰的暴动。

    不过这场关乎于整个世界灾难最终还是结束了。

    泽兰娜成功的对诅咒梦境的救赎工作。

    莫名的拉扯感从泽兰娜的身上出现,她就要被扯出目前的这具身体之外了,不过……

    “还不是时候!”泽兰娜轻吟一声,强行将意识定在了这具身体之中。

    梦境已然结束,她却迟迟不肯醒来,这让梅林和墨菲斯托都有些搞不清楚她到底在想什么。

    “女孩,你到底怎么了,梦境和现实你不是分的很清楚吗?”

    “我要验证一件事,”泽兰娜看向墨菲斯托:“需要你的帮助。”

    “验证什么?”

    “诅咒梦境是否是一个完整的世界。”

    “你又来了。”墨菲斯托不耐烦道。

    泽兰娜却看向梅林:“在白精灵的信仰中,莫拉的实质到底是什么?”

    梅林愣了一下,默默的回道:“一个灵魂稳定且极端强大的超级个体。”

    是的,莫拉只是一个灵魂强大的个体,那所谓一念之间修改万物的“造物主权柄”,本质上和圣者对现实的扭曲获得的超越常理的力量没有本质区别。

    甚至整个泰洛瑞斯诞生,都不过是莫拉通过对世界的观察所扭曲出来的虚妄,换言之,整个泰洛瑞斯也不过是莫拉的一场梦境。

    既然如此,一个灵魂强度足够强大的个体所做的梦境,为什么不能构成一个“真实”的世界?

    “即使你真的证明了又有什么意义?”梅林回道:“他们的世界对我们而言不过是须弥,梦境中诞生的‘生灵’对我们而言也不过是虫芥,我们并非平等,他们的世界也不值得我们留恋……”

    “我能分得清楚,”泽兰娜摇头道:“只是想证明这件事。”

    看着泽兰娜坚定的眼神,梅林没有再劝,而是温和的问道:“需要我们做什么?”

    泽兰娜看向墨菲斯托:“在我离开之后,依旧看着这里,我想知道诅咒梦境究竟会不会消散。”

    这让梅林一愣,人醒了,梦自然便不复存在,这不是常识吗?

    墨菲斯托倒是知道,诅咒梦境的源头并非泽兰娜,甚至连是它都有些勉强,那来自于构筑它剑身的怨邪之念,它,泽兰娜都不过是一个桥梁,一个引子。

    不过这倒也挑起了它的好奇心,于是满口答应:“好。”

    “那就还剩最后一件事。”泽兰娜看向空中原本是月亮的位置,捂着自己的胸口:“把这个姑娘送回他弟弟那里。”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龙口下的少女》,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史上最强炼气期〕〔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我的幻想生物〕〔这是你的江湖〕〔萌神恋爱学院〕〔镖道〕〔特种兵之兽血沸腾〕〔爆萌小兽妃:邪王〕〔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