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豪婿〕〔陆凡龙门龙魂〕〔重生名媛:渣夫后〕〔渣总追妻路漫漫〕〔夜少追妻99次〕〔战狼在世〕〔云清夜景川佟宁〕〔老公追妻火葬场〕〔杨程周慕雪〕〔她说深情难再回〕〔重生后,渣总追妻〕〔重生后,渣总追妻〕〔重生后渣总追妻火〕〔第一刺客女婿〕〔杨凡周慕雪〕〔老公追妻火葬场云〕〔她说深情难再回云〕〔永夜之王杨凡〕〔玉堂缘〕〔龙神丹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都市弃少神医 第9章 实习生
    方辰花了整整一个小时,才在一句“她们是外人,咱们是自家人,怎么能跟她们比呢?”成功把张灵熙这小丫头忽悠了过去。

    在回家之前,方辰跑了一趟中药店。

    一般的中草药都很便宜,但人参之类的名贵药草就贵的离谱。

    一趟药铺,就把他刚到手的九万八,统统花的一干二净。

    其中有一根号称百年的镇店之宝野山参,花了他整整八万块。

    方辰当然能看出这就是个虚头,什么百年,不过就是一株还不到十年份的东西。

    百年野山参,那都不能算是药材,得是收藏品了,怎么可能随便拿出来卖!

    就算买到了,也作用不大,百年十年的其实对他来说差不多,他真正需要的是千年人参,或者说是灵参。

    他要靠这根人参的药力,来为自己开拓筋脉、气海,修炼神通。

    这是修仙和筑基所必须的步骤,跳不过去的。

    不过,虽说这人参还不够资格,可他能够通过用灵气滋养,把它蜕变成灵参,再拿来使用即可。

    为了防止张灵熙这小丫头胡闹,弄坏人参,他还特意把人参藏在了床底下。

    反正有灵气滋养,无论放哪里都一样。

    晚饭过后,方辰找到了张之民和赵秀夫妇,给出了几大包搭配好的中草药。

    这是动用她草药的补偿。

    这些药足够赵秀吃一个月了。

    虽然效果比灵气淬炼的药粉差得多,但方辰实在不愿意做那种又累又麻烦的事情。

    只要按时服药,一个月后,她的体弱多病照样也会完全改善,到时候身体比正常人还要健康。

    当然,这自然又让张之民夫妻对他一阵恭维感激。

    吃完饭,又到了教张灵熙医术的时候了,起初还很正常,教什么都很快,可到了夜里十一点多开始,小丫头就发现不对劲了,自己慢慢的又‘变笨’了,背东西开始又记不住了。

    当她发现自己‘上当受骗’以后,医术也不学了,光顾着跟方辰打打闹闹,直到夜深,方辰点了她的睡穴,家里这才重归安静。

    ……

    “阿辰老师,待会去医院以后,还请委屈您喊我一声老师。”

    张之民对于方辰教女儿医术的事情,不光感激,甚至有那么点嫉妒。

    因为他也想学啊。

    可惜他不想打扰方辰和女儿,所以这几天才一直克制着,没有去请教医术上的问题。

    “没什么委屈的,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你。”

    去医院上班就可以接触很多病人,那代表的就是许许多多的功德。

    “哈哈!就是每天上下班挤地铁有些远,不过我相信以阿辰老师的本事,很快就可以买得起车子,到时候我也能跟着沾沾光。”

    张之民情不自禁的畅想着未来。

    想着他们一家人会跟方辰一起生活很久,想着将来女儿或许会跟方辰结婚,还想着他们甚至可以当一辈子的真正家人。

    可惜,张之民并不知道,方辰为了隐藏秘密,相当不便,也已经有了搬走的想法了。只是因为赚的钱不小心花完了,所以才没有立刻提出。

    到了第一人民医院,由于张之民事先已经打通了关系,又是他这位第一人民医院的头号专家主任,亲自带着方辰办理手续,而且还是最普通的实习生资格,自然不会有人为难方辰。

    张之民专家诊室内。

    “阿辰老师,按照医院规矩,只能先委屈您当三个月的实习生,没有工资奖金,只有八百元的饭贴。”

    本来只有五百,还是张之民好说歹说,把住宿、车费各个项目都扯上,才加到八百。

    “无所谓,反正我来医院也只为了治病,有病人就行。”

    方辰笑说,心里则补充了一句:功德就是最大的好处。

    “医院最不缺的就是病人。”

    说话间,外面有人敲门,张之民看了一眼电脑屏幕,一边起身开门,一边笑道:“这不,病人已经来了,是上个礼拜预约的。”

    门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妇人在一个年轻女子的搀扶下,一边哎哟哎哟的叫唤着,一边颤巍巍的拄着拐杖走进诊室。

    她们只是扫了一眼方辰,就把他无视了。

    方辰这会儿没穿白大褂,而且太年轻,她们还以为他是张之民家属呢。

    年轻女人的打扮像是个学校的老师,她表情很着急:“张医生,我妈今天早上在家里跌了一跤,她腿疼的厉害,您快给看看吧。”

    张之民连忙上前检查,问了几句哪里疼,然后按了几下,笑道:“不用紧张,只是轻微损伤,她这是老寒腿了,毕竟老人家年纪大了,身体脆弱得很。平时必须注意,很多时候摔一下都能要了命。”

    年轻女人哦了几声,神色放松了。

    张之民又检查了一下老妇人的颈椎:“老阿姨,你这颈椎也是老毛病了,说句实在话,想要完全根治,几乎不可能。对了,上周给你打的金针,有没有效果?我记得我让你隔两天就来的啊,怎么拖了一个礼拜?”

    说着,他还用责怪的眼神瞪了一眼年轻女子,年轻女子又尴尬又委屈,最后叹了口气。

    老妇人摇了摇头,神色苦闷:“当天还是有点效果,但隔天就又疼的厉害了。”

    “本来想来的,可家里住的远,医药费还贵。”

    “我一个人来吧,孙女害怕,可她陪我来医院,又得跟学校请半天假。她每年就这么几天调休,都浪费在我身上了。”

    “再说,上次那金针得七八百,这病看不好,也看不起,就只能拖了。”

    张之民沉默了,神色沮丧。

    治不好病人,就是对他最大的否定。

    他其实也有办法可以治好,就是脖子里装个金属支架就行。但手术的风险真的太大太大。超过八成的概率全身瘫痪,比豪赌还狠,而且十几万的手术费,也不是普通家庭可以承担。

    不到万不得已人命关天,他是绝对不会建议去动手术的。

    偏偏风险高,还不是他医术不行,是因为医院设备不够先进,医疗团队也不够强悍。

    如果能再给他找几个,跟他实力相当的作为助手,再换上最先进的设备,他有超过八成把握手术成功。

    在手术室,八成把握几乎就是百分百的意思了。

    看了一眼方辰,刚准备开口求助。

    却见方辰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老妇人的背后,在其他人都没注意到他的时候,老妇人的后脖子上,已经扎了两根针。

    张之民只看了一眼,心底骇然。

    下针的位置,刚好是颈椎最严重的地方,可阿辰老师连摸都没摸,看都没看,就找到了?

    最恐怖的,连老人家自己都没感觉到,就下完针了?

    怎么可能!

    那里是最疼的地方,怎么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啊!

    张之民的反应太古怪了,而且还一脸的惊吓,年轻女人顺着他的目光,刚好看到方辰拔出针的动作。

    “你是谁啊,对我妈干了什么!”

    她又急又怒,声音甚至带上了一丝哭腔。

    她太在乎母亲了,哪里舍得让别人乱来!

    一边说,她猛地推开了他,虎视眈眈的瞪着方辰,焦急问道:“妈,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老妇人满脸茫然:“不舒服?没有啊,刚发生什么了吗?”

    年轻女子愤怒的指着满脸无辜的方辰:“这小子刚才偷偷摸摸拿针扎你!”

    “扎我?我怎么没感觉到?反而有些酥酥麻麻热乎乎的挺舒服的……咦?”

    说到这,老妇人脸色一变。

    “妈,怎么了?哪里痛吗?”年轻女人急忙追问,同时又怒视了方辰一眼。

    都怪这小子乱来,不会看病,乱扎人干什么?哪里跑出来的疯子!

    如果母亲不舒服,饶不了他!

    “我的脖子感觉好舒服,好轻松,几十年了,从来没有这种感觉!”老妇人尝试着摇了摇头:“不疼了,奇怪,一点都不痛了!

    说话间,她的脖子转了半个圈:“天啊,我本来根本转不了头,现在都能回头了,我已经二十多年没有做到回头了!”

    “太神奇了,太不可思议了,这小伙子刚才对我做了什么?”

    年轻女子瞠目结舌,心里想着的满腹的指责的语言,差点脱口而出,愣是被她生生咽了回去。

    “他……他刚才好像拿针扎你……”

    “我?我真的一点都没感觉到啊。”

    见着三人不可思议的表情,方辰有些不满的瞥了一眼张之民,都怪他,本来自己偷偷摸摸的下完针,就完事了,这么大惊小怪的做什么?

    干咳了一声,方辰无奈道:“大姐,我虽然扎了你母亲,但不是拿普通的针扎她。那是……对了,那是张老师最近研发出的毛孔电子无痛针,一针下去,直接点在了伤处。”

    “毛孔电子无痛针?”年轻女人失声惊呼。

    “那是什么东西?”老妇人也是莫名其妙。

    最绝的是张之民的反应,他居然很是纳闷的“啊?”了一句!

    就不知道配合点吗?

    方辰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扯淡:“其实你们敲门进来之前,张老师就交代我这么做了。”

    “他说这无痛针虽然很神奇,但也不确定有没有效果,还没有实验过,所以就让我偷偷摸摸下针。”

    “万一没效果,也不会丢人,哪知道还是被发现了。”

    “不过张老师还说了,他说你母亲虽然是颈椎病,但实际上是颈椎骨头里面长刺发炎了,所以最近特别疼,这种情况打金针几乎没用,只能缓解和浪费钱。”

    “但这无痛针是专门治疗这种情况的,他有十足把握就算没效果也不会加重病情,所以才想着偷偷摸摸的让我试试。”

    老妇人和年轻女人顿时感激涕零。

    她们什么都不懂,所以很好骗,也不用担心被揭穿。

    “张医生,那我以后的颈椎病,是不是完全好了?”

    “这、这个……”

    张之民很郁闷,幸亏方辰开口解围:“完全好了,放心吧,如果不信,随时复查!有问题法院告我们都行!”

    “张老师的无痛针是天下无敌的,不过我希望你们不要声张,因为张老师还没申请专利呢,他只是看你们可怜,才偷偷摸摸的免费给你们用的。”

    “免费?谢谢,太谢谢了。”

    “张主任,您真是活菩萨再世啊,小清啊,回头请张主任吃饭,那针可是张主任的心血啊。”

    叫小清的年轻女老师连声道:“谢谢张主任,回头一定要来我们家吃饭!我们会给您的无痛针保密的,祝您申请专利成功,早日名扬天下!”

    母女两千恩万谢,一步三回头,激动的走了。

    张之民表情古怪的看着方辰:“阿辰老师,这什么毛孔电子无痛针,真的假的?”

    方辰没好气的丢出了金针:“你觉得呢?”

    张之民立马泄气了:“我还以为真的这么神奇呢?可你怎么做到的啊?”

    “刚才老人的注意力在你这,没感受到疼,我也恰巧避开了疼痛神经。”

    “就这么简单?”“对。”

    “我怎么就不信呢?”

    看他怀疑的表情,方辰笑呵呵的心里加了一句:其实我也不信。

    他是用灵力遮蔽了老人的疼痛神经,然后直接用灵力修复了骨头伤处。

    针灸的作用虽然也有,但更多的只是为了让灵力直入骨头。

    如果没有灵力,方辰想要治疗,其实也不容易,得通过全身针灸,促进血液流通,让脖子这块重新恢复活力,还得配合药物,外敷内服,没有三五个月的长期治疗也是不行的。

    当然了,方辰也知道,即便没有灵力,能根治颈椎病,也足够让张之民惊为天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