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渣总追妻火〕〔杨凡周慕雪〕〔老公追妻火葬场云〕〔她说深情难再回云〕〔永夜之王杨凡〕〔玉堂缘〕〔龙神丹帝〕〔原配宝典〕〔穿越六十年代农家〕〔童颜陆霆骁〕〔第一名媛:童小姐〕〔娇妻在上:总裁老公〕〔童小姐乖乖受宠〕〔妻不厌诈:娄爷,〕〔绝世小保安〕〔顶级战医〕〔邪医兵少〕〔废后她命中带煞〕〔独宠太子妃月千澜〕〔谋君心废后倾城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都市弃少神医 第18章 手滑了
    看着方辰和林芸离去的背影。

    林凯看着脸色铁青到发黑的兄弟,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袁鹏,你跟你说什么了?”

    “他要跟林芸去开房,而且林芸看起来比他还要兴奋!”袁鹏怒吼了一声,又啊的大叫了一声,抬起脚,朝着旁边的绿化带爆踹,发泄愤怒。

    “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那个小白脸,我一定要杀了他,今天,就今天晚上,我一刻都忍不住了!今天晚上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林凯出离愤怒,甚至忘记了旁边还有两个几乎算是完全陌生的女人。

    张兰欣顿时皱眉。

    就这么不加掩饰的说出自己的愤怒和杀意,如果今晚方辰真的死了,那傻子都知道是他干的了。

    但她跟林凯又不是朋友,自然懒得淌这趟浑水。

    林凯劝道:“这事从长计议吧,你如果真的杀了那个小白脸,你也得赔进去。他可不值得让你搭上自己。”

    “他必须死,他必须死……”

    袁鹏却是听不进去,只是一遍遍的呢喃着这句话。

    林凯有些无奈,可袁鹏是他最好的兄弟,他还一直想让他当自己妹夫。

    想了想,他还是硬着头皮找上了张兰欣。

    “张小姐,如果今晚姓方的真死了,你看能不能……”

    张兰欣眉头皱得更紧了。

    可他都求助到头上了,想了想,她道;“看你妹妹和方大少的关系,你确定方大少死了以后,你妹妹还能愿意给我引荐流浪神医?而且他能进入专家小组,肯定也认识神医,说不定关系不浅。”

    “那姓方的就是个小白脸,是个废物,我妹妹肯定是被他骗了,才会这么一意孤行。等那小子死了,妹妹过几天肯定会知道自己错了。到时候她没有理由不给你介绍流浪神医啊。”

    “再说了,这不还有张之民吗?我就不信威逼利诱,还不能让张之民妥协了?”

    张兰欣淡淡道:“其他的我都不管,如果方辰死了,因为他的死,神医不肯给我爷爷治病了。那到时候,这个责任得有你来承担。”

    “我……我来承担?”林凯懵了。

    “如果没那个勇气承担后果,就不要想着杀人。”

    张兰欣有些轻蔑的说。

    袁鹏怒吼道:“我来承担,如果到时神医不肯治疗你爷爷,恰巧还是因为那个废物的关系,那我就以命抵命,让神医消气为止。”

    张兰欣看都不看他,只是摇了摇头:“你?不够。必须加上林凯和林家的珠宝店。”

    “如果我爷爷因为方辰的死,得不到治疗。那么你林家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反之也一样,只要神医能出手,我就把方辰的死揽下来。”

    林凯迟疑了。

    可袁鹏却是抓着他的胳膊:“兄弟,答应她,我忍不下这口气,我一定要姓方的狗命,而且必须是今天!晚一天都不行!如果你怕我连累你,那我自己动手!”

    “吗的,真希望老子不会后悔今天的冲动,干死他娘的姓方的!张小姐,我答应了。我就不信那么个废物,能跟流浪神医有多大的关系!”

    张兰欣笑说;“其实我也不信,安佩,看你的表情,你有什么想说的?”

    “不,我只是在想,欣欣你的变化好大啊,都能随随便便的决定别人的生死了,我……有点害怕你了。我到底是你的闺蜜,还是你的跟班呢?或者只是跟小猫小狗一样的宠物?”

    张兰欣张了张嘴,沉默了。

    几秒后,她轻轻搂住了安佩,笑道:“当然是闺蜜了,要是别人弄我的车子,我可不会轻饶。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也恨那个姓方的,随便换个其他的张三李四,我都会阻止,但唯独是方辰,我也想让他去死。”

    “啊?为什么啊?”

    “因为我之前……”

    ……

    到了医院,发现张灵熙跟张之民在一起,看到自己时,小丫头还一副鬼鬼祟祟不怀好意的模样。

    一副抓到他把柄的表情。

    有几次她想跟方辰单独相处,但都被方辰避开了,以至于小丫头一直鼓着腮帮子,气鼓鼓的。

    下午五点。

    张之民下班了,张灵熙想留下,但被方辰以点穴威胁,赶回家了。

    方辰拒绝了一起回家的提议。

    医院外马路上,方辰见到了好几辆可疑的车子和几个不怀好意的小混混一般的人,在医院门口徘徊。仔细观察,隐隐能看到车窗内的袁鹏。

    不光正门,就连医院侧门后门都有人堵着。

    人还真多。

    果然要对他出手了。

    确定了这一点以后,他就去跟林芸汇合了。

    17楼,重症病房。

    这里一如既往的安静,走廊里除了护士台的护士,几乎就没什么人了。

    “林芸,帮我守在外面,最近在医院里埋伏的记者比较多,我可不想在救人的时候被偷拍或者打扰。”

    “包在我身上,不会让人进去的。”

    进入病房后,方辰第一时间反锁了门窗。

    至于病人,方辰选了个癌症中期患者,他仅仅只花了不到五分钟,搞定了病人的肿瘤,还特意点了病人的睡穴,免得中途醒来。

    然后……

    他打开了窗户。

    这里可是十七楼,林芸当然不可能想到,方辰会选择这种危险的方式,偷偷溜出病房!

    可对于医仙来说,这几十米高楼算的了什么?

    就算是身手敏捷的普通人,想做到徒手爬楼都不困难,更何况是方辰这么个修仙者。

    如果不是怕被人发现,方辰直接从17楼爬到1楼都轻轻松松。

    但他还是选择了更保险的做法,无惊无险的爬到了16楼的卫生间。

    整个过程只花了不到五秒钟,除非有人拿着望远镜盯着他看,否则没人会注意到他。

    几分钟以后,方辰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医院!

    当然,他还是故意低下头,还戴着口罩,免得被监控发现。

    直到走出门诊大楼,方辰才抬起了头。

    ……

    “姓方的终于出来了!都看到目标没有?就是戴口罩那个!还想蒙混过关?想得美!”

    “看到了,鹏哥!”

    袁鹏表情狰狞,对着手机低吼道:“等他再靠近一点就动手,先带到地方打断五肢,然后丢进海里喂鱼!”

    “鹏哥,如果这人会游泳呢?”

    “那就先把他淹死,再丢下海!事成之后,每人一万块!”

    “……”

    “上,抓人!”

    方辰刚刚走出医院大门,就被几个小混混冲上来分别抓着头发、衣服和胳膊,还被捂住了嘴巴,强行拖到了路边停靠的面包车里。

    迷药。

    方辰用灵气阻止了药性对身体的渗透,但还是装作昏迷的模样。

    抓进车后,司机一踩油门,轰然离去。

    干脆利落,整个动手过程都没到十秒钟,显得特别的熟练。

    ……

    半小时后。

    车子开出了市区,来到了一个废弃仓库。

    方辰被从车子里拖了出来,如死狗般丢在了地上。

    身后传来哐当的声响,似乎是关门的声音。

    “拿水浇醒他。”

    很快就有小弟灌了一桶水,浇在了方辰的身上。

    方辰配合的‘醒’来了。

    他并没有急着马上动手,反正这些人在他眼里都是待宰的鱼肉。

    先是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整个仓库空空荡荡的,也就只有百来平米,有一盏昏暗的灯泡,垂在正上方晃悠。

    大门紧闭,包括袁鹏在内,一共有11个人。

    除了袁鹏,每个人都是手持棍棒,头发染得五颜六色,耳钉项链不一而足,个个都是典型的小混混打扮。

    林凯并不在这里。

    袁鹏居高临下的单腿踩着方辰的胸口,还朝着他呸了一口。

    “小子,你不是很牛逼吗?你不是要左拥右抱,不是要跟林芸上床吗?你看看你现在,跟条狗似得,哈哈哈!”

    “敢跟我们鹏哥抢女人?活腻歪了。”

    “鹏哥,我建议先打断他一条狗腿,让他知道咱们的厉害。”

    袁鹏很是得意,在他眼里,这里是他的地盘。方辰只能任由他揉圆搓扁,想怎么羞辱就怎么羞辱。

    “小子,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方辰觉得有些好笑,这些人死到临头也不自知,还在耍威风。

    他突然产生了一种想要猫戏老鼠的想法。

    就先配合一下他们好了,看看他们到底想怎么收拾我?

    “鹏哥,你想让我说什么?”

    “鹏哥?哈哈哈,听到没有,他喊我鹏哥了!”袁鹏夸张大笑,蹲下身,一下下的拍着方辰的脸:“求饶啊,给我跪下磕头求饶啊。”

    “如果我求饶了,你会放过我吗?”

    袁鹏似乎很认真的想了想:“我原本会打断你的五肢,但如果你磕头求饶了,我会考虑只打断你的四肢半。”

    马上有个小弟很配合的说了一句:“鹏哥,四肢半是什么意思?”

    袁鹏大笑:“那就是只踹爆他的蛋蛋,但会把他的小伙伴留下来,哈哈哈。”

    “哈哈哈!”

    一阵此起彼伏的大笑。

    “鹏哥,这样他岂不是永远碰不了女人了?”

    “瞧你这说的什么话?说的好像他还能见到女人似得。”

    “也对啊,他都见不到女人了,还要蛋蛋也没用。”

    方辰听着他们的嘲讽,似乎有些惊讶:“你们真打算杀了我?我还以为只是教训我一顿,最多把我打残呢。”

    “瞧你这说的?是人话吗?”袁鹏很是不解,故意露出一副震惊的表情:“教训你一顿?打残你?我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让你出去以后报警找我麻烦?或者趁我不注意弄死我?”

    “鹏哥,这人是傻x吧?春风吹又生的道理都不懂。”

    方辰对这些小混混的毒辣又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你们不怕警察和法律吗?”

    “怕啊!当然怕啊!”袁鹏理所当然道:“所以才把你拖到这里再弄死你啊。要不然就直接在大街上打死你了,你说你蠢不蠢?”

    “那你们打死我以后,怎么处理我?”

    袁鹏皱了皱眉头,似乎对于方辰如此平静的反应有些不大理解。

    “当然是把你丢河里喂鱼了,这可是毁尸灭迹最好的手段。”

    方辰又问:“鹏哥,我应该不是第一个倒霉鬼吧?”

    “嘿嘿,当然不是。”袁鹏随口道:“在你之前,这里已经处理了十几个敢跟我抢女人的傻x了,他们无一例外,最后都是又哭又喊。”

    “不过,像你这么冷静的,还是头一个呢。之前好几个人都是还没动手,就被吓得尿裤子了。”

    “杀了这么多人,还能整天逍遥快活,看来你们还是挺厉害的啊。”

    方辰的感慨让袁鹏面有得色,因为他下手的对象都是无钱无势的普通人啊。

    “小子,还有什么想问的没?鹏哥今天心情好,可以让你做个明白鬼。”

    “倒是还有个问题。”方辰终于笑了:“鹏哥,你说如果一下子死太多人的话,尸体处理不过来,又没法丢海里,那怎么办?”

    “那就一把火烧掉呗……”

    袁鹏下意识的说了一句,刚说完就发现哪里不对了。

    “好办法,不愧是经验丰富的鹏哥。”

    话音落下,袁鹏突然感觉自己双腿剧痛,张开嘴就是一阵惊天动地的惨叫。

    紧接着一阵天旋地转,脑门磕在地上,眼前一黑,阵阵恍惚。

    十个小弟眼看方辰突然发难,嗷嗷怪叫着冲向了他,只可惜这些酒囊饭袋根本毫无战斗力,三拳两脚就被方辰全部撂倒。

    方辰表情冷漠,一一点了所有人的麻穴,让他们动弹不得。

    然后,他把这些人,包括袁鹏在内一个个丢回了车子里。

    找了个打火机,点燃,打开了面包车的加油盖。

    “方辰,你想干什么?住手,你住手啊!”

    袁鹏恐惧的大喊大叫,用力的拍着车窗,想要打开车门。

    但面包车车门把手,被方辰用棍棒卡住了,从内部根本打不开。

    而袁鹏身上叠罗汉似得压着好几个动弹不得的小弟,就算想爬窗逃命,也爬不了。

    绝望!

    方辰举着打火机,奇怪的看着面包车内的袁鹏:“干什么?当然把打火机丢进去了?”

    “别别别,求你了,绕我一条狗命吧!”

    “这怎么行呢?”方辰学着刚才袁鹏的表情,说着同样的话,一脸震惊道:“难道让你出去以后报警找我麻烦?或者趁我不注意弄死我?”

    “不,方哥,方爷,饶了我一条狗命吧,我发誓永远不会再找你麻烦!”

    方辰又问:“我为什么要饶了你?你之前不是还说了吗?就算我求饶,你也会打断我的四肢半,然后把我丢河里喂鱼?”

    “方爷,我错了,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啊。”

    “我也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好笑吗?”

    “真的吗?哈哈,真好笑!”

    袁鹏愣了愣,连忙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配合。

    “哈哈,我也觉得很好笑。”

    方辰也笑的很大声。

    笑着笑着,他的手一松,打火机掉进了加油孔里。

    “哎呀,不好,手滑了!抱歉,玩笑好像开大了呢。”

    “方辰,老子日你全家!!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轰!

    “如果真的做了鬼,请务必来找我。”

    超度厉鬼,功德更多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