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杨程周慕雪〕〔她说深情难再回〕〔重生后,渣总追妻〕〔重生后,渣总追妻〕〔重生后渣总追妻火〕〔第一刺客女婿〕〔杨凡周慕雪〕〔老公追妻火葬场云〕〔她说深情难再回云〕〔永夜之王杨凡〕〔玉堂缘〕〔龙神丹帝〕〔原配宝典〕〔穿越六十年代农家〕〔童颜陆霆骁〕〔第一名媛:童小姐〕〔娇妻在上:总裁老公〕〔童小姐乖乖受宠〕〔妻不厌诈:娄爷,〕〔绝世小保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都市弃少神医 第26章 这话是真的
    方辰刚准备再给楚羽凝打电话,结果张望兴主动打来了。

    原来张望兴在家里等了许久没等到方辰,想到他可能迷路了,于是打来了电话。

    “方神医,山水园别墅入口那有两条路,记得走保安亭右手边的那条路。”

    他没问方辰什么时候到,也没说派人接他,反而直接指点了方位。

    “咳,我马上到了。”

    张老爷子的一句话,简单的化解了方辰的尴尬。

    返回别墅区入口,果然保安亭另一边还有一条路,之前完全没注意。

    不多时,方辰终于找到了地方。

    9号别墅是最靠近人工湖的几栋之一,位置相当好。

    别墅仿佛就像是造在湖上似得,四面环水,门前还有一座小拱桥。

    方辰见到别墅大门开着,以为老爷子提前吩咐,也没多想,直接通过拱桥,走了进去。

    结果,才刚走进去,就被一个骑在一辆拉风至极的红色摩托车上的年轻男子拦住了。

    “站住,那个谁,你干嘛的?”

    方辰有些奇怪,看他的模样估计是张望兴的家人了。

    但自己总不可能随便跟个陌生人就说自己是神医,给张望兴治病吧,便随口道:“我是来找人的。”

    “找人?”

    年轻男子上上下下打量方辰。

    上半身是皱七皱八的不合身的休闲服,腰侧还有一个擦不掉的泥巴脚印,下半身倒是好一些,西装裤,但裤脚却都开裂了。

    “小子,别特么逗我了,看看你这穿的什么玩意?你怕不是来要饭的吧?”

    “那些保安都是干什么吃的?什么时候连要饭的都能闯进来了?”

    看着这人满脸的轻视和不屑,方辰有些皱眉。

    这身衣服裤子都是张之民的,虽然称不上特别名贵,但好歹也是上千元的名牌了。

    出门前穿着很得体,奈何跟人‘群殴’了一架。

    这家伙虽然说话难听,满脸鄙夷,但方辰看在张望兴的份上,还是不想跟他一般见识。

    “兄弟,我真是来……”

    “去你吗的,谁是你兄弟?赶紧滚出去,这山水园也是你这种瘪三能随便闯进来的?”

    一而再的被人无端辱骂,方辰也有了火气。

    可他还是忍住了。

    因为这里是张望兴的家,张望兴和他孙女之前在警局都帮他了。

    俗话说得好,打狗还要看主人呢。

    更何况这人很可能是张望兴的亲戚小辈。

    于是,他决定无视这出言不逊的家伙,直接从其身边绕了过去。

    方辰不想惹事,但他岳白岳爷却不爽了。

    “小子,你听不懂人话吗?这里可不是你这种人可以随便闯进来的。识相的赶紧滚,否则别怪你岳爷把你丢到湖里喂鱼。”

    “你姓岳?”

    方辰停下脚步,并转向了他。

    “怎么?有意见?”

    方辰皱了皱眉头:“这里是山水园9号?”

    “对啊。”

    “哦,那就好办了。”

    岳白还没反应过来,方辰猛地上前一步,拎着他的脖子,然后用力往外一甩!

    就见岳白整个人‘飞’了出去,惨叫声中,扑通一声掉入了湖里。

    “你麻痹的!你敢把我丢湖里?我告诉你,等我上来,你就死定了!”

    “聒噪!”

    方辰还嫌不够解气,扛起几百斤重的摩托车,走到拱桥上,朝着骂骂咧咧的岳白猛地砸下!

    “你敢!老子的哈雷啊!狗日的,我弄死你!”

    见方辰真的朝着他脑门丢下来了,岳白一声怪叫,连忙潜入湖里。

    “既然你不姓张,还好意思在这耍横?”

    这里动静太大,引起了别墅中人的注意。

    “怎么了?”张望兴匆匆忙忙从客厅中走出,来到院子里,一眼看到了方辰:“方先生,怎么回事啊?”

    方辰还没说话,水里的岳白告状道:“张爷爷,这个臭乞丐来咱家闹事,我想把他轰出去,结果他居然把我丢湖里了,这还不算,还把我的摩托车也丢湖里了!”

    张望兴听后脸色猛地一沉。

    “这话是真的?”

    方辰本想解释,但看到张望兴阴沉又隐含怒意的脸色,愣了一愣。

    想到岳白的称呼,他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

    “没错,是我把他和他的车丢湖里的,这车多少钱?我赔便是。”

    湖里的岳白一边往岸上爬,一边冷笑:“你赔?你拿什么赔?臭乞丐,我告诉你,这摩托车要30万!”

    方辰面无表情,掏出了怀里的一包金针:“不就是30万吗?这套前朝金针,怎么也能值个一二十万,剩下的待我回去取来便是。”

    张望兴微微一愣,一看方辰的动作就知道他误会了,连忙抓着方辰的手,把金针推了回去:“方先生,你这是做什么?”

    见方辰一脸诧异的紧皱眉头,他脸上怒气更甚,扭过头,寒声道;“岳白,我刚问你,那话是不是真的?”

    岳白这会儿刚从湖里爬上来,看到张望兴的表情,还以为他要帮自己出气,便笑道:“是啊,这混蛋不是都承认了吗?”

    说完,他像方辰伸出了手:“金针是吧?拿来我看看!到底值多少钱,那可不是你说了算。”

    张望兴深深的叹了口气。

    见岳白走向方辰,并作出一副讨要金针的架势,老人怒发冲冠!

    下一秒,就见张望兴突然拽着岳白的衣领子,猛地把他从拱桥上再次推了下去!

    岳白又是一声惨叫:“张爷爷,你做什么?”

    张望兴居高临下,一字一顿的问:“我刚问的不是‘他把你和你的车丢湖里’的事,我问的是你说‘这个臭乞丐来咱家闹事,你把他轰出去’,这事,是不是真的!”

    “张爷爷……?”岳白傻眼了。

    方辰也愣住了。

    张望兴没说话,只是看着岳白再一次游上岸。

    他快走两步,走到岳白面前,抬起脚,竟再次把他踹了下去!

    “张爷爷,你干什么啊?我到底怎么了?”

    张望兴寒声道:“给方先生道歉。”

    “道歉?凭什么啊?”

    张望兴哼了一声,扭头拉着方辰就走。

    只是他冷冷的对着家里的佣人们吩咐道:“守着他,上来一次踹下去一次,除非方先生听到了他的道歉并且原谅了他,否则就让他一直待在湖里。谁要敢放他上来,统统给我滚出山水园9号!”

    一语惊人。

    就连方辰也震惊了。

    方辰被张望兴一直拉到了书房里。

    这才对方辰深深的鞠躬:“对不起,方神医,让您受辱了。”

    方辰连忙扶起。

    “这是做什么?”

    张望兴笑了笑,又摇了摇头。

    “我已经快死了,而方神医今天是来救老头子的,无论成与不成,您都算是我的救命恩人了。”

    “毕竟,我是亲眼看到您能起死回生的,如果连您都没办法,那就是我注定该死。”

    “本应该是我上门求救才对,可如今您不光亲自来了,还在我家里受辱了。”

    “我不觉得帮自己的救命恩人出气,这有什么过分的。”

    瞧他这话说得,就是令人愉悦!

    一个没问岳白的身份,另一个也没解释,好像那岳白就是个无关紧要的路人甲。

    方辰也摇头失笑:“什么恩人不恩人的,不过就是有东西卡在了心血管附近,所以导致的经常性心脏缺血,心绞痛,呼吸艰难,突然晕厥等症状罢了。”

    张望兴大惊:“方神医,您不用检查,就能看到我的病因?”

    方辰摇了摇头:“怎么可能?”

    “那您是……”

    “刚才你拉我进来的时候,我就顺手摸了你的脉搏。”

    “这也能做到?不愧是神医!”

    听着他的恭维,方辰笑道:“既然我今天来了,你就不用担心了。”

    ……

    “老爷子,已经没问题了。”

    方辰收回了金针。

    “太神奇了,感觉心脏一下子变得轻松了。”

    老头兴奋的蹦了几下,一点都没感觉到心脏的疼痛。

    “真的好了!神医,太谢谢您了!”

    “不用客气,我先走了。”

    “神医,请务必留下来吃个便饭,让我好好感谢一下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