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杨程周慕雪〕〔她说深情难再回〕〔重生后,渣总追妻〕〔重生后,渣总追妻〕〔重生后渣总追妻火〕〔第一刺客女婿〕〔杨凡周慕雪〕〔老公追妻火葬场云〕〔她说深情难再回云〕〔永夜之王杨凡〕〔玉堂缘〕〔龙神丹帝〕〔原配宝典〕〔穿越六十年代农家〕〔童颜陆霆骁〕〔第一名媛:童小姐〕〔娇妻在上:总裁老公〕〔童小姐乖乖受宠〕〔妻不厌诈:娄爷,〕〔绝世小保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都市弃少神医 第27章 拂袖而去
    方辰原本还要去给楚羽凝治疗脸部烧伤造成的毁容。

    但碍于张望兴的诚心邀请,非要拉着他留下吃饭,方辰也就答应了。

    两人在书房交谈了许久。

    张望兴也是个中医,懂得针灸,所以对于方辰神乎其技的针法惊为天人。

    两人探讨医术,相谈甚欢。

    张望兴提出的各种医术上的问题,方辰都能解释。

    很多东西方辰说了,可碍于双方对于医术的理解不在一个频道,张望兴听都听不懂。

    但并不妨碍方辰给张望兴提供了许许多多新的医学理念。

    张望兴越谈越兴奋,直呼自己好像见识到了异世界的超现代医学。

    ……

    “爷爷!”

    “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

    “你为什么要把岳白丢湖里,还不让他上岸来?”

    “如果不是我刚好回来看到了,我都不敢相信,他居然会在咱们家遭受这种对待!”

    方辰和张望兴的交谈被一个清脆动人的女声打断了。

    张兰欣。

    她非常生气的敲着书房的门,一边敲一边质问。

    张望兴意犹未尽的停下了交谈,如果不是孙女提起,他都忘了岳白的事情了。

    老头打开了门,皱着眉头不满的瞪着孙女:“张兰欣,你干什么呢?”

    同时,他也看到了张兰欣身边跟着的落汤鸡一样的岳白,脸色一沉:“是你让他上来的?”

    “爷爷,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凭什么把他丢入河里?”

    张望兴冷哼道:“岳白这小子侮辱了我的客人!人家登门给我治病,可他倒好,一口一个臭乞丐,还把人拦住了。这里是我家,可不是他岳家,还轮不到他来替我指手画脚。”

    张兰欣看了一眼岳白,可岳白却是脸色青白交替,怒不可遏,这愤怒不光针对方辰,甚至还针对了张家。

    不过他并没有发作,还在忍耐,只是用杀人般的眼神瞪着方辰。

    “客人?”顺着岳白的视线,张兰欣这时候才看到了方辰,她在书房内左右环顾,却没有看到其他人。

    于是皱了皱眉头,问道:“方辰,你师傅呢?你不是答应我,说能请你师傅来给我爷爷治病的吗?为什么就你一个人?”

    张望兴愣了一愣,诧异的看了一眼方辰,不动神色。

    方辰淡淡的扫了她一眼。

    嘴角扬起了一丝讥讽的笑意。

    “张兰欣,你这态度,我可以认为是在质问我吗?”

    张兰欣脸上涌起一丝薄怒,想到自己的心上人被这个废物丢入了湖里,爷爷还帮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是又怎么样?你明明答应请你师傅出面,结果你不光没做到,还来我家耀武扬威,把我好朋友丢到了湖里!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吗?我需要一个解释!”

    岳白此时加了一句:“欣欣,这小子还把我的摩托车丢湖里了,你知道的,那是我最喜欢的一辆。”

    张兰欣点头,迟疑了一会儿道:“方辰,摩托车的钱我来替你赔,你害他湖里泡了那么久,也不知道会不会生病发烧,我要求你跟他道个歉,然后按照咱们之前的约定,把你师傅喊来给我爷爷治病,咱们就算两清了,成不成?”

    岳白大怒:“欣欣,我要你赔做什么?我要他赔!”

    张兰欣怕方辰听到,连忙用极其小声的说道:“岳白,这事交给我处理吧,我暂时还用得着他,等以后有的是机会收拾他。”

    “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不跟他一般见识了。”

    “谢谢,岳白。”

    方辰玩味的扫了她一眼,她难道以为压低声音,我就听不到了吗?

    她突然觉得这女人有些不可思议,也有些两面三刀。

    用得着我的时候,就不惜自毁名声,公然喊我男朋友,用不着了,翻脸不认人?

    而且刚才是谁先出言不逊的,就不信她问不出来。

    方辰讥笑道:“如果我说不呢?”

    张兰欣猛地捏紧了拳头:“方辰,你的意思是,你不肯道歉,还是不肯帮我爷爷治病?如果是前者,大不了我替你道歉,如果是后者……”

    方辰挥了挥手,打断了她的话:“我的意思是,我既不会给他道歉,也不会再请我师傅出手了。”

    张兰欣脸色大变,一股股怒意在眉宇间酝酿,但她还是努力的克制着自己:“方辰,今天就是一场误会。如果你觉得委屈了,没事,我道歉,我替岳白跟你道歉总成了吧?”

    “欣欣!”

    “岳白,你闭嘴,让我说!”

    张兰欣快要克制不住了,她朝着岳白吼了一声,然后用着那双几乎喷火的美目怒瞪方辰:“方辰,怎么样?这样总行了吧?只要请出你师傅,帮我爷爷治病,咱们以后还是好朋友,一旦有什么事,尽管找我帮忙。”

    方辰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好朋友?你几秒钟之前,不是还说‘暂时还用得着他,等以后有的是机会收拾他’吗?或许这就是你对于‘好朋友’的定义?”

    他毫不留情的戳穿她的谎言。

    张兰欣大惊:“你听到了?”

    张望兴张了张嘴,眼神越发复杂,最后长长的叹了口气。

    这回,连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缓和气氛了。

    最重要的是,方辰一直拉着他,不让他说话。

    张望兴头一次对孙女失望,你当面说秋后算账的话,也就算了,还让人家给听到了?

    同样,他也头一次对岳白产生了如此强烈的不满。

    孙女是什么性格,他太清楚了,就是因为这家伙,她才说的这种混账话。

    之前只是不喜欢,觉得这人过于嚣张,但碍于孙女喜欢他,所以也就爱屋及乌了。

    毕竟这岳白也一直没有出现其他什么太大的毛病。

    但这次……他真的想要做些什么,让孙女好好看清楚这个男人的嘴脸了。

    居然在犯了错以后,还挑拨张兰欣这个女人帮他出头?

    在摆明了自己如此重视方辰以后,还这么做?

    不光蠢得无可救药,只有绝对的以自我为中心的人,才能做出这种事,这种人通常极端的自私自利。

    而且,一般的男人,恐怕都做不出让女人出头这种事情。

    可他做到了,还想让张兰欣替他要回摩托车的损失!简直极品了!

    张兰欣越发纠结。

    方辰没说话,只是用嘲弄的表情看着她。

    “所以……方辰,你是打定主意,出尔反尔了?你是确定要跟我撕破脸皮,怎么都不肯请你师傅出手救我爷爷了?”

    方辰没有丝毫犹豫:“没错,我不光不会请师傅出手,我还要阻止他。”

    说着,他还冷笑一声:“张兰欣,本来我已经说服我师傅了,结果我上门告知,却被你身边这个男人侮辱。”

    “你呢?不分青红皂白就替他出头,行,我告诉你吧,只要有我在,我师傅就不可能救你爷爷。”

    “你为什么不先打电话给我?”她反问。

    “我为什么要打电话?而不能直接登门?如果不能,你又为何要给我地址?”

    “……”

    张兰欣沉默了。

    俏脸上逐渐浮现出了一丝狰狞。

    “多说无益!方辰,既然你已经下定决心了。那我今天也把话丢下了,方辰,你——死!定!了!”

    “行啊,我等着。我倒想知道,我怎么死定了?”

    冷笑说完,方辰拂袖而去。

    “方……哎!作孽啊!”

    张望兴知道自己必须要做些什么了,否则事情越闹越大,直到不可挽回。

    他不在乎岳白,但他在乎方辰和张兰欣。

    他绝对不会允许他们出现不可调和的矛盾。

    张望兴很确定方辰的人品,他知道方辰不会主动报复孙女,否则刚才也不会多次阻止他开口了。

    他很清楚方辰怎么想的:我要看你准备怎么对付我?你敢做到什么程度,我就敢报复到什么程度。

    所以方辰才不让张望兴揭穿身份。

    所以老头知道,自己只要阻止孙女乱来就好了。

    至于岳白……

    区区港城一个大混混的儿子而已,说破天也就是一个港城的土霸王,有他张望兴在,还能翻的了天不成?

    “张兰欣,从今天开始,你给我乖乖在家里,哪都不许去。我不允许你报复方先生,同样,我也不会允许你再跟这个岳白见面了。”

    “爷爷,凭什么?”

    “就凭你喊我这一声爷爷。”

    张兰欣对方辰更加的恨了。

    但面对暴怒的爷爷,她还是决定暂时妥协。

    张望兴却没多加理会,无论孙女听不听话,即便她敢说出断绝关系的话,他都会用强制性的手段,把她软禁在家里,免得做出傻事。

    “岳白,给我滚出山水园9号,并且从今往后,不许再踏入一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爷爷,你什么意思!”

    “就是这个意思,来人,给我把小姐拖回房间里去,门窗统统上锁,网线拔了,手机没收了,没我的同意,断绝她的一切对外联系方式。”

    张兰欣惊怒:“爷爷,你不能这么做,你信不信我死给你看?”

    张望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目光却是死死地瞪着岳白。

    然后,他说了一句让她无比绝望的话:“行,接下来的三天三夜,谁都不要给她送饭,谁敢送,就滚出这个家,让她饿死在房间里算了!”

    三天不吃饭,但可以喝水啊,怎么可能死的了?

    “爷爷!你太绝了!你要弄死我啊!”

    张兰欣崩溃的跌坐在地板上,眼泪当场就流下来了。

    可让她更绝望的是岳白的反应。

    他只是怒“哼!”了一声,一言不发的走了。

    几分钟后。

    张望兴通过书房窗户,看到了岳白离去的背影。

    “欣欣,别怪爷爷狠心。这个男人根本不在乎你。”

    “你到现在还没看明白吗?他根本不在乎你被我关禁闭,也不在乎你的死活。”

    “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他上岸吗?很简单,因为他不肯道歉。”

    “是他先侮辱了方辰,这本来就是个小事,可你看看现在弄成了什么样子?”

    “不光不肯道歉,还让你这个女人给他出头。挑拨离间,搬弄是非,这种人还想当我张家的乘龙快婿?”

    “我告诉你,只要我张望兴还活着一天,你就别想嫁给岳白。想嫁给他?行,杀了我。”

    “……”

    张兰欣表情落寞。

    其实,我早就知道的,在他心里,他自己第一,几辆摩托车排在第二,第三,第四,而我连第十都排不到。

    但谁让我喜欢他啊。

    说完,她跌跌撞撞的回了自己的房间,反锁房门,任由佣人把她的门窗上了挂锁。

    报复方辰,杀了方辰?

    她只是说说气话而已,她真的太生气了。

    她还想找机会道歉,重新让方辰说服他师傅,救爷爷呢。

    其实,在她心里……

    岳白同样不是排在第一位,爷爷和家人才是第一位。

    只不过,她把岳白放在了第二位,自己放在了第三位而已。

    就像她跟方辰说的那样,如果那一天她跟方辰真的订婚,并且结婚了,就算再不喜欢,她也不会离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