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傅少宠妻宠上天〕〔小说祁少追妻路太〕〔新婚错爱:祁少的私〕〔重生八零逆袭成白〕〔欲寄相思千万重〕〔南明大丈夫〕〔百年新娘〕〔超品小农民〕〔暖风不及你情深〕〔214989〕〔我的无限翅膀〕〔雪洗天下〕〔大唐狂士〕〔玉堂金门〕〔银河霸主饲养手记〕〔狗丫修仙记〕〔盗墓往事〕〔战少,你媳妇又爬〕〔重生南非当警察〕〔我家王爷烹得一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都市弃少神医 第34章 谁才是废物
    赵松医生被张之民赶走很是不爽,觉得这人真是疯了,居然为了给废物徒弟增加业绩,连这种缺德事都干出来了。

    于是就带着秦护士跑去跟李院长告了状。

    院长室里,不光李院长在,莫副院长也在,还有俩调查情况的警察,他们刚好在讨论。

    这一告状,就把几人全给惊动了。

    等来到抢救室外,看到那里聚集着上百号病人,眉飞色舞的在相互讨论什么时,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故。

    毕竟方辰救人,大多只是帮助止血。但每个病人就那么十几二十几秒钟,根本不可能处理伤口或者包扎完,所以外观看上去,一个个还是血淋淋的,跟没处理过一样。

    百多个人每人流点血,就足够把抢救室外面弄的一片狼藉,更别提那些双手全是血的人一会儿扶墙壁,一会儿坐在椅子上,有些干脆坐在地上。

    搞得整个医院走廊全是血掌印。

    这场面看上去着实有些触目惊心。

    刚好,这时候方辰把最后一个病人治完,出了抢救室。

    抢救室的灯暗了。

    预示着里面结束了。

    “方医生,辛苦了,您好厉害呀,这么多病人十几分钟就全止血了!太神奇了!”

    于依依早就等在外面了,见状立刻双目泛着桃心,上前拿着随身手帕给他擦汗。

    发现方辰没流汗时,一时间有点小尴尬,双手举在方辰面前,擦也不是,收回也不是。

    引来病人们一阵哄笑,笑的小护士更害羞了。

    方辰随手接过,道了声谢,缓解了她的尴尬,也让她心生感激。

    赵松哪知道病人全部被治疗过了?

    而且路都被病人给堵上了,进都进不去。

    除了能看到抢救室灯暗了,里面的情况完全看不到,更别说在闹哄哄的环境下听到于依依的那句话了。

    赵松见状怒声道:“李院长,莫院长,你们给看看,这像什么话?张之民前脚把我赶走,后脚还关了抢救室停止治疗,外面这么多病人都不干了,围过来闹事了呢。”

    乍一看去,的确像是闹事。

    两位院长面面相觑,也不明白张之民搞什么鬼,又因为人多,不好挤进去,于是在外面对着张之民招呼:“张主任,你过来一下。”

    张之民听到招呼,自然往外走,那些得到治疗的病人自发的让路,这会儿,他们对于张之民和方辰已经是极其尊敬了。

    谁让他们每个人都亲身体验过了那个神奇的止血针呢——这是方辰胡诌的,功劳自然又推在张之民身上了,但这些小混混们哪分辨的清楚,只知道一针下去,既不痛也不痒,反而血流不止的伤口立马止血。

    “怎么了?”张之民走到了两位院长跟前,随口说。

    赵松恼怒道:“张之民,你还有脸问怎么了?我让医院把你喊来帮忙治疗,不是让你来捣乱的,你自己看看,这么多病人围着闹事!”

    “闹事?”张之民奇怪的看着他:“什么叫闹事?”

    “这么多病人堵在这里,把医院都弄的一片狼藉,这还不叫闹事?”赵松越说越气:“两位民警同志,我建议你们赶紧把这个没有医德的混蛋抓起来,先关他个十天八天的。”

    两个警察有些尴尬,但这么多的病人,每个都是血淋淋的,也是让他们有些头皮发麻,不过抓人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只是假装没听到。

    这会儿莫院长忍不住皱眉道:“张之民,你干什么呢?这么多人等着治疗呢,你不光把赵医生和秦护士赶走,还把抢救室关了,这有些说不过去啊。”

    李院长也是恼怒道:“张之民,我虽然知道你跟你徒弟,都跟神医关系不浅,你徒弟也不像外面传得那么不堪。”

    “但你也不能为了增加他的履历,干出这么离谱的事情啊。”

    “你难道不知道,现在已经出现死亡了吗?你这么闹,会让死亡人数持续增加,咱们医院的声望都要被你搞臭了!”

    两位院长的矛头都指向了张之民,赵松立刻甩出一个活该的表情。

    张之民脸色一沉。

    刚准备开口,旁边突然传来了一个女声。

    小护士于依依。

    她有些害怕两位院长,也害怕气势汹汹的赵松。

    但听到他们指责张之民,还辱骂方辰,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勇气:“李院长,莫院长,赵医生,你们都误会了!”

    “误会个屁!”

    这时候后面又跑来几个怒气冲冲的医生:“于依依,你要是不想干了,赶紧滚蛋!”

    “就是,张之民为了徒弟乱来,勉强还说得过去,可你倒好,你也跟着捣乱?你脑子有坑吧?”

    “两位院长,你们来的正好,你们来评评理,这于依依吃饱了撑得没事找事,居然抢病人,把我那里等待做手术的病人,给强行带走了!”

    几个医生一人一句,说的于依依委屈的不行。

    “我,我……”

    “我什么我?李院长,我建议马上把她开除,连医院都敢捣乱?”

    这时候,又有一个护士满头大汗的跑了过来:“李院长,药房丢药了,有人偷药!是于依依干的!”

    “我没有偷药,我只是拿了一大包针灸针……”于依依哪里愿意接受这脏水?

    “别撒谎了,我们查过监控了,就是你偷药!这阵子药房一直有人偷药,肯定全是你干的!”

    “我没有!”于依依面对千夫所指,委屈的直抹泪。

    “就算偷针也要开除!”

    于依依试图解释:“我想去借,可没人肯借我。这边等着针救命,所以我就……我就……”

    “偷针灸针救命?还能更扯淡一些吗?这些病人全是外伤,你要说拿缝衣针救命,还更说的过去!”

    药房女护士顿时针锋相对。

    “够了!”张之民见这群人越说越过分,连个无辜小护士都要针对,顿时大怒:“针是我让她去拿的,要开除把我先开了吧。”

    眼看着这里越闹越凶,终于有人看不下去了。

    许卓这会儿已经好了很多,如果不是张之民,他也撑不到方辰救命。

    他对方辰满怀恐惧,但对张之民就,那就是彻底的感激了。

    心脏被玻璃渣刺穿,如果不是张之民,他早死的透透的了!

    连带着方辰救了他的感激,也大半转移到了张之民身上。

    这人也是个爱憎分明的性格,哪能坐看救命恩人受辱?

    这会儿他也是怒了::“你们这群庸医,统统给老子闭嘴,谁再敢冤枉张医生和这个小护士,信不信老子灭了他全家!”

    要是以前,打死他都不敢当着警察的面这么说。

    但现在被人群堵着,他没看到警察,说了也就说了。

    然而,老大都当着警察的面开口发飙了,那可不得了,几十号小弟纷纷炸锅了。

    本来是警察来了,一个个老实的不得了,就跟老鼠见了猫,大气不敢出,听着这些人指着,也是不敢帮腔。

    可这会儿,谁还在乎什么警察?

    “去你麻痹的一群庸医,如果不是张医生和他的徒弟救了我们,老子们这会儿还在等着排队等死呢!”

    “可不是?来这破医院二十几分钟了,第一批送进去抢救的兄弟一个没救完不说,还挂了两个,你们凭什么骂张医生?”

    “一群垃圾,张医生的医术比你们高了几十条街,也好意思喷人?”

    他们是混混,不需要明,张嘴就是骂娘。

    他们不在乎粗鲁不粗鲁,他们只知道一件事:有人救了他们老大,有人侮辱了治疗了他们的医生。

    而且还是一群无能的,在这之前只能让他们等死排队的庸医!

    于是,近百号人狂喷这几个医生护士,场面何等壮观!

    特别是其中几个差点死掉的,包括那于依依的哥哥,不光口沫横飞,还想当着警察的面动手打人了。

    两位院长,两个警察,还有赵松、秦护士等人统统被震撼了。

    最后还是两个始终置身事外的警察,害怕引发暴乱,这才出面制止:“都冷静一下,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于依依的于波哥哥这会儿已经冲到了妹妹旁边,保护着她,闻声后,用着极其虚弱的声音,恼怒道:“大家都静静,让我来说!”

    因为虚弱,所以声音很轻,接连吼了好几个嗓子,才逐渐平息。

    “我刚才差点死了,留了好多血,止都止不住。”

    “当时在我前面还有两个兄弟在排队,等在抢救室外面。”

    “我知道我死定了,可当时我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我只能等死!”

    “是我妹妹求那个姓方的医生救了我,他用止血针帮我止血了,所以我活下来了!”

    “不光是我,比我更严重的都活下来了。”

    “我亲眼看到方医生和张医生把上百号人,全部止血了!”

    “如果不是他们,咱们这里还不知道要死多少!”

    ……

    “止血针?”

    “方辰和张之民救了他们所有人?就这么一会儿?”

    “这……”

    “所谓的止血针到底是什么?”

    “莫非是神医发明的?”

    两位院长对‘止血针’产生了浓厚的好奇。

    赵松则是傻眼了,瞠目结舌。

    如此群情激奋,说词一致,而且仔细看,这些伤者的伤口果然没有再流血,这是不争的事实。

    赵松后悔了,早知道这样,刚才就不该那么冲动的走了。

    如果他现在也站在手术室里面,那他也是英雄一般受到追捧的人物了。

    他后悔,秦护士同样后悔!

    可是还没等他们后悔完,于波的一句话,简直让他们绝望了。

    “哦对了,还有,刚才方医生要去抢救室帮忙,当时我们许老大已经撑不住了。就是被这对狗男女拦住并且侮辱的,我亲眼看到他们羞辱方医生,还把他赶出去!”

    “我也看到了!”

    “我也能作证!当时我就在门口,排在第一个!就是这两个垃圾!差点害死我们不说,还恶人先告状!”

    “如果不是方医生大度,要是他当时真的被气走了,那后果有多严重!”

    “自己是废物,还骂人家方医生!”

    “这种狗眼看人低的垃圾也能当医生和护士?强烈要求开除掉他们!”

    “我看药方偷药也是他们干的吧?”

    “开除!”

    “开除!”

    赵松和秦护士最后还是灰溜溜的逃走了,直到他们离开,呼声才渐渐消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