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杨程周慕雪〕〔她说深情难再回〕〔重生后,渣总追妻〕〔重生后,渣总追妻〕〔重生后渣总追妻火〕〔第一刺客女婿〕〔杨凡周慕雪〕〔老公追妻火葬场云〕〔她说深情难再回云〕〔永夜之王杨凡〕〔玉堂缘〕〔龙神丹帝〕〔原配宝典〕〔穿越六十年代农家〕〔童颜陆霆骁〕〔第一名媛:童小姐〕〔娇妻在上:总裁老公〕〔童小姐乖乖受宠〕〔妻不厌诈:娄爷,〕〔绝世小保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都市弃少神医 第50章 她来干嘛的?
    离开赌石店的时候,方辰手里多了一张银行卡,他的翡翠统统卖给云东国了。

    方辰也没多要,就按云老爷子估的93万的价格全卖了。

    所以那一纸签字,也就同样价值93万。云东国还主动提出帮他要债,说是认识讨债公司的人,可以免去讨债费用。

    方辰也不知道云老爷子是怎么做到的,反正当他隔天去查银行卡的时候,卡里又多了93万。

    眼下赚了钱,有了底气,方辰首先做的,就是在古董街逛了一圈。

    回家的时候,已经日落西山。

    他手里多了一大包的玉器古董。

    这些东西,把他刚到手的93万又花掉了70万之多。

    在云东国看来,方辰买这些玩意没意义,因为几乎都可以算是半假的货。

    之所以是‘半假’,因为都是近代人仿制古代的赝品。

    可即使近代,那也是几十年,上百年前了,怎么着也算是古董了,自然便宜不了。

    但方辰来钱轻松,所以也就不在乎了。更重要的是,这些玉器古董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蕴含灵气!

    并且灵气还很足!

    其实方辰也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些古董赝品上面,都能附着灵气?反而是那些真正值钱的真品古董,半点灵气都没有。

    想来想去,也只能归咎为年代久远,灵气散尽了。

    不过方辰可不管这些,因为有了这些宝贝,他只要吸收掉其中的力量,就可以快速突破。

    这出来一趟,利用了废物神通大赚一笔,还带回一大包提升修为的宝贝,简直不要太爽啊。

    而且通过这段时间的打拳锻炼身体,再加上修炼神通导致的体质加强。

    方辰完全可以放心大胆的继续突破了。

    “今晚就突破炼气第五层!”

    ……

    “阿辰老师,您回港城了吗?怎么也不通知我去接你啊?如果不是刚好有病人闲聊,提起您赌玉的事,我还不知道您回来了呢。”

    第二天一大早,方辰成功突破不久,意外的接到了张之民的电话。

    他一直以为方辰这两个月是离开了港城。

    方辰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电话另一头传来一个压得低低的女孩子声音。

    就像是做贼似得。

    “老张,臭要饭的接电话了吗?”

    “接了!”

    “他怎么说?”

    “他还没说话呢!”

    “……”

    方辰有些愕然,旋即扑哧笑出了声,张灵熙还是那么的可爱!

    还真有些想她了。

    “她最近还好吗?”

    张灵熙见方辰第一句话就提起自己,顿时心花怒放。

    张之民看了她一眼,调侃道:“不怎么好,自从阿辰老师离开以后,她茶饭不思,整天哭哭唧唧的。您什么时候把她领走啊?”

    张灵熙一阵打闹不依。

    方辰笑道:“我是说你那个女徒弟林芸啊。她可是对外宣称我是她男朋友呢。”

    张灵熙笑容一僵,大怒,一把抢过电话:“臭要饭的,你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意思啊。”

    方辰又是一阵大笑,笑的小丫头脸色青一阵红一阵。

    “臭要饭的,有本事你把你现在的住址发给我,看我不把你揍得满地找牙。”

    她还是这么口是心非啊,方辰忍着笑,随口报出了自己的地址。

    张灵熙说了一句你给我等着,就挂了电话。

    才过了十几分钟,就见她脸蛋红彤彤,气喘吁吁的跑上了楼。

    “臭要饭的,你怎么住这么个破地方啊?还住六楼,累死人了。”

    方辰随口道:“这里便宜啊,一年才一万块,折合一个月八百多。你爸呢?”

    “我,我一个人来的。”

    张灵熙低着头,脸蛋有些发红。

    “你不上课吗?”

    “人家放寒假了啊!”

    她看了一眼方辰,脸更红了,小心翼翼说道:“臭要饭的,这里住着多不方便呀,要不然你还是跟我回去?我把我的房间分你一半啊。”

    “只是房间?”

    “床、床也可以啊,但我警告你,不许对人家动手动脚,更不许有事没事欺负我,点我穴什么的!”

    “我才不跟你回去。”

    “为什么?”

    看着她紧张害羞的模样,方辰总想逗逗她:“因为不方便啊,我要是一个人住,就可以随便把女人领回家了,办什么事都方便不是?”

    “女人?领回家?办事??臭要饭的,你也太无耻了吧?这种话也能说?”

    “我可是个单身男人,需要女人,很奇怪吗?”

    “你……不行!我决定了,我也要搬过来,监督你!”

    方辰被她吓了一跳,就是因为怕她发现,才从她家搬走的,她这凑过来怎么行?

    “凭什么啊?”

    张灵熙有些气愤,眼珠子连转,顿时想到了注意:“就凭我是你学生啊,你不是答应要教我点穴术的吗?怎么,想赖账?”

    “那也不行。”

    “谁管你啊!”张灵熙喜滋滋的冲进了卧室:“以后这房间就归本小姐了!”

    “凭什么啊!”

    “就凭你在我家住了这么久,我现在住你这一段时间怎么了?”

    “白天可以来跟我学习,但想留下住,就是不行。”

    见方辰态度坚决,小丫头有些生气,但也没办法。

    这时,方辰又收到了一条短信。

    “阿辰老师,既然回来了,有没有兴趣继续来当医生?”

    “不了,医生限制太大,我决定当江湖郎中,如果你有什么搞不定的病人,可以介绍给我,但必须让客人保密我的身份。”

    张之民此时打来了一个电话。

    “说起病人,我这还真有一个女病人,特有钱,但她性格非常傲慢,脾气还古怪,我都见了头疼。”

    “她跟林芸还算谈得来,结果她砸了一大堆钱,愣是让林芸变成了她的专用护理。”

    “阿辰老师,你要不要去找她?”

    脾气古怪又有钱还傲慢的大小姐吗?

    方辰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大小姐?

    “让她来找我吧。”

    “这……”

    “有什么顾虑吗?”

    张之民苦笑,当然有顾虑,要是让林芸知道了你的新住处,还不得三天两头勾引你?

    到时候我女儿怎么办!

    见张之民沉默,方辰顿时对这位大小姐很是不满。

    要看病还得让我上门服务?

    “那位大小姐是病的走不动了还是怎么的?如果是那样,我可以去找她。”

    张之民听出了方辰有些许的不满,连忙道:“不是,那我让她上门吧。”

    “行。”

    ……

    张兰欣这两个月过得一直很不顺心。

    自以为白马王子的岳白露出本性,给她下药,当时心情激怒之下,直接把岳白撞死了。

    一直洁身自好的她,在当天却被那个方家废物看光了身体,她感觉自己被玷污了。

    更可怕的是身体的变化,变得无比敏感,就算是她自己洗澡,一不小心碰到不该碰的,也会变得难以控制!

    她觉得,这可能是当晚被下药太猛,然后没有得到及时治疗的关系。

    可这种羞以启齿的情况,她哪能跟别人提起?

    从那以后,她的性格逐渐变得喜怒无常。而且岳白死了,她连个恨的人都没有。

    很不凑齐,方辰就成了那个被她迁怒的人了。

    当晚方辰明明可以救她,他师傅可是流浪神医!偏偏方辰连医院都没送她去!

    可另一方面,方辰又救了她,保住了她的清白,也没有对她干出乘人之危的事情。

    这一来二去,时而恨,时而感激,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该恨这个废物,还是该感激这个正人君子了。

    不过,总的来说,张兰欣还是更恨他一些:这两个月过得实在太艰难了。

    偏偏从那之后,方辰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张兰欣怎么都找不着他,这就让她的性格脾气变得更加古怪,每天都去第一人民医院,找张之民的茬。

    可张之民哪里知道她为什么不舒服,每次这女人都用各种各样的理由让他治病,张之民头都大了。

    所以才觉得这个女人不可理喻,而且特别傲慢。

    后来没办法,就让林芸出面。

    林芸是个女人,而且脾气也很好,张兰欣很难跟她发脾气。

    再加上她觉得或许能通过她找到方辰,然后让他‘付出点代价’。

    她觉得方辰的神医师傅,能治好她的‘敏感病’。

    结果方辰没找到,反而跟林芸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姐妹。

    两人相处的还不错,她还把身体情况跟林芸说了。

    后来还花了重金,把她从医院挖走了,变成了自己的私人看护。

    ……

    “林芸姐,你是说带我去找一个能治好我的病的人?”

    林芸的表情有些超乎寻常的兴奋和喜悦,就像是热恋的少女即将见到了分别多日的情郎。

    “是啊,那个人一定可以治好你的‘敏感病’的,你放心吧。”

    张兰欣有些高兴,这个该死的问题困扰了她两个月,简直每天都生活在水生火热里。

    现在的她,看到个帅哥就迈不动腿。

    简直就是典型的花痴女啊!

    张兰欣这个恨啊,她可不是花痴,而是很难控制!

    两人开着车,来到了青花苑32号楼下。

    停好车,上了楼。

    站在601门口的时候,她俩都有些激动和紧张。

    一个是因为要见到朝思暮想的人了,另一个是因为自己或许能恢复正常了。

    咚咚咚。

    方辰开了门。

    “方师弟!”

    林芸喜笑颜开的扑了过去。

    结果她没扑到方辰的身上,反而把一个女孩子抱了个满怀。

    张灵熙!

    小丫头似笑非笑道:“林芸姐姐,不用这么热情吧?来,跟我过去坐。”

    林芸有些懊恼和尴尬,被强按着坐在了凳子上。

    张兰欣则是在看到方辰的一刹那,俏脸一变,咬牙切齿道:“好你个姓方的,躲了我两个月,原来你躲在这呢!”

    “张兰欣?”方辰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张之民说的性格傲慢,脾气古怪的大小姐,原来是你啊?”

    “谁傲慢了?谁古怪了!”张兰欣怒道:“还不是因为你那晚上对我干了那种事情……”

    “那种事情?”“那晚上?”

    张灵熙和林芸同时色变。

    方辰感觉到背后的杀气,苦笑:“大小姐,把话说清楚,那晚是我救了你好吗?别把话说的这么不清不楚的。”

    张兰欣冷着脸,在屋子里看来看去。

    “姓方的,你师父呢?”

    “我师父?什么我师傅……哦,我师父啊,他不在这呢。”

    方辰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差点说漏嘴。

    幸亏张兰欣压根没在意:“既然你师父不在,那我就先走了。看到你就讨厌。”

    方辰皱着眉头打量着她,也没看出她身体有什么问题,见她要走,自然就没有挽留。

    张兰欣出了门,更生气了。

    这混蛋,居然也不问问我哪里不舒服?

    虽然就算方辰问了,她也不好意思说。

    但她觉得,问都不问就是方辰的不对了。

    而且那晚上他看了我的身体,就没有一点想负责的意思吗?我现在身体变得这么奇怪,他也没有歉意的吗?

    张兰欣越想越生气,气冲冲的下了楼,开着车呼啸而去。

    ……

    楼上,方辰很无奈的对着林芸耸了耸肩:“张兰欣的身体一点问题都没有,所以她到底是来干嘛的?”

    “没问题?”

    “对啊。如果有病,我是不可能看不出的。”

    林芸皱了皱眉头。

    既然师弟都说没问题了,那肯定没问题。

    那个女人为什么要编造谎话?

    想到她这阵子的奇怪态度,林芸大惊失色。

    莫非,她也对方师弟……

    ……

    张兰欣的出现没有给方辰造成任何困扰。

    林芸也被张灵熙赶出去了。

    林芸年龄比她大的多,自然不好意思跟小女孩争宠,虽然不甘心还嫉妒,但也只好走了。

    好在知道了方辰的住处,她觉得自己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之后几天,林芸和张灵熙两个女人就像是约好了似得,早上一起带着早餐出现,然后找各种借口留下。

    除了张兰欣那个莫名其妙的所谓病人外,方辰还是治了好几个真正的病人,当然都是张之民介绍过来的。

    不光有功德,还赚了十好几万。这可不是医院,开价多少全由方辰说了算。

    如此过了有一个礼拜,这两个女人就像是成了方辰的生活小助手,争抢着打扫卫生,洗衣做饭。方辰真是享受了一把家里多了两个免费又勤快的女佣的舒爽。

    直到他接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