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豪婿〕〔陆凡龙门龙魂〕〔重生名媛:渣夫后〕〔渣总追妻路漫漫〕〔夜少追妻99次〕〔战狼在世〕〔云清夜景川佟宁〕〔老公追妻火葬场〕〔杨程周慕雪〕〔她说深情难再回〕〔重生后,渣总追妻〕〔重生后,渣总追妻〕〔重生后渣总追妻火〕〔第一刺客女婿〕〔杨凡周慕雪〕〔老公追妻火葬场云〕〔她说深情难再回云〕〔永夜之王杨凡〕〔玉堂缘〕〔龙神丹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都市弃少神医 第68章 绝对实力
    方辰很快就发现自己是误会了。

    他遇到的不是拔刀相助的,而是遇到砸场子的了。

    这两人羞辱飞龙拳馆,但他们也在同时嘲讽整个华夏古武术。

    方辰很不喜欢这种人,就算是再垃圾的功法,那也是前辈先人经过一代代的努力开发传承下来的,人家即使传承的功夫再垃圾,那本身也是足以开山立派的大宗师。

    你们就仗着自己稍微厉害点,就随意羞辱这门功夫本身,凭的什么?

    更何况,他们嘲讽的还是整个华夏武术界,这要是外国人出于国家立场嘲讽也就罢了,你们这两个货色还是华夏人,这不就是典型的吃里扒外么?

    方辰对这个飞龙拳馆的人相当不满意,但他对这两个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同样不屑一顾,相当看不起。

    ……

    陶因和严飞明显是认识这个说话之人的。

    这人一出现一开口,陶因马上就变了颜色,站了起来。

    “丁宝,你想干什么?”

    丁宝就是之前出言不逊的人,此时也是他在开口说话。

    “干什么?嘿嘿,当然是砸场子咯!”

    一脸狞笑的说着,他大大咧咧的走到了场中央,指了指身边魁梧的年轻人。

    “陶因,严飞,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叫朱含,我新收的徒儿。从接触柔道到现在,总共只学了两个月不到点,所以还是个白带新人,今天主要就是带他来练练手的。”

    “你俩如果识相的,不想挨揍,就乖乖地滚在一边看戏。”

    说完,他还给徒弟使了个眼色。

    “朱含,除了这两位副馆主,其他的没一个是你的对手,你今天的作业,就是从这些弟子们里,挑满十个干趴下。”

    ……

    严飞眯着眼睛,眼神如毒蛇,冷冷的盯着丁宝:“姓丁的,你这未免有些欺人太甚了吧?”

    “我就欺负你们,怎么着吧?”丁宝大笑,得意的拍了拍腰间的黑带,这是顶级高手的象征:“如果不乐意,来比划比划啊,要不要我放点水,你俩一起上?哈哈哈。”

    严飞紧紧地握住拳头,额头青筋直冒。

    可最后,他还像是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不再吭声。

    他打不过这个姓丁的,他跟陶因一起上倒是可以打赢,但那样一来更丢人现眼。

    就因为这姓丁的仗着自己厉害,所以到处打压挑战古武术爱好者,让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再学习古武术。

    辛辛苦苦学个五六年的,教了很多学费,受了很多苦,结果呢?别人随随便便学个一年半年柔道的,就能打的他们哭爹喊娘。

    这也是偌大的港城,却只有唯一一家武馆,学员总共就那么百来号人的主要原因。

    ……

    朱含一看两位副馆主都怂了,气焰更加嚣张了。

    叫嚣道:“我师傅的话你们都听到了吧?谁先来跟我比试比试?”

    见没人应声,朱含扫视了一圈,又问了一遍:“谁先来啊?我就是个白带的菜鸟,你们都怕成这样?”

    “既然这么害怕柔道,就别学什么古武术了,不如一起来跟我们学柔道如何?”

    原来,这对师徒是冲着挖墙脚的目的来砸场子的。

    “吗的,欺人太甚,不就是一个刚学了两个月的渣渣吗?我还就不信了,虽说柔道是速成功夫,那也不可能速成的多么厉害!”

    终于,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学徒看不下去了,他在飞龙拳馆学了三年拳,亲眼见识过副馆主动真格的威力,他一直很憧憬,算是个铁杆的古武术爱好者。

    “朱含是吧?你太嚣张了,让我来会会你!我叫李羽!”

    朱含嘿嘿冷笑,两人你来我往的开始过招,结果不到三回合,李羽被一脚踹了出去,结束了。

    飞龙拳馆的古武术本就平平无奇,注重的也是‘气’的感悟和修炼,对于习武区区几年的新人来说,那完全就是养身功夫。

    要说格斗……真心不行。

    更何况那朱含虽说只练两个月柔道,可人家那是丁宝从外面故意找来的散打高手!怎么比?

    陶因见状也是怒了:“丁宝,你说这小子只学了两个月?你敢再无耻点儿吗?他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丁宝耸了耸肩,嘿嘿冷笑:“他的确只学了两个月柔道啊,刚才用的也是柔道的招数,至于之前有没有练过,管我什么事?人家想学柔道,我还不让学不成?”

    ……

    “练过又如何?我来会会他!”

    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站起了身。

    “大师兄加油!”

    “把那个嚣张的小子干趴下!”

    这大师兄入门时间最长,虽然天赋不咋地,但因为比较努力,学了十年拳,战斗力也是排的上号的。

    除了两位副馆主,他能在拳馆排进前三了。

    果然,大师兄昌如一上场,两边顿时打的难解难分。但明眼人都看出,昌如已经使出了全力,那朱含却还是游刃有余。

    不一会儿,昌如还是被一脚踹飞了。

    “切,无聊,什么鸟毛古武术,果然都是垃圾啊。”

    “实话告诉你们,我从学习散打到现在的柔术,总共加起来也就学了三年。”

    “这位大叔的年纪也不小了,学了十年以上了吧?”

    “跟你们说,古武术没前途的,别学了!”

    “有没有想学柔道的?现在加入,学费减半哦!”

    顿时,有几个入门不久的年轻弟子露出了意动的表情。

    ……

    “喂,我说你,那个朱什么的,你也太嚣张了吧?”

    马尾辫秦诗终于还是忍不住了,见到大师兄都被揍趴下,见到自己辛辛苦苦‘利用美色’拉进门的几个小师弟露出意动的表情,她怒了。

    “你来跟我打试试?你学了三年?巧了,我也就学了三年!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打赢我!”

    朱含学的三年是指从接触武术到现在,一共三年。

    秦诗指的三年,恐怕是扣除睡觉读书学习逛街,其余的练功时间加起来,再整合在一起的三年……

    其实她都学了十几年。

    朱含哪知道这些?他眼前一亮,色眯眯的笑道:“行啊,来就来。”

    然而,秦诗虽然从小学习武术,可她着实不喜欢打打杀杀,而且每次出招都会“喝喝哈哈”的,再是厉害的招数,对方也能提前躲开了。

    几番交手下来,秦诗越打越生气,可随着体力渐渐下降,她发现自己还是打不过这个嚣张的家伙。

    看了一眼旁边表情淡漠的方辰,秦诗一声暗叹,如果继续打下去,说不定自己又要吃亏了。

    她很是生气的嚷道:“不打了,不打了!”

    “认输了?”

    “……”

    秦诗想要不承认,可看对方气定神闲,再看自己额头都冒汗了,她还是说出了“认输”二字。

    她把目光转向了拳馆里最帅气的那个男人。

    他也是拳馆里所有学徒中,实力最强的一位。

    罗君,她的追求者。

    可是秦诗并不看好他,虽然罗君很少出手,来头还有些神秘,但她跟他是打过的,勉勉强强就比自己厉害一丁点而已。

    可眼下,罗君要是再不出手,拳馆真是要丢光脸了。

    “罗师兄……”

    秦诗看向了他。

    结果罗君居然很是干脆的摇了摇头;“我打不过他。”

    这下可好,飞龙拳馆副馆主以下学徒中最强的第一高手,还没打就认输了。

    秦诗有些失望,她最后的目光落在了方辰的身上。

    可是方辰刚刚受辱,又怎么可能替他们出手?

    果然,对于秦诗求救的目光,方辰直接选择了视而不见。见到这里没热闹可瞧了,方辰也很干脆,直接往拳馆外面离开了。

    丁宝很是满意的拍了拍徒弟的肩膀。

    “怎么样?各位,有没有兴趣学习柔道?各位其实都是好苗子,千万别再被这种垃圾武术耽搁了,什么垃圾古武术,早就该淘汰了。”

    ……

    陶因脸色青白交加,可看着方辰逐渐消失在门外的背影,他终究还是忍不住了。

    “方先生。你就这么任由他们在这侮辱华夏古武术吗?你自己学的不也是古武术吗?”

    听着他语气里的不满,方辰脚步停顿了一下:“陶因,如果不是因为你想学,我根本就不会教你。如果不是因为出了点小意外,我也根本不会出现在这里。”

    “我只是完成了答应你和秦诗小姐的事情,我也只是来给他们演示一遍我的拳法,别用什么古武术来捆绑我,那只会让我看轻你。”

    陶因脸色更加难看了。

    方辰什么都不图,纯粹就是来演示拳法的。

    结果呢?遭受轻视和不屑,以及冷嘲热讽。

    现在被人上门挑衅了,整个拳馆无人能敌了,他就要求方辰出手了?

    的确说不过去!

    陶因知道自己没办法说服方辰了,也开始后悔自己草率的行为了。

    本来,双方明明可以变成更友好的关系的。

    “再说了。”方辰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你为什么不用你的‘气’,来对付这什么柔道呢?”

    “我……打不过他。”

    陶因表情苦涩。

    方辰摇了摇头,走了。

    欺软怕硬。

    这就是方辰对飞龙拳馆众人的最终评价。

    陶因这人不错,但很可惜,他的前途被这家拳馆给严重拖累了。

    ……

    丁宝刚才在外面进入拳馆的时候,从窗外看到了方辰的‘广播体操’。

    可他在进门的时候,刚好错过了方辰一巴掌扇飞展元的画面,只是看到了结果:方辰击败展元。

    在再加上陶因的话,丁宝顿时明白了:这小子很能打,应该要比飞龙拳馆的那些废柴厉害一些,而且他也是古武术学习者!

    但很显然,厉害的有限。

    一来是年纪,二来嘛,当然是副馆主的态度了。

    所以……

    丁宝大师又要踩人了!

    毕竟他可是专门踩古武术秀优越感的啊!

    “演示拳法?不会就是刚才那套广播体操吧?噗,哈哈哈!真是太好笑了。”

    他笑的极其夸张,前仰后合。

    “我说你们飞龙拳馆也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居然请这么个小家伙来给你们演示所谓的拳法!要不要我帮你们找个大学生,让人家教你们军体拳?我保证比刚才的广播体操厉害一百倍。”

    方辰的脚步停下了。

    陶因眼前一亮:他被激怒了?

    方辰直勾勾的瞪着丁宝。

    “我可以认为你是在侮辱我?”

    “没错。你那套广播体操就是垃圾!垃圾!华夏古武术全是垃圾!”

    方辰走到了丁宝的面前,两人四目相对。

    “哦?凭什么说是垃圾呢?”

    “凭什么?哈哈哈,当然是凭我的绝对实力!”

    方辰目中冷光一闪,单手直伸,慢慢的伸向了丁宝的咽喉。

    “不知死活!太慢了,实在是太慢了!而且一点气势都没有,力量没有,速度缓慢,简直就是败招中的败招,果然垃圾!这种垃圾拳法,连个普通人都打不中!”

    不光丁宝讥笑,在场双方所有人都是同样的想法。

    也只有陶因和秦诗两人在期待。

    严飞则是一脸淡漠的轻轻说了声:“还用废物拳法?真是找死啊。”

    丁宝左手扣向方辰的脉搏,另一手同样伸向方辰的咽喉。

    在他的剧本里,自己的手足够在这小子掐到自己之前制住他。

    脉搏被扣住,这小子就使不出力量了。

    然而……

    超出所有人理解范围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明明在所有人眼里是那么垃圾,那么缓慢的拳法。

    明明丁宝可以轻轻松松的扣住方辰的脉门,然后反捏住方辰的脖子。

    结果……

    方辰就这么突兀的,却又好似理所当然的抓住了丁宝的咽喉,然后单手掐着他的脖子,高高的把他举了起来。

    仔细看去可以发现。

    丁宝的左手依旧扣在方辰的脉搏上,但手指距离皮肤还有好几厘米!

    他的右手,在方辰脖子前,同样被神秘的空气墙给挡住了!

    丁宝无论怎么努力,都碰不到方辰。

    徒劳的尝试几次过后,他只好拼命的掰扯方辰抓住自己脖子、掐住他咽喉的手。

    但同样的……

    他根本掰不开!

    “这就是你用来看不起我,说我是垃圾的,所谓的‘绝对实力’?”

    方辰平静的看着丁宝的双眼。

    手指微微用力。

    咔咔咔。

    丁宝的脸色陡然间乌青一片。

    他好似听到了自己喉骨被捏碎的声音。

    死亡的恐惧骤然降临。

    这才是真正的绝对实力,没有反抗的余地。

    “饶、饶命……大侠,饶命……我错了……绕我一条狗命!”

    方辰随手像是垃圾一样,把丁宝丢出了十几米之远。

    砰。

    丁宝摔在地上,恐惧的看着这个年轻人。

    太强了,碾压般的强悍。

    他是柔道黑带顶级强者,可以击败刚刚练出‘气’境界的古武术的高手。

    可是在面对他的时候,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这一幕,震撼了所有人。

    大多数人完全看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能看明白的,也只有少数几个人。

    “内劲护体!这是内劲护体!”

    严飞一直坐着,可这会儿他坐不住了,骇然的瞪大了眼珠子,不可思议的看着方辰。

    “这不是普通的内劲,也不是普通的‘气’,以他的年龄,绝对不可能练出如此实质性的‘气’!我懂了!!这是‘真气’。”

    陶因脸色狂热,喃喃自语。

    “真气?对,一定是真气,否则说不通!这么说来,他之前的那套拳法……”

    “师兄,我早告诉你了,人家是高人,我好不容易把他请来武馆,你们却这么对待他!‘真气’啊!你们错过的不是‘气’,错过的是学习和接触‘真气’的机会啊!”

    严飞后悔了,如果能再重来一次,就算让他喊方辰爷爷,让他下跪磕头拜师,让他付出任何代价,他都愿意学习!

    学无先后,达者为师。

    方辰在武学的道路上,足以当他的祖宗了!

    秦诗也震撼了。

    她从来不知道,她一直不喜欢学习的武术,居然可以如此强大。

    她从来不知道,会武术的男孩子能这么的帅气。

    那一拳的风采,她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了。

    那孤傲的背影,恐怕再难有男孩子能取代他了。

    千言万语,最后化为两个字。

    “好帅!!”

    震撼最强烈的,还有一个就是罗君了。

    他之所以不出手,并不是打不过朱含,而是因为家族的训诫,不允许让他随便动用家族武学。

    他出自古武术家族,来拳馆学习的目的,压根就是为了追求秦诗。

    他一直都以高高在上的心态面对所有人,因为在他眼里,同辈之中,鲜少有人能跟他相提并论,他的真正实力比两位副馆主都强。

    但是……

    看着方辰,他感觉到了颤栗。

    那是绝对强大的力量,让他仰望的强者。

    “不可能的吧?这种实力,都能和爷爷媲美了!他是怎么练出来的?”

    幸亏刚才没对他出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