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杨程周慕雪〕〔她说深情难再回〕〔重生后,渣总追妻〕〔重生后,渣总追妻〕〔重生后渣总追妻火〕〔第一刺客女婿〕〔杨凡周慕雪〕〔老公追妻火葬场云〕〔她说深情难再回云〕〔永夜之王杨凡〕〔玉堂缘〕〔龙神丹帝〕〔原配宝典〕〔穿越六十年代农家〕〔童颜陆霆骁〕〔第一名媛:童小姐〕〔娇妻在上:总裁老公〕〔童小姐乖乖受宠〕〔妻不厌诈:娄爷,〕〔绝世小保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都市弃少神医 第94章 误会闹大了
    秦诗脸色大红,热气吹在耳朵上,偏偏耳朵还是她的敏感点,娇躯一震再震,这时候她才终于发现不妥了。

    至于方辰说了什么,她迷迷瞪瞪的一个字没听到。

    “啊?”

    “啊什么啊,我问你话呢?”

    “哦……”

    “哦是什么意思啊?”

    见她媚眼如丝,脸蛋红红的,方辰无奈了,你脸红个鬼啊,明明是你带我来这里的。

    “秦诗,我问你想不想啊?”

    说着,他还抬起手,摇了摇她的肩膀。

    秦诗似乎被摇醒了,低下头,一不小心跟方辰的脑袋碰了一下,更不凑巧的是嘴唇还碰在一起了。

    “啊。”她惊呼一声,退后小半步,横着坐在了马桶盖上,连忙捂住小嘴。

    “秦诗,咱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秦诗仰着头,脑袋刚好和方辰双腿间平行,她更羞耻了,不敢抬头了。

    “能、能啊,你想说什么啊?”

    方辰瞥了一眼门外,只好俯下身凑在她耳边,重新问了一句:“我问你想不想变强。”

    秦诗感觉耳朵痒痒的,方辰嘴里的热气喷进她耳朵,好似钻入了她心里,让她全身都开始发热了。

    她继续后仰,想要保持点距离,背后是空的,让她保持不了平衡,于是她就伸出双手,抓着方辰的裤腿。

    愣了好一会儿神,她才傻乎乎的听明白了方辰的意思。

    “我当然想啊。不过你能不能……能不能别对人家耳朵吹气啊,人家有些受不了。”

    ……

    秦诗没注意,说的很大声,外面的五个男女大学生纷纷捂住了嘴巴,惊愕道:“诗诗说想他。还让他不要对她耳朵吹气!”

    “他们果然是情侣啊。居然在厕所里调情,真会玩啊。”

    “这男的厉害啊,连秦诗都能降服了,肯定是个练家子高手。”

    “不过他们胆子也太大了吧?厕所里就‘玩’上了?也不怕被咱们发现?”

    “我看他们就是故意的,秀恩爱呢!想羡慕死咱们这五条单身狗。”

    “哈哈……”

    ……

    外面的窃窃私语秦诗听不到,可方辰能听到啊,他们越说越离谱,越说越扯淡,都开始讨论他们什么时候结婚,孩子叫什么的问题了。

    方辰有些头疼,果然是一群人来疯,这误会闹大了啊。

    “我说你能不能小声点?咱们在厕所里谈事情,本来就够让人误会了,你还说的那么暧昧。”

    “哦,对不起。”

    秦诗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了一些,又问:“为什么这么突然啊?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龌蹉的想法?”

    看着她眼神里流露出的调侃,方辰真想拆开她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什么结构的。

    她是不分场合的啊,都已经这么暧昧了,还调侃我呢。

    “秦诗,你练武这么久,应该很想突破对吧?”

    “是啊,人家也想练出‘内劲’,但总是练不出来。”

    说到练功,她就有些泄气,从小练到大的古武学,却打不过人家随随便便练个三年的外国功夫。

    “我有速成的办法,可以让你练出‘气’,而且比你师傅陶因的那种‘气’厉害的多。”

    比师傅还要厉害的多的‘气’?

    “你说的是真气吗?”她期待问。

    “真气?哦,应该是吧。”

    其实是灵气,不过说了她也不懂,就让她以为是真气好了。

    秦诗疑狐的看着方辰,方辰现在的表情,怎么看都像是手里拿着糖,诱惑小女孩的怪蜀黍。

    “喂,方辰,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在打我主意?”

    “啊?”

    “别装了,你突然对我这么好,又要教我真气,啊,你是不是想追我?”

    “没有啊。”

    “没有?那你眼神躲闪什么?反正你肯定在打我的主意,你跟我说实话,我可以考虑给你一个机会的哟。”

    当然打你主意,但不是追你,而是想让你给我打工。

    方辰想到她成为自己的徒弟以后,搞不好一辈子都要帮他干活,而且将来名气越来越大,病人越来越多,估计她的下半辈子除了给病人看病,再也没别的事情可做了。

    一想到这,方辰哪敢说实话,就想先把她忽悠了再说。

    “好吧,我跟你说实话,我的确在打你主意。”

    “啊……”

    秦诗的脸庞顿时红彤彤的,慌乱的不行。

    刚才说了给他机会的,那我应该答应还是拒绝啊?

    “不过,你可能误会我的意思了。”

    “误会了?你对我没想法?”

    她突然又有那么点儿气愤,你逗我玩呢?

    “我的意思是,我是在打你主意,但这个‘主意’可能有点长久,如果你答应了,估计以后就没办法反悔了。”

    我教你修仙,又教你医术,你怎么着也得给我签个几十上百年合同才行吧?要不我岂不是亏大了?

    “啊?”

    秦诗突然明白了,长久?没法反悔?

    这是求婚的意思?一旦结婚了,当然就没办法反悔了,就算再离婚,她也不是黄花大闺女,而是个离异女人了。

    “这……太突然了吧?不行,咱们必须先慢慢交往啦。”

    因为心慌,她又忘了压低声音了。

    ……

    外面她的五个‘人来疯’同学,一听这话,又开始浮想联翩了。

    “先交往?”

    “哇塞,那小子不会是直接求婚了吧?”

    “666啊。”

    ……

    方辰连忙捂住她的嘴,嘴角抽搐,这女人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让她小声点,又说的这么大声。

    而且怎么就扯到结婚上了?

    “交往个屁啊,谁说要跟你交往了。”

    方辰已经不敢含糊其辞了,指不定待会儿她还想到什么上面去。

    他决定一口气说完,她同意就带回去,不同意就拉倒。

    “我是说,我教你功夫,你拜我为师,我让你变强,顺便教你点其他的,你以后就是我的徒弟。”

    “加入了我的师门以后,以后帮我做点儿简单的事情,作为报答就行了。”

    “我没有太多的要求,唯一的要求就是不允许背叛师门,然后乖乖听话。”

    “我也不要求你将来有多大的作为,只要不干坏事就行,如果干坏事,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废了你的功夫。”

    “……”

    秦诗愣了好久,一脸无语。

    说了白天,原来只是想让本姑娘拜师?

    浪费人家感情!

    “既然你这么有诚意的要教我功夫,那我就给你这个机会吧。”

    见方辰松了一口气,她疑狐道:“喂,你刚提出让我乖乖听话,该不会是想对我做一些过分的事情吧?”

    “啊?什么?”

    秦诗脸又红了,扭捏道:“比如侍寝什么的邪恶要求,我可不会答应。”

    “你想多了。咱们该出去了。”

    方辰站起了身,就在这时,卫生间的门突然被人用力的推了一下,方辰一时不察,被撞了个踉跄,还顶了一下秦诗。

    秦诗一声娇呼,本就重心不稳的她这会儿干脆往后摔倒了。

    人在摔倒时,自然想要抓住手头的东西保持平衡,她一直抓着方辰的裤腿呢,这下可好,方辰宽松的休闲裤,顿时被她直接脱到了膝盖往下,更离谱的是她抓的真不是位置,刚好抓着方辰的大裤衩了,于是悲剧发生了,方辰露点了!

    偏偏这时候,门外的混蛋又紧接着推了第二下,方辰被直接顶的压在了秦诗的上方。

    秦诗娇呼时,小嘴还没合上呢,这下子,方辰的罪恶之源直接被她含住了。

    门开了。

    包间里的五人和刚刚出现推门的男人,把方辰和秦诗两人的体位看了个真切。

    一时间,全员目瞪口呆。

    这男人当然是罗君!

    他尾随到包间外偷听,结果越听越气愤,就跑进来了,还想破坏方辰和秦诗的‘厕所幽会’,强行推门,造成了眼下的局面。

    “秦诗,你……你们……你居然给他口……啊啊啊!”

    当一个男人突然看到自己深爱的、心爱的冰清玉洁的女神,正在给其他男人‘口’的时候,会有多大的愤怒?

    罗君一瞬间耳目失聪,只觉得天塌地陷,跌跌撞撞下,表情惨然的冲出了包间。

    最后的一点理智,让他克制住了打死方辰的冲动。

    他知道自己不是对手,所以他能做的,就是咆哮着离开。

    “呸呸呸!”

    秦诗连忙吐出了嘴里的脏东西,她觉得自己以后没法见人了,自己的清白已经彻底败坏在这个家伙的身上了。

    看着她杀人般的眼神,方辰慌慌张张的穿起裤子,逃出了卫生间,然后强装镇定的解释道:“你们都误会了,其实我跟她什么都没干,都是刚才那混蛋突然开门导致的,对了,你们接着玩,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再见!”

    方辰溜走了,只留下呆若木鸡的五个同学,表情诡异的看着厕所里捂着脸的秦诗。

    “看什么看!没看过女人给男人口吗?”

    秦诗不知所措,口不择言的尖叫了一声,然后‘砰’的关上了门。

    关上后,她又愣了愣,突然倒抽了一了凉气,一脸崩溃的自语道:“我刚说什么了?我的天哪!”

    她轻轻的抽了自己的嘴巴两下。

    都怪这破嘴!

    她连忙又打开门:“我的意思是,我没给他口,你们都误会了。”

    “……”

    “有时候你们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

    “……”

    “啊啊啊,随便你们怎么想吧!”

    “没事的,诗诗。”一个女生安慰道:“给自己喜欢的男人口,虽然有些羞耻,但这证明你爱他,对吧?不过下次可别这么大胆,跑来厕所里偷情了,至少去酒店开个房对吧?”

    “开个屁的房啊!”秦诗羞声大叫了一声,无比暴躁的用小拳头砸了下墙面,似乎用力太大,疼的她龇牙咧嘴的。

    然后她揉着手,逃也似的冲出了包间。

    都怪那个混蛋,没事找她谈什么事情!

    显然,她忘了是她非要拉着方辰来卫生间里谈事情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