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家有女串串香〕〔校园全能王牌少女〕〔论如何与王爷过日〕〔单身世子妃〕〔晚来婚吉:顾总的〕〔重生八零悍妻来袭〕〔顾总别凶,萌妻认〕〔来不及思考的青春〕〔建造狂魔〕〔我去1999年〕〔萌妻难追:总裁爹〕〔我有一座神奇图书〕〔这个店有古怪〕〔重生之神极兵王〕〔金牌经纪人攻略〕〔王牌贴身高手〕〔捡个大明星〕〔最强剑仙奶爸〕〔重生嫁给前夫死对〕〔农门丑女:养个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丑妻 第一百零七章 你借我“用用”
    夏曦缓缓站直身。

    俞义心生警惕,退后了一步,“你要做什么?”

    夏曦一言不发,大步上前来,一把揪住俞义的领子,“琪儿,开门!”

    琪儿跑过去把门打开。

    夏曦提着俞义到了门口,扔了出去,然后咣当一声,又把大门关上。

    俞义被摔了个嘴啃泥。

    一切发生的太快,还没反应过来的众人,……

    晚一步听到消息,刚赶过来的村长,……

    护卫和丫鬟,……

    “还不快扶我起来!”

    俞义狼狈大喊。

    护卫和丫鬟这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上前扶他。

    俞义被扶起,锦袍脏了,嘴皮被磕破了,脸上都是土,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轰!

    众人反应过来,炸开了锅,指着他议论纷纷。

    俞义脸上挂不住,怒斥护卫和丫鬟,“你们都是死的吗?”

    几人不敢吭声。

    “大哥!”

    玲儿从那边的院子里跑出来,看到是俞义,惊喜的喊了一声。

    然后跑过来,“我在那边的院子里听到你的声音,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那官小姐的嫂子呢?”

    而后才发现俞义狼狈不堪,顿时又惊呼了一声,“大哥,你这是怎么了?是被夏氏打了吗?”

    俞义满心的火气正无处发泄,她这么问,无疑是撞在了枪口上,

    “不会说话,就滚回家里去。”

    玲儿愣住。

    “扶我上马。”

    俞义吩咐。

    护卫和丫鬟费力的把他扶上马。

    “回县城。”

    俞义阴沉的吩咐。

    一名护卫忙上前,牵好缰绳,调转马头。

    玲儿反应过来,伸展双臂挡在马前,“大哥,你好不容易回来了,不回家看看吗?”

    “滚开!”

    俞义丢尽了脸面,哪里还有脸在村里呆着,偏偏玲儿这么不长眼,呵斥完,见玲儿立在原地,不肯动弹,怒声,“把她给我拉一边去!”

    一名丫鬟上前,把玲儿拽去了一边,护卫牵着马往前走,另外的护卫和丫鬟赶紧跟上。

    玲儿愣愣的立在原地,缓不过神来。

    众人看看紧闭的大门,再看看玲儿,纷纷摇着头散去。

    门前静下来,玲儿一屁股跌坐了地上。

    ……

    夏家得了消息,赶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见大门紧闭,尤氏的心提在一起,催促着晴儿,“快,去敲门。”

    晴儿提起裙摆,跑过去,咚咚咚的砸门,“大姐,我是晴儿,快开门。”

    夏曦听到动静,快步从屋里出来,卸下门闩,刚把门打开,便被尤氏抱在怀里,“曦儿,没事,没事,咱正好跟那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和离了,你千万不要伤心。”

    夏曦失笑,“娘,我没事。”

    尤氏不相信,放开她,左瞧右瞧,看她脸上带笑,不像有事的样子,提着的心放了回去,“我就说吗,我尤氏的女儿,不会想不开的。”

    见夏曦没事,大家也都放下心来,晴儿笑着打趣,“对,娘你现在这样说了,不知道是谁听说了消息以后,急得恨不得飞过来,安慰大姐。”

    “去,你个臭丫头,敢打趣你老娘,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

    “三妹。”

    晴儿故意把身体靠在倩儿身上,“你看,娘有了大姐就不要我们了,我们的命好苦。”

    倩儿忍住笑,“命苦的是你,不是我,娘和大姐都都喜欢我。”

    啪!

    晴儿打了她一下,“好你个倩儿,拆我的台是不是?”

    几人笑出声。

    “爹。”

    夏曦喊夏文。

    夏文笑着点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几人进去,琪儿落后把大门关上。

    “曦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到了屋中,还没落座,尤氏便迫不及待的问。

    夏曦隐去了去府城的事,只把县城的事告诉了他们。

    尤氏气得一拍桌子,“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当初我们可真是瞎了眼。”

    夏曦敛了笑,“爹、娘,俞义说琪儿不是他的孩子,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

    尤氏猛然睁大眼,不可置信,“他说琪儿不是他的孩子?”

    夏曦点头。

    尤氏倒抽了一口凉气,看向夏文,“这、这、这……”

    夏文也眉头皱起,“他当真这么说?”

    夏曦再次点头,“我看他的样子不像是说谎,当年的事我记不起来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文叹了一口气,看向尤氏。

    尤氏眼圈顿时红了,道,“还是我来说吧。”

    说到这里,顿了顿,缓了一口气,尤氏才接着说,“当年,你七八岁的时候,在做生意上便显出了你的天赋,我和爹高兴不已,几乎每日都会把生意上的事说给你听,让你帮着出主意,等你长大了一些,我们便想着培养你接管家里的生意。但你除了家里人,不爱与外人交际,我们便打消了这个念头。直至你十四岁那年,忽然得了一场大病,我们请遍了名医,也没有治好你,后来有个算命的先生上门,说你少了一魂一魄,唯有送到庵里去修行,才能好。我和你爹纵然有万般不舍,还是把你送了去,庵里的主持说,要想你的魂魄回归,必须让你单独修行,一年内不得与家里人见面。我和你爹捐了大量的银钱,便万般不舍的离开了。”

    “还不到一年,在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你回家了,浑身湿透,怀里抱着一个孩子,我和你爹吓了一跳,问你怎么回事,你不说,只说这个孩子是你的,说我们要是能容得下,你就留在家里,如果容不下,你立刻就走。你是我们身上掉下来的肉啊,我们怎么舍得让你离开,而后,我们悄悄得去庵里打听,却发现庵门紧闭,一个人也没有了。”

    “可自此以后,你性情大变,每日都守着那个孩子,寸步不离,就连生意上的事你都不理了。跟家里人也很少说话。我和你爹心急如焚,却又不知该怎么劝说你。”

    “后来,消息传了出去,村里人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我和你爹怕你听到后,受不住,便商议着搬家的事,没想到,这时候,俞义上门了,跪在我们面前,说孩子是他的,说你和他一见倾心,没有把持住,但他家庭穷困,自觉配不上你,便远走他乡求学,后来,实在耐不住心中思念,便回来偷偷打探,得知你有了孩子,正遭受着村里人的议论,便什么也不顾了,上门求亲。”

    “我和你爹询问你,你没有否认,我们便应下了这门亲事,拿出银子,让俞家盖了新房,又给你置办了丰厚的嫁妆,让你风风光光的嫁了过来,没想到……”

    尤氏说不下去了,孩子如果不是俞义的,那会是谁的,曦儿当年又经历了什么?

    夏曦皱眉,“孩子如果不是俞义的,定然也和他有关系,否则夏家村和魏家村相隔这么远,他怎么知道我有一个孩子的?”

    夏文点头,“不错,俞义定然是知道,不过琪儿不是他的孩子也好,这样你们和离的话便会省了很多事。”

    夏曦摇头,“恐怕不然,俞义说如果我们不给十万两银子,他便休了我,留下琪儿狠狠折磨。”

    “他敢!”

    尤氏气的一拍桌子,“当我们夏家是那么好欺负的,哪怕我们豁了全部家产,也不会让他得逞!”

    “娘放心吧,我不会让他得逞的。”

    “对了,您刚才说给了我丰厚的嫁妆,您还记得有什么东西吗?”

    尤氏皱眉,“好几年了,我想不起来了,不过,当年我给了你嫁妆单子,嘱咐你放好,那上面记得清清楚楚,你好好找找,还能找到吗?”

    夏曦翻箱倒柜去找,晴儿和倩儿也跟着帮忙,还真的找到了嫁妆单子。

    尤氏看了看,“这四件首饰都是纯金的,我们让打造的人在上面刻了你的名字,还有两万两的银票,我们当时怕你嫁过来受委屈,私下塞给你的,嘱咐你不要让俞义知道。”

    夏曦刚在都把箱子翻遍了,除了这张嫁妆单子什么也没看到,便知道都被拿走了,笑着把单子叠起来,小心的放好,“爹、娘,你们放心吧,他们怎么吃进去的,我便让他们怎么吐出来!”

    呆了一个多时辰,天色不早了,夏文和尤氏不放心,让夏曦跟自己回去。

    “今日俞义没得逞,必定不会善罢甘休,我这个时候回去,只会给家里添麻烦,我还是留在家里。”

    夏文和尤氏两人见劝说不通,想要留下晴儿和倩儿给她作伴,也被夏曦拒绝了,最后没法,嘱咐了又嘱咐,一家人才坐着马车离去。

    县城的一处宅院内,灯火通明。

    月柔躺在摇椅上,来回摸着自己的肚子。

    俞义坐在一边给她捶腿。

    月柔声音慢慢悠悠的,“你是说那个丑妇根本不受你的威胁?”

    俞义捶腿的手一顿,脸上的恨意明显,“她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没必要对她客气了。”

    月柔撇他一眼,语气很酸,夹杂着试探,“你不心疼?”

    好歹夫妻五年,纵然俞义一再保证孩子不是他的,月柔还是放不下心来。俞义这人……想起当年自己勾搭他的情形,月柔心中越发不确定了。

    俞义哼了一声,“我巴不得把她除之而后快呢,还心疼?”

    一个念头在月柔心头闪过,她猛然坐了起来,急切的问,“你当真如此想?”

    “当真。”

    “既然如此,我有一个办法。”

    俞义立刻凑近了她,“你说。”

    ……

    第二日下午,一封信再次到了县太爷手里。

    县太爷看过,叫了张泽过去,给了他看一张公文,“捉拿盗贼的银子下来了,在邻县县令的手里,你跑一趟,把银子拿回来。”

    俞义和月柔还在县城,张爷不放心,“大人,这银子能否让别人去拿?”

    “除了你,我谁都不放心,你去吧,快马加鞭,晚上就能回来了。”

    张爷无法,拿了公文,回家给自己娘说一声,又叮嘱自己几个手下盯着俞义那边的动静,这才骑上马,直奔邻县。

    于此同时,一辆马车在夏曦家停下,车上的丫鬟下来,敲开大门,态度很是恭敬,“我们夫人邀您茶楼一叙。”

    “我和她什么可说的。”

    “我们夫人说,您若去了,她可让姑爷告诉您孩子的身世。”

    夏曦眯起眼,然后道,“等着!”

    丫鬟立在门口,夏曦进屋,把匕首藏于衣袖中,摸着琪儿的头,“娘去会会他们,不方便带你去,你去你兰儿婶婶家呆一会儿,娘很快回来。”

    琪儿乖巧的点头。

    把琪儿送去兰儿家,夏曦坐上马车,来到县城的茶楼。

    因为是半下午,茶楼的人不是很多,安静的很。丫鬟直接带着她来到一个雅间,敲了敲门。

    “进来!”

    丫鬟打开门,夏曦进去,然后把门关上。

    “请坐吧……”

    月柔一反常态,笑意吟吟,慵懒的坐在椅子上,手中端着茶盏。

    夏曦坐下。

    立刻有丫鬟上前来给她斟茶。

    夏曦拒绝,“不必!”

    月柔脸上笑意僵了一下,随后恢复自然,“怎么,不敢喝?”

    夏曦嘴角勾了勾,“的确不敢,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谁知道你们又打的什么主意?”

    月柔的笑容差点维持不住,拿着杯子的手紧了紧,克制着朝夏曦砸过去的冲动。

    深吸了一口气,刚想说话,夏曦再次开了口,“俞义呢?不是说要给我说孩子的事,怎么不见人影?”

    “他没来,今日是我想找你谈谈,等我们谈妥了,他自然会过来。”

    夏曦身体靠在椅背上,“谈什么?”

    月柔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茶,然后把茶盖盖上,把茶盏放在桌子上,掏出帕子擦了擦嘴角,才道,“纵然夫君对你有千般不是,但他终归替你遮掩了孩子身世这么多年,又在当年那种情形下娶了你,让你免于别人的议论,你也不应该如此恩将仇报,让他当众难堪,名声扫地。”

    “也是。”

    夏曦点头,“是我太冲动了,我不该给他难堪,我应该直接一纸状纸,把他告到衙门里去,夺了他的举人功名。”

    夏曦头两个字落地,月柔心里还一喜,听到他后面的话,脸都扭曲了,“夏曦,你不要敬酒吃罚酒。”

    夏曦没搭理她,“给你一刻钟,让俞义滚过来,否则我会把这些年他的所作所为全部让人写出来,贴到大街上去。”

    月柔气的一拍桌子,“你敢?”

    夏曦嘴角微勾,好整以暇,“要不,试试?”

    门再次被打开,俞义走进来,满脸怒意,声音阴阴沉沉,“夏氏,你非要撕破脸面?”

    “不撕破脸面也好,你把这些年吞了我夏家的银子还回来,你我一纸和离书,咱们好聚好散。”

    “你妄想!”

    俞义站在她身边,唾沫星子差点喷到她脸上。

    夏曦把椅子往一边挪了挪,再次坐好,“既然如此,那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你就不想知道那个杂种的身世?”

    俞义逼问。

    夏曦满不在意,“你若愿意说呢,我便听着,你要是想要以此为要挟呢,我奉劝你还是别打这样的主意了。不管琪儿的爹是谁,他都是我的儿子,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有爹没爹的呢,我不在意,琪儿也不在意。”

    俞义突然露出一抹诡异的笑,“是吗?”

    夏曦眯了眯眼。

    俞义恢复了常态,“既然如此,我们便没有什么可谈的了。”

    说着,搂住月柔的肩头,“我夫人累了,不奉陪了,你回家等休书吧。”

    “好啊。”

    夏曦站起来,“我收到休书的时候,就是你的事“名扬天下”的时候。”

    “你……”

    俞义气的变了脸色。

    夏曦勾着嘴角走了出去。

    ……

    于此同时,落尘山庄,风安正在禀报,“少爷,夏娘子被月氏叫去了县城。”

    风澈把一颗棋子落下,吩咐,“派人盯……”

    “噗!”

    话没说完,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浸红了眼前的棋盘。

    “少爷!”

    风安一声惊呼,风忠推门进来,脸色大变,“快,背少爷去温泉。”

    ……

    雇了辆马车,出了县城,走了两刻钟后,天色便暗了下来。

    夏曦闭着眼睛,靠在车厢上,凝神听着外面的动静。

    两人把她叫来,绝不会是单单和她说琪儿身世这么简单。

    想法未落,外面想起一声厉喝,“站住!”

    夏曦猛然睁开眼。

    马车停下,夏曦坐着未动。

    外面一声狞笑,“下来吧,免得连累无辜。”

    夏曦下了马车,五名壮汉挡在马车前,个个凶神恶煞,其中一人脸上还有伤疤。

    看清她的样貌,伤疤男子一口唾沫吐在地上,“娘的,还真是个丑妇,真是难为咱们兄弟几个了。”

    旁边一人淫笑,“大哥,再丑也是女人啊,白送来的不要白不要,得了女人还能捞着了银子,这这样的美事上哪里找去?”

    “也是。”

    伤疤男子点头,指着夏曦,“你是乖乖从了我们兄弟几个呢,还是让我们兄弟给你点厉害尝尝?”

    车夫哪里见过这种阵势,吓的浑身发颤。

    夏曦掏出一角银子,扔在马车上,“赶快走吧,就当什么也没看到过。”

    车夫吓得双腿打颤,走都走不动。

    “娘的,还不快走,耽误我们哥几个的好事,命不想要了是不是?”

    伤疤男子一声,车夫立刻回了神,麻利的跳上马车,调转车头,疯狂的抽着马儿走了。

    伤疤男子哈哈大笑,“挺他娘的识时务。”

    话说完,目光落在夏曦脸上,“现在没人了,小娘子,陪我们兄弟几个乐呵乐呵呗。”

    “没问题。”

    夏曦拿出手中的匕首,在几人面前晃了晃,“只要它答应,我没意见。”

    几人愣住。

    随即,伤疤男子哈哈一笑,“他娘的,还是个烈性的,我喜欢。”

    “是吗?”

    话声落,夏曦一跃而起,手中匕首带着寒光直击伤疤男子。

    伤疤男子猝不及防,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匕首擦着他的颈部而过,一道血柱喷出,伤疤男子直直朝后倒去。

    “大哥!”

    “大哥!”

    剩下四人惊呼,看伤疤男子毫无反应,顿时红了眼,纷纷拿着利器朝她攻来。

    夏曦沉着应对,几招之后又伤了一人。

    剩下三人对视一眼,一人冲上前,两人伸手入怀,从怀中掏出一包粉末,欺身而上,猛然扬到夏曦脸上。

    夏曦连退数步,屏住呼吸,但为时已晚,有丝丝一样的气味冲进了口鼻。

    “坏了!”

    低声咒骂一句,夏曦快速攻上前去,打算速战速决。

    几名男子却看透了她的意图,连连后退,一味躲闪,并不恋战,却在夏曦想要抽身而退时,又攻了上来,不让她离开。

    几个回合,双方谁也没有占到便宜,一股燥热突然从腹部涌出,直往上冲,夏曦顿时红了脸庞。

    三人一看,精神大振,手中的攻势加大,夏曦被逼的连连后退,脚下有些发软。

    意识到他们撒的是什么药粉,夏曦顿觉不好,接连几个猛攻,逼退三人,她转头拔腿就跑。

    三人反应过来,在后面紧追不舍。

    眼前的路开始模糊,夏曦踉跄着跑着,割破了一个手指头,乍然的疼痛,让她清醒了一些。

    后面三人已经逼近,眼看着就要追上她,夏曦站下,猛烈喘息。

    三人也停下,紧盯着,并不靠近。

    夏曦咬牙,一连割破了三个手指头,殷红的血迹顺着手指流下来。

    三人顿时瞪大眼。

    夏曦深吸一口气,眼角余光看到旁边又一片树林,转身,几个纵跃,藏了进去。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也跟了进去。

    天色已黑,林中更是阴暗,乍入里面,什么也看不见,唯恐遭了夏曦暗袭,三人又退了出来。

    “娘的,让她跑了。”

    其中一人骂了一句。

    另一人冷笑,“中了这么烈性的药,她跑不掉的,你我就守在这里。”

    “谁?”

    一声厉喝,惊的三人浑身一颤。

    风忠从林中出来,周身阴冷,宛如地狱索命的恶魔,少爷今日发病,在温泉治疗,这几个人无论何种目的出现在这里,都留不得。

    “我、我们……”

    三人还没回答完,风忠便如鬼魅般到了他们面前,手中剑出,顿时一道血柱。

    “啊……”

    另外一人吓的大叫,叫声刚出,便脖子一歪,没了气息。

    最后一人骇得想跑,还没转身,身体一软,噗通倒在地上。

    叫声传到温泉边,风安隐隐听到,心神一凛。

    “去看看。”

    风澈话声出,风安提身凝气,接连几个起跃朝着树林外去。

    唰!唰!唰!

    轻微的声音。

    风澈猛然睁开眼,眼中的杀意一闪而逝,好一个调虎离山,他倒要看看,是谁想要自己的命。

    一个人影踉踉跄跄的从树林中出来,借着泉水的微光看清他的脸,风澈脱口而出,“夏娘子!”

    听到声音,夏曦一喜,朝他扑来,“你借我用用!”

    ------题外话------

    我太难了,用尽了洪荒之力,万字更新求票票啊。

    凌晨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末世神魔录〕〔从1983开始〕〔我只想享受人生〕〔跨界闲品店〕〔俏总裁的未婚夫〕〔笑伊人〕〔写手的古代体验手〕〔美女总裁的贴身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