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与罪之战 第一章 希望的陨落
    又是一年毕业季,明媚的阳光下欢声笑语充满了整个校园,四处都是穿着学士服拍照的学生,青春的味道四溢而出。

    一辆黑色大众轿车从远处向校门开来,车上是两个笑容满面的中年人,仇志勇和他的妻子赵璐。赵璐看到前方京华大学四个大字出现不禁双眼放光,她用手轻轻拍打着仇志勇:“到了到了,峰峰学校到了,你开快点,别让峰峰等太久。”

    仇志勇双手把着方向盘,瞥了一眼自己的妻子,笑着说到:“催了一路了,这都到了还着急啊,先参加峰峰的毕业典礼再去收拾东西也一样,不在于这一时半会儿。”

    “你这当爹的根本就不是来接孩子的,就是过来参加典礼的,孩子的事一点不操心,还穿个西服这么正经,平时也不见你穿,你以为是你毕业?”赵璐笑着骂仇志勇。

    “我这不是也圆圆梦嘛,虽说没能在京华大学上学,但是也是参加过京华大学毕业典礼的人啊!”仇志勇笑着给了妻子这个自认为完美的回答。

    京华大学,闻名全国的高等学府,多少学子所向往的大学,却不是仇峰的梦想,仇峰高考的时候满脑满心都是常春藤盟校,压根就没考虑过国内的学校,也没想过参加什么高考。

    仇志勇和儿子不同,他不愿意儿子出国留学,在他看来国外的大学并不一定就比国内的好,而且儿子一旦出去了自己就帮不上什么忙了,不如在国内读书,有什么事也方便照顾,等孩子毕业了找工作自己也帮得上忙。而且仇志勇当时正是升职前夕,也不愿因为孩子上学的问题对自己造成影响,耽误自己的政治前途。

    赵璐在这个问题上难得的和仇志勇保持了一致,她倒是不在乎什么政治前途,只是不想孩子离她太远,在国内哪怕远一点也方便自己看儿子,出了国多少有些麻烦。最后的结果是仇志勇在上大学这件事上表现出了家长的威严,断了仇峰出国的念想。

    仇峰拗不过父母就选择了这所国内名校,也让他父母意气风发了很长时间。

    仇志勇顺着妻子的指挥,向着仇峰宿舍开去,两个人在车上有说有笑,仇志勇觉得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和妻子在一起说这么多话,没和妻子在一起待这么长时间,也很长时间没有看过妻子这么高兴过了。

    仇志勇自认在工作上自己无可挑剔,从最基层一步步走到副厅长的位子上,这在明州省警察厅都是绝无仅有的存在。这么些年了自己都不记得自己破了多少大案要案,立了多少功,授了多少奖,一柜子的奖章已成了自己家中的一抹亮丽的风景线。

    可对于自己的家人,对于自己的妻子他始终怀有愧疚。自己这么些年来陪在家人身边的时间屈指可数。年轻的时候天天在外面办案,家里的事全托付给了妻子。等到自己升职了又开始不断的觥筹交错,案子少了应酬多了,反正是回不去家。

    刚开始的时候妻子也不理解他怎么天天那么忙,后来就习惯了,也不再管他是去办案还是应酬,自己照顾着孩子,照顾着家。

    之前自己妹妹做生意的时候涉嫌诈骗被抓,找仇志勇让他帮忙捞人被仇志勇狠狠骂了一顿,之后赵璐就再不指望他了。

    无论是孩子上学还是老人生病都是赵璐在处理,仇志勇从来没帮过忙。在赵璐看来仇志勇给这个家最大的帮助也就是他在政界的那点名气,让自己需要到政府机关办事的时候不用被冷眼相待,其他的事就都需要靠自己解决,仇志勇是靠不上的。

    让赵璐欣慰的是自己的儿子足够优秀,从小到大学习一直很好,人也听话。每年的家长会对于某些家长可能是恶梦,但对于赵璐却是领奖现场。

    仇志勇也是一提起自己的儿子就意气风发,虽然自己在儿子的成长过程中基本没有出现过,但作为仇峰的父亲,自己儿子那么优秀和他的帮助与教育是分不开的,起码儿子的优秀基因是有自己一半功劳的。

    仇志勇正开着车,突然听到自己左侧传来一声巨大的轰响,惊得他一脚刹车停了下来,转头看了过去,那是一张清秀稚嫩的面庞,躺倒在了血泊之中,两只眼睛正看向自己的方向。

    仇志勇看着血泊中的年轻人一瞬间觉得脑袋膨胀了起来,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木然的待在那里,突然听到一声撕裂天际的尖叫,把自己惊醒。

    “冠冠!”

    仇志勇看到一个身着朴素的女子向着年轻人冲了过去。她的身体明显跟不上她大脑的指挥,脚底下的青石板路也在阻碍她身体的前行。这名女子跌倒在了路边,又马上爬起来继续跑,就这么跌跌撞撞的到了年轻人的身边。

    仇志勇看到女子跪倒在年轻人的身边,一直在用手轻轻拍打着年轻人的后背。

    “冠冠?冠冠!”她轻柔的叫着自己儿子的名字,期望得到回应,却没有人回答自己。

    仇志勇打开车门冲了过去,跑到年轻人的身旁,他看着躺倒在血泊中的年轻人,突然好像想起来了什么,摸了摸自己的裤兜,拿出手机,叫了救护车,然后又打电话给自己的妻子,告诉她让她自己去接儿子。

    巨大的声响引来了一群人将仇志勇他们围了起来,又过了不久救护车,警车都开了过来,原本安安静静的教学楼瞬间嘈杂了起来,仇志勇扶起已经木然的女子,一同前往了医院。

    坐在救护车上,仇志勇看着眼前的女子,她的年龄和仇志勇相差无几,穿着一身蓝色雪纺裙,眼神死死盯着眼前的年轻人。仇志勇知道女子没有认出他来,但他却对这名女子十分熟悉。

    女子叫许婷,她是一名烈士家属。她的丈夫黄继锋曾经是一名军人,之后转业到了地方,成为了明州市警察局的一名警察。在一次带队抓捕贩毒团伙的任务中遭到了犯罪分子的激烈抵抗,为了救自己的一名下属而壮烈牺牲。

    黄继锋就这么离开了人世,留给许婷的只有一个年龄尚小的儿子。许婷没有再嫁人,从黄继锋牺牲之后就和儿子黄冠二人相依为命,一个人辛苦将儿子拉扯成人。好在黄冠很懂事也很争气,给了许婷不少慰藉。

    仇志勇曾经与许婷的丈夫黄继锋共事,黄继锋出事之后仇志勇也想过去接济许婷,可是却被许婷委婉地拒绝了,她是个要强的女人,不希望靠他人接济度日,也不愿给自己的丈夫丢脸。虽然仇志勇没能给许婷帮多少忙,但他也一直关注着许婷一家。得知黄冠考上京华大学的时候他甚至比自己儿子考上京华大学还要激动。

    等仇志勇回过神来已经是在医院了,一个穿着绿色手术服的年轻人和他身旁的许婷说道:“请您节哀……”

    许婷双眼死死地盯住眼前的人,手指向手术室,狠狠地和眼前的人说:“进去,去抢救我儿子。”

    看着年轻人没有动,她突然攥住年轻人的衣领,大声吼道:“我让你进去抢救我儿子,听到了吗,我让你进去抢救我儿子。”

    转瞬间,眼泪从许婷的眼中涌了出来,许婷攥着年轻人的手已然放开,她作势就要给年轻人下跪,仇志勇和年轻人赶紧将她扶起来,许婷带着哭腔和年轻人说:“大夫,求求你,救救我儿子,救救我儿子吧!”

    黄冠终究还是没有抢救回来,许婷不得不面对失去儿子的现实。

    从京华回到明城之后仇志勇一个星期都没有回家,他把自己锁在办公室里,下班了也不出来,除了自己的秘书没有再见过任何人。

    一个星期后,仇志勇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看着自己桌子上的那份档案,脑海里想的却是黄冠的那封遗书。

    “妈,对不起,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走了,之前和你说的我在网上交的女朋友骗了我,毕业也没办法毕业了,她也不再理我,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不知道怎么再面对你,我现在很痛苦,很累,我想要休息休息,今生不能报答你的养育之恩了,唯有来生再报答你。”

    仇志勇又想起了京华同事和自己说的话:“仇厅长,我们走访了黄冠的老师和同学,情况已经调查清楚了,黄冠一年前玩网络游戏的时候在网上交了个女朋友,一年来这个女朋友以各种理由和黄冠要了不少钱,黄冠为此还和很多同学朋友都借了钱。与此同时因为和这个女朋友恋爱黄冠的学业也受到了影响,论文没有及时提交,影响了毕业,这个女朋友也人间蒸发,各种事情汇聚到一起导致了黄冠的自杀。”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将仇志勇从回忆中拉回现实。

    “进来!”仇志勇对外面说道。

    一名身穿警服的中年人推开门走了进来,坐到了仇志勇的面前。“找我有事?”

    仇志勇看着眼前的中年人,他中等身材,穿着警服稍显瘦弱,消瘦的面庞被岁月磨砺的已然失去光泽,古铜色的面颊昭示着岁月的沉淀。中年人的眼神十分凌厉,盯着人看的时候往往让人难以愉悦。

    “嗯!”仇志勇看向眼前的人:“你写的那份研究报告我看过了,想法不错,不太现实,是你一贯的作风,用非常手段去打击网络犯罪,很大胆,很疯狂,也难怪会让你们领导认为你在发神经。”

    “不是我发神经,是现在的工作方式已然不适合网络犯罪的打击了,现在再不改变就真的变成犯罪帝国了,就管不住了。我不认为是我在发疯,是他们畏手畏脚,思想老旧,只想着升官发财,根本不愿意在工作上出力,遵循守旧,害怕改变损害自己的利益。”

    仇志勇摆摆手示意来人停止抱怨:“你不合群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们是不是在意工作不是你说了算,什么只顾升官发财也不是你该说的话。你老爸是我的老领导,你二十八岁就是大队长了,要不是你看谁都不顺眼,说话不饶人,你也不至于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原地踏步。”

    “问题不在于我,人走茶凉,我爸在位置的时候一个个点头哈腰的,我爸一退休就都在我面前摆架子。一个个的都只想着升官发财,哪有个实干的,他们看我不顺眼我并不意外。”

    仇志勇再次示意来人住嘴:“海锋,今天让你来不是听你说这些的。”

    仇志勇顿了顿:“你不是想要特别小组?人你来选,你当组长,其他事你不用管,我来办,你不是要开战?那就放开手脚大干一场吧!”

    “特别小组?人我选?打破地域,打破编制?真的让我放手干?他们能同意?”海锋问道。

    “我已经把你调过来了,名义上是在通信处,不受市局管辖,文件随后就到你们市局,特别小组暂时保密,除了厅长只有你我知道,方便你工作,你去选人,只要你同意,不管是不是警察,不管是谁都可以进入特别小组。我只有一个条件,有一个人必须在这个小组里,配合你工作,其他的都你说了算。”

    海锋看着这位老学长,感觉今天的他和以前有着不同,又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同,看着他坚毅的眼神,海锋点了点头:“好,我干。”

    仇志勇对着海锋点点头,把档案推给海锋:“这个就当是你的第一个案子吧!”

    海锋拿过档案,拆了开来,当他看到里面的照片的时候猛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黄冠?这是怎么回事?”他感到自己头皮发麻,双眼死死盯住自己的老学长。

    “他自杀了。”仇志勇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感情,强作淡定地说着:“可我不认为他是自杀,在我看来他是被害死的,你的任务就是把凶手找出来,为黄冠报仇。”

    看着自己老学长咬牙切齿地说要为黄冠报仇,海锋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所不同了,海锋看着眼前的档案,想起了那个经常微笑,对人善良的少年,他把档案合起来,转身朝办公室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停了下来,对仇志勇说道:“你放心,这个任务我保证完成,我会让伤害黄冠的人付出代价的。”说完海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办公室。

    仇志勇再次一个人待在办公室里,他眼睛死死盯着看着天花板,黄继锋往日的音容笑貌又出现在了仇志勇的眼前。想起自己曾经的战友仇志勇又伤心了起来,他喃喃自语了起来:“继锋,对不起,没能保护好你的家人,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我一定会让伤害你家人的人付出代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医路芳华〕〔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战神之巅峰奶爸〕〔穿成年代文里的霸〕〔武道人间〕〔鬼命阴倌〕〔祭司大人:别撩我〕〔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师父嫁我可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