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族闯荡记〕〔时婳霍权辞〕〔霍先生,你是我的〕〔九死丹神诀〕〔都市弃少归来〕〔魔王爆宠,重生毒〕〔都市之修真归来〕〔带着文臣武将混异〕〔楼乙〕〔八零神医小娇媳〕〔地下城玩家〕〔一往情深,傅少的〕〔诸天尽头〕〔杀神白起〕〔罪恶无形〕〔神级黄金指〕〔寒门崛起〕〔曙光纪元〕〔农门医女:猎户王〕〔叔,你命中缺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与罪之战 第四章 警局里的失意人
    海锋来到明潭分局,在这里,有一个人,是他接到仇志勇的命令来组建特别小组的时候他第一个想到的人,一个头脑聪明,认真干活的人。

    海锋见到赵志杰的时候他刚从外面回来,手中的提着单警装备,头发乱糟糟的像个鸟窝,身上的警服黏着一片片的汗渍,裤子上蹭着一层黄土,垂头丧气的,就像是打了败仗的逃兵。

    海锋不敢相信眼前的年轻人就是赵志杰,生怕是自己认错了人,他带着疑惑冲年轻人问道:“赵志杰?”

    赵志杰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他抬起头来,看到眼前的来人他显得有些尴尬:“海队长,您怎么来了,不好意思,我今天有勤务,刚回来,您久等了吧,您稍坐会儿,我给您倒杯水。”

    海锋看着赵志杰放下警装匆匆出去想起了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当时的他还在刑侦队,那是一次涉黑案件的专项行动,海锋是那次行动的行动组长,赵志杰作为技术支持人员参与了那次行动。

    初次见面的赵志杰样子看着还略显青涩,提着一个大大的工具箱,衬托得他有些许单薄。

    当时行动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这个警界新兵,尤其是对于经常战斗在一线的刑警来说,赵志杰这个新人的反应速度稍显缓慢,大家都冲出去抓捕嫌疑人了,他还没有下车,大家都跑回来转移战场了刚下车的他又匆匆回到车内。

    当时海锋很不满意明潭分局分给自己的这个新人,他觉得明潭分局是故意给他找麻烦,本来就是人员最少的一组行动组,还要带着这么一个负担,不但要操心抓捕嫌疑人,还要操心这个新人的安全问题,这让他感到有些苦恼。

    第一天的抓捕结束,抓捕结果并不顺利,在专案组的天罗地网之下居然有不少漏网之鱼,还都像人间消失一样没有踪迹,而这里面海锋的行动组所要抓捕的人就占了一半。海锋正在发愁的时候,这个年轻人突然敲开了他房间的门。

    “海组长,我把嫌疑人的相关物品都进行了痕迹分析,分析了他们的相关资料,我发现了一些线索,他们还有一个隐蔽地点,我觉得他们应该是藏匿到那里去了。”

    海锋看着眼前的新兵,双眼通红,声音稚嫩,但话语中却透露出一丝坚定。

    海锋让这个新兵将他的分析研判说给自己听,听着他滔滔不绝的推理分析,看着他眼中似乎闪烁着智慧的光芒,海锋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完全错了。他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不但不会成为自己的包袱,反而可能会是自己强有力的帮手。

    听完这个新兵的讲解,海锋立刻叫行动组的成员紧急集合,准备出发。他从衣架上拿了一件单衣就往出走。快到门口的时候,他转过头来,看到新兵紧跟着他,他停住脚步:“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赵志杰。”

    “一晚上没睡吧,回去睡一觉吧!剩下的事情我们来做就可以了。”

    那次行动谁也没想到海锋的那个人员最少,任务最重的行动组居然是完成任务最好的一组。那些落网之鱼竟然被这个小组一网打尽,也是由于这个小组的出色表现抓捕行动才顺利完成。

    当然,立功授奖是绝对不会轮到海锋的头上的,海锋也不在乎,继续去干他的事情。但是这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新人却让他印象深刻。之后的几年海锋经历了多次工作变动,再没有见过这个新人,但是他也没有忘记这个擅长痕迹鉴定的新兵。

    可是眼前的赵志杰却没有了往日的风采,完全是一副颓废的模样。

    “这也到下班的时间了,晚上有空吗?一起吃个饭吧!”海锋对赵志杰说道。

    赵志杰看着海锋,想了一想,说:“那您稍等我一下,我换下衣服。”

    海锋和赵志杰坐在一个烧烤店里面,看着眼前的赵志杰埋头吃饭的样子像极了被人欺负、受了委屈的小猫。海锋不知道这些年明潭分局的那些人究竟是怎么搞的,尽然让一个年轻人颓废到如此地步。

    两个人就这么默不作声地坐着吃东西,喝酒,身旁的嘈杂也没能干扰到他们的小世界。

    两个人不知道喝了多少酒,桌子上的白酒已经只剩下空瓶,地上也已经被啤酒瓶占满,满脸通红的赵志杰终于说出来他的委屈。

    “海组长,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您现在的职务,还是叫您海组长吧。您今天过来找我我挺意外的,毕竟自从那次行动之后大家就没有再见过面。”

    “这几年过的怎么样?”海锋拿起手中的玻璃杯,轻轻呷了一口酒,看似随意地问赵志杰。

    “过的不好,已经准备辞职了,早就在找工作了。可是找工作却不顺利,我是学计算机的,原本以为互联网是一片红海,发展的这么好,找工作应该是很容易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夜之间整个行业都在裁员,原本应聘了一家公司,面试都通过了,就差签合同了,突然之间又没了消息。”

    说着赵志杰话音一转:“也可能是我当警察当太久了,什么都不会了,技术也已经脱节了,没人看得上吧。这一眨眼的时间七八年都过去了。我也都是三十多岁了,外面都是年轻人的天下了,我可能只能在这里混吃等死了吧。”

    赵志杰喝了一口酒,继续说道:“本来我对警察队伍是很向往的,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警察厅当技术员,有一个好领导,每天工作都开开心心的,同事关系也很和睦,工作气氛很好,那时候我就想在警察队伍闯出一片天地。后来明城市局招警,我就报名了。当时成绩很好,顺利考上了。家里人也都很高兴,觉得我梦想成真了,都为我开心。”

    赵志杰哽咽了一下,继续说道:“我原本以为可以更好地发挥自己的特长,会留在技术部门。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分到了明潭分局。”

    赵志杰顿了顿,继续说道:“刚到明潭的时候我被分到了派出所,那是个郊区的城乡结合部。我天天接触的就是张家长李家短,每天乱糟糟的你来我往。至于自己的专业也就荒废了。所长知道我是学计算机的,调侃我说所里没有其他能发挥我专业的地方,倒是可以把修电视机的活交给我。”

    赵志杰苦笑了一下,接着说道:“我在那里工作了三年,三年来没夜没日的干活,可是因为我没关系,申请入党竟然入党材料都被人拿走,变成了别人的入党材料。当时我都准备辞职了。后来我被调到了痕迹鉴定科。也是在那里我有了和您一同工作的机会。”

    赵志杰看了海锋一眼,继续说道:“当时我们局里的一把手很重视我们这个部门,他很清楚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所以十分重视网络安全工作的开展。隔三差五的就过来视察我们的工作情况。当时我负责网络痕迹鉴定,干得还不错,市局考核一直是第一。还办过不少大案。虽然没有南方那面的兄弟单位技术雄厚,可在明城这边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

    赵志杰又喝了一口酒:“后来那个领导调走了,新来的领导对网络安全不感冒,平时也很少来我们这里,一年大概能见一两次吧!不过也正常,一个领导一个风格。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区别。我依然认认真真的干工作,加班加点的做任务。”

    赵志杰看着自己手中的空酒杯,喃喃道:“可是这一切对于那位领导来说都是无所谓的事情,他不关心,也不在乎。对于他来说网络安全不过是完成任务而已,根本无关紧要。”

    赵志杰顿了顿,说道:“自从他来之后我们部门的设备就没有再更新过。当时我忙起来几个星期回不了家,天天晚上三四点都干不完。几次申请要人,每次都说人员紧张。这么些年了也没要来人。”

    “之前我去市局送办案文件的时候出了车祸,单位的公车只有交强险,根本不够用啊,我和顶头上司说了之后他不让我给单位添麻烦,让我自己解决,几万块钱啊,半年的工资就这么没有了。可我又能怎么办,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说着赵志杰无奈地摇了摇头。

    赵志杰拿起桌上的烤串,吃了一口,抬头看看海锋,看他依然默不作声,又继续说道:“两年前我离婚了,孩子的抚养权归老婆管,协议离婚。我不怪她,是我自己活该。当时正值扫黑行动,我在专案组里面,两个多月没有回过家。孩子得了黄疸,家里就老婆一个人,照顾不过来,哭着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家,说孩子都快没有了还干什么破工作。可是当时马上就要行动了,弟兄们都辛辛苦苦那么长时间了,这个关节我怎么能回去?等到专案结束我匆匆赶回家的时候家里已经空无一人。”

    “万幸的是孩子抢救过来了,可老婆也死了心的要和我离婚。离就离吧,她跟了我这么些年,没享过什么福,尽受罪了。之前同事调侃我还说我钱没挣到,人也不回家,媳妇跟了我都成了守活寡了,还不如守寡,还要贴补我。真的是委屈她了,离婚了她反而能过的好点吧。就是见不到孩子挺想他的,老婆倒是没不让我见孩子,同意我每个星期见孩子一天,可是单位周末经常有事,一个月也见不上孩子一面。”

    海锋又给赵志杰倒了一杯酒。

    赵志杰眼里含着泪光,他扬起脖子把杯子中的酒一饮而尽,继续说道:“前段时间单位干部调整,部门的几个人都提拔了,就是没有我的份,朋友问我怎么不去找找人,说是不找人怎么可能提拔?我就不明白了,难道提拔就只能靠关系吗?工作成绩就一点用处都没有吗?”

    “顶头上司和我说你不去找领导谁知道你想提拔?努力干工作是不想提拔吗?那干嘛还要让自己那么累?领导脑子都是浆糊吗?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他还说工作成绩是一方面,人情世故也是一个重要因素,说我综合能力不达标。”

    “什么是综合能力达标?难道只有凭关系靠送礼才是综合能力达标?那还有人脚搭实地的工作吗?我当时想的是就不找人,我不信凭我的工作成绩不能得到领导的赏识。但最后真的只有我原地不动!”

    赵志杰明显已经醉了,他低下了头,看着自己手中的杯子,哽咽道:“海组长,您说这让我该怎么干?我是已经心灰意冷了,已经在找工作了,可是一直没有找到。只能在这待着,毕竟我还要吃饭,这么大的人了,也不能裸辞,总不能这个年龄还靠父母养吧?”

    海锋看着已经醉眼迷离的赵志杰,自己也觉得有些心酸,他也很难过赵志杰这样的人为什么要经历这些磨难,不过他也清楚在明城这边,一个没有关系的小警察举步维艰寸步难行是多么的正常。

    海锋和老板要了一张纸一根笔,他低下头在纸上沙沙地写着。写完之后他把纸对折了起来,递给赵志杰:“明天你好好休息一天,后天来这里找我,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希望你可以和我一起工作。你单位那边我会去说。”

    赵志杰迷迷糊糊的接过纸条,看了看海锋,狠狠地点了点头,说道:“不好意思,让您看笑话了,我今天喝的有点多,尽和您发牢骚了。我愿意去和您一起工作。您放心,后天我肯定准时去和您报道。”说完赵志杰把纸条放进裤子口袋,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

    海锋看赵志杰身形不稳,连忙将他扶住。叫过老板把账单结了,搀扶着赵志杰离开饭店。

    海锋将已经沉醉不醒的赵志杰送回家中,自己一个人在空荡荡的马路上走着。微风吹来,带着些许寒意,海锋的酒也醒了。

    “不能再让他在明潭了,仇志勇你的一个决定可能会改变这孩子一生的命运吧,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海锋边想着边朝回家的方向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124899〕〔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乡间轻曲〕〔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仙界去哪儿啦〕〔剑气萧心天下同〕〔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