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军团召唤〕〔我是旁门左道〕〔医门宗师〕〔荨岩〕〔异形的星球〕〔尘魔道〕〔综漫世界里的圣主〕〔斩天魔祖〕〔穿越异界邪帝〕〔曹魏天子〕〔隐居在娱乐圈〕〔我有一截金手指〕〔追灵计〕〔令人震惊就变强〕〔最强天劫反应〕〔星际迷雾〕〔无敌就是爽〕〔重生之嫡女妙心〕〔邪道修灵〕〔我要做门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与罪之战 第五章 善良的囚徒
    赵志杰拿着纸条上的地址来找海锋报道的时候心里有些迷惑,他不知道海锋为什么要让他到明城大学来,而且现在是暑假,学校大门紧闭,他不禁怀疑海锋真的是让自己来这里吗?不会是自己找错地方了吧?

    赵志杰摇摇头,和看门人问了纸条上的地址,才确定自己没有来错地方,他按着纸条上的地址走进了校园。

    海锋已经在房间里等着赵志杰了,看到理了发,剃了胡子,穿着白色短袖,目光炯炯有神站在自己面前的赵志杰,海锋露出了会心一笑,他拍拍赵志杰的肩膀:“这个样子才像你,之前那颓废的样子我都认不出来是你了。”

    赵志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海组长,我来报道,听候差遣。”

    海锋微微一笑:“先和我去个地方。”说完就向外面走去。赵志杰也紧跟他的脚步走出了房间。

    看到海锋要来的地方,赵志杰充满了疑惑,他不清楚海锋为什么要到监狱来。

    海锋面朝监狱大门,一直在微笑,完全没有理会疑惑中的赵志杰。

    过了一会儿,监狱的门开了,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留着平头的年轻人走了出来。

    赵志杰看着年轻人,相貌平平,衣着平平,是那种扔到人堆就看不到的人,但是要说他是罪犯又有些不像,文质彬彬的没有一点凶相。赵志杰看海锋的眼神知道他就是海锋要等的人,他不清楚海锋和这个年轻人有什么关系,只好站在那里默不作声。

    年轻人走到海锋的面前,看着海锋,说道:“劳心了,还要您来接我。”

    海锋叫年轻人上了车,边开车边向赵志杰介绍:“这是李梦阳,心理学博士,对犯罪心理学很有研究,你们以后要多多交流。”

    赵志杰点了点头,看向李梦阳:“你好,我叫赵志杰,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李梦阳没有回话,冲赵志杰点了点头,之后就坐在那里看着车窗外的景色,默不作声。

    过了一会儿,李梦阳开口和海锋说道:“我妹妹的事情谢谢您。她和我说了这两年家里的事情您没少帮忙,谢谢您了。”

    海锋边开车边和李梦阳说:“以后别那么冲动了,看你平时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真没想到一冲动起来那么狠,把人鼻梁骨打断,肋骨断了两根,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月,还好最后把你拦住了,要不然把人打死了你这辈子就毁了。”

    李梦阳依然看着窗外:“他敢欺负我妹妹,打死他活该,这种人渣活在世上也是祸害,就当是为民除害了。”

    海锋说:“你读书读的那么多,没想到居然是个法盲,他就算是该死也应该是法律判决吧,你说你是正当防卫那也应该是犯罪进行时吧,他当时都被人抓住了,警察都过去了你还动手,防卫过当都算不上,而且当着警察的面打人,几个人拦不住你,判你故意伤害你都是占便宜了。”

    李梦阳猛然回头,看着海锋,略显愤怒的说道:“那为人师表就可以惟所欲为去性侵女学生吗?不应该受到应有的惩罚吗?我虽然坐牢了,但是如果时间倒流的话我还是会动手打他,我一点都不后悔。”

    “谁说他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无期徒刑不算轻了吧,你真当法律是废纸啊,那我们这些警察在你眼里不都是废物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他既然犯了罪就必然会受到法律的惩罚,你犯了罪也会受到法律的制裁,法律终究是公平的。”

    李梦阳听到海锋的话轻蔑地一笑:“公平吗?对于被他性侵的那些女学生公平吗?有多少人的一生就被他这么毁掉了?他不是街井无赖,他是教书先生,是老师,一个教书育人的人敢这样干,死一万次都不冤。无期徒刑,哼,算上减刑能在里面待几年?最少十三年就可以出来了吧?出来以后继续为祸一方?”

    海锋依然语气平平地说道:“法律是正义的,他要是死不悔改无期徒刑也能变为死刑,他要是痛改前非你也不能一味要人性命。而且我听说他在监狱里面自杀了,你也该解气了吧。你,你妹妹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没必要因为这件事耿耿于怀。该忘记的就忘记吧。”

    李梦阳余怒未消,反问道海锋:“覆水能收吗?破镜能圆吗?我选择忘记发生过的事情就能当作没有发生吗?我妹妹受到的伤害,那些学生受到的伤害就会消失吗?”

    “他已经罪有应得了,你如果还不能忘记那受伤害的会是你自己,会是你身边的人。他已经死了,你还活着,你的人生还很长,你还有你的家人,你应该心中有爱而不是心中有恨,我不希望你变成汉尼拔,更不希望有一天我要亲手抓你。”

    李梦阳听了海锋的话沉默了片刻,说道:“你放心吧,我不会再犯罪了,我还有家人呢,不能再进去了。我会好好做人的。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我真的变成汉尼拔那你还真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能抓到我。”

    海锋听了他的话哈哈大笑起来,他停下了车,转瞬间又变得严肃了起来:“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只要你敢犯罪你就必然会被抓,你见过赢得了大象的蚂蚁吗?”

    看到李梦阳没有说话,海锋继续说道:“你既然出来,也需要找工作,我这里现在有份工作很适合你,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来帮我的忙?你不是喜欢除暴安良伸张正义?我现在就给你这个机会,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我是有犯罪记录的人,你是警察,我能帮你什么忙?”

    “我知道你有犯罪记录,你也知道我不关心你有没有犯罪记录,我只知道你是一个人才,人才就应该被放到合适的岗位上做合适的事情,既是实现个人价值,也是实现社会价值,我现在希望你能为这个国家做点事情,做点你力所能及的事情。”

    海锋从车上拿出一张纸条,递给李梦阳:“先回家吧,你的家人都在等着你。我说的事情你考虑考虑,如果你愿意,明天来这个地方找我。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

    把李梦阳送回家,海锋和赵志杰两个人坐在车上行驶向回明城大学的路上,赵志杰忍不住向海锋提问:“海组长,您让李梦阳参与特别小组合适吗?他可是有犯罪记录的人,才刚从监狱里放出来,咱们可是有规定的,不允许有犯罪记录的人进入警察队伍的,而且他还有暴力前科,是个不稳定因素啊,您这么做是不是有些不妥啊?”

    海锋看着赵志杰:“你是觉得他是一个坏人,让一个坏人参与特别小组不合适对吧?”

    赵志杰冲海锋点点头。

    海锋继续说道:“那我就把他的故事讲给你听,你自己来判断他究竟是一个坏人还是一个好人。”说完,海锋将李梦阳的故事讲给了赵志杰。

    “李梦阳,明城大学心理与认识学院学生,博士研究生,主修学科是应用心理学,主修方向是犯罪心理学,对人格心理学、认知心理学都有很好的研究。对于催眠也颇有造诣,是不可多得的催眠师。”

    “他的家庭条件普通,爸妈都是在明城冶炼厂干活的工人。爸爸在一次工作事故中丧生,家里还有一个小妹妹叫李梦昕,和他妈妈三个人相依为命。从小学习成绩优秀,一直都是在重点学校上学。上大学的时候不愿意离家太远,也是出于对心理学的极度热爱,选择了明城大学心理与认知学院这个非重点院校的重点学院。之后又考上了硕博连读,拿到了博士学位。”

    “在学校读书期间,李梦阳就经常和他的导师一起,配合明城市局参与案件调查,很多市局侦办的大案要案都是在他的帮助下打开案件缺口,最终告破案件。在明城刑侦这边他的大名如雷贯耳,也经常被外地的兄弟单位去邀请授课讲座。”

    “虽说还是个学生,但是在大家的眼里他就是一名才华横溢的心理学教授,甚至是他的导师对他的评语都是不世出之奇才。大家都对他寄予厚望,都觉得他会成为心理学的大师,业界的领军人物。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想到他会锒铛入狱,成为一名囚犯。”

    海锋对赵志杰继续说道:“他的那件案子是我办的,所以我很清楚情况。当时他刚博士毕业,刚被明城大学聘任,正在明城市局帮忙办理一起刑事案件,他的妹妹李梦昕正在明城中学上高二,是我女儿的同学。李梦阳的妹妹和李梦阳不一样,李梦阳其貌不扬,属于扔到人堆里就看不见的那种,李梦昕却是学校里面有名的校花,在学校里拥簇众多。但是李梦昕却一心学习,希望自己能和哥哥一样优秀。”

    “当时明城中学新去了一个教导主任,叫贾政道,人如其名,表面上不苟言笑,严肃认真,实际上却是一个心理极度扭曲的人。我也是之后调查的时候才知道的,他在之前的学校就因为猥亵学生被家长发现差点被人把腿打断。在那里不能待了,他又找人托关系来到了明城中学。来到这里之后也没有悔改,经常借着批评教育之名猥亵学生。那里的女学生都怕被他叫到办公室训话。”

    “案发当天天气炎热,李梦昕有些中暑,身体不舒服,就和班主任请了假,准备回家休息。在学校操场上碰到了贾政道,被贾政道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一进办公室贾政道就对李梦昕动手动脚,李梦昕一个小孩子都被吓傻了。既而贾政道就把李梦昕拉到午休的床上,要和李梦昕发生关系。”

    “当时正好有一个调皮鬼要逃课回家,听到了李梦昕的叫喊声,就顺着声音走了过去。当他踹开教导主任办公室的门的时候看到李梦昕的裤子都被扒了下来,贾政道正趴在她身上蠕动。那个调皮鬼吼叫着就冲过去要打贾政道,他的大吼大叫引来了众多师生,一群义愤填膺的师生将那个贾政道打得鼻青脸肿的。之后就有人报了警。”

    “当时李梦阳正在局里面干活,有人告诉他他妹妹出事了。他急忙赶了过去。等他到了明城中学的时候警察刚把群情激奋的师生劝散,让出一条道路来准备把嫌疑人带回警队,李梦阳看到自己妹妹衣衫不整的在那哭泣,又看到警察身旁战战兢兢的贾政道,他愤怒地冲过去就打贾政道,贾政道挨了一顿打,还没缓过劲来,那经得起这么一出,想跑又连跑的地方都没有,被李梦阳一顿狠打,直接都被打得吐了血。”

    “现场的警察想制止李梦阳,可两三个人都拉不住他,他就像发疯一样不顾一切的扑向贾政道,拳头像雨点一样落到贾政道的身上。等李梦阳被拦下的时候,贾政道人都蔫了,整个人瘫软在地上。后来法医鉴定,学生们打贾政道打得倒不是很重,只是点皮外伤,可李梦阳就出手太狠了,鼻骨骨折,肋骨断了两根,要是没有现场警察拼命拦着李梦阳,贾政道可能当场就被他打死了。”

    “本来贾政道性侵学生,打死他都不过分。可李梦阳他是在贾政道已经被制服,警察都准备带离现场的时候过去的,已经不属于犯罪进行时了。而且他下手太重,大家想袒护他都袒护不了。后来贾政道家里面托关系找人想和李梦阳家和解,不追究他打人的责任,只希望他在他妹妹的案子上能签个谅解备忘书,争取个减刑,但是李梦阳直接拒绝了他们,宁愿坐牢,死不谅解。”

    “贾政道家里面也是有门路,居然打通关系找了过来让我的领导和我说按照强制猥亵罪办理。我没有听指挥,还是按强奸罪办的案,并且固定证据做成了铁案,确保检法那边他们没办法再做手脚。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故意透露了一些消息给媒体的朋友,当然我没有暴露李梦昕的身份,毕竟她的人生才刚开始,不能再让她受伤害了。”

    “之后的事情你应该也有耳闻,经过调查,被贾政道性侵的女学生不只一个,最终他被法院判了无期徒刑,整个明城的教育系统也因为这起案子进行了大换血。当时来找我说情的领导也因为徇私枉法被检察机关逮捕。但是李梦阳也因为故意伤害被判了刑。”

    海锋看着赵志杰,说道:“你现在还觉得他是一个坏人吗?”

    赵志杰摇摇头:“他比我勇敢多了,虽然他的犯罪行为是事实,但是我还是挺佩服他的。”

    海锋目视前方,喃喃说道:“是时候让他回到属于他的位置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傲娇特警〕〔陈阳陆雪琪〕〔重生八零:媳妇有〕〔弃女轻狂:毒妃狠〕〔抱定大佬不放松〕〔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杨辰宁蓉蓉〕〔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夫子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