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真巧你也是书穿总〕〔殿下,王妃又醉了〕〔重生宠婚:霍少,〕〔邪王追妻:神医狂〕〔未婚美妻超级甜慕〕〔战神媳妇有空间〕〔如水微澜暮寒凉〕〔闪婚甜蜜蜜:总裁〕〔一往情深,傅少的〕〔慕微澜傅寒铮〕〔未婚美妻超级甜〕〔星光璀璨:慕少宠〕〔慕微澜傅寒铮〕〔婢女也秀色〕〔三宝难养:总裁老〕〔夫婿上门来〕〔超品修仙小农民〕〔电子厂里开始的爱〕〔我是一朵寄生花〕〔凶灵秘闻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与罪之战 第六章 特别小组集结
    海锋坐在房间里,他看着自己身边的赵志杰和张慕枫,感到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和这些年轻人在一起,他仿佛看到了大学时代的自己,坐在教室里,和刘智扬、仇志勇在一起谈笑风生的日子。当时的三人也是那么的年轻,那么有朝气。

    “对了,还有一个人没有来,他应该也快到了吧?”海锋自言自语道。

    才刚说完,海锋就看到了李梦阳走进房间。他穿着蓝色衬衣,黑色裤子,是当年与海锋第一次见面的样子。

    海锋冲李梦阳点了点头,示意他找地方坐下。李梦阳没有说话,径直走到海锋身旁坐了下来,和他一起静静地等待,房间里一时间显得十分安静。

    没过几分钟,仇志勇和刘智扬相继进入了房间。海锋把身边的三个年轻人介绍给了仇志勇和刘智扬。

    刘智扬听海锋介绍完他的三个选人后就让三个年轻人先出去走走,说他有事情要和海锋商量。等到三个年轻人一离开,刘智扬就忍不住开始向海锋发难:“‘鬼见愁’你要找死别连累别人好吗?你是不疯魔不成活?这还没开始行动你就开始乱来了啊?”

    “那两个小孩我不认识,你觉得他们是好苗子想要让他们进特别小组我不反对,可是李梦阳是什么人你不清楚?明城这边应该没有不认识他的吧?不用说他不是警察,他应该是刚服完刑出来吧?你把他招进来会出多大乱子你不知道?”

    刘智扬对海锋说道:“你是装傻还是真傻啊,招一个有犯罪记录的人进小组,要是让人知道了会有多少人以此为由来攻击这个小组?你不是来组小组的,你是来拆台子的吧?你一个人死没关系,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会有多少人借此为名来攻击仇厅长?”

    “你招个普通人进来都会招来大量诽议,我和仇厅长都要给你擦屁股,你招个有犯罪记录的人?还是在明城世人皆知的暴力前科人员?你是要执法不是要犯法,你把自己当山大王了?打算聚义梁山好汉来见?你是觉得这个小组你不需要担责任看热闹不嫌事大是吗?还是你觉得特别小组不够特别,保密行动不够拉风,不符合你树大招风的个性,非要搞出点事情来才罢休?”

    “你就算是个法盲,工作那么多年,最基本的警察招录条件你总清楚吧,有违法犯罪记录人员不得录用为警察你不知道?到时候真的行动了你带着李梦阳怎么开展工作?告诉犯罪分子不许动,他犯得罪比你重?”

    “难怪你被叫‘鬼见愁’,有警察不用非要用没有警务编制的人,不是警察也就罢了居然还用有前科的人,有前科你还嫌不够,还必须是人尽皆知,你不是让我来给你背锅的,你是让我来给你堵核弹的吧。”

    海锋一言不发,安静地听刘智扬说完,淡淡的问道:“李梦阳有多大本事你是知道的,你觉得还有比他更适合进入小组的人选吗?那件事情你也知道,你觉得从他的角度来看他做的事情有错吗?”

    刘智扬大手一挥,打断海锋的话:“我当然知道李梦阳有多大本事,问题是他有严重暴力倾向,是个有犯罪记录的人。德不配位必出大乱你不懂?他有才华我知道,但是当着警察的面把人打成轻伤,这样的人会捅出多大的篓子你知不知道?”

    “一个被培养多年的博士一点法律常识都没有,以暴制暴,肆意而为,那要法律干什么?要警察干什么?都上山当土匪好了。倒是合适你,直接就能当土匪头子,一把手的岗位,也算是给你升职了。”

    “没有比他更适合的人选,明城警察是死光了吗?那么多人找不出来一个比李梦阳强的人?就算工作能力差一点起码也是个警察,总不会比一个有犯罪记录的人还差吧?就算出不了彩至少不会招惹来祸啊,你那么多人不选偏要选李梦阳,你是要玩七伤拳吗?损敌一千自伤八百?”

    刘智扬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不对,我说的还不够准确,应该说你是损敌八百自伤一千,你不是要打击网络犯罪,你是要打击仇厅长和我啊。我和你有仇是怎么着?”

    “你问我从李梦阳的角度来看有没有错,当然有错,什么时候违法犯罪成对的事情了?他要是在犯罪延续期间下的手我不反对,打死那个混蛋都没问题,没人替他辩护我替他辩护,保他无罪释放。”

    刘智扬话音一转,继续说道:“可他是在那个混蛋已经被制服后下的手,还是当着那么多师生,当着警察的面动的手,两三个警察都拉不住他,是不是有点太目无法纪了?黑社会都没有他这么猖狂。”

    “你让他进小组万一哪天他又发起疯来谁受得了?不过你和他倒是真配,一个鬼见愁一个人来疯,演电视剧吗?你也是有孩子的人,不惑之年了,能不能长点心,别天天像个小孩子一样,净给人惹麻烦。”

    海锋看着刘智扬,说:“他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法律是用来惩恶扬善的,要是一个人连保护自己家人的权利都没有那要法律有什么用?这样的恶法不应该被抛弃吗?我不认为他有什么错,我觉得他是在伸张正义维护法纪。”

    海锋顿了顿,继续说道:“这不是我一个人的看法,是那么多师生那么多群众一致的看法。特别小组之所以特别就是因为不拘一格降人才,要是遵循守旧就不能有所突破,李梦阳的才华无人能比,他的善良也毋庸置疑,这个位置非他莫属。”

    说完,海锋的语气稍微平和了一些,对刘智扬说道:“他帮着明城这边侦破多少案件你也清楚。他是好人不是坏人,犯罪记录什么的我不在乎,你也别太当回事,不是每个人都能用犯罪记录来定性的,他李梦阳就是个例外。”

    刘智扬不满道:“那按照你的说法李梦阳被判刑是错误的是吧?应该给他一个一等功才对?还伸张正义维护法纪?我看你是强奸正义目无法纪。他是正当防卫吗?犯罪已经制止了还实施暴力,这还叫维护法纪?”

    “按你的说法公检法都不用干了,每个人都配一把枪,看到有人干坏事了一枪下去解决战斗好了。你还组建特别小组干嘛?多此一举,咱们三个人组团回家卖红薯得了,说不定还能赚个盆满钵满。”

    “犯罪记录不能用来定性?那按照你的意思犯罪记录不需要存在了?英雄不问出处好汉不问姓名是吧?那重犯,累犯也都取消吧?法条你来写?法律你来定?你以为你是谁啊?天王老子啊?学了那么多年的法律都学到狗肚子里了?干了这么多年的警察这点法律意识都没有?”

    “你把自己当江湖大侠了还是黑道大哥了?违法犯罪就是违法犯罪,黑的永远不能说成是白的,不是你巧舌如簧就能黑白颠倒。我们是纪律部队,不是违纪部队,他李梦阳再有才,他能东山再起那是他的本事,但是要让他进特别小组我不同意,这太乱来了。”

    仇志勇摆了摆手,让他们两个人停止争吵,之后冲着两个人说道:“你们不用争论了。特别小组的人员选择要打破常规的用人标准是我同意了的事情。人员选择的事情就让海锋决定吧,出了问题有我兜着。你们只要把事情干漂亮就好。我都是一把年纪了,不打算再升官了,只想在离开之前再闪一次光,点一把火,发挥一下光热,干一点实事。把小同志们都叫进来吧,咱们一起开个会,接下来就是你们的事情了。”

    刘智扬听了仇志勇的话,也就没有再与海锋争辩。他用手肘轻轻碰了碰海锋:“叫人吧,海组长,仇厅长都同意了我也不反对了。”

    仇志勇看着两个学弟再一次露出笑容。

    海锋给赵志杰他们打电话让他们回来。可是回到房间的只有赵志杰和张慕枫,李梦阳却没有出现。

    海锋问赵志杰和张慕枫:“李梦阳呢?怎么就你们两个回来了?”

    赵志杰和张慕枫面面相觑,片刻之后赵志杰对海锋说:“他没有和我们一起出去,他说他手机留在房间了,回来取手机,之后就没见到他。”

    海锋听完后四下看了看,没有看到房间里有李梦阳的手机,他拿起手机给李梦阳打电话,但是李梦阳的手机却没有人接。片刻后海锋收到一条短信:“海队长,感谢你给我这个机会让我可以和你一起共事,你们刚才的谈话我都听见了,因为我让你们争吵实在是抱歉。我走了,希望你不要因为我为难。谢谢你的关心。”

    海锋看完短信把手机伸向刘智扬,说道:“看看你做的好事,李梦阳走了,你赔给我一个李梦阳。我千挑万选找出这么个人物,你三言两语就给我把人气跑了,我总共才选了三个人,你一来就给我气跑一个,你今天要是不把人赔给我我和你没完。”

    海锋脸上略带不悦地说道:“我海锋拆别人台拆惯了,还没见过敢拆我台的,你真把我当病猫了?你今天要不把人给我找回来我绝对不和你善罢甘休。”

    看到海锋生气了,刘智扬委屈地说道:“这你别赖我啊,我又没胡说八道,我也是实话实说就事论事,再说了我不是都同意让李梦阳加入了吗?怎么说我也是小组的一员,总不能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了吧,民主生活会还讲究个批评与自我批评呢。”

    “况且腿长在他身上,他要走我能拦得住吗?就算是我能拦得住我也要看得到他才行啊,他走之前又没和我打招呼,你和我着急什么啊,我又没偷你家粮食。你这鬼见愁跟我着什么急,你急你跳墙去,你咬我干嘛?”刘智扬显得有些着急,他转向仇志勇:“老学长你说句话啊,别光坐着看戏啊。”

    仇志勇坐在那里,饶有兴趣地玩着手指,抬起头来看了看刘智扬,微微一笑:“骂人王碰钉子了!这事你别找我,你自己解决。”

    刘智扬看到仇志勇不管他,海锋又一脸怒像站在那里,瞬间发了慌,他和刘智扬说道:“行,行,我去找他还不行吗?我去给你把他请回来,我这就去还不行吗,你个活祖宗。”

    边说刘智扬边往外走,刚走出房间,他又掉回头来说道:“不是,我去哪找啊?明城这么大,累死我也找不到啊,你好歹给我提个醒,让我有地方找啊!”

    海锋看到刘智扬一脸委屈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他低头沉思了片刻,对刘智扬说:“我去吧,我把人找回来,你别再把人给我气跑就行。”说完海锋走出了房间。

    此刻李梦阳正躺在明州大学第一教学楼的楼顶上,抬头望着天空的云彩,正在放空。突然一个黑影出现遮住了他的视线。

    “您是怎么找到我的?”李梦阳对黑影说道。

    海锋坐到了李梦阳的身边,说道:“我还是听你导师说的,你以前就喜欢到这里看天空,他经常找不到你人的时候就上这里来找你,每次都能看到你。只不过当时这里总是两个人在一起。”

    海锋顿了顿,继续说道:“是和你女朋友吧?我听你导师说她和你是一个导师,是他最欣赏的两个学生,但是从来没有听你提起过她,愿意聊聊吗?”

    李梦阳眼望天空,说道:“其实没什么可说的,就是价值观不同而已,在学校里我们两个的确很好,两个人都喜欢看天空,都喜欢来这里放空。同一个导师,同一个学科,只是研究方向不同,我主修犯罪心理学,她研究的是社会心理学,两个人经常在一起讨论学术问题,慢慢的就有了感情。”

    “毕业的时候她想要去南方,想去大都市发展,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蓝天,而我还有家人要照顾,不愿离家太远,而且我当时拿到了学院里唯一的一个讲师名额,不想就那么浪费。就分手了。后来我坐了牢,也就和她完全没有联系了。”

    李梦阳顿了顿:“其实您不必过来找我,我这么大人了,又不会想不开。我有犯罪记录这是事实,我犯了法,就要承受违法所要付出的代价。您没有必要为了我去和人争执,我很清楚,我不可能再向以前一样帮着警察办案了,进入警察队伍更是天方夜谭,人人知道我有犯罪记录,没有人敢要我。大学老师也不可能当了。不过没什么关系,总还是能找到工作的吧,天无绝人之路嘛。”

    海锋扭头看了看李梦阳,说道:“我不是怕你找不到工作,也没有要帮你的意思,是想让你来帮我的忙。我老了,很多东西已经不懂了,也学不会了,没有你们这些年轻人我一个人干不了。”

    说着海锋话音一转,继续说道:“刘智扬和我认识二十多年了,他的为人我很清楚,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平时爱唠叨,可是心地善良,对于让你加入小组的事情他也是就事论事,没有针对你个人的意思。我们都不年轻了,传统犯罪我们熟悉,可以自己搞定,但是这次面对的是新型的犯罪,是我们所不熟悉的领域。你的专业知识是我所需要的。”

    海锋接着对李梦阳说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的确是犯了错,可是你保护自己家人的心我懂,大家都懂,没有人会因为这个去指责你,也没有资格去指责你。我见过你醉心工作的样子,我知道你喜欢这行。再给我一次机会,给自己一次机会,加入我们吧!”说完,海锋站起身来,把手伸向李梦阳。

    李梦阳看着海锋的身影,阳光照射下的海锋显得异常的高大,他伸出的手也是那么的温暖。李梦阳觉得自己的心也感到异常的温暖,他想到妹妹和他说的这两年海锋对家里的照料,为妹妹上大学的事情忙前忙后,帮着身体孱弱的妈妈寻医问药,他感到眼前的男人就像是自己的父亲一样让自己无比温暖。他忍不住也把手伸了过去。

    回到房间的时候,海锋看到刘智扬在那里不停的来回踱步,就像是在笼子里憋了一天的狗熊一样躁动。赵志杰和张慕枫也是一幅苦大仇深的样子,只有仇志勇淡定地坐在那里悠闲地喝茶。

    看到海锋回来,刘智扬一把冲了过去,抓住海锋的双臂,急切地问道:“怎么样?人找到了吧?没有想不开吧?你说句话啊?你是鬼见愁,不是海哑巴,找没找到人你说句话啊?”

    海锋冲着刘智扬淡定的一笑,用眼神指了指自己的身后。刘智扬直接伸长脖子,将脑袋探到海锋身后,隔着海锋朝门外望去。

    当他看到海峰身后表情淡然的李梦阳,心中的石头才落了地,他一把把海锋拉开,迎接李梦阳的回归。刘智扬看着眼前的李梦阳,刚想和他道歉,身后的仇志勇先打开了话匣:“好了,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咱们开会吧。”

    仇志勇让海锋把他的那份研究报告给三个年轻人一人发了一份。然后说:“你们三个先读读这个研究报告,这是你们海组长写的。”

    赵志杰和李梦阳低下头聚精会神地读了起来,惟有张慕枫只是看了看封面就把报告放在了桌子上。

    仇志勇看向张慕枫,张慕枫向仇志勇微微一笑:“仇厅长,这份报告我已经看过了。”

    仇志勇看了看张慕枫,从他的眼神中读到他已经看过了报告。仇志勇又转头看向海锋,海锋冲他点了点头,这再次确认了仇志勇的判断。仇志勇向张慕枫点了点头,端起杯子继续喝起了茶。

    等到两个年轻人看完报告抬起了头,仇志勇开口说道:“组建这个特别小组的原因,目的和意义海锋都清清楚楚地写在报告里面了,在座的各位也都看过了,我就不多说了。现实中的犯罪我接触过很多,处理过很多,熟悉、了解,完全有能力去打击犯罪,但是对于网络犯罪,可以说我很陌生,没有接触过,也不了解。”

    说着仇志勇话音一转:“可我知道现在网络犯罪日趋严重,已经呈现要泛滥的势头,危害甚至比传统犯罪危害还大,已经到了不得不打的地步。网络不是法外之地,不能让这种势头再延续下去了。如果不改变现状,那这个现状迟早会毁掉这个国家,所以我们必须出手。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做,可我看海锋他很清楚。他的这份研究报告很清楚。”

    仇志勇喝了口茶,继续说道:“在座的各位都是按照海锋的这份研究报告精挑细选出来的,海锋和我说过,你们这里有他需要的社工、法律专家、心理学专家、计算机高手,你们都是特别小组中不可或缺的一员。在这里有警察,也有人不是警察,但是对于这个小组来说你们的身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的才华,重要的是你们为国效力为民除害的心。”

    仇志勇顿了顿,继续说道:“我老了,对于你们接下来要开展的工作我能给予的帮助不多,我不懂网络,不懂网络犯罪,所以具体的事情就靠你们几个了。我能做的就是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里给你们最大的支持。你们大胆去做,放手一搏,一心一意的干工作就好,工作以外的事情,我会帮你们解决。虽然我已经是一把老骨头了,但毕竟还是个副厅长,能办到的事情还是不少的。”

    仇志勇笑了一笑:“就像报告里说的,打破地域,打破编制,用特殊的人才体系去打造强大的网络战队,对网络犯罪进行跨地区、跨国域、全链条式打击。你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打破一切条条框框,以全新的姿态去对抗新型的犯罪。”

    仇志勇眼神坚定地说道:“我相信你们,相信你们有强大的能力,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我将这份责任交付给大家希望大家能不负使命,不辱担当,齐心合力干出一些成绩,消灭网络犯罪,为这个国家的未来作出一点贡献。”

    仇志勇顿了顿,继续说道:“你们还有没有人有什么疑问或者需要我来解决的事情?没有的话就让海组长给大家介绍具体案情。”

    赵志杰举起了手,仇志勇示意他先说。赵志杰看了看周围的人,说道:“这个小组还缺一个人,有一个能力是在座的各位没有的,但是确是小组所必须要有的。”

    仇志勇看着赵志杰:“你继续说。”

    赵志杰转向海锋继续说道:“海组长您看中我的应该是我的计算机能力,但是我擅长的是痕迹追踪,并不擅长攻击,按照您的研究报告,小组里还应该有一个擅长攻击的人,一个黑客。”

    仇志勇看着赵志杰,问道:“那你能找来这个黑客吗?”

    赵志杰看了看仇志勇,又扭过头去看了看海锋,说道:“我倒是认识一个黑客,他很厉害,可我没有把握能让他参与小组。”

    仇志勇问:“他叫什么名字?”

    赵志杰答道:“我也不知道他的真名,他自称‘黑寡妇’,我们只在网上联系过。但是我们经常相互对抗,所以我对他很熟悉,很清楚他的能力。”

    仇志勇说道:“尽快把他找来。海锋,你们也去帮忙物色一下攻击高手,以防这个小同志说的人找不到。先把小组的队伍组起来吧,等小组组建完毕咱们再开展工作。”

    小组的第一次会议就这么结束了,仇志勇和海锋、刘智扬走在校园里,微风轻轻地吹拂在三个人的脸上,远方的天空被落日映照得一片火红。看着前方不远处三个年轻的背影,仇志勇对海锋和刘智扬说:“多像当年的我们,多好的少年,为了这些祖国的未来,我们也应该有所作为了。”

    海锋和刘智扬一起向仇志勇点了点头。

    夕阳下,六个人前后相拥,慢慢走向了远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