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与罪之战 第十四章 内斗
    陆晓宇最近异常的烦躁,他对孙正涛的不满越来越强烈,尤其是在知道周东海出事之后,他对这个处事不明,任人唯亲的老大更是满腹牢骚。他不明白孙正涛为什么要让那个废物周东海进入公司,也对孙正涛光收钱不干事成天只知道吃喝玩乐的作风感到不满。在他看来自己才是这个公司的核心,孙正涛和他的那些跳梁小丑们早就应该被取而代之。

    陆晓宇越想越气愤,手上的汤勺也在不知不觉中被他折弯,他觉得自己现在必须行动起来,他不相信周东海那个废物能够保守公司的秘密,他可不愿意因为这个废物而让自己的事业前功尽弃,他默默对自己说道:“不能再任由孙正涛掌舵公司了,是时候把这个不作为的老大取而代之了。”

    陆晓宇已经取得了两名头目的支持,周东海已经在狱中,剩下的三个头目中有两个是孙正涛的死忠,陆晓宇知道他们是不会支持自己的。所以陆晓宇现在要做的就是把那最后一个人争取过来,这样自己就能稳操胜券。

    对于那个墙头草,陆晓宇有绝对的自信可以让他站到自己这边,可现在还有一件事情是陆晓宇所头疼的,就是孙正涛手中的专家组和技术组,陆晓宇知道其实他们几个头目不过是些乌合之众,只有掌握了专家组和技术组才能真正的打垮孙正涛,而这两个小组一直都是和孙正涛单线联系,谁都不知道怎么联系他们,不知道他们究竟在什么地方。

    但是陆晓宇还是决定在这次的公司会议上去对孙正涛进行逼宫,这是不可多得的机会,要不是周东海出事,自己是不可能有这个可以扳倒孙正涛的机会的,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现在自己必须行动起来。

    至于专家组和技术组能从孙正涛手中要过来自然是好的,要不过来的话就再去重新组建就好,毕竟现在自己手里有的是钱,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个道理陆晓宇比谁都明白。

    清东今天的天气不怎么好,乌云盖日,貌似又要下雨,毕竟现在是雨季,晴天总比雨天少,远处时不时的传来几声雷鸣,空气中也弥漫着水汽。大雨将至,成败就在今天。陆晓宇坐在车里,攥了攥拳头。就在刚刚陆晓宇已经把那个墙头草张志军搞定,现在对于他来说已经是摊牌的时候了。

    “聚鸿门”这个清东边上的农家乐在这个阴风怒吼的日子里反而异常的热闹,屋子前的空地上停满了车辆,原本的田园风光也因为这些车辆的到来沾染了现代气息。木制的屋子在这阴风中有些摇摇欲坠,咯吱咯吱的声响不绝于耳。

    屋子的门前,两个穿着黑色西服的大汉正审视着来人,唯有陆晓宇这样的大哥才能安然入内,其他人等则被拒之门外,只能在屋外等候。

    陆晓宇进入屋内后发现孙正涛仍未到场,反倒是自己这边的两个头目已经悉数落座,他和这两个头目用眼神交流了一下,示意张志军也已经被自己拿下,三人便不再言语,都安安静静地坐在座椅上。只有一个穿着旗袍的年轻女子在旁边不断地走动,为他们斟茶。

    张志军,张自力,孙胜才三个人是跟在孙正涛后面同时进到房间里的。一进来张志军就把年轻女子揽入怀中,坐在位子上色迷迷的看着怀里娇羞的女子而视旁人如无物。孙正涛看着张志军猴急的样子忍不住也笑出声来:“我说志军啊,你想玩等下说完事情你留下来慢慢玩就好,何必急于这一时?家里那几个不够你用啊?”

    张志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是看到美女就控制不住手了,没办法啊,以前穷怕了没得吃,现在有的吃了就不嫌多了!”

    陆晓宇看着张志军的样子十分的不屑,他向来不愿意和这种色鬼为伍,不过今时不同往日,今天的张志军是自己手中重要的一张牌,所以陆晓宇对他表现的极为和善,他相信他给出的砝码是张志军不会拒绝的,今天,他将站在自己这一边。

    孙正涛看看周围,自左到右依次坐着张自力、吕悦、陆晓宇、周强、张志军、孙胜才六名大将。孙正涛给张志军使了个眼色让他把怀中的美女先放开,张志军看到老大已经示意自己放手,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让美女从自己怀中离开。现在房间里只剩下这七个人。

    孙正涛开口说道:“这几年咱们兄弟都混得不错,三年前我从村里出来闯荡,当时我身无分文,举目无亲,在清东这个城市里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想干点买卖不是被城管查就是被警察抓,跟丧家犬没什么两样,身边也只有张自力,吕悦,陆晓宇他们三个朋友,几个人要多凄惨就有多凄惨。”

    说着孙正涛话音一转:“但是天无绝人之路,我孙正涛没有饿死,反而混出了名堂,四人组也成了现在的八金刚,跟着咱们混饭吃的弟兄也不少,以前村里面谁都不正眼瞧咱们,现在都把咱们当财神爷供着。”

    孙正涛说完几个人都笑了起来,张自力和孙正涛说道:“都是托了你的福,弟兄们不但不用饿肚子,还都赚了大钱,要不哪有现在这么风光?还能左拥右抱?碰别人一下可能都要被扔进监狱了!”

    孙正涛也跟着笑了起来,只有张志军笑得有些尴尬,他挠挠头和张自力说:“你就别调侃我了,你小子倒是不好色,但你小子爱赌啊,不是孙大哥你早被人砍死了。”

    孙正涛摆摆手示意大家噤声,他继续说道:“丑事咱们就不谈了,好色爱赌还是贪财都不是什么大事,哪个男人能没点小爱好呢,今天让大家都过来也不是为了调侃谁,大家都知道,周东海出事了,今天让大家过来就是来商量商量咱们该怎么应对。”

    “那小子也太不小心了吧,干咱们这行也能被抓?他也是干了两年的人了,就这点本事吗?他应该不会拿自己的银行卡收钱吧?还是联系托管服务器的时候现身了?看他平时胆小如鼠的,应该不会这么不听大哥的话吧?”张自力说道。

    孙正涛摇摇头:“应该不会,周东海没有那么笨,也不会是被托管服务器的人告发,张自力可是他的大客户,别说是周东海不可能去见他,就是去见过了他也不可能被告发,毕竟这两年都是那小子在挣这笔钱。”

    “会不会是他的那帮子小弟里面有人出卖咱们啊?”张自力对周东海的选人标准向来不满意,觉得他用的人都太年轻,毛还没有长齐,一群小鬼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他总觉得老话还是有道理的,这些小鬼头里面出现叛徒也不奇怪。

    “这就不知道了,究竟有没有内鬼,内鬼是在周东海的队伍里还是在其他人的队伍里现在还不清楚。”孙正涛说着四下环顾了一圈。之后接着说:“其实是什么原因现在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现在咱们该怎么办?生意用不用先停一停?大家都说一说吧!”

    “老大,没必要把生意都停了吧?”张自力看着孙正涛,脸上露出了乞求似的笑容:“那么多弟兄还指着这个吃饭呢,这要是停下了大家吃什么喝什么啊?总不能因为一个周东海大家都喝西北风吧?”在场的其他人也都附和着张自力的说法。

    孙胜才开口问孙正涛:“哥,你是不是觉得周东海会把咱们都供出来啊?”

    孙正涛点点头,说:“他胆子小,就怕警察那边吓唬他,他不禁吓。”

    孙胜才说:“应该不会吧,他虽然胆小但是还是有脑子的啊,不至于被几个警察给镇住,再说了,他根本就不会说普通话,他就是想坦白从宽把事情都告诉警察警察也听不懂他说什么啊!”说着,周围又是一阵笑声。

    吕悦这时接口道:“万一是宋北的人来抓的呢?”

    孙胜才突然感觉自己泛起一丝寒意,他在想要真的是宋北的警察来抓的人周东海这小子未必能扛得住,搞不好真的要陪他坐牢。

    “我已经让人去打听究竟是哪里的人把周东海抓走的了,最近这段时间大家还是先避避风声吧,让弟兄们放个假好好玩几天,等探明情况再说吧,另外周东海那边我想大家都拿笔钱出来,就当是他的安家费,不知大家意下如何?”孙正涛问道。

    “老大您定就好了,我们没什么意见,就是最近手头有点紧,您也知道我不是能攒下钱的人,这要是把生意停了就更没有进项了,东海那边我可能出不了多少!”张志军咧着嘴笑着说道。

    张自力看到张志军这一遇到事情就畏缩的样子就来气:“你哪那么多废话,一让你为公司出力你就躲,一到有好事你就冲出来?便宜都让你一个人占得了?老大说什么就是什么,别那么多废话。”

    孙正涛此时正低着头,他用茶盖拨了拨茶杯,轻轻呷了口茶,张自力说完话的时候他突然抬起头,看向了张志军。张志军对于张自力针对自己的这番话很不满意,原本准备骂张自力这个烂赌鬼,可他看到了孙正涛眼中的寒光,瞬间噤声,不再言语。

    孙正涛看向陆晓宇,从开始到现在陆晓宇一直都沉默不语,孙正涛觉得这不符合他的性格,作为团队的智囊,孙正涛希望听到陆晓宇的意见,于是他开口问道:“晓宇,你有什么想法?说出来让大家参考参考吧!”

    陆晓宇一直在脑海里盘算着自己的计划,当他听到孙正涛让他发言,他知道终于该摊牌了。他看着孙正涛,说道:“周东海出事后我就一直在想咱们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刚开始的时候只有四个人,日子很苦,但心很齐,大家心向一处想,力往一处使,都是为了让日子过得更好。后来周强,张志军他们来了咱们团队更是如虎添翼,生意越做越大,钱挣得越来越多。从小作坊变成了大公司。”

    陆晓宇顿了顿,看了看周围。大家都默不作声,对他的言论表示默认,这几年公司的壮大速度可以说是日新月异,大家都为此付出了不少,也都得到了不少。

    陆晓宇继续说:“可做大之后大家反而没有那么心齐了,我记得周东海刚来的时候对谁都是笑脸相迎,特别客气,人也听话,虽然脑子不好使,但是他总归是能够接受大家意见,也能够有样学样,他也爱和大家学习交流。可才过去短短半年他就开始膨胀起来,公司的会议都开始缺席,还骗大家说是孙老大你的安排。”

    陆晓宇看向孙正涛,孙正涛面无表情,但听到陆晓宇说周东海缺席会议的事他心中却充满了疑问,他不清楚陆晓宇突然说起之前的事情是什么意思,唯有继续听他说完。

    陆晓宇看没有人要打断他,就接着说道:“不但如此,他也不把我们这些人放在眼里了。我之前和他说过,一个单子别做太大,树大招风,容易出事情。可他根本就不听,依然我行我素。”

    “他拉人也从不筛选,都是些我行我素的家伙,没事就到外面去喝酒吹牛。咱们公司内就数他们小组张扬,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吗?咱们之所以能做大就是因为一直以来都是低调行事,除了咱们自己没有人能知道咱们的存在,所以也不可能有人会找上门来,他这样做不被人盯上都难。”

    在场的人也都开始数落起周东海的劣迹来,房间里瞬时嘈杂了起来。墙倒众人推,大家都不介意在这个时候痛打落水狗,而且周东海虽然是公司里最晚来的,可是却整天俨然一副二把手做派,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那是孙正涛默许的,周东海不出事没人敢提,但是既然周东海已经进去了,那就把所有的事都推到他头上,把自己心里的那口恶气出一出也是人之常情。

    孙正涛对于大家的热情声讨是欲哭无泪,他召集大家过来是想要商讨对策,其实说白了就是让大家先休息一段时间,顺便想办法把周东海目前在哪里打探出来,想办法知道周东海有没有把自己供出来,看看需不需要跑路。

    没想到对策会变成了批斗会。其实周东海干的那些事孙正涛都清楚,没有自己的同意周东海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本来是想培养个人来制衡陆晓宇,没想到现在反而是他出了问题,孙正涛此时心中有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感觉。

    陆晓宇和孙正涛一样没有参与讨论,而是坐在那里注视着孙正涛,他在观察孙正涛,看到孙正涛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只是时不时地端起茶杯品一口热茶。陆晓宇清楚孙正涛也不是什么善茬,既然要摊牌就不可能再有回头路了,所以这次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陆晓宇突然咳了咳嗓子,周围的人都静了下来,转头看向陆晓宇。陆晓宇气定神闲的继续说道:“我最近还发现周东海那边的账目有些不对,咱们都是要给公司交一半收入的,周东海那边生意不错,可他交的钱却比大家都少,我觉得不对劲所以偷偷调查了一下,发现他交上来的钱最多三成,而大家都清楚他用的公司资源最多,那些游戏都是公司给他打造的,可是他却是给公司创造利润最少的,这对大家公平吗?”

    在场的听完之后又开始了吵闹,这下真的炸开了锅了,个人作风不好会让人讨厌,但是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人总会有朋友,也总会有敌人。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他们几个既然能和周东海在一起那么长时间当然也会忍受得了周东海的那些小毛病。但是一旦涉及利益就不一样了,再亲密的战友也可能变成敌人,再憎恨的敌人也可能成为朋友,而周东海现在成为了大家一致的敌人。

    大家都开始对周东海口诛笔伐,孙正涛此刻却突然意识到了陆晓宇究竟要干什么。他这是在敲山震虎,周东海只不过是个引子,他的真正目标是自己。可他又是要干嘛?想把周东海那摊子拿过去做还是想让自己给他减份子钱?

    孙正涛还在等待,等待着陆晓宇说出自己的目的。孙正涛知道这次会议已经和自己的初衷南辕北辙了,看来周东海的问题并不是什么大问题,真正的问题就在自己眼前,在这个房间里。

    陆晓宇突然问孙正涛:“孙老大,他给公司交钱的事情你清楚吗?”

    大家都不言语了,目光都注视着孙正涛。

    孙正涛发现陆晓宇问的问题真的是有够凶狠的,说自己知道周东海交钱少就说明他待人不公,给了周东海特权。要是说自己不知道,那就是自己选人不公,用人不察。无论自己怎么回答,都必然会让在座的诸人不满。

    孙正涛陷入了沉默,可大家都在等着他说话,也没有人站出来为他解围,一时间房间里鸦雀无声。

    孙正涛无奈开口道:“他交的钱对不上账我也有一些耳闻,正在调查,没有和大家说是希望先把事情搞清楚,不想误会自己兄弟。”

    “那能告诉一下大家现在调查到什么地步了吗?”陆晓宇逼问道。

    “陆晓宇你什么意思?不相信老大?老大都说了现在在调查就是在调查,调查完了自然会告诉你,你着什么急?”张自力突然向陆晓宇说道。虽然他也想搞清楚周东海的事情,但是他更不满意陆晓宇这么逼问孙正涛。

    “其实大家都想知道周东海的调查结果,这个不能怪陆晓宇,况且也轮不到你来发话,你倒不如先说一下你前段时间拿公司的钱还赌债的事情吧!”周强突然向张自力发难。

    “我,我怎么了?”张自力突然心虚了起来,说话声音也小了不少。

    “不是说周东海的事情吗?好好的提我干嘛?这几天手背,过两天我把钱补回来不就完了?”张自力小声说道。

    孙正涛看向张自力,这可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张自力这个人五大三粗的,没什么脑子,但是倒也忠心耿耿,是个不会有二心的人,从一开始就跟着孙正涛干。

    孙正涛平时没少为他生意上的事情操心,但是就因为他忠心这一条,无论其他人怎么说他都护着张自力,让张自力做的口也是好买卖,跟他的那些个手下都是自己帮着找过来,锻炼好的。

    可张自力这个好赌的毛病是怎么都改不了,之前大家都穷的是时候他就爱赌,那个时候没钱,他也玩不大,现在有钱了,玩的也大了起来,之前因为赌钱还被人追到了孙正涛这边,也是让孙正涛不堪其扰,说他吧他就改,可没几天就老毛病复发,把公司的钱拿去顶账也时有发生,不过他也都还回来了,孙正涛也就懒得说张自力了。没想到今天被人提了出来。

    孙正涛开口道:“看来咱们公司还是有不少问题的,都是一起出来打拼的弟兄,大家都有自己的喜好,以前也没太注意,现在既然大家提出来了干脆今天就都说出来,有什么问题这次一起解决。”

    “个人有个人的喜好没有问题,但是大家是一口锅吃饭的,总不能因为个别人让大家都没饭吃,而且这也不是个人喜好问题,是公司的管理出现了问题。公司不是某个人的,是大家一起辛辛苦苦干出来的,不能因为个别人让公司散摊子吧?”陆晓宇说道。

    “公司以前的管理模式已经不行了,应该重新立个规矩,订个章法。大家既然要靠公司吃饭,就不能随心所欲,无规无矩。不然的话对大家也都不公平。”陆晓宇看着孙正涛将自己的话讲完。

    张自力这下更火大了,他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指着陆晓宇说:“我算是看明白了,你陆晓宇是打算要夺权啊,什么公司不是某个人的?你是觉得公司不是你的你心里面不痛快是不是?孙老大怎么对你的你都忘了?你的良心是不是让狗吃了?”

    孙正涛咳嗽了一声,示意张自力不用再说,之后说道:“晓宇说的没有错,一个公司就该有个公司的样子,以前大家都想的是讨生活,有口饭吃就够了,规矩什么的不能当饭吃,没什么用,约束太多了反而是累赘。”

    说着孙正涛话音一转:“现在不一样了,摊子这么大,跟着咱们混饭吃的少说也有上百人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要是现在还没个规矩,那公司迟早也会垮掉,周东海就是个例子,他要是不肆意妄为说不定今天还在这里坐着呢。如果大家觉得公司现在的管理模式不行,想立规矩、订章法,我不反对。”

    看看张自力欲言又止的样子孙正涛摇了摇头,接着说道:“这个公司是大家的,不是某个人的,也不是我孙正涛的,之所以由我来坐这个位置也是因为大家认可我,觉得我能让大家过的更好。当然,我也是人,在这个位置上肯定也有我的不足之处。如果现在大家觉得有人比我更合适坐这个位置,我可以让贤。”

    陆晓宇抢着说道:“那咱们先立个规矩吧,我先说几个建议:第一个是账务明细要搞清楚,谁挣了多少钱,给公司交了多少钱要让大家都知道,不能有人手里的业务比谁都好,挣的钱比谁都多,交回来的帐比谁都少。第二个是业务分工要调整,以前都是各有各得口,各管各的人,不管好坏都不许越界,结果是撑得撑死,饿得饿死。大家都是一口锅里吃饭的,不应该厚此薄彼,应该钱大家挣,人大家管,赏罚分明,多劳多得。第三个是技术组和专家组的问题。既然公司是大家的,而且这两个组也是大家出钱养起来的,那就应该让大家都知道他们究竟是什么人,应该交由公司统一管理。”

    陆晓宇顿了顿,说:“我暂时就这三个建议,希望孙老大您,还有大家都好好考虑一下,看可不可行。”

    孙正涛笑了笑,他心里清楚说什么财务公开,统一收支其实都是场面话,真正想要的就是自己手里的专家组和技术组罢了。那可是自己之所以能稳坐宝座的底牌,之所以这些人愿意把挣来的钱给他孙正涛分五成都是因为他们清楚离开了这两个组他们生意做不大,找外人来做又可能被人抓,所以只有孙正涛的这批人马最为保险。

    这些人可都是孙正涛千挑万选的宝贝,安身立命的资本,孙正涛很清楚如果陆晓宇想要业务想要财务可以随便他怎么来,可是想要这两个组的话那是丢了命都不能给他的。

    孙正涛开口问道:“其他人呢?有没有什么其他意见?都说出来吧!”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都不做声。孙正涛于是说道:“那好,既然没有别的意见咱就先说这几个。今天咱们不搞一言堂,我不一个人做主,大家说了都算,咱们举手表决,先说第一个,账务明细的问题,钱统一交给公司,再由公司统一分发大家同意的举手。”

    孙正涛说完,陆晓宇就举起了手,周强、吕悦也跟着举了手。张自力气呼呼地看着这三个人,心里已经把他们全家都骂了个遍,当他看到张志军也慢慢地举起手表示赞同,他不禁瞪大了双眼。然而接下来的一幕不但是他张志军,就连孙正涛和陆晓宇都诧异了,孙正涛的亲弟弟孙胜才居然也举手了。

    孙正涛看着眼前的一幕他无法相信,在场的七个人居然有五个人都同意了陆晓宇的说法,这里面竟然还包括自己的亲弟弟。真的是利益当前亲情都要靠边站了吗?孙正涛苦笑道:“好好好,既然大家都同意,那这一条就通过了,那咱们表决第二个提议,业务调整的问题,业务重新规划,人员公司统一管理同意的举手吧!”

    又是五个人都举了手。张自力这下可坐不住了,又蹦了起来,指着举手的几个说道:“你们这是要造反啊你们,翅膀都硬了是吧,老大都不要了?你们还有没有点义气?讲不讲点江湖道义了?你们这是要欺师灭祖啊!”

    说完张自力又对着孙胜才骂道:“你是脑子被门挤了还是被驴踢了?他们要造反你跟着起什么哄?孙老大可是你亲哥,你小子胳膊肘朝外拐是什么意思?脑子有病赶紧回家看病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孙正涛也站了起来,走到张自力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将张自力按回了座位。之后坐回自己座位,说道:“我刚才说了公司是大家的,不是我孙正涛一个人的。既然大家都同意那就是通过了。孙胜才是我弟弟,但也是公司的一份子,公私分明他做的没有错。”

    孙正涛接着说道:“那这两个提议就都通过了。至于专家组和技术组的问题我需要先和他们沟通一下,看他们愿不愿意让这么多人知道,如果他们不肯,那我也做不了主,毕竟他们不愁找不到其他人干这买卖。我先去问问,他们要没什么意见咱们再继续表决。”

    孙正涛知道今天这个老大自己是做不成了,连自己的亲弟弟都反对自己了,这位置还怎么坐?况且现在总共七个人陆晓宇那边起码有四个人,自己就是想霸占这个位置也霸占不住了。曾经在座的这些人都是自己的好弟兄,好部下,如今却都站到了自己的对立面,孙正涛不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大家都开始反对他?

    孙正涛苦笑了一下,接着说道:“老大这个位置,我觉得我确实是能力不足,没能让大家满意。我决定让贤,至于是由谁来做你们大家讨论吧,不管是谁我都同意。今天开会的时间比我预想的要长,我家里还煲着汤,不能不管,就先走了,你们继续讨论吧。”说完,孙正涛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走出门外。张自力看到后也愤然离场,跟着走了出去。

    此刻“聚鸿门”的外面已经是大雨倾盆,孙正涛毫不犹豫的冲了出去,他的小弟都没来得及给他打伞他就冲到了车门前,拉开车门坐了上去,之后便扬长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医路芳华〕〔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武道人间〕〔鬼命阴倌〕〔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师父嫁我可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