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返回2006〕〔都市狂尊〕〔画里长安〕〔姜天赵雪晴〕〔画妖师〕〔面具下的爱情〕〔顶级宠婚:闷骚老公〕〔婚后相爱:总裁太〕〔娇妻狠大牌:别闹〕〔一世独尊〕〔重生柯南当侦探〕〔丘子坟〕〔七等分的未来〕〔浮生易老要爱趁早〕〔超级医生在都市〕〔都市有神王〕〔独家承宠:替婚冷〕〔校园修仙武神〕〔镇阴棺〕〔民国盗墓往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与罪之战 第十五章 风暴来袭
    回到自己家中,孙正涛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抬起头来将酒一口喝掉,手狠狠地攥着酒杯。想到刚才发生的那幕,他将酒杯使劲摔倒了地上,玻璃渣碎了一地。

    这时候张自力过来敲门。孙正涛怒气冲冲地将门打开,看到了门外的张自力,他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了下来,缓缓地说道:“进来吧!”

    张自力走进孙正涛的家,孙正涛的家中一个大大的欧式水晶落地灯吊在大厅,四周金碧辉煌,尽显奢华,左侧的旋转楼梯向上通往卧室,吊灯的下面是一组黑檀色的欧式沙发,沙发的隔壁则是一个落地酒柜,里面放满了琳琅满目的各种洋酒。唯一不和谐的就是地上的玻璃渣,将射在瓷砖上的光四散开来,显得那么突兀。

    “这……”张自力疑惑地看着孙正涛。

    “哦,刚才喝酒的时候不小心把杯子打碎了。”孙正涛淡淡地说道。他从酒柜中又拿出两个杯子,斟满了酒,放了一杯到茶桌上,自己拿着另一杯坐到沙发上问:“你有什么事?”

    张自力看着孙正涛平静的样子突然间就火上心头:“老大他陆晓宇都篡权了你还在这喝酒?你就看着那个狼心狗肺的家伙霸占公司不管?你心也太大了吧?就由着他们肆意妄为?”

    孙正涛看向张自力,看到这个满脸横肉的汉子焦急的样子他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啊,连孙胜才都跑到陆晓宇那边去了你还有心思笑啊!”张自力看到孙正涛笑反而更着急了,连孙胜才的名字也带了出来。

    对于孙正涛来说,孙胜才刚才在表决中和陆晓宇站在一起的确是让自己痛心疾首的事情,他把手中的酒一饮而尽,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剩下的是一脸的严肃:“刚才他们明摆着就是商量好的,我就是不把这个老大让出来他们也会另立门户。”

    孙正涛顿了顿继续说道:“孙胜才自然不会和他们为伍,但陆晓宇已经有四个人了,咱们最多三个人,大势已去。可张志军什么时候和陆晓宇穿一条裤子了?他们两个平时可是互不来往的。”孙正涛对张自力说着,自己也陷入了沉思。

    张自力看着孙正涛再次不做言语,他自己也纳闷,这几个人是什么时候穿一条裤子了?吕悦和自己一样是一开始就跟着孙老大混的人,怎么跑到了陆晓宇那边?周强是陆晓宇的发小,他帮陆晓宇这可以理解,可张志军可不像是能和陆晓宇同坐一条船的!

    张志军是百花丛中卧,陆晓宇是片叶不沾身,一个自诩风流,一个自视清高,让他们两个意见一致就和让猫和老鼠和平相处一样难。可今天却是实实在在的发生了,就发生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张自力感到困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孙胜才又是怎么回事?帮着外人反对自己的亲哥哥?是自己在做梦还是今天大家都吃错药了?

    张自力又看了看孙正涛,只见孙正涛依然是在凝视着自己手中的杯子,张自力忍不住问道:“老大你想到什么了?”

    孙正涛回过神来,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说着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张自力更急了,冲孙正涛说道:“你别光喝酒了啊,你说怎么办啊,要不我找人去剁了那个陆晓宇吧,都是他使得坏,我早就看他不顺眼,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他解决掉好了。”

    孙正涛抬起头来,看了张自力一眼,轻描淡写地说:“好啊,陆晓宇就找弟兄们剁掉好了,周东海那边让咱们的弟兄卧底进去,他要是没有出卖弟兄就从牢里面把人抢出来,要是出卖了咱们就把大牢夷为平地,也好让人知道咱们公司的厉害。”

    说完之后,孙正涛顿了顿,看着目瞪口呆的张自力,他声音变得严厉了起来:“你以为你在拍电影吗?还剁掉陆晓宇,古惑仔还是无间道?你是出门之前把脑子放家里了吗?这么大人了用用脑子行不行?盼着警察找过来呢?”

    张自力被说得没了脾气,站在那里喃喃说道:“他们倒是都带着脑子,还不是全让陆晓宇给忽悠了?老大你说我没脑子我可没让陆晓宇给骗了。”

    孙正涛听了张自力的话此时也不知道如何应答了。是啊,吕悦、周强、张志军、孙胜才,都是聪明人,也都选择了抛弃自己另投他人,反而是这个大老粗对自己不离不弃,连自己的亲弟弟都没有做到的事情他做到了,究竟应该说他有脑子还是没脑子?

    究竟在这个时刻还选择自己是有脑子还是没脑子?孙正涛自己也说不清了。可他知道现在自己必须还击陆晓宇,不然把自己辛辛苦苦建好的大楼拱手让人他心有不甘。

    孙正涛知道自己现在要做的事情其实也就是三件事。第一,查清楚周东海那边是什么情况,看看会不会波及自己。第二,把那个不懂事的弟弟拉回到自己身旁,顺便弄清楚吕悦和张志军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帮陆晓宇?看能不能再拉回到自己身旁。第三个就是想办法解决掉陆晓宇。虽说不能像张自力说的把他给杀了,但是陆晓宇既然已反就一定要给他些颜色。不然自己真的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孙正涛对张自力说:“你先回去,安顿好弟兄们,让他们最近低调点,先不要轻举妄动,我考虑清楚了再通知你,眼下不是可以着急的时候,先忍两天,谋定而动,不能自乱阵脚。”

    等张自力离开之后,坐在沙发上,孙正涛开始思考到底是什么时候自己的手下人开始对自己不满意。生意做大了,兄弟情反而浅了,他觉得真的是自己大意了,这两年光顾着享受生活,大家也没了之前齐心克难努力挣钱的心思,人一有钱心也活了,各种想法就都冒出来了。

    孙正涛清楚自己这两年也确实开始对弟兄们亲疏不同了。张自力是最忠心的,自然要对他好点;孙胜才是自己弟弟,要多照顾点;吕悦老是和自己唱反调,对他当然就差点;张志军是个喜好占便宜的家伙,平时多给他点小恩小惠就够了;陆晓宇是个足智多谋的家伙,和弟兄们关系都很好,是个好帮手,但也不能不防,功高震主就不好了;周强是陆晓宇找来的,和自己本就不熟,也就是给陆晓宇个面子,没必要太上心;周东海嘴很甜,还能帮他牵制陆晓宇但是底子太薄自然要重点培养。

    这是孙正涛的制衡之道,可现在看来是否是自己错了?老大这个位置可真的是不好当,高处不胜寒,以前大家都是兄弟,可买卖干大了自己反而连个朋友都没有了。陆晓宇本来是他最得力的帮手,可如今却成为了逼自己下台的始作俑者,真的是世事难料。

    孙正涛放下手中的杯子,拿出电话打了出去:“黑仔,让你打听的事怎么样?打听出来了吗?”

    听完那边的电话,孙正涛又给自己倒了杯酒,思考了片刻,打出了第二个电话:“娟娟你在家吗?”

    “在啊,你要过来吗?正好我刚买了套新的情趣内衣,很性感呦,就等你来了。”

    “好,你在家等我,我一会儿就过去。”说完,孙正涛从沙发上站起来,拿上钥匙就匆匆出门了。

    与此同时孙胜才正坐在酒吧里一个人喝着闷酒,他想不明白作为孙正涛的亲弟弟为什么比不上那个胆小鬼周东海,陆晓宇足智多谋,又是从一开始就和孙正涛一起打天下的,比不过自己也认了,可那个周东海凭什么比自己强?凭什么得到的待遇比自己好?明明比自己来的都晚。

    刚才在会议上孙胜才帮着陆晓宇他们把孙正涛逼下了位,可他还是觉得委屈,凭什么自己这个亲弟弟在孙正涛眼中还不如一个外人?孙胜才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喝酒,没过一会儿就来了几个衣着暴露,浓妆艳抹的姑娘在他旁边坐了过来,而孙胜才则来者不拒,今天他就是要让自己醉死在这灯红酒绿之中,只有这样才能将眼前的这些烂事全都忘得一干二净。

    另一边,在清东最豪华的酒店“清风徐来”的包房里,陆晓宇,吕悦,周强,张志军四个人正在品味着美酒佳肴。

    张志军端起了酒杯,对陆晓宇说道:“恭喜陆老大成功上位,今天咱们不醉不归!”

    陆晓宇看着张志军的样子感觉有些好笑,他嘴角微微上扬,说道:“我不是什么陆老大,公司是大家的,既然大家信任我,我就努力做好这个位置,帮大家赚更多钱!”

    周强说道:“我相信你晓宇哥,孙老大太不把咱们当回事了,总是厚此薄彼,这回晓宇哥当家了,咱们总算是出头了。”

    大家又是一阵碰杯。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推杯换盏,欢声笑语,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几个人脸上都露出了醉意,张志军醉眼迷离地走到陆晓宇身边,低下头悄悄地问陆晓宇:“陆老大你之前说的话什么时候能对现啊?兄弟我还等着呢!”

    陆晓宇看着酒气醺醺的张志军,嘴上流出一丝笑意,他抬起手看了看时间,从衬衫口袋里拿出一张金色卡片,对张志军说:“楼上806,秀色大餐正等着你呢,就不用我们陪你了吧,自己去享用吧!”

    张志军接过房卡,人似乎也瞬间清醒了过来。眼睛里都开始冒光,随手抄起桌上的酒杯对陆晓宇说道:“陆老大果然厉害,兄弟我敬你一杯,感谢帮忙!”

    一饮而尽后,张志军冲在座的诸人说道:“兄弟我有点事要办,先行一步,不好意思,改天我做东,给大家赔罪。大家好好喝,我先走了!”说完就急匆匆地离开了房间。

    周强不禁笑了起来:“这个色鬼走的这么匆忙,晓宇哥你不会是给他用了美人计吧?”

    说完陆晓宇和吕悦都笑了起来。

    刚笑完,吕悦的表情又严肃了起来,他说道:“孙老大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咱们还是应该有所防备才行。”

    陆晓宇点了点头:“他肯定是要反击的,而且现在咱们还不知道专家组和技术组究竟在哪里,没有这两个组咱们就是控制着公司其实也没什么用,不过是个空架子。”

    吕悦说:“没有那两个组倒也好说,再去找人来做就好,关键是怕孙老大使坏,张自力又是个一根筋,真的斗起来咱们不一定能占得到多少便宜。而且那个张志军现在虽然是和咱们一起,可我还是不太信任他,说不定明天他就又叛变了。”

    周强接着说道:“吕哥说的对,张志军和咱们可不是一路人,咱们要防着点,而且孙胜才今天虽然帮了咱们,可他毕竟是孙正涛的亲弟弟,以后还和咱们同一条船的可能性也不大。”

    陆晓宇点了点头,他很清楚虽然今天胜了孙正涛一局,可是自己这边其实还是处于劣势,张志军不过是因为利益才站到自己这边,孙正涛稍加手段他就会倒戈相向,孙胜才今天帮自己是个意外,自已也不清楚他是怎么想的,可是让他一直像今天一样一反常态的帮助自己去对付孙正涛就不现实了。

    而专家组和技术组还在孙正涛手中,自己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能从孙正涛口中得知。另外那个张自力会怎么做他也不清楚,那个大老粗损人不利己的事没少干,要是让他疯起来就算是敌伤一千也会自损八百,那对于陆晓宇可不是什么好事。

    吕悦从餐桌上拿起一杯水喝了一口,对陆晓宇说:“你别忘了还有个周东海。”

    陆晓宇突然感觉自己的酒醒了,是啊,现在要考虑的不但有孙正涛这面的反扑,还有那个该死的周东海,他现在身在何处?他会不会把大家都供出来?接下来的路应该怎么走?心思缜密的陆晓宇觉得自己还是把事情想简单了,现在的情况对于自己真的是一点都不乐观。他觉得自己必须赶快动手把问题解决,要不很可能用不了多久自己就会满盘皆输。

    陆晓宇双目直视,陷入沉思,吕悦和周强也没有再言语,一时间房间里异常安静。窗外又下起雨来,豆大的雨点时不时地敲击着玻璃发出嘟嘟嘟的声响,雨滴敲落到地面发出沙沙的回音。间或伴随着一两声落雷,轰隆隆地叫吼着,彷佛在震慑着自己的敌人。偶尔闪过一条闪电,划破了远方的夜空。在这风雨交加的夜晚,房间里的三个人开始了下一步的密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乡间轻曲〕〔124899〕〔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仙界去哪儿啦〕〔剑气萧心天下同〕〔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