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与罪之战 第十八章 鬼见愁的计谋
    走在明城大学的校园里,李薇薇的心情稍显沉重。昨天周东海的话震撼了李薇薇,她甚至觉得周东海的话让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知都彻底改变了。

    李薇薇昨晚一夜未眠,一直在想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存在,是自己以前太单纯还是这个世界太邪恶?

    从小在父母的呵护中长大,被哥哥姐姐所宠爱,身边的人对她也都是笑容满面,每个人都是那么的和善,那么的温柔。离开家去上学后,同学们也都很友好,偶尔有几个李薇薇不喜欢的,在她眼中所谓的坏人也不过是大家性格不合而已。

    工作之后同事间也很和睦,经常一起聚餐旅游。在李薇薇的世界中,所谓的坏人不过是一些因为性格问题而让自己讨厌的家伙。这与周东海嘴里的所说出来的那些坏人相比那真的是从概念上就完全不同了。

    李薇薇无法想象这个世界竟然还有这样的人存在,更想不到这些坏人居然如此之多,可以组建一个庞大的犯罪集团,原本只是在电影中看到的故事居然会发生在现实世界,而且现实竟然比电影还要脑洞大开,这真的是刷新了李薇薇的世界观。

    赵志杰从车上下来就看到李薇薇一个人低着头在校园里晃荡,他向着李薇薇的方向走了过去。拍了拍李薇薇的肩膀,笑着说:“别老低着头,小心撞到墙上。”

    李薇薇抬起头来,看到了赵志杰,眼中充满了疑惑。赵志杰看到她一反常态的样子,不禁问道:“怎么了?被人训了吗?这表情可不像你啊?”

    李薇薇问赵志杰:“昨天周东海的话你听了不感到吃惊吗?”

    赵志杰说:“吃惊啊,本来以为大功告成了,没想到居然才刚刚开始,看来咱们还有的忙了!”

    李薇薇摇了摇头,说道:“不是,不是你理解的意思,我是说你不吃惊他们的所作所为吗?现实中真的有那么多的坏人吗?你不觉得他说的和拍电影一样夸张吗?”

    赵志杰明白了李薇薇的困惑,作为一个从小就被呵护被宠爱的小公主,她自然看不到这个社会的阴暗面,不同于赵志杰,李薇薇的成长环境,甚至是她工作的环境都是阳光的,突然看到了这么庞大的黑暗面,难免会内心不安。

    赵志杰对李薇薇说道:“你以前生活的环境决定了你不可能见到这些犯罪分子,你的家世更是让你的生活圈都是阳光快乐,那是你的人生,可那并不是所有人的人生。在这个世界上犯罪每分每秒都在发生,每分每秒都有人因此而经历痛苦。”

    赵志杰顿了顿,继续说道:“我刚入警的时候也不敢想象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那么多的坏人,竟然还有那么多罪恶,后来我明白了,有光的地方自然会有影子,有白天自然也会有黑夜,有好人必然就会有坏人。”

    “这也就是为什么需要有警察这个职业,这个职业存在的意义就是让更多的人可以像你以前一样,看不到这个社会的黑暗,开开心心的生活在光明之中。至于真实的世界的样子,在一定程度上要比你理想中的世界要不堪的多。不是有人说过吗,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李薇薇接着问:“那你是说你们一直都在面对着社会的阴暗面,一直都在和像周东海所说的罪恶组织在抗衡?警察有那么好吗?和我以前听到的警察的作为可是大不一样呢。”

    赵志杰回答道:“任何职业都有好人,也有坏人,警察也是一样的,不同之处在于十个警察做一百件好事,大家可能都不知道,一个警察做一件坏事,却能够让大家全盘否定了这支队伍。而且之前媒体也习惯于报道坏警察的故事,因为那样才能够吸睛,才有新闻价值。所以你听到的和真实的有所不同也很正常,仇厅长,海组长、刘队长还有张慕枫都是警察,你觉得他们是坏人吗?”

    “那不一样,除了海组长和刘队长你们其实都不太像警察,怎么说呢,太温和了,身上没有匪气。”李薇薇说着又不自觉地撇起了嘴,虽然经常听到警匪一窝的故事但是她心里也意识到了警察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坏,更多的人应该还是像仇叔叔一样,是个好人。

    和赵志杰他们这些人的相处也进一步证实了这一点,可她还是觉得可能只是自己周围的这几个警察是好人而已,其他的人是怎样的她还是不敢肯定,但是在李薇薇的印象中似乎大家都不愿意和警察打交道,对这个职业并没有什么好感。

    赵志杰又笑了起来:“都说了是警察不是土匪了,干嘛要有匪气?警察的凶狠是对犯罪分子用的,对人民群众自然是笑脸呀,态度的好坏是因人而异的,对你这个小姑娘还凶巴巴的话,要是把你吓哭了就不好办了啊!”

    李薇薇又问:“可有的时候对普通老百姓有的警察态度也不好,我就亲眼见到过。”

    赵志杰反问:“那你又怎么知道他是老百姓还是犯罪分子?有些事情不能光看表面,要了解清楚了才行。当然,经常和坏人打交道,言语之间难免有些粗鲁,你要让所有的警察对待老百姓都和风细雨也不现实,可也不能因为他们的这些缺点就把他们全盘否定吧!”

    李薇薇再次说道:“可警察里还是有坏人的啊!”

    赵志杰答道:“是有坏人啊,刚才就说过了,任何职业都会有坏人,警察也不例外,可更多的是好人,是常年加班节假无休的好人,是兢兢业业努力工作的好人,是值守夜晚,保护光明的好人。”

    李薇薇说:“你倒是挺会用排比句的啊,平时不见你能说话,这会儿倒是挺能说的。”

    赵志杰笑了笑,和李薇薇说:“别想那么多了,以后会慢慢了解的,赶快去会议室吧,迟到了可就不好了!”

    说完,二人向着白虎组的秘密基地走去。

    还没有进门,二人就听到了刘智扬的声音从房间里飘了出来。

    “海锋你可真行,说周东海是骗子,我看你才是最大的大骗子,真的是什么谎话都敢说啊你,当着几个小朋友我不好意思说你,你这编瞎话的能力见长啊,那个张自力什么时候去撞周东海的母亲了?我怎么听说就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你当警察不觉得屈才吗?你去当编剧才合适吧,什么都敢编,从来不怕事大。”

    “你这招可真够狠的,把我都骗了,你小子真行,说你是鬼见愁真的是一点不亏待你,你比鬼都会骗人,周东海遇到你这么个主也真是倒了大霉了。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怎么想的啊?怎么就那么天马行空?能把张自力和周东海他妈的交通事故编到一块去?你就不怕被周东海识破?”

    “好歹他也是个骗子,又不是傻子,你就不怕他智商上线看破你的骗局让你功亏一篑?不过你这招倒也挺管用,要不那小子也不可能交代的那么清楚,这还侦察什么啊?直接过去抓人就行了,事情反而简单了。”

    “不过我觉得你最好先和仇厅长说一下,这次的行动可不小,还全是跨省的,你可别擅作主张,好家伙,原本以为就是抓几个诈骗犯,没想到被你搞到一个诈骗集团,这买卖可做大了,你有什么计划赶快说出来啊,别藏着掖着,让大家有个准备,另外咱们可要快点行动,要不让他们把证据毁灭了可就功亏一篑了。你听到没有啊?”刘智扬说道。

    海峰觉得自己头又大了,再难搞定的嫌疑人海锋都有办法搞定,可面对刘智扬他却怎么也没办法搞定,半天了他都没听明白刘智扬到底想和自己说什么,海锋一脸的茫然,呆呆的看着刘智扬。

    刘智扬看着海峰的样子,叹了一口气,说:“得,我又白说了,敢情我这说了半天了你把我当单口相声了啊,别的不说了,我知道你自己有办法,你只要记得行动前记得和仇厅长说一声就行,听明白了没?”

    “恩,他等下会过来和咱们一起开会。”海锋答道。

    刘智扬听了就不再言语了,和海锋一起默默地等待着其他人的到来。

    “薇薇,你们在这站着干嘛呢?怎么不进去?”

    李薇薇的背后传来一个声音,她扭过头发现是仇志勇站在她的身后,脸上不禁有些许尴尬。“仇叔叔,你怎么来了?你脚步也太轻了吧,我都没有听到你过来。”

    仇志勇笑了笑,说:“是你偷听的太认真了,怎么可能感觉到我这个老头子走过来了?”

    李薇薇的脸不自然的红了起来,旁边的赵志杰看到李薇薇的样子也忍俊不止,笑出了声。

    接着仇志勇叫李薇薇和赵志杰与他一起进了房间。其他的组员也都陆陆续续地进入了房间。

    海锋看到人已到齐,就打开了幻灯机,开始了这次行动的部署。

    海峰看着仇志勇说道:“这次的行动大致案情大家已经听周东海说过了,我再简单介绍一下。”

    海锋看了看大家,看到组员们都注视着他这个演讲者,他开始了案情的介绍。

    “我们之前因为黄冠的自杀事件而关注到了一个以恋爱为诱饵进行诈骗的女子‘李梦瑶’,经过大家的努力,这个‘李梦瑶’的真身已经被我们所抓获,就是周东海。周东海已经对他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

    海锋顿了顿,继续说道:“但是通过对周东海的审讯,我们得到了更为重要的情报,这个情报证明周东海并不是这个诈骗组织的首脑,这个组织也并没有被我们所查获,我们所抓到的只是这个犯罪集团的冰山一角。”

    海锋说完后看了看仇志勇,仇志勇脸上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惊讶,他知道自己之前的判断是对的,一个从小就不读书,四处漂泊的人是不可能经营得了这么专业的犯罪集团的,必定是有人在幕后指挥,而他不过是一个傀儡罢了。

    仇志勇对自己选的这个组长感到欣慰,他没有让自己失望,真的是把幕后黑手给揪了出来,他觉得有海锋在,有这个白虎组的存在,这些为非作歹、目无法纪的混蛋们的末日也算是到来了。

    海锋继续说道:“根据周东海的供述,现在我们对这个犯罪集团有了大致的了解。这是一个以诈骗为主的犯罪集团,为首的叫孙正涛,男,31岁,宋海省宋州市宋白县人,有一个弟弟叫孙胜才,也是这个犯罪集团的一个头目。”

    “孙正涛把这个犯罪集团的业务分成了七份,分别是:游戏诈骗、色.情诈骗、冒充公检法和恶势力诈骗、pau及杀猪盘诈骗,飞机票退改签诈骗,金融诈骗、冒充熟人诈骗,其中每一个诈骗项目由一个头目负责业务,这七类诈骗的七个负责人分别是周东海、陆晓宇、张自力、吕悦、张志军、孙胜才、周强。我们查获的周东海在这里面只是负责游戏诈骗,也就是一个分支。”

    仇志勇听着海锋的介绍,这个孙正涛引起了他的注意,仇志勇注意到这次的主犯又是宋海的。这些年宋海的诈骗犯罪高发不止,自己去学习交流的时候宋海警察厅的领导还和他大倒苦水,说是现在诈骗犯罪犯罪成本太低,一台手机就能全国行骗。宋海这里更是行骗者遍地,数次被上级点名批评。

    当时他们还羡慕仇志勇这边案件少,工作环境好。可仇志勇自己清楚,明州这里虽然不是行骗的重灾区,却是被骗的重灾区,之所以案件少也是因为很多案件可能都没有被认真对待,根本就没有立案。

    而工作环境好是因为大量的网络案件根本就没人去工作,只是放到一边待查而已。可如果这种工作方式一直这么继续下去,明州很有可能变成网络犯罪的天堂,真的变成那样,他这个警察厅的副厅长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也是他让海锋去组建特别小组的原因之一。

    海锋接着说:“在这个组织里面,孙正涛级别最高,资历最老,其次是陆晓宇、张自力和吕悦三人,是孙正涛的第一批成员,再往下是张志军、孙胜才、周强、周东海。除此之外孙正涛还有一个心腹叫周玉,比较受孙正涛的信任,算是孙正涛管理公司的帮手。”

    “另外在这个犯罪集团里还存在两个特别的团队,他们称之为技术组和专家组,他们用于诈骗的这些网络设备和软件以及各种话术都是这两个团队负责完成的。并且这两个团队是和孙正涛单线联系,也就是说是孙正涛一人掌控的,这也是孙正涛能够控制这个犯罪集团的关键因素。”

    海锋说完这些将手中的投影笔指向了陆晓宇,继续说道:“陆晓宇,男,29岁,宋海省宋州市宋白县人,高中文化,在这个犯罪集团里算得上是高学历,犯罪集团的二号人物,孙正涛的第一批手下,为人冷静,善于谋略,是孙正涛的得力干将。”

    “但是因为周玉的原因,现在和孙正涛有了矛盾,因此在这个犯罪集团里出现了两个阵营,一个是以孙正涛为首,由张自力、张志军、孙胜才、周东海组成的同盟,另一个就是由陆晓宇为首,由吕悦、周强组成的阵营。”

    海锋转过身来,面向大家说:“这个犯罪集团的组织架构大致如此,根据周东海的交代我们已经掌握了这个犯罪集团骨干的身份信息,是以宋州人为主的犯罪团伙,也知道了他们大致的活动位置,目前都是在清江省清东市活动。现在还欠缺的是他们的犯罪证据,还有他们所谓的技术组和专家组的信息。所以在实施抓捕前我们还有一些工作要做。”

    海锋看着众人,他准备说出自己的计划,他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道:“首先,我们需要把他们稳住,防止他们毁灭证据,同时进一步掌握他们的情报,另外还需要探听出他们技术组和专家组的情报。因此,需要张慕枫去伪装侦察。他们这些人都是宋州人,所以闻语馨你来配合张慕枫,用你的语言特长帮助他伪装成宋州人。李梦阳你也参与配合。”

    张慕枫和李梦阳收到命令,点了点头。闻语馨则有些犹疑,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要教会一个从来没有学过宋州话的人宋州的方言,她感觉不太现实。

    海锋看出来她的疑惑,对她说道:“语馨,不是让你现在教会张慕枫宋州话,张慕枫到时候会佩戴隐形耳机,你通过耳机把话传给张慕枫就行,他的模仿能力很强,只要你说过的话他就能原模原样的翻译出来。”

    海锋又看了下李梦阳,说道:“一旦需要用宋州话对话的时候你就代替张慕枫来回答,由语馨把你的话翻译成宋州话给张慕枫听,这样张慕枫就可以说出完美的回答。”

    看到闻语馨还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海锋对她说道:“你用宋州话说一下‘大家好,我是张慕枫’。”

    闻语馨有些犹疑地看着海锋,但还是按照海锋说的把话说了出来,之后海锋看向张慕枫,张慕枫明白海锋的意思,将闻语馨的话原样又说了一遍,这下闻语馨有些惊讶了,她没想到张慕枫说的宋州话这么标准,把她的每一个音调都学得惟妙惟肖,这也让闻语馨放心了,她清楚有张慕枫这种人物,海锋的这个策略可以轻松实现。

    海锋接着说到:“其次,我们要利用技术进行隐蔽取证,并将目标锁定。李薇薇和赵志杰你们来进行技术支持。”

    李薇薇和赵志杰点了点头,表示领命。

    海锋又说道:“最后,由刘智扬负责法律方面的支持,同时和我一起联系兄弟单位,确保顺利收网。”

    海锋说完顿了顿,看了看大家的反应,看到没有人提出异议,海锋接着说道:“我之前已经让清东的弟兄帮忙观察看有没有人打探周东海的消息了。刚刚那边传来消息,已经有人在打探周东海的事情了,所以张慕枫你简单收拾一下,今天下午就出发去清东。其他人在这个星期内分批前往清东,以防打草惊蛇。”

    说完,海锋又拿出了一部手机,一个移动硬盘交给张慕枫,说道:“手机已经被李薇薇安装了木马,号码是清东的号码,这次行动你用这个手机就可以。移动硬盘里是周东海的游戏代码,已经被李薇薇和赵志杰改写了,你到时候把它交给陆晓宇。咱们要利用陆晓宇和孙正涛的矛盾来降低他们对周东海的关注度,麻痹他们的神经,来为咱们争取侦查办案的时间。所以你到了清东以后首先去找陆晓宇,打入他所管理的公司内部。之后再见机行事。其他的联络设备我下午送你去机场的时候再给你。”

    张慕枫拿着手机和硬盘,冲海锋点了点头。

    海锋接着说:“咱们的计划就是如此,如果遇到突发情况,咱们再随时进行调整。”

    一直默默无语的仇志勇对海锋的计划还是感到有一些意外,这不像是一个普通的行动计划,反而有些谍战片的味道。他知道海锋就是这么一个人,总是能让他感到惊喜。同时他也对这些年轻人感到惊喜,闻语馨的语言才能自不用说,张慕枫的模仿能力,李薇薇、赵志杰的技术,李梦阳的专业性,都让仇志勇感到满意。再加上他的老学弟刘智扬的法学功底,仇志勇觉得自己真的是收获了一支绝佳的队伍。

    仇志勇微笑着说:“行动计划就按海组长说的定吧,另外我会安排刑侦那边抽调专人配合你们的行动,不论是清东还是宋州如果有需要我都可以帮忙,你们只要好好地大干一场就好。”

    白虎组的人听了仇志勇的话更加地斗志激昂,仿佛是下山的猛虎即将去捕获猎物,都和打了兴奋剂一样激动。会议也就这么顺利结束,大家离开了会议室去准备。刘智扬则和仇志勇一起再次踱步在校园的操场中。

    刘智扬在仇志勇的身边一直低着头走着,似乎有什么心事。仇志勇看到他这个样子,于是说道:“刚才部署行动计划的时候我就觉得你有话想说。现在也没别人在了,有什么话就说吧!”

    刘智扬看了看仇志勇,“老学长,你真觉得海锋这样做没问题吗?他可是一点常理都不讲,而且我觉得他这个计划还是有些剑走偏锋,挺冒风险的。让一个小孩子去打入敌人内部,而且张慕枫和这个犯罪组织还存在语言障碍,这个风险可不小,一旦有什么意外发生,别说张慕枫家人那边咱们交代不了,整个特别小组也会就此毁于一旦。”

    “而且作为组建这个特别小组的创始人,您肯定会受到牵连,说不好就会晚节不保啊,您就这么轻易地同意他的计划是不是有些草率?更何况周东海这个案件的管辖权其实应该是在京华,指定管辖本就有些牵强。更何况这个案子和黄继锋有关,其实咱们几个人都是应该回避的。”

    “况且原本就是指定管辖的案件,现在嫌疑人还都是在清东,是跨省办案了,肯定会有更多的人关注,不小心谨慎的话很容易成为别人攻击的靶子。而且除了周东海,其他人的罪证咱们完全不掌握,对于那些人咱们是否有办案权也有待商榷,现在就让海锋这么胡来,我担心这个黑锅咱们背不动啊!”

    仇志勇看了看刘智扬,看着他忧心忡忡的样子知道他现在是真的在担心自己,担心这个团队。作为队伍里的老大哥,海锋的老朋友,刘智扬应该是最理解海锋的人,可也正因为如此,刘智扬也是最清楚海锋是天马行空做派的人,因此刘智扬的担心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仇志勇让刘智扬和他坐在长椅上,看着远处的天空,对刘智扬说道:“今天天气真好,湛蓝的天空,清爽的微风,还有这郁郁葱葱的校园,人在这里待着,心情也会舒畅许多。”

    刘智扬不明白老学长怎么突然和自己谈论起天气了,疑惑地看着仇志勇。

    仇志勇看到刘智扬迷茫的眼神,笑了笑,继续说道:“人总是喜欢待在自己的舒适区里,不愿意改变。我们制定法律,确立规章都是为了形成一个规矩,形成一个大家可以各司其职各取所需的舒适区。”

    说着仇志勇话音一转:“可有些人对这些规则并不满意,他们的贪婪让他们不愿意去遵循这些规则,他们用各种方式打破规则,只为了把这个舒适区变成自己一个人的乐土,而不去管他人的死活。”

    “面对这些恶意打破规则的人遵循守旧按部就班能和他们抗衡的了吗?我以前以为可以做到,因为我们的制度很健全,我们的同志很努力。可面对网络犯罪,我突然觉得我的想法可能错了,这些混蛋在肆无忌惮地破坏着我们的国家,伤害着我们的人民,可我们对他们往往有些束手无策。”

    “专业的犯罪手段,高明的犯罪技巧,还有完善的产业链条,我们从以往的技高一筹变成了技不如人。这其实是因为犯罪环境已经发生变化了,我们对传统犯罪的打击得心应手,可面对这类新型犯罪,我们的同志还是不愿意走出舒适区,不愿意改变。可是这样真的可行吗?我们可是犯罪打击的最后一道防线,如果这道防线都被攻破了,那老百姓还有希望吗?国家还有希望吗?”

    仇志勇看着蓝色的天空,眼睛中的光显得异常的深邃,似乎在他眼中看到的是未来。他继续说道:“我们需要走出舒适区,打破常规,对待那些毫无底线的犯罪分子不能再墨守陈规了,而应该打破规矩,轻装上阵,用特别的手段对待特别的犯罪。”

    仇志勇看着刘智扬说道:“海锋不是一个墨守成规的人,为此他没少吃亏,仕途不顺也是因为他这个个性。可对待网络犯罪这种新型犯罪,你觉得还有比他更适合的指挥官吗?”仇志勇说着扭头看向刘智扬,冲他笑了一笑。

    刘智扬对仇志勇的判断十分赞同,他知道虽然海锋是个爱惹事的主,可是对于打击犯罪他还真是一把好手,无论是穷凶极恶的歹徒还是老谋深算的贪官在他面前都不堪一击。

    刘智扬有的时候觉得海锋情商太低,不懂为官之道,不会和人交际。可看到他做的那些事又觉得他深谙人情世故,总是能出其不意的打倒自己的对手。

    刘智扬清楚对于网络犯罪这种新型犯罪,用传统的手段根本无能为力,最多是应付差事罢了,只有像海锋这种满脑子奇思妙想的人才有办法与之抗衡。可他还是担心这次行动会让这个小组和自己的老学长成为众矢之的。毕竟大家不是普通民众,而是公职人员,特立独行是要付出代价的。

    仇志勇仿佛看穿了刘智扬的心声,他继续说道:“其实让海锋组建特别小组的想法我早就有了,并不是因为黄冠的事才突发奇想。我也没有想过要滥用公权去报私仇。只不过黄冠的事情让我知道不能再畏手畏脚了。”

    “这些年网络犯罪在咱们这横行,多少人因此受害?你去指挥中心看看有多少网络犯罪的报案记录,又有多少案件是咱们成功破获的?难道我们真的要让犯罪横行吗?”仇志勇略带悲愤地说道。

    “是时候该还手了,不能等事情发生在自己头上才知道疼了。当然,要说我一点私心没有也不可能,我的确是想让海锋给黄冠报仇,我不希望黄冠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死去。他是继锋的儿子,是烈士的遗孤,如果让他死得这么不明不白我没脸去见继锋。”

    “所以你觉得我是在冒险,觉得这次行动风险太大,这我都承认,可你觉得现在我还在乎风险吗?我就是要改变现状,要做一个警察厅副厅长应该做的事情。要做一名警察应该做的事情。我们本就应该不怕危险,直面犯罪,为什么要前怕狼后怕虎?为什么要自己掣肘自己?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有些东西是需要坚持的,有些信仰是不能随便丢弃的。”

    刘智扬看着仇志勇,他没有再说话,也没有再反对。他清楚仇志勇这次比谁都要意志坚定,他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也下定了决心要让这个特别小组大干一场。这个堂堂的警察厅副厅长还是曾经的那个老学长,那个舍生忘死打击犯罪的老学长。刘智扬看着远方的天空,心中默默念道:“海锋,我相信你不会辜负这位老学长,我相信你能成功,希望你能让这里重归净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医路芳华〕〔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武道人间〕〔鬼命阴倌〕〔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师父嫁我可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