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巅峰狂婿〕〔豪门风水师:妖娆〕〔常东钟童欣〕〔斗武乾坤〕〔总裁诱妻成瘾〕〔农门医女:猎户王〕〔毒医狂妃:邪帝请〕〔快穿:女主不当炮〕〔萌宝向前冲:带着〕〔七等分的未来〕〔我就想认真做影视〕〔何以为道〕〔万古第一狂帝〕〔穿越之不想做主角〕〔玄云录〕〔既是如此〕〔第一凰妃〕〔珠光宝妻〕〔名门第一千金〕〔最后的净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与罪之战 第十九章 重逢
    白虎组忙忙碌碌了一个多月,这天陆晓宇被属地派出所叫去询问,张慕枫找了个借口独自去调查技术组和专家组的情况,整个下午都不需要闻语馨和李梦阳配合来演双簧戏。海锋于是给几个人放了假,忙碌了这么长时间,也该让大家调整一下了。

    难得可以有半天的清闲,李梦阳离开了酒店,一个人在清东的街头闲逛了起来。

    逛着逛着,李梦阳听到了一个曼妙的女声,悠扬的爵士乐中又有一丝醇厚香甜,是自己熟悉的歌声。

    李梦阳不自觉地坐了下来,要了一杯卡布奇诺,静静地欣赏了起来。

    唱歌的是个穿着碎花裙子的女生,脸上充满了青涩,应该是个出来兼职的学生,但她的歌声却显得很老成,没有丝毫的羞涩,在歌声的世界里她就是自己的女王。

    李梦阳听着这熟悉的旋律,那是小野丽莎的歌,被这个小女生演绎的惟妙惟肖,李梦阳闭上了眼睛,仿佛听到本尊在自己耳边清唱。

    李梦阳记得那是自己前女友最喜欢的歌手,“巴萨诺瓦女王,灵魂歌手,最美的爵士乐代言人”,这都是自己前女友告诉他的,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没少听她的歌,那沁人心脾的声音也成为了他校园爱情的背景乐。

    甜美的歌声和他曾经的爱情一样甜蜜,可李梦阳清楚,喜欢这空灵歌声的前女友更喜欢的是阳春白雪的小资生活,而不愿平平庸庸的度过此生,自己这段恋情的无疾而终也与此有关。毕竟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转眼间两年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自己也经历了别样的人生,现在对于他来说已经是物是人非,惟有这轻扬的歌声从未改变,一直那么悦耳。

    唐欣,那是他前女友的名字,人如其名,她本人也是一副甜美的长相。在当时的校园里,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引来行人的注目礼,水汪汪的大眼睛我见犹怜,高耸的鼻梁傲立于人,樱桃小嘴更是犹如染着一抹朱丹,光泽白皙的瓜子脸,再配上那一头柔顺的长发,让周幽王烽火戏诸侯的褒姒也不过如此吧!

    李梦阳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恍惚中他仿佛看到那张精致的容颜出现在自己面前。

    “久别未见,别来无恙啊!”那副容颜开口说道。

    李梦阳定了定神,才发现这不是在梦中,而是梦中人坐在了自己的眼前。

    “怎么了?不认识了?”唐欣笑着说道。

    “没有,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你怎么会在清东?”李梦阳问道。

    “该说这话的是我吧,你不是在明城工作了吗?怎么来这里了?”唐欣反问。

    “过来出趟差而已。”李梦阳答道。

    “清东怎么样?和明城相比是不是更加美丽啊?”唐欣又问。

    “嗯,这里风景的确比明城好,城市建设也不是明城可以比的。大都市的确不一样。”李梦阳说道。

    “是吧,我当初的选择没错吧!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年轻的时候还是该到大城市历练一下,才能看到更广阔的天空啊!”唐欣说道。仿佛是对自己这几年的一个总结。

    “是啊!”看着眼前衣着光鲜的唐欣,李梦阳说道:“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这里才是属于奋斗者该有的平台。”

    “那你当年为什么非要留在明城?”唐欣问道。

    “可能是我没有你那么大的志向吧,而且我还有妹妹,还有老妈要照顾,我输不起,让我丢下明城大学的教师职位出来闯荡我也不敢。”李梦阳说道。

    唐欣听了李梦阳的话,她知道李梦阳和自己不一样,他的心理压力要比自己大得多,需要考虑的事情也比自己多得多,这两年来自己的经历也告诉了唐欣一个人在外闯荡的不易,大城市里也不是遍地黄金,在这个人才济济的大都市要想闯出个名堂实属不易,可要是失败了,那比留在明城要糟糕的多。

    一将功成万骨枯,光鲜的背后是无数的付出,不仅仅是认真工作就能得到了,有的时候要付出的可能是自己的肉体,甚至是灵魂,这对于不闻天下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李梦阳来说可能是他永远无法逾越的挑战。

    唐欣低头不语,李梦阳也不再说话,默默地拿起桌上的咖啡,抿了一口。一时间二人无语,只有那若即若离的歌声在空气中回荡。

    唐欣顺手拿过李梦阳手中的咖啡,喝了一口。抬起头看到了李梦阳目瞪口呆的样子,自己的脸上热辣了起来,凝脂般的面庞也多了一抹红晕。

    唐欣略带尴尬地对李梦阳说道:“不好意思,习惯了……”

    李梦阳看了看唐欣,岁月似乎对她尤为青睐,时间也不忍在她的脸上留下痕迹,她还是和校园时代一模一样。

    唐欣看到李梦阳盯着自己一动不动地样子,脸不由地又红了起来,她喏喏地问李梦阳:“你盯着我看干嘛?我脸上又没有东西。”

    李梦阳也有些不好意思,微微笑了一下,将自己的眼神收回。

    唐欣叫来服务员,点了一杯果汁,一边喝着果汁,一边问李梦阳:“这两年你过得怎么样?是不是已经该叫你李副教授了啊?你结婚了吗?”

    李梦阳看着唐欣,苦笑了一下说:“我没有结婚,也没再在明城大学任教了。”

    唐欣听到李梦阳没有结婚,心中掠过一丝惊喜,可当她听到李梦阳说不在明城大学任教了,惊喜转瞬之间又变成了惊讶。唐欣问李梦阳:“你换工作了?离开明城了?去了哪所大学啊?”

    “不是换工作了,是我坐了两年牢,工作也丢了,人在狱中自然也就不可能结婚了。”李梦阳平静地说道。

    唐欣听到李梦阳说自己坐了牢,惊讶地合不拢嘴,原本就大的眼睛瞪得更加大了。她半天说不出话,她想象不出像李梦阳这样彬彬有礼与人为善的学者怎么可能成为罪犯,虽然她知道李梦阳经常和导师一起帮助警察破案,可一个协助打击犯罪的专家怎么突然之间就成了被打击的对象呢?她看着眼前的李梦阳,依然不敢相信李梦阳这个老实巴交的好学生会成为罪犯,她甚至觉得是自己出现了幻听。

    “你说你坐牢了?怎么回事?都发生了什么?”唐欣疑惑地问道。

    “其实也没什么,一时冲动,害得自己身陷囹圄而已。”李梦阳依然淡淡地说道。

    “你可不是爱冲动的人,不,应该说你是个极为冷静的人,哪怕外面狂风暴雨你的心中都能做到波澜不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唐欣问道。

    李梦阳将自己妹妹发生的事情,自己坐牢的前因后果都讲给了唐欣,李梦阳语调平和,可唐欣听着他的话语却句句扎心,眉头紧锁就没有展开过。

    当她听到李梦昕被性侵的时候唐欣火上心头,无比愤怒,她不能理解一个人民教师,学校里的教导主任怎么可以如此可耻,把罪恶之手伸向纯洁的花朵,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难道真的连一片净土都没有了吗?

    当她听到李梦阳暴打贾政道的时候又为李梦阳喝彩,她觉得这种人渣死不足惜,不打他不足以平民愤。听到李梦阳为此坐牢她又有一丝心痛,一个只想守护自己家人的人却要遭受牢狱之灾让她难过。

    听到贾政道托关系想要颠倒是非的时候唐欣简直要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了,她在想难道这个世界好人就只能被欺负被迫害?只有坏人才能过的好?这个世界真的是如此黑暗如此不堪吗?这个社会到底是怎么了?这些官官相护的混蛋真的能够只手遮天吗?

    等她听到海锋不畏强权伸张正义的时候紧锁的眉头又伸展开了。这个世界到底还是有好人的,还是有正义的,她不禁在心中为海锋这样的警官喝彩,但同时她又感到一丝悲哀,又有几个人能遇到像海锋一样的好警察?又有几个像海锋一样不惧权威,不畏强权,秉公执法,一心为民的好警察?

    唐欣的心中好似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各种滋味交汇在一起,让她也难以描述自己现在的心情。

    她静静地看着李梦阳,眼神中充满了疼惜,她为自己曾经的爱人所经受的磨难而难过,虽然唐欣清楚成人的世界没有童话,可她还是感到气愤,为什么善良的人要被如此对待,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真的是真理吗?

    唐欣看着李梦阳,李梦阳依然一脸的平静,仿佛之前的诉说是在讲一个于己无关的小说一样,唐欣忍不住问李梦阳:“梦昕现在怎么样?她还好吗?”

    李梦阳听到唐欣提起自己妹妹的名字,脸上流露出一丝忧伤,他低下头,喃喃地说道:“那件事成了家里的忌讳,没人会去提起,可已经发生了的事情又怎么能当做没有发生?梦梦嘴上不说,在家里还表现的开朗如初,可我一眼就看出她的痛苦了,我知道她只不过是为了不让大家担心而选择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

    李梦阳喝了一口咖啡,继续说道:“我回去以后看到她有的时候会突然就愣住,一个人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而且她现在睡觉都要开着灯。有的时候我都在想为什么当初没有把那个混蛋打死。”李梦阳说着说着不自觉就咬牙切齿了起来。

    唐欣看到李梦阳的样子,感受到了他内心的痛苦,一个从事犯罪打击工作的专家,在自己最珍爱的家人遭受犯罪伤害的时候却无能为力,这对于李梦阳来说可能会是他一辈子的创伤,他可能永远无法原谅自己当时的无力。看着李梦阳紧紧攥住拳头,咬牙切齿的样子,唐欣也更加难过了起来。

    为了缓和一下气氛,唐欣对李梦阳说道:“不过那个海锋倒真的是个好警察,立场坚定,不畏强权,硬是把贾政道那个混蛋绳之于法,也算是给了梦昕一个公道。”

    李梦阳听唐欣提起海锋,充满仇恨的面庞终于有所舒展,他说道:“是啊,真的是多亏了他,不仅让贾政道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而且他还给予了我家里特别大的帮助。梦梦后来能从阴霾中走出来,考上大学,都是因为他的帮助,大学都是他帮选的,他让梦梦去了唐华大学,离家远一些,也能避开那些风言风语,拥有属于自己的崭新人生。”

    唐欣再次由衷地为海锋喝彩,她觉得警察里面也还是有好人的,海锋真的做到了为人民服务,无愧人民保护神的称号。

    唐欣又问李梦阳:“那你现在的工作怎么样?还满意吗?要不来清东发展吧,我现在在这边发展的还不错,你过来帮我忙,以你的才能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就能东山再起。”

    李梦阳笑着对唐欣说:“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在明城还有一些需要亲自解决的事情,只能是心领了。”

    李梦阳和唐欣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聊自己这两年的遭遇,回忆曾经的校园时光,两个人从开始的悲伤与气愤慢慢地也变得欢声笑语了起来。在这个炎热的夏日,在这个繁华都市中一个安静的露天咖啡厅中,伴随着美丽的歌声,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当两个人察觉到时间的流逝的时候,天都黑了下来,那个唱歌的女孩也已经在收拾自己的背包准备离去。

    “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李梦阳说。

    “是啊,聊着聊着这天都黑了,难得他乡遇故知,都忘了时间了。”唐欣笑了笑,接着说:“我还要去见个人,今天就不用你送我了,咱们改日再见吧!”唐欣边说边从手中的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李梦阳,说:“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有空联系我啊!”

    李梦阳接过名片,目送着唐欣离开,自己也离开了咖啡厅。

    回去的路上,李梦阳看着这灯火璀璨的都市,心中也不禁感叹,人生真的是很神奇,要是当年没有妹妹的事情发生,要是当时自己选择和唐欣一起来南方发展,又会是怎样的人生呢,李梦阳摇了摇头,毕竟人生不能重来,选择了的事情也不能再改变了,现在自己要做的只有让接下来的人生无悔,让自己强大起来,不再让自己的家人受伤。

    李梦阳的眼神再一次坚定了起来,大步朝酒店的方向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