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仙尊〕〔夫人,少帅又吃醋〕〔战神之王〕〔大国名厨〕〔次元法典〕〔都市极品仙尊〕〔赵飞扬苏雨萱〕〔最强男神系统〕〔乘龙快婿〕〔近战狂兵〕〔玄门妖王〕〔超维入侵〕〔山海经册〕〔坠入爱河的男人〕〔超自然事务管理局〕〔建一座城市给你看〕〔帝少追缉令,天才〕〔超强兵王在都市〕〔申老师〕〔我真是非洲酋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与罪之战 第二十二章 狩猎
    清东的早上,天刚刚亮,空气中还带着些许水雾,鸟儿已经在欢快地鸣叫,清脆的响声呼唤着贪睡的人群,绿树芳草勾勒出一幅美丽画面,城市还未从沉睡中苏醒,只有寥寥几人行走在大街准备开始一天的忙碌。

    孙正涛穿着一身运动装,早早地离开了家,他坐上了第一班公交,向自己的目的地出发。

    昨天已经将陆晓宇他们再次收服,明州的那些人也没有什么动静,是时候重新梳理下业务了,毕竟这么大的摊子,这么多的兄弟,总不能坐吃山空。

    孙正涛压低帽檐,尽量不让人认出自己的同时一一打量着车上的乘客,现在车上人还不多,两三个手拿早餐赶着上班的年轻人,几个坐公交去买菜又或是去公园健身的老年人是这辆公交车的全部乘客。孙正涛确认没有被人跟踪就放下心来,专心致志地欣赏起窗外的景色来了。

    孙正涛已经很久没有欣赏过清晨这风清气爽的秀色美景了,每晚的醉生梦死让他沉醉于这座不夜城的暗夜之美,灯红酒绿,流光溢彩是他成功的证明,这是在老家至今也不可能有的景色。可这清爽迷人,鸟语花香的白昼之美却早已消失在他奋斗的路上。

    孙正涛记得他刚到清东的时候也像车上的年轻人一样每天早早地起床,从郊区坐车往市区赶去,可惜当时的他无暇欣赏这美景,一上车倒头就睡,不到站点不会醒来,毕竟相较于美景,周公对那时的他吸引力更大。

    随着时间的流逝,车上的人越来越多,孙正涛也到了自己的目的地,他起身下车,来到一座写字楼,从地下停车场坐上早已放置在这里的私家车,开启了自己的第二段旅程。

    虽说已经不用担心陆晓宇他们了,但孙正涛心里清楚谨慎一些还是有必要的,毕竟现在自己的这些个兄弟们还有没有异心他也不敢保证了。

    钱,真的是个好东西,能让自己享受到最好的景色,最美的佳人,最棒的佳肴。可它也是个坏东西,当年一穷二白的时候孙正涛身边有值得信任的兄弟,有对未来最美好的憧憬,有真心实意的笑容,可是现在的他却时常有孤家寡人的感觉,总觉得一不小心就会被人从身后捅上一刀。

    孙正涛心中还有一个疑惑就是明州的那帮子人究竟是来干什么的?他们来的时间也不短了,从他们一到清东自己就派人盯了他们的梢,可时至今日也没见到这几个人有什么动静,只有海锋去了趟清东市局。他们总不会是就是过来公费旅游,挣差旅费来了吧?

    孙正涛摇了摇头,这些事情他想不通,也不愿意再去浪费脑细胞去做他不擅长的事情了,他觉得只要最近小心谨慎一些应该是不会有问题的,毕竟自己做的是诈骗这一行,神龙见首不见尾,只要自己为人低调一些,就算是在这些警察的眼皮子底下干活他们也发现不了,这些远道而来的警察更会无计可施。

    孙正涛开着车在城市的环路上绕了一圈又一圈,从人烟稀少绕到车水马龙,已经过了上班高峰期了,他才从环路上下来,再次确认自己没有被人跟踪后,他七拐八拐地绕到城西的一个写字楼,把车停到了停车场里。

    坐电梯上到22层,他在一个挂着“金创软件”门牌的房间停下脚步,敲了敲门。一个身穿棕色t桖的年轻人从房间里面把房门打开,将他迎了进去。

    “老板,您怎么这么早来了?也没提前说一声,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让您见笑了。您吃了饭了吗?要不我让他们去给您买点吃的吧!”年轻人殷勤地说道。

    “不用麻烦了,我吃过了。”孙正涛说道。

    接着,孙正涛对眼前的年轻人说道:“小黄,最近公司运行的怎么样?大家工作中有没有什么困难?”

    “挺好的,没什么问题,工程进度都是如期完成的,新一期的软件更新已经都准备妥当了,就等您过来拿了。”黄亮答道。

    “那就好!”孙正涛拿出一个黑色的行李箱,递给了黄亮,说道:“这是给大伙的酬劳,你给大家发一发吧!”

    黄亮从孙正涛手中接过行李箱,叫来一名手下,数好了钱数,拿信封一封封装好,挨个给工位上的职员发了下去。

    黄亮看了看坐在老板椅上悠然自得的孙正涛,说道:“老板,其实不用那么麻烦您,每次都拿现金过来,咱们给他们直接银行转账就好了,省得您每次都要拿着行李箱跑过来。”

    孙正涛看着黄亮,摇摇头说道:“还是给大家发现金的好,白花花的银子比账户上的数字更能激发大家的战斗力,只要大家能把活干漂亮了就行,一个行李箱我还拿得动。等咱们的业务真的大到一个行李箱装不下大家的工资的时候再银行转账也不迟。”

    黄亮听孙正涛这么说了,也就不再纠结工资发放的问题了。他又对孙正涛说道:“老板,咱们用不用再找几个人跑跑市场啊?都是技术员,就靠着您的那些老客户毕竟能挣得还是少,不如也拓展下业务,开拓开拓市场,现在咱们的技术水平也不错,在增加些业务也能干的过来,咱们的人现在都很少加班了,都不像一个软件公司了。”

    孙正涛笑了笑,说:“让大家轻松点还不好啊?你是非要把我整成周扒皮啊,还是靠拼命压榨员工来牟利的无良资本家?你的心意我懂,没有必要让大家那么辛苦,照旧干活就行。”

    顿了顿,孙正涛接着说道:“我知道大家想多挣点钱,毕竟清东的房价一天比一天高,物价一天比一天贵,不多挣点没办法在这里立足啊,你放心,不需要跑业务,那不是你们需要考虑的事情,涨工资的事情我已经在考虑了,过段时间就给大家涨工资,你把军心稳住,让大家认真工作就行,我不会亏待大家的。”

    黄亮听孙正涛这么说了也就没有别的话了,他叫手下拿进来一个移动硬盘,对孙正涛说:“老板,这是最新的软件更新程序,都调试好了,您直接拿给客户让他们安装就行。”

    孙正涛接过硬盘点了点头,起身准备离开。

    这时,只听“嘭”的一声巨响,玻璃门碎掉的巨大声音从外面传来。

    孙正涛和黄亮连忙从办公室出来,映入孙正涛眼帘的是破碎的玻璃门,只见一群身穿黑衣的人站在房间里,站在人群中间的则是孙正涛的老熟人陆晓宇。

    孙正涛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惊慌,他不明白陆晓宇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还没有开口,黄亮就说道:“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砸烂我们办公室门?小赵,赶快报警!”

    陆晓宇看着黄亮,眼神中闪着寒光,微笑着说:“好啊,赶快报警啊,孙老大我把你的账本都带来了,警察来了就可以一起带走了,上次你把我交出去我是毫发无损的出来了,这次你进去还能不能出来,我们可是拭目以待!”

    孙正涛听到陆晓宇的话之后告诉黄亮不用报警,然后对陆晓宇说:“有什么话里边说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说罢,孙正涛就进了里间。陆晓宇也带着两个弟兄走了进去。

    “陆晓宇,你这是什么意思?带着这么多人过来,还把门给砸了,你到底想干什么?”孙正涛带着怒气问陆晓宇。

    “我要是不这么做你今天会和我谈吗?大概连门都不会让我进吧!毕竟这是你一个人的宝贝,根本就不愿意让我们这些老伙计知道!”陆晓宇说。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孙正涛问道。

    “那还多亏了你的好兄弟的帮忙!把人带上来!”陆晓宇冲手下说道。

    不一会儿陆晓宇的手下就从外面架着一个人出现在孙正涛面前。

    被带进来的人衣服上沾满了尘土,头发乱糟糟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一看就是被人狠狠地打过。

    孙正涛定睛一看,眼前的人正是周玉,不由得更加生气,冲陆晓宇说道:“陆晓宇你什么意思?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你是不是太不把我当回事了?我的人你都敢碰,把他打成这个样子,你当我孙正涛好欺负是不是?”

    陆晓宇用余光鄙视地看了眼瘫倒在地的周玉,对孙正涛说道:“你把他当兄弟,他可把你当傻子,你不是问我怎么会找到你的吗?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在你的鞋里装了定位器,不管你走到哪里,我都能知道!”

    孙正涛看了看陆晓宇,又看了看周玉,脱下鞋来仔细地检查了起来。当他拿开左脚的运动鞋的鞋垫的时候,赫然看到鞋底有着一个缝隙,他将鞋掰开,从缝隙中拿出了一个定位器。

    孙正涛看着周玉问道:“周玉,这是什么东西?是你放的吗?你什么时候放的?我待你不薄,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周玉笑了笑,低着头说道:“你待我不薄?你既没有勇也没有谋,却整天坐在老大的位置上对我颐指气使,凭什么?我周玉凭什么要听你这种草包的话?”

    “不错,定位器就是我放的,我知道你习惯在鞋里放鞋垫,所以我在你每双鞋里都放了定位器,就是要知道你技术组和专家组的位置,然后把你取而代之。可惜天妒英才啊,我千算万算却还是低估了陆晓宇,原本完美无缺的计划也成了给别人做嫁衣。”

    陆晓宇看了看瘫坐在地上周玉,他对这个人充满了厌恶与鄙视,他知道要不是这个人的存在,自己也不至于会和孙正涛反目,大家几个情谊深厚的兄弟也不会相互仇恨。

    陆晓宇让手下将周玉又架了出去,接着他对孙正涛说道:“这就是你的好帮手,这就是你孙正涛的智囊,你身边的都是些什么人你不清楚吗?你搞得兄弟们已经相互反目,公司已经分崩离析了,你还看不见吗?你以为只要守着你的技术组和专家组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你有没有想过兄弟们是怎么想的?你有没有考虑过兄弟们的感受?你真觉得你这个老大的位置还坐得稳吗?”

    孙正涛听了陆晓宇的话,颓然倒下,瘫坐在了椅子上。陆晓宇、吕悦、周强要反自己,张志军背叛自己,自己的弟弟孙胜才和自己对着干,自己最信任的部下周玉给自己装定位器。现在技术组也暴露了,宋老师要是知道了肯定也不会再管自己,自己最后的王牌都没有了,现在真的是众叛亲离了,曾经高高在上的王者现在成了别人砧板上的鱼肉,他还有什么资格再坐在老大的位置上呢?

    孙正涛对陆晓宇说道:“好,我认栽,老大的位置我让给你,这下我可以走了吧?”

    陆晓宇对孙正涛说道:“你放心,我不会为难你,毕竟咱们是曾经一起吃过苦的兄弟。可是你现在还不能走,还有点事情需要你帮忙!”

    孙正涛看着陆晓宇,知道今天不满足他自己是不可能出得了这个门了,他叹了口气,对陆晓宇说:“要我干什么?你说吧!”

    陆晓宇指了指外面,说道:“第一件事是告诉外面的人,以后这里由我接管了!”

    孙正涛点点头,将黄亮叫了过来,告诉他以后陆晓宇是这里的老板了,黄亮看了看孙正涛,又看了看陆晓宇,他无奈地点了点头,走出了房门。

    继而,孙正涛问陆晓宇:“还有呢?”

    陆晓宇对孙正涛说:“给张自力打电话,让他把人和东西都交出来,以后统一由公司掌管。”

    孙正涛冷笑了一下,对陆晓宇说:“我让张自力把人交出来,我还走得了吗?胜才的人早就被你都带走了,自力再把人交出来,你还会放过我们吗?”

    陆晓宇回答道:“我说过,我们是一起吃过苦的兄弟,我不会为难你,但公司不能再让你们为所欲为了。再说了,我如果真的想置你于死地你觉得张自力救得了你吗?吕悦和周强已经带人去找张自力了,我只是不希望大家再兄弟相残。”

    孙正涛听了陆晓宇的话,知道自己现在大势已去,再挣扎也无用,只好给张自力打了电话。

    等孙正涛放下电话,陆晓宇提出了最后的要求:“最后一件事,你要告诉我专家组在哪里。”

    孙正涛笑了笑,对陆晓宇说:“你这次真的是有备而来啊,不过你还是算错了一步。专家组和技术组不一样,我不可能告诉你他们在哪里。不,准确的说是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都是他们联系的我。”

    陆晓宇听了孙正涛的话,知道此时此刻他已经不可能再撒谎,于是对孙正涛说:“好,我相信你。其实我还是把你当兄弟的,公司也还是有你一份的,我只是不想让公司就这么玩完了。刚才得罪了,我也是逼不得已,希望你不要记恨。现在好了,我们走吧?”

    “去哪里?”孙正涛问道。

    “去‘聚鸿门’吧,我已经告诉吕悦他们带着张自力去‘聚鸿门’了,等下我会通知孙胜才和张志军的。咱们还是去那里吧,大家一起坐一坐,想想今后的打算。”陆晓宇说。

    孙正涛苦笑了一下,对陆晓宇说:“现在你想要的都已经到手了,还有必要去那里吗?我还有资格去出席吗?”

    陆晓宇看着孙正涛,这个曾经带着自己在这大清东为了生计到处厮杀的老大哥如今竟是如此的颓废,以往的意气风发已经全然看不见了。陆晓宇多希望大家还是能像当初一样,几个弟兄团结一致,为了自己的明天而努力奋斗。可如今几个人却因为钱而明争暗斗你抢我夺,哪还有当年的情分?

    陆晓宇对孙正涛说:“你是我的兄弟,是带着我闯江湖的老大哥,这一点我始终不会忘记。你对我的好我也一直都记得。或许你觉得我陆晓宇今天是在夺权。可是我其实就是希望你能回到从前,还是那个为人义气对人仗义的老大哥,希望你不要因为某些人的存在而对兄弟们起疑心。”

    陆晓宇顿了顿,对孙正涛说:“你还记得我们当年刚来清东的样子吗?四个人衣服一个比一个破,口袋一个比一个干净,看着这繁华的都市兄弟们的眼里充满了羡慕,都在想什么时候才能在这里有个家?”

    “大家一起打工,一起奋斗,可还是有上顿没下顿,朝不保夕。是你孙正涛带着我们干了这行,带着大家富起来的。虽说是犯法的事情,可我陆晓宇从来就不后悔,至少现在我不用挨饿,不用风餐露宿了。我当时就决定了我以后跟定你了。可是你竟然因为一个张玉而把大家都疏远了,你不知道我有多难过!”

    孙正涛听陆晓宇讲起曾经的凄苦日子,讲起当初的兄弟情义,心中也不禁泛起涟漪,是啊,当初的几个人是多么团结,虽然没钱,但是从来不因此而苦恼,几个人拼了命的想把日子过好,现在究竟是怎么了?

    孙正涛站起来,拍了拍陆晓宇的肩膀,说:“别说了,我知道错了。走吧,咱们几个弟兄再像当初一样好好聚聚吧。”

    陆晓宇点了点头,两个人向门外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萌神恋爱学院〕〔我就是这般好命〕〔还好我能登录仙界〕〔124899〕〔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重生八零:媳妇有〕〔史上最强炼气期〕〔杨辰宁蓉蓉〕〔乡间轻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