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当操盘手的这几〕〔萌狐悍妻〕〔魔妃曲之来世了尘〕〔俄罗斯大妖僧〕〔来不及再叫你一声〕〔仙帝是怎样练成的〕〔从观众席走向娱乐〕〔乡村透视仙医〕〔盖世武神〕〔一世独尊〕〔超品渔夫〕〔丘子坟〕〔画妖师〕〔末日轮盘〕〔诅咒之龙〕〔来自亿万光年的男〕〔画里长安〕〔丹武邪尊〕〔我的空姐老婆〕〔婚后相爱:总裁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与罪之战 第二十八章 小人物的逆袭
    刚坐到车里,钱贵就发疯了一般一边嘶吼,一边狠狠地用手砸方向盘。钱臻坐在车后座,静静地看着钱贵,他有些心疼自己的弟弟,在外人面前总是装作随和的样子,不论受到多大的委屈都和没事人一样,可他的内心所承受的痛苦又有几个人知道?

    钱臻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自己的弟弟,只能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钱贵以自己的方式发泄,钱臻知道弟弟和自己不同,对待不公自己会用拳头去表达自己的不满,可钱贵不会,他还是那个只会委曲求全的可怜小孩,对于这个世界的不公他只会选择隐忍,打掉牙齿往自己肚子里咽。

    钱贵在车里宣泄了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钱臻看到他情绪稍微稳定了一些,说道:“走吧,出去找个地方坐坐吧!”

    两个人遂开车离开了公司,他们开到了一个咖啡店前,钱贵将车停下,两个人走进了咖啡店。

    他们选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钱贵点了两杯咖啡,服务员没一会儿就把咖啡端了上来,之后就回到吧台去了。

    钱臻看着钱贵,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说说吧!”

    钱贵端起咖啡,亲亲地呷了一口,说道:“我刚才去和朱启钰谈让你进公司的事,也没打算让他多照顾你,就想着让你先去市场部或者公关部干干,也不是说让你去核心业务部门,更没想过让你当经理什么的。”

    “其实这不过是件小事而已,就是进一个普通员工罢了,可朱启钰却连这点面子都不愿意给我,我都和他说了是我亲哥哥,他还是不同意,非说公司的人员招聘要按程序来,不能随便进人。最后还说最多让你到公司给黎金龙当司机。黎金龙是什么人,他不过是朱启钰姘头的哥哥,平时人五人六的,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一个游手好闲的混混而已!”

    钱臻笑了笑,对钱贵说道:“你忘了?你哥哥我也是个混混!咱们哪有资格说别人?”

    钱贵急了,对钱臻说道:“他怎么能和你比,你那是生活所迫,他不一样,他就是个彻彻底底的人渣。再说了,你做偏行,那也是有名的小霸王,他呢?不过是在歌厅给人介绍姑娘的。怎么可能和你一样。”

    “他不过是因为朱启钰包养了她妹妹,凭着他妹妹的枕边风才被朱启钰安排到了公司,还给了他公关部经理的职位,你说就他那个草包样能当好这个经理吗?好事一件没做,成天除了骚扰女同事就是给公司惹事生非,都不知道帮他擦了多少次屁股了。”

    钱贵顿了顿,继续说道:“前段时间有个女客户带人来公司考察,让他去作陪,他把客户带去夜总会找小妹,还和客户说要给她也找个棒小伙,好好玩一玩,来个一夜风流,你说他这不是脑子进水了吗?”

    钱臻打断钱贵说道:“去夜总会风流风流也没什么吧,这其实也是拉近关系的一种方式而已。”

    钱贵说道:“去夜总会风流是没什么,我也不装什么圣人,我知道做公关这是难免的,只要能拉拢客户谈成生意,这不是什么问题。我之前也去过。可那也要看人下菜碟啊,那个客户才25岁,刚结婚还不到两个月,正是新婚燕尔的时候,他给人安排棒小伙?第二天客户招呼都没打就走了,压根没再谈合作的事情。要按我说人家客户没打死他都算他走运。”

    钱臻听了钱贵的话本来喝到嘴边的咖啡又吐了出来,他从没想过还有人这么缺心眼,他觉得说这个黎金龙是混混都给混混丢脸。

    钱贵继续说道:“可朱启钰偏偏就这么任他胡来。这样的人都能在公司当经理,我不过是想让你进来当个普通的员工,这过分吗?我好歹也是公司的副总,难道连这点权力都没有?这个朱启钰也是太过分了,根本就是把公司当做他自己家里的了。”

    钱臻问道:“你说的这个朱启钰到底是什么人?你之前不是说公司是咱家的吗?这个朱启钰凭什么在这大呼小叫的?”

    钱贵看着钱臻,情绪稍微稳定了一些,他缓缓说道:“之前和你说公司是咱家的其实也没错,当时开公司的时候你的那一百万我都投了进去,公司有咱们的股份。可做这行,这点根本不够,大头还是朱启钰给拿的。”

    “他是我通过朋友介绍认识的,之前是做房屋中介的,手上有钱了想做些大买卖,也想玩金融,正好我当时也在找人和我一起开公司,朋友就撮合了我们两个人。”

    “刚开始的时候他其实还挺不错的,虽然不是很懂业务,但是还比较信赖我,大大小小的业务都让我说了算,他只负责投钱和动用他的关系网帮公司找钱找项目,我们两个配合的还算不错,公司的业务也是蒸蒸日上。”

    钱贵又喝了一口咖啡,继续说道:“可等公司业务走上正轨,还没过上几天好日子,他整个人就变了,完全没有了以前的样子,整天就知道喝花酒,那倒也不是什么大事,不影响公司经营。”

    “可他还经常往公司里安排莫名其妙的人,这个是关系,那个是关系,好好的公司都成了他的关系户安置基地了。黎金龙就是靠着他那个给朱启钰当情妇的妹妹才来的公司,就靠着陪他风流居然当上了经理,我真的是欲哭无泪了。”

    钱臻笑了笑,朱启钰的所作所为他再熟悉不过了,这样的大老板他见得多了,饱暖思淫.欲,自古不变的道理罢了。钱臻继续问钱贵:“那干嘛还要和他一块干,分开不就好了?”

    钱贵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他的关系网,就没办法从银行拿出贷款来,就咱们现在的这些钱什么都做不了,更重要的是金融业务是需要准入牌照的,离开了公司咱们没有牌照做业务那就犯法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得被人送进去。”

    钱臻低头想了一下,对钱贵说:“我在里面住过,我是不会让你进去的。我也不会让朱启钰再这么骑在你头上作威作福。他不是想让我给黎金龙当司机吗?好啊,那我就去给他当司机好了。”

    “可是哥哥……”钱贵还想再说什么,钱臻却伸出手来阻止他再说下去,他说道:“不要可是了,这事就这么定了。我先回趟燕北,找几个朋友,你告诉朱启钰下星期一我就到公司上班,其他的事情你别管,也别过问,干好你自己的事情,剩下的交给我就好。”

    钱贵听了哥哥的话,也只能按照钱臻所说的去做。

    朱启钰这些天日子过得是越来越逍遥了。公司的大权依然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钱贵也不再提什么反对意见了,整个公司都是自己说了算。

    工作之外,他的日常生活也更加有趣了,本来是为了让钱贵丢丢脸,朱启钰故意让他的哥哥钱臻去给黎金龙当司机,可慢慢地朱启钰发现钱贵的这个哥哥和钱贵一点都不一样,比钱贵要可爱的多。不光是自己这么认为,就连黎金龙都对钱臻大加赞赏,经常在自己面前为钱臻说好话。

    黎金龙的那些个把戏朱启钰早就玩腻了,就连黎金龙的那个妹妹对朱启钰也没了以往那么大的吸引力,毕竟老是吃一盘菜迟早都会腻的。

    钱臻就不一样了,他总能想出一些新鲜的点子来。和他在一起喝花酒朱启钰都觉得更有意思,为了方便自己,他还专门把钱臻调过来给自己当生活秘书,当然,调任理由自然不会这么说,反而说是为了给钱贵面子,不能老让他这个公司副总的哥哥当司机,传出去也不好听。

    朱启钰越对钱臻满意,就越对黎金龙感到不满,这个草包老是给自己惹麻烦,公司好几个大客户都让他得罪了,要不是因为他妹妹的缘故,朱启钰恨不得马上让黎金龙收拾东西滚蛋。钱臻则成了朱启钰身边的大红人,甚至是钱贵也因为自己哥哥的原因又重新得到了朱启钰的信任,公司业务也再次交回到他的手中。

    非但如此,钱臻还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对双胞胎美女送给朱启钰,朱启钰这下可真的是乐不思蜀了,不但去公司的次数越来越少,甚至是自己的关系网他都主动带着钱贵去联系,就是想让钱贵尽快接手这些关系维护的工作,自己好专心致志地留在自己的温柔乡。

    朱启钰感觉自从钱臻来了公司,自己的生活是越来越丰富多彩了,他简直是为自己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和他给自己展示的世界相比,黎金龙的那些小把戏真的是有些不入流了。

    朱启钰第一次感觉到有钱人的世界原来这么美好,这是自己以前从未想象过的。没过多长时间,钱臻又开始带着朱启钰玩德州扑克,玩各式各样的赌场游戏,朱启钰感觉自己此时此刻才真真正正的是一个成功人士,才真真正正的体会到了这所大都市的灯红酒绿。

    公司朱启钰已经不愿再去了,完全放权给钱贵处理,反正钱贵是个老实人,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就连董事会开会朱启钰都不愿露面,每次出席都心不甘情不愿的。

    黎金龙已经彻底被朱启钰抛弃掉了,朱启钰看到他那张脸就感到讨厌,自己都想不明白之前怎么会看上这个草包。而黎金龙的妹妹已然从朱启钰的小心肝变成了大烦恼,朱启钰已经很久没再联系她了,就这么冷处理,希望她有点自知之明,可是她却依然不依不饶的缠着朱启钰。

    朱启钰一怒之下叫来钱臻让他想办法把这个害人精收拾掉。要说钱臻也真是有办法,让公司在燕北开了一个办事处,把黎金龙的妹妹直接安排到了燕北,而黎金龙的妹妹居然欣然而往,自己的大麻烦轻轻松松就被处理掉了,朱启钰不由得再一次对钱臻刮目相看。

    朱启钰慢慢觉得自己有些像古代的帝王了,酒池肉林,美女坐怀,每天的醉生梦死让他恍若梦中。可时间长了还是觉得有些乏味。于是他把钱臻叫了过来问他有没有什么新点子,能更好玩一点。

    钱臻笑着对朱启钰说:“我倒是知道安南那边刚开了个新赌场,特别好玩,牌打得也大,而且服务员都是模特身材,天使面孔,不但有本地的佳人,还有专门从脚盆国请过去的女服务员,甚至是金发碧眼的也不少,不知道朱总有没有兴趣去看看!”

    朱启钰听了钱臻的话双眼直冒绿光,他当下给钱贵打电话让他全权代理公司事务,说自己要出国考察,然后就让钱臻为他办理出国事宜。

    朱启钰带着他的绝代双骄,在钱臻的陪伴下踏上了安南之旅,一下飞机他就被这异国风情所吸引,这里融合了东方神韵和法式迷情的风光给朱启钰展示了别样的美丽,不同于唐华的繁华都市,这里更多的是秀丽的风景和静静流淌的小溪。

    青山绿水沁人心脾,各色瓜果引人垂涎。到达赌场之后,那金碧辉煌又古香古色的建筑更是让朱启钰叹为观止,他没有想到在这么一个小国家居然也有如此繁华的地方。进到里面更是美女如云,目不暇接,人声鼎沸,锣鼓喧天,就好似天堂的大门被打开了一样。

    朱启钰感觉自己已经热血沸腾,二话不说就投入了战斗。这天晚上朱启钰犹如战神附体,大杀四方,怎么玩怎么赢,短短的两三个小时手中赢到的筹码竟然有一千多万,朱启钰自己都觉得自己福星高照,运势逼人。这时,钱臻拍了拍朱启钰的肩膀,让他收手。

    朱启钰看着钱臻,疑惑地说道:“干嘛不玩啊?我这会儿财运正旺着呢,拦都拦不住,着急收手干嘛?不着急,再玩会再说!”

    钱臻把头凑到朱启钰跟前,咬着耳朵对朱启钰说:“朱总,咱们又不是就在这里待一天,接下来的几天有的是时间,今天就到这里吧,后面还有节目等着你呢!”

    朱启钰听钱臻这么说才不情不愿地离开赌桌,去参加钱臻所说的新的节目。

    等到钱臻把朱启钰带到酒店房间的时候朱启钰有些困惑,不是说有新的节目吗?怎么把自己带回房间了?早知道还不如在赌场再多玩几把呢。

    可等钱臻打开房门将朱启钰引入房间之后朱启钰才发现这个节目是多么让人震惊,连同他的那对双胞胎在内,房间里有七个各色各样的绝色美女,还都穿着性感的制服,那种香艳让朱启钰瞬间热血沸腾,钱臻顺手递给朱启钰一颗药丸,说了一句注意身体就离开了房间。

    第二天当朱启钰醒来的时候他感觉昨天好像是在做梦一样,看看四周赤身裸体七倒八歪躺在地上的那些美女,他才相信昨天发生的事情是真实的。没想到他朱启钰居然也当了回韦小宝,应该说是比韦小宝都厉害,韦小宝七个老婆也都是一个国家的,他可是和七个不同国家的美女度过的。

    等钱臻过来敲门的时候朱启钰已然做好了赌场再战的准备,他一看到钱臻就眉开眼笑,拍着他的肩膀对他赞不绝口。这次的体验真的是有如神仙一般了,朱启钰对这次的行程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

    这天晚上的赌局却有些诡异,刚开始的时候朱启钰还是像昨天一样好运气,连赢了好几把,他的赌注也越下越大。

    可慢慢地就开始输了起来,先是偶尔输一两把,慢慢地输的把数越来越多,到后来居然连着几把都输,不但把今天赢来的钱都输光了,连昨天晚上赢的钱也都还了回去。

    这时钱臻过来叫朱启钰停手,可朱启钰现在已然赌红了眼,怎么可能听钱臻的话,非但没有停手,还加大了赌注,把自己带过来的钱赌完了就和赌场账房借钱,借的钱还输就再借,等到账房都不愿意给朱启钰借钱,要他清账的时候朱启钰才发现自己居然输了足足三个亿,朱启钰当下就六神无主了起来,慌忙把钱臻叫了过来。

    “这可怎么办?我输了三个亿,这怎么办啊?” 朱启钰偷偷对钱臻说:“你偷偷出去把机票买了,咱们跑吧!”

    钱臻摇了摇头,对朱启钰苦笑道:“怎么可能跑得掉?这笔账要是不还上咱们连这个赌场的大门都出不去,这可不是国内,惹火了他们被人抛尸荒野了都没人管。”

    “那怎么办啊?就是把我的全部家当都给他们也不值三个亿啊?他们不会真的杀人吧?你快想想办法啊?是你带我来的,你可不能不管啊!” 朱启钰焦急地说道。

    “我早就让你收手,可是你不听我的,执意要赌下去,我有什么办法?”钱臻两手一摊说道。

    “那怎么办啊?刚才是我错了,我不应该不听你的话,是我不对,但现在已经这样了,你不能见死不救啊!你脑子灵活,快帮我想想办法吧!” 朱启钰现在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只能拼命地抓住钱臻这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希望他能救自己的命。

    “办法也不是没有,可是……”钱臻突然吞吞吐吐了起来。

    “还可是什么呀,有什么办法你赶快说啊,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吞吞吐吐的干什么啊!” 朱启钰焦急地说道。

    “只有把公司卖掉了才能还得上这笔账了!”钱臻叹着气说道。

    “把公司卖了也不值三个亿啊,按现在的行情公司的市值最多两个亿,就是全给他们也不够啊!” 朱启钰说道。

    “您的房产车产可能也要处理掉。”钱臻继续说道。

    “那也不够啊!而且房子车子也不是一两天能处理得了的,公司更是如此,在这个节骨眼上哪能那么快找到买家?远水救不了近火啊!” 朱启钰已然是带了哭腔。

    “银行贷给咱们公司的那一个亿不是才到帐吗?把那笔钱也拿出了就够了,房子车子稍便宜点卖,公司也按低于市场行情的价格出手,肯定会有人愿意要的。”钱臻说道。

    “把银行的钱也拿出来可就是犯罪了,那我可就永远也不能再回国了!” 朱启钰沮丧地说道。

    “那也比丢了性命强啊,现在不这么做还有别的办法吗?”钱臻无奈地说道。

    朱启钰长叹一声,灰心丧气地说道:“也只好如此了,这是天要亡我啊!”

    就这样,赌场将朱启钰扣下,让钱臻拿钱来赎。钱臻带着朱启钰的授权文件,回到国内,一个星期后才再一次回到赌场。赌场这才将朱启钰放了出来。

    已经心如死灰的朱启钰看到钱臻已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拍了拍钱臻的肩膀说道:“谢谢你还回来救我,我当初真该听你的话,那样就不会落得如此下场了。现在也没什么能报答你的了,只能是大恩不言谢了。”

    “别这么说朱总,你是个人才,和我这种大老粗不一样,一定能东山再起的!”钱臻从口袋里又掏出一沓钱来,对朱启钰说:“你也知道,我们兄弟两个没有多少钱,公司卖的那点钱也都拿过来用来还债了,实在是拿不出多余的钱了。这是我们兄弟的一点心意,你一定要收下。”

    朱启钰此时已经羞的无地自容了,他接过钱来,对钱臻说道:“我对不住你们兄弟俩,替我和钱贵说声对不起,你们的恩情我只能来世再还了!”说完,朱启钰就拿着钱一个人离去了。

    其实安南的赌局不过是钱臻做的一个局,只是朱启钰永远也不可能知道了。就这样,钱臻用自己的手段将整个公司都拿了过来,黎金龙也被钱臻赶出了公司。公司终于成为钱臻钱贵兄弟二人的了。

    在钱贵的运作下,公司的信贷业务蒸蒸日上,钱臻虽说不懂业务,但是却深谙人情世故,各路关系都被他打通,他还把以前放高利贷的经验也拿了出来,帮着钱贵拓展公司业务,就这样,原本一穷二白的穷小子成为了风光一时的大富豪,钱氏双雄的大名也逐渐响彻唐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