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与罪之战 第二十九章 贪婪之罪
    当海锋通过视频会议从刘智扬和闻语馨两组人那里得知系统提供公司和金融中介公司都是空头公司,在当地既没有办公地点又没有相关人员的时候,海锋知道唐华是最后的突破点了,还好来之前赵志杰的痕迹检验清楚的表明了这家所谓的借贷公司就在唐华,不然这起案件就又要从头开始,那就无异是大海捞针了。

    海锋和张慕枫顺利地找到了这家借贷公司,继祥借贷的牌匾明确地告诉了海锋自己这次找对了地方。两个人确定了继祥借贷的所在地之后就没有再做其他,而是在附近找了家酒店住了下来,等待着其他组员的到来。

    第三天上午,白虎组的成员悉数到达了唐华,在酒店的房间里,海锋开始了这次行动的计划部署。

    “咱们已经查清了所谓的系统提供公司和金融中介公司都是空头公司,但是这个借贷公司却是真实存在的,现在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从继祥借贷入手,查清这三家公司的关系,搞清楚这个继祥借贷到底是在玩什么把戏。”

    海锋说道:“我和刘智扬去联系唐华这边的同事,咱们以网络应急演练的名义进驻公司,李薇薇和赵志杰你们这次要唱主角,把这家公司的电子合同搞到手,他们的合同里一定能看得出猫腻,另外就是给他们的这个所谓大老板曹继祥中上木马,方便咱们了解他们的动向。”

    “我,刘智扬、张慕枫、李梦阳、闻语馨到时候就以网络安全面谈的形式和他们的员工去逐个问谈,看看能不能从这些人口中打探到有用的情报,等咱们完成情报收集后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几个人听海锋说完,就各自开始准备了起来。海锋和刘智扬直接去了唐华市局,和那边同事商谈第二天的网络应急演练事宜,李薇薇和赵志杰开始调试设备,张慕枫、李梦阳、闻语馨则对网络安全面谈的面谈稿进行推演,在其中加入自己想要问的关键问题,确保这份面谈稿不被看出端倪。

    李薇薇和赵志杰调试完设备后,看看时间还早,就过去找闻语馨他们,发现他们还在进行演练,于是李薇薇和赵志杰就没再打扰他们。

    这时李薇薇对赵志杰说:“你要不要出去走一走?我可以陪你去看看唐华大学,就在附近,那是我的母校,我可是最好的向导!”

    唐华大学早已名声在外,赵志杰也想要一睹真颜,闻语馨他们还在演练不便打扰,自己这边的准备工作也已完成,他又看出来李薇薇想要去再看看自己的母校,于是便点点头欣然同意。

    两个人来到唐华大学,看着那高大的校门李薇薇显得有些兴奋,她对赵志杰说:“看吧,怎么样?唐华大学够气派吧?”

    赵志杰点了点头,说道:“北京华南唐华,唐华大学果然名不虚传啊!够气派的!”

    李薇薇撅撅嘴说道:“那是当然的,我的母校怎么可能差?这可是典型的法式风格,这里的很多建筑都属于文物呢,应该说是国内现存最大的巴洛克风格建筑群,这可不是在其他地方能轻易见到的美丽景色。”

    看着那些高贵典雅,尽显贵族风采的建筑,一种奢华又浪漫的感觉充盈了赵志杰的体内,这真的是太漂亮了,再加上这里的绿树成荫、芳草依依,书声朗朗,让赵志杰也不禁回味起他的青春时光来。

    漫步在校园内的青草地上,李薇薇问赵志杰:“你觉得海组长之前说的话有没有点危言耸听啊?高利贷真有那么可怕吗?会有人去借高利贷吗?银行贷款不是更可靠?”

    赵志杰回答道:“银行又不是做慈善的,对于大公司来说银行当然是很好说话,但对于小公司或者个人,想从银行贷款那真的是难于上青天啊,而且很多公司都会有短期资金问题,要是等银行贷款,钱还没到手可能就该申请破产了,所以很多人都会考虑民间借贷,这就给高利贷留下了生存空间。现在网络贷款的监管缺失更是造成了高利贷的大面积泛滥,在一定意义上更是为高利贷的兴风作浪推波助澜。”

    李薇薇不解地问道:“高利贷有那么大的市场吗?”

    赵志杰回答道:“很多人在借贷之初根本就不会意识到自己借的是高利贷,等发现了已经为时已晚了。借贷合同已经签署,不可能回头了。”

    李薇薇再次问道:“那不借钱不就好?干嘛要借钱呢?”

    赵志杰答道:“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对你来说生活富裕,吃穿不愁,自然没有必要去借钱,可对于那些缺衣少穿,生活窘迫的人来说他们也有生活需要,总会遇到需要借钱的时候,再加上现在教育、房价都节节高升,普通人没日没夜辛苦工作的工资可能都不够一个家庭的日常开销,为了能让家人过得好一些,偶尔改善一下生活,的确是会遇到需要资金的场景的。”

    李薇薇又说道:“那也没有海组长说的那么可怕吧?正常的借贷而已,量力而行,少借一点就好了啊?怎么可能变成奴隶呢?”

    赵志杰看着李薇薇,他知道锦衣玉食的李薇薇从来没有体会过生活的艰辛,自然不会明白普罗大众的感受,于是他正色对李薇薇说道:“海组长说的并不可怕,他说的只是最常见的场景,我和你说一个我接触过的案件吧,你就知道网络高利贷有多可怕了!”

    李薇薇点了点头:“你说吧!”

    赵志杰说道:“之前办理的一个案件是一个女学生,因为想要买一个手机从网上办理了分期贷款,那个贷款是信用贷款,只要有身份证就可以贷款,但是需要裸体拍照,也就是裸贷。”

    “那个学生本来都是按期还款,可中间有一期因为软件更新怎么都没办法还上钱,就变成逾期了,之后就是高额罚息,不还钱那边就威胁要爆她的通讯录,把她的裸照放到网上,让大家都知道她裸贷的事情。”

    “小丫头立马就慌了神,只能按照那边说的继续还款,结果是借了两千还了两万还没还完,最后实在受不了了就报了案,可是还没等我们过去调查就发现自己的裸照已经在网上传开了,自己的同学都已经看过她的裸照。小丫头因为受不了被人指指点点,选择了自杀。”

    赵志杰顿了顿继续说道:“后来案件告破我才知道了他们的套路,你借钱的时候借贷合同什么的都符合法律规定,借得钱本来就少,利息更不会太多,不会让借贷人有警戒心理,但是他的借贷都是约定不能提前还款的,而且一定会在你完成还款前让你有一次逾期,这样他就可以收取高额罚息了,如果不给的话就电话轰炸,让你的朋友都知道你借钱不还。”

    “至于让借贷人拍的那些裸照不论你还不还钱都会被卖出去,所以只要你贷了款你就掉进陷阱了。那个犯罪嫌疑人还交代他之前还让那些办理裸贷的女孩子陪他睡过,他甚至将一些女孩提供给色.情团伙进行卖.淫,这次下手还算是轻的。你现在还觉得海组长是危言耸听吗?”

    李薇薇说道:“不借这种的就好了啊?又不是就这一家可以借?”

    赵志杰反问道:“如果整个行业都有问题呢?不借裸贷照样会有别的高利贷,换一种形式一样的取人性命,有什么区别?”

    李薇薇问:“那就不能不借钱吗?”

    赵志杰无奈地笑了笑对李薇薇说:“刚刚才和你说过的啊,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很多借贷人只是希望能稍微改善一下自己的生活而已,而且大部分人在借贷之前根本不会察觉到自己借的是高利贷。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李薇薇有些气愤,她不明白为什么会有如此糟糕的事情发生,真的就没人去管了吗?难道社会真的如此糟糕吗?真的有人为了钱可以毫无顾忌地去干事,一点良心都没有了吗?

    李薇薇问赵志杰:“就没有人管了吗?连学生都下黑手了难道这些事情就没人能管?”

    赵志杰反问:“让谁来管?不说网络借贷的发现困难了,即使发现了有什么理由去管?民间借贷是合法的,暴力催收的确不合法,但是一般的网络借贷总会把催收业务委托出去,他自己可以很好地逃避法律责任。而且一旦涉及异地办案,很多人是不愿意办理的,也就是说没有人愿意管。”

    李薇薇有些沮丧,问赵志杰:“那就任凭他们逍遥法外,危害众生?”

    赵志杰微微笑了一下,看着李薇薇说道:“好人总比坏人多,总是会有人愿意去管的,不然我们也不会出现在唐华了!”

    李薇薇点了点头,此时的她突然对海锋佩服了起来,为白虎组愿意远赴唐华而感到自豪,也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将这些坏人都依法惩治,不让他们再为非作歹。

    回到酒店,李薇薇感觉神清气爽,唐华依然是那么美丽,自己多少有些后悔离开这座城市,回到明城后面对那干燥的空气,乏味的工作和冰冷的建筑李薇薇完全没有感觉。

    当然,现在李薇薇反倒是有些庆幸自己回到明城了,因为如果不是这样自己也不会遇到白虎组这么有趣的团队,不能体会这种并肩作战共抗邪恶的英雄行为。所以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有的时候还是有道理的。

    此时闻语馨他们已经完成了第二天的演练,海锋和刘智扬也从唐华市局回到了酒店。几个人对第二天的流程又做了一次演练,确保万无一失之后才各自回屋。

    第二天一大早几个人就来到唐华市局,在唐华市局的配合下大家前往了继祥借贷。

    当大家赶到的时候继祥借贷的老板曹继祥正在给他的员工们开会,看到这突然而来的检查有些意外,不过马上就又恢复了平静,指派了一个员工出去买水果,自己则将海锋等人请进办公室。

    得知海锋等人的来意后,曹继祥微笑着表示全力配合,并让员工将买来的水果分给各位警官。曹继祥对于警察巡检这类的事情已经见怪不怪了,唐华这里的警察经常有事没事就过来检查,不是让安装什么系统就是填写什么文件,要不就是检查安全隐患。

    虽说那些警察每次都是说统一执行任务,可在曹继祥看来不过是找个由头过来揩点油罢了,所谓的那些个检查在他看来也不过是装装样子,曹继祥也习以为常。

    阎王好过,小鬼难缠,曹继祥不愿意和这些低级警务人员打交道,但也不想得罪他们,一般都是给下属一些钱,让下属应付应付,打发走了就没事了,今天正好开会,让他赶上了,只能是跟着装装样子,做做戏。

    海锋他们按照计划对继祥借贷的设备进行检测,对人员进行询问。曹继祥看着他们忙碌的样子感觉还挺像回事,自己心中不禁有些想笑,他心里想着:“这些人为了能捞点外快真的是绞尽脑汁啊,明明都看不懂自己是干什么的,还要煞有介事的查来查去,看着今天出场的人数,看来是想多赚点外快的样子,不过自己也不缺这点钱,赶快把这些瘟神打发走了好赶快继续挣钱。”

    曹继祥就这么坐在办公室,陪着海锋以及唐华市局的李衔,看着门外的人干着活。等外面都忙碌完了,曹继祥知道戏该收场了,此行的真正意图应该被兑现了,于是从抽屉里拿出了两个鼓鼓的信封,递给海锋和李衔,说道:“弟兄们都不容易,挺辛苦的,这点钱请大家喝个茶,买包烟,您二位一定要收下!”

    李衔刚想拒绝,被海锋拦了下来,海锋笑着对曹继祥说道:“感谢您的配合,其实说白了我们也就是为了应付一下上面的检查,不把戏演全了不好交差啊!就不打扰曹大老板赚钱了,我替弟兄们谢谢您的打赏,祝您生意兴隆!”

    曹继祥又和海锋他们客套了几句,把这些个警察送出门外,继续开始给员工开会。

    一上警车,当着刘智扬的面,李衔就开始大骂海锋:“海锋没想到几年没见你出息了啊!你们明城是不是待遇特别差啊?大老远跑唐华捞钱来了?今天就去这一家?不再多转几家?你是不是穷疯了?你海锋不要脸我们唐华的弟兄们还要脸呢,这么多人陪你出来捞外快来了?你缺钱你和我说,我给你行不行?别让我这个老同学丢人现眼了行不行?”

    海锋听了李衔的话不禁笑了起来,旁边的刘智扬更是笑得前仰后合,倒是让李衔不知所措了,于是他说道:“你们俩个笑什么?我说的话很可笑吗?刘智扬你也是,海锋胡闹你也陪着他胡闹啊?”

    海锋微笑着看着李衔说:“如果刚才咱们没有拿他的钱,他不就跑了吗?让他以为咱们是过来收礼的,我们才好进行下一步的行动啊,钱都给你,你回去之后上交了就好了,这么多年的老同学我怎么可能毁你的名声呢!”

    李衔用手指了指海锋说道:“好你个海锋,脑子里全是些歪主意,还好我不在明城,不然非被你气死不可。光给钱可不行,人我也要,这个案件你不能光自己玩,带上我,大家一起做。”

    海锋和刘智扬听了李衔的话,对李衔愿意帮着白虎组办理案件自然是感激不尽。三个人在车上有说有笑地离开了继祥借贷。

    回到酒店,几个人开始整理得到的资料。整理完了之后才发现,这个小小的借贷公司居然资金流水上亿,涉及借贷人有两万人之多。

    网络借贷的力量瞬间显露了出来。相较于传统借贷,网络借贷无论从涉及人数之多还是波及范围之广都是远远胜出的,这也成为了不小的隐患,一旦出现问题就会牵涉众多,造成大面积的社会动荡。

    海锋他们从收集来的情报发现所谓的系统提供公司和金融中介公司的法人其实都是曹继祥的亲戚,人虽然没有在公司出现,但是工资表全有他们的姓名。

    借贷合同也被抽样翻阅,都和海锋他们之前了解到的一样,表面上看就是普通的借贷合同,但是加上信息系统使用费,金融服务中介费后再看就会发现这毫无疑问是高利贷。而且其中很大一部分人都发生了逾期,意味着大笔的逾期违约金也被继祥借贷收入囊中。

    赵志杰和李薇薇还发现了他们的系统软件可以主动停止业务,也就是说是可以人为造成借贷人逾期,相关的操作日志和话术本也被他们所发现。不仅如此,大家还发现了两个与继祥公司有大量业务往来的公司,一个是石恒财务公司,一个是钱氏集团。

    其中继祥公司给石恒财务进行了大量汇款,而钱氏集团不但为继祥公司提供了大量的资金,还从继祥公司得到大量的资金汇入。

    海峰他们于是对石恒财务公司和钱氏集团进行了调查,他们发现两家公司都在唐华,于是海锋决定首先对石恒财务公司进行调查。

    石恒财务公司的调查还算顺利,第二天在李衔的配合下白虎组就完成了调查,那其实就是一家专门负责催收的公司,一进入公司大家就发现了大量的暴力催收和各种电话轰炸、裸体照片威胁等软暴力催收的相关证据,顺势就将整个公司控制了起来。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公司的老板石恒不在现场。李衔当即联系石恒财务公司所在地唐坪分局网安要求那边配合对石恒进行抓捕。

    过了一会儿,李衔的电话响了起来,是唐坪分局网安大队长的电话。李衔接起电话,那边并没有说石恒抓捕的具体情况,只是和李衔说晚上唐坪分局局长想邀请他和明州的同事们一起吃饭,还说石恒的事情大可放心,已经锁定位置了,让他们安心赴宴。

    李衔看了看海锋,知道这顿酒是避不过去了,不过既然那边愿意帮忙将石恒抓捕,这边也将石恒财务公司整个控制了起来,所有的犯罪证据已然掌握在手,今天的行动也算成功了,就不好再拒绝主人的盛情,于是李衔帮海锋应承下了当晚的酒席。

    海锋得知唐坪分局局长晚上要宴请他们的时候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按说自己的级别还不至于让一个分局局长如此热情,但毕竟还在唐坪分局的辖区,而且抓捕石恒的事情也依然需要那边的帮忙,于是海锋也就同意带着白虎组前往赴宴。与此同时,海锋叫来了赵志杰和李薇薇,他在李薇薇耳边悄悄地说了些什么,李薇薇点点头,之后就和赵志杰一起离开了现场。

    一个白天的时间,在李衔的帮助下白虎组完成了对石恒财务公司的物品扣押,又在唐坪分局完成了对公司人员的讯问,忙忙碌碌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等海锋抬起头看时间的时候发现已经快到赴宴的时间了,海锋从讯问区出来,发现李衔和刘智扬等人已经在等候他,李薇薇和赵志杰也在其中,于是大家将临时羁押的任务交给了唐坪分局的同事,一行人匆匆上车,准备赴宴。

    赴宴途中,海锋对李衔说道:“唐华这边的警务工作真的是比明州好太多了,单单是办案与送押分离就能让很多基层警察受益,这点真的是需要向你们学习!”

    李衔笑了笑,对海锋说道:“这是多亏了我们的乔羽乾乔局长了,他是从基层出来的,基层工作经验丰富,也深知基层的疾苦,一上任就进行了大刀阔斧的警务改革,分离办案送押工作就是其中一项。”

    “你们也清楚,咱们的基层警察完成办案往往是要加班到很晚,甚至是熬夜,再让他们进行送押任务大家的确是很疲劳,送押分离之后,办案警察只需要提前告知送押队这边需要送押的情况,案件办理完成后送押队就会过来统一送押,这也可以让办案警察多休息休息。”

    李衔顿了顿,继续说道:“以前不是经常说从优待警一句话,从严治警一本书吗?在唐华可不是这样,乔局长充分考虑到了基层弟兄的艰辛,为大家办了不少好事,唐华的从优待警可是实实在在,没有半点水分的。”

    海锋和刘智扬不禁为这位素不相识的乔局长喝彩,在明城,从优待警一句话,从严治警一本书真的不是一句玩笑,而是事实存在的。那些个领导为了自己的仕途往往把手下当做踏脚石,从不会考虑基层同志的待遇问题,只是在上级要求的时候做做样子而已。

    但是从严治警却一直在抓,毕竟出了问题自己是要负领导责任的。这也就让基层工作越来越重,警察越来越少,有关系的都找关系调离了基层,剩下的不是像赵志杰这种没有关系又老实苦干的外来户,就是一些老弱病残。

    一个二十人的派出所真正能干活的不超过五个人,还有很多人虽然在下面挂名,却很少出现在单位,不是发福利或者领功授奖都难得一见。能像乔局长这样真真切切的考虑基层待遇的局长在明城可以说是凤毛麟角了,两个人甚至有些嫉妒起唐华的同事来了。

    李衔丝毫没有理会两个人羡慕的表情,继续自豪地说道:“乔局长不但分离办案送押工作,他还真正做到了充实基层,警务人员下沉,权限下沉,数据整合,每个基层弟兄所拥有的工作权限都是和市局机关相同的。”

    “以往的数据壁垒完全被打破,凭借数据优势而为难基层办案警察的事情不复存在,大家都能最大限度的利用警务资源。机关则实行扁平化管理,仅留存必要的精英人员,并且统一业务下达,所有对基层的业务下达都要先经过整合,避免多部门对同一项业务进行多次下达,加重基层业务工作量的事情发生。”

    “可以说在乔局长的管理下唐华的警察都愿意留在基层,有几个优秀的小朋友我之前想要调他们到机关他们都不太愿意,觉得机关领导太多,工作压力太大,不如在下面工作心情顺畅,还是我强制要过来的。”

    说到这里三个人不禁哈哈大笑,海锋和刘智扬再次从心底对这位局长表示钦佩,他们知道能让基层警察愿意留在基层、服务基层真的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在明城,基层警察都挤破门槛想要调到机关,即使不能到明城市局,也要想办法回分局机关,怎么可能有人自愿留在基层?招人难,留人难已经成了明城警务工作的一大难题。

    那些个领导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通过行政命令强制留人,结果是有关系的都走了,没背景的都被留下了,不但让基层怨声载道,而且岗位与人员能力完全不匹配,有能力的没岗位,在岗位的没能力。

    因为这一现状海锋和刘智扬都没少和领导争吵甚至开骂,可现状也从未改变,毕竟和升官发财相比,工作问题并不在那些领导的考虑范畴以内。这就更让两个人羡慕唐华的同事能有这么个好局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医路芳华〕〔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战神之巅峰奶爸〕〔穿成年代文里的霸〕〔武道人间〕〔鬼命阴倌〕〔祭司大人:别撩我〕〔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师父嫁我可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