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第一萌宝:总裁爹〕〔田园悍妻:妖孽王〕〔元素箭师〕〔仙尊归来〕〔纨绔修真少爷〕〔转世神医在都市林〕〔全才天医免费阅读〕〔天降鬼才〕〔婚后被大佬惯坏了〕〔替身鲜妻,宠爆了〕〔神医嫡女:帝君,〕〔重生空间之最强农〕〔旺夫小哑妻〕〔豪门影后之步步谋〕〔麻烦请叫我上仙〕〔第一豪婿〕〔操盘手札记〕〔我做二哈那些年〕〔巨龙之血脉进化〕〔书穿女配很低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与罪之战 第三十一章 将计就计
    坐在开往唐岛的船上,感受着清凉的海风,李薇薇无比地惬意。她记得上次到唐岛还是刚上大学不久时候的事情。

    当时几个北方来的小姑娘刚到唐华不久,对大海有着无限的向往,刚一到周末就拉着李薇薇去唐岛看海,那时候的李薇薇刚从明州来到唐华,终于可以不用再被家人过多的约束,可以充分享受自由的她自然对这片象征自由的大海有着无限的好感,即使都过了这么多年,这片大海依然让李薇薇心醉,对于她来说这就是自由的乐园。

    不在酒店,自然也没有被人监视,没有被人监听,李薇薇终于可以放心大胆地表达自己的心声,她冲着蔚蓝的大海放声大叫,还拉着闻语馨在船上四处乱窜,这时的她满心都是重获自由的喜悦,所有的烦恼都被抛掷脑后。

    海锋、刘智扬、李梦阳三个人坐在船头的座位上,看着像脱缰的野马一样的李薇薇拉着闻语馨东逛西逛,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也被她的喜悦所感染,开心地笑了起来。

    刘智扬笑着对海锋说:“这个李薇薇可总算是解脱了,明明是最热爱自由的人,却连睡觉都要被人监视,这孩子应该是憋坏了吧!”

    接着刘智扬话音一转,说道:“我说海锋啊,你怎么老是能碰到这种怪事?是你喜欢怪事还是怪事喜欢你?仇厅长找我让我帮你我就知道肯定没好事,可被人监视我可是头一次碰到。”

    “一个房间装十几个针孔摄像机,这个唐坪分局的局长可真够下血本的,估计也就是因为你才给我们这待遇,你说他是不是有偷窥欲啊?卫生间都要装摄像机,这唐华这么热,想洗个澡都不行,可真是够损的了!”

    “不是有句话叫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我看他倒是符合作恶亲兄弟这个说法了。哥哥让人不舒服弟弟也是不甘人后,他们这亲兄弟可真的是如假包换啊!”

    “我在明城的时候就不喜欢他的那个哥哥,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本事没有还一肚子坏水,看着人模人样的,其实还不如个绣花枕头,起码绣花枕头不恶心人啊,那就是个伪君子,工作一塌糊涂,还把队伍也搞得一塌糊涂,真不知道他怎么当上的局长。”

    “这个徐东倒是比他哥哥真实,起码没有装君子了,脚踏实地的做小人,为了个犯罪嫌疑人连自己的同事都要监视,这其中还有女性啊,将革命进行到底的精神他没有,将罪恶进行到底他倒是做的很彻底。”

    “要是在战争年代他就是混入我党内部的奸细,应该就地枪决的那种,按我说就应该告诉李衔,让他们那个乔局长知道这件事,看这个徐东还能不能蹦跶的起来,他不是喜欢在高墙大院里吃饭吗?监狱也是高墙大院啊,不比他那个城堡矮,还有武警给他站岗,多阔气,最适合他了!”

    听了刘智扬的话李梦阳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他不得不佩服刘智扬,不说他口才如何,就单说这肺活量就是常人无法相比的了,说了那么长时间脸不红气不喘,中间连停歇都没有,真的是难得的高手了。

    海锋对刘智扬说道:“要是让李衔知道了,那咱们的大鱼可就警觉了,现在已经不是一个石恒或是曹继祥的问题了,那个钱臻应该也有问题,不搞清楚之前咱们最好还是别打草惊蛇的好!”

    刘智扬问道:“那怎么办?让他这么一直监视着?连房间里都没办法待了,想说说话还要跑出来,他们又不配合抓捕,现在石恒在哪里都不知道,咱们再在这里也没太大的意义了吧?”

    “依我看还不如先把人和东西带回明城,还有那个曹继祥按照现有证据可没办法认定犯罪,也就是正常借贷,你要非要连他一起带回去也只能以合同诈骗的名义去做。”

    说着刘智扬话音一转:“这件事我倒是能做!我看就这么定了吧,先把人带回去吧,别在这里憋着了,要不真憋出病来呀,你不考虑自己也要为两位女士考虑啊,睡觉还被人监视,这谁受得了!”

    海锋摇摇头:“现在还不是走的时候,现在看来石恒、曹继祥都只是小角色,我们要的是真正的大鱼,在调查清楚前离开就亏了。”

    海锋顿了顿,继续说道:“起码他们没有派人跟踪咱们,离开酒店咱们就能自由活动了,只要不进入他们的监视区域就行了!”

    刘智扬抢着说道:“可继祥借贷和钱氏集团咱们都不能去咱还调查什么啊?调查唐华的山山水水?”

    “而且石恒现在在哪里都不知道,咱们在这里能做的事情太少了,你不会是没来过唐华想要顺便公款旅游吧?那我可不和你一起了,我还不如回家看闺女去呢!”

    “而且检法那边还是提前去和他们沟通才好,毕竟这种案件的定罪量刑还是有难度的,没有先例,大家也不愿意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回去了还要有一场嘴仗呢,与其让我在这里和你们游山玩水不如让我回去好好准备,要不抓了人再放了就丢人丢大发了!”

    海锋微微一笑:“谁说咱们不知道石恒的位置?李薇薇早就搞到石恒位置了,还多亏了那个曹继祥,真的是帮了咱们的大忙了!继祥借贷和钱氏集团咱们也不是不能进,只是不能用现在的样子进。有闻语馨、李梦阳和张慕枫这三个人在咱们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探听什么情报就探听什么情报。”

    刘智扬恍然大悟:“好小子,你这是又要玩偷天换日的把戏啊,你这个鬼见愁可真不白当,谁招惹你谁倒霉,我看徐东、钱臻他们这一伙人好日子也快到头了,谁让他们碰上你了!那从明天开始我就去配合赵志杰去做痕迹鉴定,把张慕枫换回来,让你好好玩你的‘千面人’!”

    接下来的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每天徐东接到的汇报都是海锋他们出去游玩后在酒店的心得体会以及第二天的行程安排,到后来徐东都懒得听底下的人汇报了,徐东认定了这帮乡巴佬就是借着公干的机会来旅游来了。

    徐东问自己的哥哥徐卫海锋的情况,徐卫每次都是说海锋是个好同志,刚正不阿,有勇有谋,从来不搞歪门邪道,是党的好同志。

    徐东也听出了哥哥的意思,就是说这个海锋是个不近人情的人,既然他不来招惹自己,也就懒得管他,想怎么玩随他的便,这一个月海锋的行为反倒是让徐东觉得哥哥说的话也不对,海锋其实也和自己一样,哪有什么两袖清风只不过是没机会罢了,这机会一来还不是以公谋私,花着公家的钱自己旅游,找两个小孩子干干活应付应付差事,自己游山玩水享受人生。

    每次钱臻询问徐东海锋他们的情况的时候他也是让那边放心,告诉钱臻一切尽在掌控。

    钱臻刚开始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疑虑的,毕竟石恒财务公司被海锋一锅端,只有石恒走运才跑了出去,虽说石恒跟自己没有关系,可钱臻也不愿意冒风险,他不想再进监狱,更不想让自己的弟弟有进去的风险,所以一切的隐患都必须扼杀在襁褓之中。

    钱臻已经做好了牺牲曹继祥的打算,准备让他进去坐两年牢,钱臻让曹继祥跟着自己赚了那么多的钱,就是为了防范今天。可是后来钱臻也不去关注海锋他们了,在他看来海锋天天在外面游玩,只安排两个手下去干活,根本就是想要应付了事的样子,再去为他们这些小人物去浪费时间就不值当了。

    另一边张慕枫这两天可有够忙的,程序员大叔、职场白领、清洁阿姨、快递小哥、小混混这些角色他都扮演了,唐华人、燕北人、宋海人、京华人也都被他扮演过了。

    张慕枫并没有觉得疲惫,反而兴奋异常,每天都是不一样的人生,可以讲普通话的时候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探查情报,需要用方言的时候自己的背后又有闻语馨、李梦阳、海锋三个人帮忙,海锋的犀利和李梦阳的专业再一次让张慕枫感到佩服,他们的情报探查能力各有特色,却同样出色,都是张慕枫想要学到的技术。

    而闻语馨那千变万化的化妆术和信手拈来的地方方言更是让张慕枫佩服得五体投地,张慕枫第一次感受到团队合作是一件让人享受的事情,第一次感受到情报工作的获取能这么有趣这么好玩,张慕枫也不得不为自己当初做的那个决定所欣喜。

    张慕枫觉得自己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就知道跟着海锋会很有意思,现在的自己与其说是工作不如说是享受这种百变人生,享受团队合作的乐趣。

    而赵志杰这些天则一直待在唐华市局做数据,开始的时候总有人想要进来看赵志杰在做什么,可是这些人还没进入房间就看到了凶神恶煞身形威猛的刘智扬,无法进入房间,要不就是被李衔拦在门外,只能讪讪离去,到后来就没有人再过来了。

    这让赵志杰有足够的时间专心致志地做事情。对于唐华这边赵志杰十分羡慕,他们的痕迹鉴定科装备精良,都是最好的设备,用起来无论是操作感还是数据结果都让人满意。相比之下明潭的设备就真的是让人失望了,自从那个徐局长上任就再没有购置过新的设备,那么些年装备已然陈旧,根本就没办法很好地使用,可惜没人在乎,只有赵志杰眼看着自己和其他兄弟单位的差距越来越大而心存焦虑。

    此时的刘智扬则尽心尽职地完成着他的护卫工作,一个能说会道的“大狗熊”守在门口,哪还有人胆敢靠前?说理肯定是说不过他刘智扬的,动手更是自寻死路,当然就没人敢来触这个霉头。

    刘智扬这些天边护卫边看着赵志杰在那里埋头苦干,他对赵志杰的好感又加深了一层,在他看来赵志杰不是那种善于表现的人,也不怎么爱说话,和张慕枫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要是把张慕枫比作香槟酒,让人一眼就爱上,让每个人从开始就被他的风采所吸引所折服,那赵志杰则更像是一坛老酒,默默无语,看似平平,只有与他相处过后才能体会到他的浑厚与内涵。

    可惜的是像赵志杰这样不会推销自己的人往往需要遇到伯乐才行,而伯乐又不常有,尤其是在明城,一个只知道埋头苦干的人是很难有出路的,再加上他所在的明潭分局的局长是徐卫,就更不可能出头了。

    刘智扬不禁为赵志杰感到不平,同时也佩服起海锋来,能找到这么多优秀的人才,能让赵志杰这样的人有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机会,这种伯乐眼光是自己所没有的。

    一个月后,徐东意外接到了李衔的电话,说是海锋他们一行人要回明州,临别之际想要宴请徐东,以感谢唐坪分局的大力协作。虽然徐东对海锋没什么好感,但是吃饭喝酒的事情他是不会错过的,况且还能算是给李衔面子,一举两得的好事他没有不应承的道理。

    地方是李衔选的,是在唐岛附近的一个民家小居,和徐东常去的地方相比寒酸了不少,不过幽静淡雅,又能远瞰唐岛,也别有一番风味。“就当是体验一下下层人民的生活吧,也算是慰问基层!”赴宴的途中徐东心里想道。

    当徐东一行人到了约定的地方的时候李衔和海锋等人已然等在门口,看到徐东来到立马迎了过来,徐东也亲切地和他们握手。单凭“鬼见愁”要离开就让徐东感到高兴,他脸上的喜悦也是真实的不能再真实。

    这次来的人不多,之前李衔已经告诉徐东这边只有李衔、刘智扬和海锋三人,徐东也不便多带人过来,只带了曹勤和石骠二人。六个人在饭桌上坐下,看着这田园风光,别有一番情趣。

    徐东对海锋说道:“不好意思,这些天实在是太忙了,就没顾得上招呼你们,案子进展的还算顺利吧?”

    海锋笑道:“您太客气了,已经帮了很大的忙了,要不是您那边帮忙怎么可能把石恒财务公司一网打尽。”

    徐东笑了笑,说道:“那不过是给你们跑跑腿而已,不足挂齿,不足挂齿,不过百密一疏啊,让那个石恒给跑了!找着他了吗?”

    海锋摇摇头,说道:“还是没什么音讯,看来也只能慢慢再找了!”

    徐东笑了笑:“那也是,这个石恒太狡猾了,不过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总会再找到他的,你们也不用太担心。”

    海锋笑道:“是啊,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只要把案件证据坐实,铁证如山不怕他不归案!”

    徐东说道:“对,肯定会归案的,不过你们这次也真的是下辛苦了,为了这么一个小小的讨债公司在唐华待了一个月,看来明州那边案件还是比较少,警力充沛啊,哪像我们这里,案件太多,大家都忙得没日没夜,这种小公司根本管不过来,一个月的时间最少要搞三四个团伙案件,这种费时费力的案子我们可搞不起,经济上也不划算啊!”

    海锋说道:“总要有人来做,只做好做的案件,难一些的就不去理会,任由他做大,那到了想管的时候可能已经管不住了,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啊!”

    “而且也不是什么事情都能用经济账来算的,要真的只考虑经济不考虑其他那刑法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毕竟挣大钱的方法都写在里面了,没了刑法来钱更快不是吗?”

    徐东笑笑:“有见地,海青天果然与众不同,来,我们喝酒,今天不了工作了,咱们就好好地喝酒,为明州的兄弟践行,希望大家日后再来唐华,到时候我一定好好作陪,陪大家好好玩玩!”

    海锋举杯喝完之后和徐东说道:“您太客气了,唐华这个地方不错,有机会我们肯定会再来的,也邀请您去明州作客,去明州看看!”

    就这样,几个人够筹交错,欢笑不断。徐东心想海锋这些人还真的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明明是借机旅游还要说的那么道貌岸然,他心里想也许这就是明州的风气吧,这时徐东不由得对自己的行为感觉满意了起来,虽说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但起码自己很真实,不像明州的这些人人前人后两面派,明明干的是下作事还非要给自己立牌坊,真的是贻笑大方。

    酒席持续到很晚,徐东很高兴,钱总的事情办妥了,“瘟神”要走了,诸事顺心,不得不多喝几杯,他看到海锋他们似乎也很开心,徐东心里清楚,公家付账玩了一个月了,该玩的都玩了,现在带着人回去一结案,万事大吉,大功告成,自然没有不开心的道理。

    只是今晚的海锋和刘智扬似乎特别能喝酒,之前的饭局明明是都被喝趴下的人,今天却神勇无比,眼看着曹勤和石骠都喝醉了,他们还没有醉的迹象。徐东不禁在心中暗骂自己的这两个手下无用。可喝着喝着自己眼前似乎也朦胧了起来。

    徐东勾着海锋的肩说道:“老弟,哥哥今天喝多了,想和你说几句真心话,话不太好听,但可都是真心实意!”

    海锋笑着说:“您说,我听着呢!”

    徐东说道:“我是个爽快人,我看你也是个爽快人,以后啊别老图那些个虚名,没什么用,人活得实在点不好吗?再说你的那些个名气有什么用?把同事都得罪光了,领导也全让你送进去了,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没错,老百姓是夸你了,可那有什么用?能当饭吃还是能当酒喝?没用!还是实实在在的拿些钱好,家里也能过得富裕些。别老学我那个哥哥天天假正经,装来装去不累吗?”

    徐东笑着看看海锋,继续说道:“这段时间在唐华玩得还好吧?这边景色不错吧?你这点我特别赞同,公家的钱就是要拿来花的,不花干嘛?留着下崽吗?人一定要善待自己,自己开心就好。我是最近太忙,要不肯定陪着你们好好玩玩!你是不知道,其实唐华最漂亮的景色不在白天,而在晚上,夜色撩人才是这里最好的景色!”

    徐东的眼越来越模糊,他似乎又看到了自己的“爱情”,年轻貌美的“爱情”。他记得当时问那个女孩的时候那个女孩告诉他自己才十三岁,但是那曼妙的身材却完全不像一个孩子。

    年轻就是好啊,徐东不禁咽了咽口水。他搂着海锋继续说道:“下次再来一定要来找我,我带你去见识这里最好的景色,美女如云,酒池肉林,帝王般的享受!”

    海锋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不停地对徐东微笑,时不时地端起酒杯敬徐东一杯,旁边的李衔和刘智扬也不时和徐东碰杯,桌子上的另外二人已经是趴在那里一动不动了。不知不觉间徐东觉得自己已经听不清楚海锋他们说什么了,眼皮也沉重了起来,不由自主地往下坠,渐渐地徐东也趴在了桌子上,进入了梦乡,他最后一眼看到的是海锋和刘智扬、李衔他们在那里谈笑风生。

    徐东在睡梦里又看到了他的“爱情”,那我见犹怜的样子让徐东忍不住想要再次兽性大发,和自己的小美人一番云雨。可是今天的床貌似有些不一样,似乎比以前的小了许多,害得徐东总是碰头,碰着碰着徐东觉得不对劲,自己不像是在床上,他猛然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是在一辆飞驰的汽车里,手上还戴着手铐。

    徐东瞬间酒醒了过来,他问道:“怎么回事?你们是什么人?我可是唐坪分局的警察局长,你们想干什么?”

    前座的副驾驶探出一个人来,那是徐东所熟悉的面孔,海锋的面孔。

    海锋对徐东说道:“徐局长,昨天不是说了要请你到明州看看吗?择日不如撞日,咱们今天就去明州!”

    徐东举起自己的双手,说道:“你给我戴手铐是什么意思?让我去明州又是什么意思?”

    海锋没有回答徐东的问题,而是对他说道:“石恒已经被我们抓到了,就在后面的车里面,你帮他逃跑的事情已经暴露了,哦,对了,你找人给我们酒店装针孔摄像机的事情也暴露了,其实我们一开始就知道。你昨天很真实,我希望你到了明州之后也能一如既往的真实,如实交代问题!”

    徐东瞬间愣住了,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一夜之间就成了别人的囚徒,他感觉自己中了海锋的计,可现在又有什么办法?他只能静静地坐在车里,看着车子飞驰向明城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124899〕〔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重生八零:媳妇有〕〔杨辰宁蓉蓉〕〔乡间轻曲〕〔楼主大人求放过〕〔混在柯南世界做警〕〔狂凤逆天:废物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