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第一萌宝:总裁爹〕〔田园悍妻:妖孽王〕〔元素箭师〕〔仙尊归来〕〔纨绔修真少爷〕〔转世神医在都市林〕〔全才天医免费阅读〕〔天降鬼才〕〔婚后被大佬惯坏了〕〔替身鲜妻,宠爆了〕〔神医嫡女:帝君,〕〔重生空间之最强农〕〔旺夫小哑妻〕〔豪门影后之步步谋〕〔麻烦请叫我上仙〕〔第一豪婿〕〔操盘手札记〕〔我做二哈那些年〕〔巨龙之血脉进化〕〔书穿女配很低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与罪之战 第三十六章 决胜
    当海锋得知钱臻让张越进行催债业务的时候,他知道机会来了,只要张越有了实质性的行动,那钱氏兄弟的归案也就指日可待了。

    张越按照钱臻的指示接手了九家借贷公司的催债业务,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人手严重不足,只凭着自己手底下的这些个弟兄光是打电话催债都无法应付,更何况还要上门催债,和完成给柴总供人的事情。

    为此他开始了招兵买马,从燕北大量招人到唐华这边,张越知道这些新人干不了太多的事情,可是只要能承接下电话催债就足够了。

    在这些新招的人之中一个叫张东风的人脱颖而出,这个人学得最快,其他人还没能上手的时候张东风已经可以进行电话催债了,张越觉得这个张东风是个人才,又是自己的本家,在这个用人之际只让他打打电话就有些浪费了,于是他让张东风跟了自己。

    在燕北放了那么些年的高利贷,催债是张越再熟悉不过的场景了,一个星期之内,张越就把业务完全理顺。

    电话催债有新人在做,发给他们话术本之后这些家伙按照话术本有模有样的催债,虽然有些时候还稍显稚嫩,不过吓唬那些欠钱的人已经足够了。毕竟没有人愿意让自己周围的人都知道自己借了高利贷。

    遇到了难缠的角色张越也不着急,先是给他们介绍赌博集团的工作让他们去做,不愿意的张越就带着弟兄杀过去,拘禁、恐吓、殴打,直到欠债的人就范,把钱还上才罢手。

    如果是那些借裸贷或者佳丽贷的则更是合了张越的胃口,直接逼她们去柴总的色.情平台工作,张越清楚对于这些女孩子来说让人看自己的色.情直播总比被逼出卖肉体的好,那些女孩也多数乖乖就范。

    张越突然有种顺风顺水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在放高利贷这方面绝对是行家里手,与其让他去做那些和人谈生意的事情不如让他去要债来的顺手,自己做的也更开心一些。那种居高临下的气势让他感觉自己就是土皇帝。他甚至觉得钱臻如果早就让他来做催债而不是安排那些完全不认识的人去做的话生意会比现在还要大的多。

    钱臻看到张越已经顺利的上手催债业务,钱贵那边的资金也准备的差不多的时候,知道是时候联系李衔,让他成为第二个“徐东”了。于是钱臻给李衔打了电话,邀请他到古堡一聚。那边的李衔也没有推脱,两人约定好第二天晚上古堡相见。

    李衔挂了钱臻的电话转头就打给了海锋。电话里李衔对海锋说道:“海锋,你们白虎组准备的怎么样了?打不打算行动了啊?钱臻刚才可是给我打电话让我再去古堡了啊,他这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让我过去必然是想腐蚀我。你们这出无间道到底要演多久?他的礼我可受不起啊!”

    海锋笑着对李衔说道:“你没有拒绝吧?”

    李衔说道:“我当然没有拒绝,要不你们这出戏怎么唱?让他知道徐东被抓了肯定会望风而逃啊,我还要帮你们拖住他呢。”

    海锋笑道:“没拒绝就好,去吧,古堡那种地方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去得了的,过去好好享用享用那里的美食也是不可多得的机会。”

    李衔笑骂道:“在你海锋的眼里我就那么没出息啊,就为了一顿饭就出卖自己啊?”

    海锋答道:“怎么可能只是一顿饭,肯定还有好礼相送,说不定也是一盒金条,顶你两三年的工资呢。”

    李衔忍不住又骂道:“我说你个海锋你到底是哪头的?先是让我拿曹继祥的钱,现在又挑唆我要钱臻的金条,你不会是反腐反上了瘾想把我也一并带回明州吧?”

    刘智扬这时抢着说道:“李衔你放心,大家兄弟一场,我是不会让海锋把你带回明州的,回去了还要管饭呢,我们这都是普通家庭,没那么宽裕,就是盒饭也管不起啊。”

    “再说了,不是还有你们乔局长在吗?用不着回明州。你安安心心的收金条,不用担心我们。”

    “哦,对了,我记得钱臻他说过‘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他肯定不只是给你金条,还要给你‘颜如玉’呢。不过你可要先问清楚年龄啊,别又干徐东一样的蠢事。”

    “你也可以和钱臻提要求,既然他那么想招募你肯定乐意满足你,你就和他说你想学学外语,说不定他送你的‘颜如玉’还会是国外的呢,你也可以感受一下异国风情,想想都替你开心,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你们乔局长是个好人,就算你进去了也肯定会给你优待的,起码盒饭会给你加个鸡蛋吧,那你也就不亏了!”

    李衔听了刘智扬的话已经忍不住从电话里笑出声来了,他在电话里说道:“刘智扬你这爱损人的毛病这么些年可是一点都没变过啊,你想学外语自己学去,别往我身上安,说正经的吧你们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海锋笑着看着刘智扬,平时被刘智扬损的时候海锋是一个脑袋两个大,光听到他的声音就发怵,可是听他损别人的时候又觉得别有一番风味,甚至有种百听不腻的感觉。听到李衔的问话他才回过神来,对李衔说道:“他不是约你明天晚上古堡见面吗?你就放心大胆的去吃饭,我们稍后就会去古堡和你汇合。”

    李衔听了海锋的话,知道他那边肯定是已经准备妥当就等收网了,于是说道:“好小子,其实你早就准备动手了吧,钱臻的一举一动你都掌握了,他约我吃饭的事情你也早就知道了对不对?”

    海锋笑着答道:“我也是刚才钱臻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才知道的。”

    李衔说道:“你们这两个家伙脑子里尽是些歪主意,这次我可是帮你们大忙了,你们可欠我一顿酒。明天收网的事情你需要多少人直接说,乔局长已经吩咐过了,全力配合你们的工作。”

    海锋说道:“那我们明天上午就去你们市局和你商谈人员部署的事情。”

    “好,那明天上午见。”李衔说完就挂了电话。

    海锋回头看着刘智扬,说道:“你之前不是担心没办法把钱氏兄弟绳之于法吗?这下不用担心了吧,现在他们的行踪咱们都完全掌握了,收网不成问题。不过审讯的时候你还是要多留心了,成功与否就看你的了。”

    刘智扬笑着看着海锋,说道:“你放心吧,路都铺好了还有什么走不通的道理。趁着他们把钱拿去洗掉之前将他们一网打尽也算是为老百姓找回些损失,多尽了一份心。”

    “审讯的事情也简单,只要钱氏集团倒了那九家公司的负责人自然会如实招供,倒时候钱氏兄弟这些年所犯的罪行就能够得到法律的制裁了,终于不用再让这些家伙逍遥法外了。”

    说着刘智扬话音一转,说道:“说真的,这次我真的是服了你了,你怎么就知道钱臻肯定会自己来做催债的事情?不过想想也对,自己人总是比外人信得过,那三十多家催债公司一起消失给他的打击肯定很大,自然会用自己人,这也帮了咱们的大忙了。”

    “现在想想其实人真的应该学会知足,大富大贵又能怎么样?良田万倾,日食一升,广厦万间,夜眠八尺,为了钱而舍弃自己的灵魂,最后的结果只能是锒铛入狱了。这个钱氏兄弟也真的是贪得无厌了,如果能规规矩矩地做生意应该也会是很幸福的吧,却被金钱迷惑了双眼。”

    “你说他们赚得那些钱要几辈子才能花完?就这么做了金钱的奴隶,真的是得不偿失啊,更让人气愤的是这个钱贵,明明受了那么多年的教育,怎么就不想着多为社会做点贡献,反而一次又一次的游走在法律的边缘,试探法律的底线。”

    “他觉得自己做的天衣无缝可以逃避法律制裁,可我觉得他始终没有明白一个道理,法律的存在不是一纸文书,而是正义的天平,法律文本或许会有所滞后,会有漏洞,但是我们这些践行法律维护和平的人确是活的,会用我们除暴安良,守护正义的心去弥补法律文本的漏洞。这么简单的道理他们怎么就不明白?”

    海锋听了刘智扬的话,对刘智扬的看法十分赞同,他很喜欢刘智扬对法律的这个解释,可海锋也清楚很少有人会像刘智扬一样去看待法律,去实践法律,这也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会去突破底线,挑战法律。

    因为在他们看来违法犯罪所需要付出的成本太低了,只要可以挣到钱,就算是自己的所作所为有违法律也无所谓。当然,海锋也清楚,这也是时代的代价,不管怎么说现在的贫富差距是会让一些人愿意以身试法的,而要解决这个问题,还需要很多人做出很大的努力才行。

    海锋对刘智扬说道:“你先别发感慨了,咱们先把眼下的事情处理好吧,明天让张慕枫找个理由撤回来,咱们白虎组的成员一起去唐华市局,准备做最后的决战吧!”

    第二天早上,白虎组的成员悉数到达了唐华市局,和李衔一起制定了抓捕的计划,乔羽乾听着海锋他们制定计划部署任务,仿佛又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看着这些人专心致志地工作的样子乔羽乾不禁为这些年轻人感到自豪,不禁为这个团队感到自豪。

    乔羽乾觉得能有一群这样团结又优秀的伙伴何尝不是工作中的一大乐趣,如果大家都可以像白虎组一样工作那该多好,可乔羽乾也清楚警务工作的繁杂注定了大部分人只能忙忙碌碌而不能像白虎组一样心无旁骛地去打击犯罪,做一个真正的警察应该做的事情。

    所以他要做的事情就是让基层的弟兄得到更多的保障,无论是生活上,时间上,还是工作待遇上,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有更多的时间去学习,去拼搏,去完成属于自己的使命,成就属于自己的理想。

    当天晚上,李衔如约来到古堡,钱臻就恭候在古堡门外,看到了李衔的到来连忙满面带笑地迎了过来,与李衔一道进入了古堡。

    酒桌上钱臻和李衔说道:“上次见到您的时候我就觉得和您特别有缘,特别谈得来,早就想让徐局长再安排大家一聚了,可是当时工作太忙,一直没有机会,后来时间充裕些的时候徐局长又出差了,联系都联系不上,也就没能邀请到您。听说他是和乔局长一同出差的,我看乔局长已经回来了,他还没有回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吧?”

    李衔知道钱臻这是在打探徐东的消息,于是对钱臻微微一笑说道:“没关系,有缘总会再见面的,现在咱们不是又见到了吗!徐局长有重要的案子要去办理,所以短时间内肯定是不会和外界联系的,我也联系不上他,只有乔局长才能联系得到。”

    钱臻笑着问道:“什么案子那么重要啊?还要堂堂的徐大局长亲自去办理,按说像你们这个级别的干部应该不用亲自办案了吧?”

    李衔笑着答道:“再大的干部也是人民的公仆而已,没有那么多特权,需要办案的时候还是要去办案的。”

    钱臻又问道:“很重要的案子吗?连电话都打不通?”

    李衔答道:“乔局长亲自安排的任务,当然重要,至于是什么案件那是要保密的,我也不知道具体情况。”

    钱臻笑了笑说道:“对,不该问的不问,是我多嘴了,我自罚一杯。”

    两个人就这么你来我往边喝酒边聊着天,钱臻看李衔喝得差不多了的时候拍了拍手,从门外进来了两个打扮性感身材娇娆的年轻女郎。李衔看着眼前的女郎,疑惑地问钱臻:“这二位是?”

    钱臻笑着说道:“咱们两个大老爷们在这干喝没意思,她们和咱们一块喝酒能给咱们助助兴,顺便帮您回忆回忆青春,就当她们是爱情使者吧!”

    李衔摆摆手说道:“可别,我觉得咱们两个喝酒就挺好的,不需要人助兴,我也没什么青春可以回忆,我的青春就是打击犯罪维护法纪,你让这两个小姑娘和我喝酒我反而不自在,还是咱们两个喝吧!”

    钱臻见李衔没有动心就摆摆手让那两个女子离去。又喝了一会儿后钱臻从旁边的座位上拿出了一个盒子递给李衔。

    李衔再次疑惑地看向钱臻:“这又是?”

    钱臻笑道:“一点小礼物,不成敬意,还希望您能收下。”

    李衔将盒子微微地打开了一个缝隙,看到了里面的金光闪闪,李衔笑着对钱臻说道:“钱总出手可真的是不同凡响啊,我李衔无功不受禄,这个盒子我可不敢拿啊!”

    钱臻笑道:“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就是想表一下心意,和您交个朋友而已,您放心,我不会让您去干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的,我是做金融的,和警察也没有业务往来,所以您不用担心,我要是真的干什么坏事那徐局长也不可能交我这个朋友,您说对不对?”

    李衔低下头看了看手表,又抬起头来笑着看了看钱臻,说道:“真的没有干什么坏事?你要是干了坏事我可不客气啊!”

    钱臻听了李衔的话之后他觉得李衔是愿意收下礼物了,于是将盒子向李衔那边推了推,说道:“我保证我绝对没有干什么坏事,如果干了的话我钱臻绝对老实交代,亲自向您自首。”

    李衔笑着说道:“你要是这么想就行了,那就见一见咱们的老朋友吧!”说完,李衔站了起来,将房门打开。

    钱臻不解地看着李衔打开房门,当他看到门外的那张脸的时候更是诧异不已。

    “你,你怎么会在唐华?”钱臻问道。

    海锋笑着答道:“钱总别来无恙啊,不会已经忘了我是谁吧,我还是自报家门吧,我叫海锋,是明州的一名警察,今天过来是需要你配合我们的调查,所做不足之处希望得到你的理解与支持。”

    钱臻疑惑地看了看李衔,又看了看海锋,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李衔笑着说道:“没什么事,只是希望你能遵守承诺,把自己干的坏事老实交代而已。”

    海锋接着李衔的话严肃地说道:“钱臻,你现在涉嫌多项犯罪,现在需要你配合调查,麻烦你和我们走一趟吧?”

    钱臻定了定神,对海锋说道:“我不过是个生意人,做的是金融生意,相关牌照也都有,你说我涉嫌犯罪你有什么证据?”

    海锋笑着说道:“你有没有犯罪不是在这里能说明白的,至于我有什么证据也不是现在可以给你看的。还麻烦你先和我们走一趟吧,如果你不配合的话我们只能将你强行带离了,那就不好看了你说对不对?”

    钱臻看了看李衔,又看了看海锋,知道自己不可能再赖在这里不走,于是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在李衔和海锋一干人等的陪伴下走出了古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124899〕〔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重生八零:媳妇有〕〔杨辰宁蓉蓉〕〔乡间轻曲〕〔楼主大人求放过〕〔混在柯南世界做警〕〔狂凤逆天:废物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