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拯救灾变世界之反〕〔开局一条小渔船〕〔金主大人,请矜持〕〔东方幸运星〕〔我是站在大明星身〕〔暴力甜妻:帝少不〕〔原来你在我心底〕〔农门小恶女〕〔清湛蜜事〕〔非禁忌乐章〕〔顾少爷的心尖妻〕〔梦武轮回〕〔拔剑你就输了〕〔无敌从时空吞噬开〕〔巅峰仙道〕〔黑莲花她不想洗白〕〔姜少,宠妻不太晚〕〔十年青春余生守护〕〔我的灵主夫人〕〔武度苍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与罪之战 第三十七章 金钱帝国的崩塌
    钱臻绞尽脑汁也想不通海锋为什么会再次出现在唐华,他再次回忆了一下之前发生的事情,三十六家公司的消失,徐东的失联,难道这些都是海锋做的?可是他又是什么时候下的手?

    徐东之前已经告诉过钱臻将海锋他们的酒店都监视了起来,钱臻相信徐东是不会骗自己的,自已也告诉过手底下的人注意海锋他们几个人,一旦出现就立即向自己汇报,可是都没有发现海锋他们出现的痕迹。

    钱臻暗自想道:“难道说是石恒的背叛?可是石恒不是已经跑路了吗?而且他根本就不可能知道其他公司的事情啊!”此刻钱臻完全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海锋看着钱臻,知道他的疑惑,可他没有说话,没有开始对钱臻进行审讯,只是一直注视着眼前这个曾经风光无限的阶下囚。

    三四个小时过去了,海锋依然无动于衷地坐在那里,眼神直勾勾的看着钱臻,钱臻被海锋看得心慌,不由开口说道:“我到底是犯了什么法,你们为什么把我抓到这里来?”

    海锋对钱臻笑了一笑,说道:“你自己交代吧,自己做过什么事你应该最清楚了。”

    钱臻说道:“我什么都没有做,我就是个商人而已,我做的都是合法的事情。”

    海锋说道:“石恒的事情也是合法的吗?”

    钱臻回答道:“我不认识什么石恒!”

    海锋知道钱臻不愿意将真相讲出了,不过自己也没想过他会主动交代,于是又闭上了嘴,依然静静地注视着钱臻。

    钱臻不清楚海锋到底知道了什么,知道了自己多少事情,看他坐在那里不言不语,自己也就没再说话,可是他的大脑却在高速的运转。他在想究竟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海锋的突然出现无疑将钱臻的行动彻底打乱,钱贵那边准备的钱还没有交给“宋老师”,在这个节骨眼海锋出现无疑是断了自己的退路。

    此刻钱臻不知道钱贵有没有也被海锋抓到,他不知道如果自己现在不开口会不会连累到自己的弟弟?还是说自己现在应该主动把真相说出来,把所有的事情揽到自己的头上以确保钱贵可以免受牢狱之灾?

    钱臻的心里犹疑不决,他不知道自己是该说出来还是继续守口如瓶。不知道是只有自己被抓过来,还是其他人也被抓过来了。他不清楚海锋究竟在玩什么把戏。为什么不讯问自己而是坐在那里不言不语?

    钱臻现在脑海里仿佛被放了十万个为什么,他充满了疑惑,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怎么做才好。

    海锋注视着钱臻,却丝毫没有要开始讯问的迹象。他在等待,等待刘智扬他们的审讯结果。他相信刘智扬他们不会让自己失望,自己眼前这个为了挣钱而不择手段罔顾他人生死的混蛋一定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其实海锋从心底里还是对钱臻有着一丝悲悯的,在了解过钱臻的身世之后,海锋知道钱臻遭受了太多的苦难,知道那个还是孩童的钱臻承受了太多不该他那个年龄所承受的黑暗。

    幸福的人都是一样的,而不幸的人各有各得不幸,年少的钱臻或许就是那个被不幸所选中的人,家庭教育的缺少,学校里的不公,社会的冷漠,这一切都是造成钱臻现在心理扭曲的诱因,可对于钱臻的所作所为海锋还是无法原谅,海锋清楚他年少时的苦难,但却不认同他这种因为自己遭受苦难就将这种痛苦散播给其他人,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其他人的痛苦上的这种心理。

    海锋对于社会上的这些不良现象也经常忿忿不平,虽说自己算不上是一个愤青,可对于社会的那些黑暗面海锋也会为之生气。但是海锋也曾见过被生活所折磨,历尽苦难却依然笑对人生,心地善良的人。

    海锋不觉得环境可以成为一个人走上犯罪道路上的借口,在他看来人不是只能被动接受的动物,是可以有自己的选择的,可以选择笑对苦难,笑对人生。海锋见过太多的人生活艰辛,却也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与快乐。

    固然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得到上天的眷顾,从出生开始就顺风顺水,一路无忧,大部分人都会遭遇到困苦,遭遇到磨难,可是他们依然没有放弃,没有放弃人生,没有放弃自己,也没有因为自己的痛苦就去伤害他人。

    这些人是善良的,是可贵的,海锋希望让这样的人能够对这个世界抱有希望,希望能让善良的人得到属于他们的幸福,也因此他决不能原谅钱臻这种为了成就自己的幸福就去肆无忌惮地伤害他人的行为。

    海锋清楚在这个世界上必定会存在不公,必定会存在不幸,而做为一名警察,他希望自己能将这种不公与不幸压缩到最小化,让大家可以充满希望的活下去,让大家对自己的人生,对自己的未来充满希望,哪怕现境不佳,也能看得到未来的光芒,能够拥有一颗追寻美好未来的努力奋斗的心,而不是沉陷在黑暗之中。

    所以海锋把自己当做利剑,一把可以划破黑暗带来希望的利剑。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让少年钱臻身上所发生的事情不再发生,因此他下定决心要让钱臻为他的邪恶,为他所做的错事付出代价。只有这样才能让善良的人相信这个世界是公正的。

    钱臻搞不清楚海锋到底想做什么,把自己叫过来,又不对自己审问,他到底知道自己多少事情?

    此刻钱臻如坐针毡,他觉得如果海锋审讯自己那么自己已经想好了如何应对,法务部早将此刻钱臻需要进行的作答进行了场景演练,他早就模拟过数遍回答流程,想好了一切对策,那九家公司就是钱氏集团最好的护城河,可以为自己抵挡一切攻击。可钱臻从未想过会有这样的审讯方式,一言不吭,只是坐在自己对面注视着自己。

    钱臻也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他看着海锋那如炬的目光,知道如果是常人的话在这锐利的眼神下肯定已经吓得惊惶失措,主动交代了。可钱臻是从小就在社会上讨生活的人,他见过各式各样的人,经历过各种各样的事情,他的成长经历让自己变得无比坚强,根本不会惧怕任何对手,想要以恐吓的方式让他屈服是不可能的。

    钱臻突然觉得这个海锋也没有那么可怕了,不过是个小警察而已,想和自己斗还是不够分量。既然他不愿意问话,那自己就坐在这里等好了,等讯问时间结束他自然会将自己释放。

    双方就这么静静地待在房间之中,谁也不说话,只有时钟滴答的声音回荡在空气之中。

    又过了一会儿,钱臻感觉自己都开始犯困了的时候,突然刘智扬和闻语馨从门外走了进来,将一份材料递给海锋。海锋看到略显疲惫的刘智扬,脸上露出了微笑,他问刘智扬:“张越交代了吗?”

    刘智扬点了点头,说道:“已经都交代清楚了,没有问题,他已经跑不掉了。”说完,回头看了看钱臻。

    钱臻听到张越交代的消息,瞬间睡意全无,他终于知道了海锋究竟在等待什么,他是在等张越招供,好对自己釜底抽薪。

    钱臻看着刘智扬,他不清楚刘智扬究竟是用了什么方法让张越背叛自己,此刻的钱臻感觉自己一身冷汗,张越知道自己太多事情了,一旦他背叛了自己那想要掩饰自己的罪行就难了,不过钱臻还是抱有一线生机,因为他知道海锋没有证据,只要没有足够的证据他就不能把自己怎么样。

    这时,门外又进来两个人,一个眉眼含笑,一个表情坚毅。那是张慕枫和李衔。张慕枫笑着对海峰说:“海组长,曹继祥他们已经招供了,都承认放高利贷的事情,和那三十六家催债公司的供述一致,他们的犯罪证据已经齐备了。并且九家公司的负责人都指认钱氏兄弟是这一切的幕后黑手。”

    钱臻听到九家公司都将自己供认出来犹如被雷击一样,他抢着说道:“我和这九家公司只是正常的商业往来,他们做的事情与我无关,你们不要诬陷我!”

    张慕枫笑着看着钱臻说道:“曹继祥有个坏毛病,他喜欢录音,所以你的那些勾当都被他录了下来,想要拿这九家公司做替罪羊是不可能的了,想凭借那些合作合同逃避法律制裁也是不可能的了。”

    此时,海锋看着忙慌的钱臻又补充道:“你是不是忘记和张越签合同了?着急了吧?”

    钱臻瞬间崩溃了。他知道自己可以凭着那些合同诋毁自己的一切罪行,可是百密一疏的是自己的确没有和张越签合同,当时太紧急了,自己居然忘了这件事,没想到居然被海锋他们抓到了七寸,还有那该死的曹继祥,竟然录自己的音,看来他是早想好一旦遭遇不测就背叛自己了。自己这次是彻彻底底的输了。

    突然,钱臻想到了自己的弟弟。他心中想道:“对了,弟弟现在怎么样,他们会不会把弟弟也抓过来了?就算这次失败了,但是绝对不能让弟弟受到任何伤害,一定要保护住自己的弟弟。”钱臻努力让自己冷静了下来,他问海锋:“我的弟弟现在在哪里?”

    海锋回答道:“也在这里,现在应该差不多也要审讯结束了吧!”

    钱臻平静地说道:“放了他吧,一切都是我做的,我认罪。所有的事情,放高利贷、敲诈勒索、拘禁、散播欠贷人的裸照、威胁欠债人出卖肉体、让欠债人替赌博集团工作、做色.情主播,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指使的,我都认罪,我只有一个条件,放了我的弟弟。”

    海锋看着钱臻,此时的钱臻已经没有了曾经的傲气,没有了之前的不可一世,现在的他只是个想要保护自己弟弟的哥哥而已。

    此时赵志杰和李梦阳也从门外走了进来,现在白虎组已经全员都在这小小的审讯室里了。赵志杰和李梦阳看了看钱臻,对海锋说道:“钱贵已经认罪了。”

    钱臻听到之后突然咆哮了起来:“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做的,和我弟弟无关,你们放了他,他在说谎,你们放了他!”

    钱臻使劲地吼叫着,眼泪如洪水般流出眼眶。他不明白钱贵为什么那么傻,为什么要认罪,他现在已经不再幻想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了,他一心一意只想保住自己这唯一的亲人,想要保住自己的弟弟。

    海锋看着钱臻坐在那里流泪嘶吼,他明白钱臻现在在想什么。海锋向钱臻走了过去,将手放到了钱臻的肩膀上说道:“我知道你是想保护你弟弟,钱贵他应该也是同样的想法吧!我承认你们的童年很不幸,但这并不代表你们可以去犯罪,去伤害无辜的人,去伤害善良的人。”

    “每个善良的人都应该被善良的对待,而不是被这个社会的恶意所包围,所伤害。每个人都必须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既然你们已经犯了法,就必须受到法律的惩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没有人能够逍遥法外。”

    钱臻依然在流泪,他喃喃地说道:“我们只是想要过的好一些,想要不用再像小时候那样寄人篱下,被人欺负,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海锋说道:“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可你追求自己的幸福不应该以伤害别人为代价,温柔善良的郝洁是不应该就那么被杀害的,善良的人们是不应该被无辜地伤害的!”

    当钱臻从海锋的口中听到郝老师名字的时候,他已经泪如雨下,将双眼完全模糊。那是唯一一个温柔对待幼小自己的人,那是唯一一个让自己感到这个世界还有温暖的人。

    可她却被残忍地杀害了,只是为了钱,自己所喜爱的郝老师就被无情地夺走了生命,而现在的自己是已经变成了自己所憎恨的父亲了吗?是已经变成为了金钱就去残害善良的人的坏人了吗?钱臻想到了那些因为欠自己债而走投无路被迫自杀的人,他明白海锋说的是对的,不知不觉之中他已经变成了自己最憎恨的人。

    “我交代,我都交代。”钱臻不再抵抗,开始如实的将自己这些年的罪行一一诉说给海锋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萌神恋爱学院〕〔我就是这般好命〕〔杨辰宁蓉蓉〕〔还好我能登录仙界〕〔124899〕〔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神医狂婿〕〔我的99只召唤兽〕〔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