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与罪之战 第四十九章 致命的交响乐
    看到李梦阳的时候柴?感觉到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李梦阳的眼神让柴?觉得自己的魂都快吓没了,在他面前的不像是一个文质彬彬的男人,反而更像是死神,让柴?浑身不自在。

    柴?忍住自己的怯意,对李梦阳说道:“你是谁,我不要你问话,我要换人,让刚才那个女警官来,你问的话我什么都不会说。”

    李梦阳鄙视地看了柴?一眼,慢慢坐下,翻了翻手上的材料,对柴?说道:“你喜欢吸毒啊,感觉很好吗?”

    柴?没有理会李梦阳,他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向李梦阳表明态度,他在告诉李梦阳他会对李梦阳的审讯闭口不言,会让这次讯问无法进行下去。

    李梦阳却并没有在意柴?的行为,而是接着说道:“既然你不愿意说话,那就听听歌吧!”说完李梦阳转头问旁边的警员:“听歌没问题吧?”

    警员听了李梦阳的问话十分疑惑,不知道李梦阳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于是答道:“倒是没有规定说不能听歌,可也没人在讯问的时候听歌!”

    李梦阳抢着说道:“知道了,那就听听歌吧!”

    说罢,李梦阳拿出一个小音箱,自言自语道:“这里环境简陋,就凑合一下吧,不过我的音箱音质还行。”然后就放起了歌。

    随着笛子声和微弱的小提琴声响起,李梦阳又坐回到了座位,闭上了眼睛,说道:“这是柏辽兹的《幻想交响曲》,浪漫主义的标杆之作,我很喜欢,因为我觉得它讲的其实就是人生。”

    柴?不明白李梦阳究竟在搞什么鬼,怎么跑到审讯室听起音乐来了,忍不住偷偷看了李梦阳一眼,看到李梦阳已经将眼睛闭了起来,根本没有要讯问的意思,心中更是疑惑。

    柴?心中想道:“他这是要干什么?真的是个怪人!难道说他以为听听音乐就能让我招供?看来不过是个白痴!那就陪着他听听音乐好了。”于是柴?也闭起了眼睛。

    李梦阳继续说道:“第一章的名字叫做‘梦、热情’,那是每个人来到这个世上的第一感触,他会对这个世界充满新奇和渴望,每一个遇到的人,每一件经历的事情,每一处看到的景色都能让人爱上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就是一个梦开始的地方,带给了我们无限的可能。”

    “在那一刻我们的所闻所见都是美好的,让我们所向往的。那是希望的乐园,是最快乐的过往。”

    柴?不明白李梦阳究竟是在干什么,其实不只是他,就连李梦阳身旁的警员和监控室里的闻语馨与张慕枫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大家都不明白李梦阳怎么突然这么有闲情在这里欣赏起交响乐来了。

    李梦阳却似乎已经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根本不去理会其他,他还在不断说着:“每个人的梦想不一样,他所热爱的东西也不一样,随着年龄的成长,我们会在逐梦的道路上渐行渐远,大家都朝着自己的理想走去。”

    “努力的日子在当时是无比艰辛困苦的,可回过头来再看却会为自己当时的努力而感动,无论你追求的是什么,达成成就的时候都会是快乐的,我们会渐渐忘记了小时候的那虚无缥缈的梦,而有了新的让自己更加向往也更加现实的梦。”

    柴?听着音乐忽高忽低,忽急忽徐,他不明白李梦阳为什么一直在讲解,他无法理解李梦阳的行为,原本优雅的音乐在这里反而让柴?觉得有些心烦,他不清楚李梦阳到底想干什么。他不明白李梦阳说那些话给自己听是为什么。

    在柴?看来李梦阳的行为似乎是打算给自己灌心灵鸡汤让自己被感化而主动交代。他觉得李梦阳有些好笑,他觉得这些所谓的文人有些好笑,什么都不懂,却偏偏爱做这些无用功。

    李梦阳还在继续诉说:“人生是很奇妙的东西,可能你曾经不过是一个被人所不耻的无赖,一个人渣,但是当你拥有金钱之后那些就都不重要了,你所做的罪恶的事情也算不上是什么罪恶了,你会成为一个上等人,享受这人间的美好。第二乐章的名字叫做‘舞会’,华丽的舞会正是让人向往的美好生活的象征。”

    柴?听出李梦阳是在说自己,他睁开了眼睛,对李梦阳旁边的警员说道:“他是在指桑骂槐!警官,他骂人了,他骂我是人渣,你听到了没有?我要投诉他,我要换人,让别人来审我,我要换人!”

    坐在李梦阳身旁的警员并没有理会柴?的吼叫,他也清楚李梦阳是在骂柴?,但是却觉得十分开心,柴?之前的无耻言论让他心中憋着一团火,被柴?气得都快炸了,此时看到柴?也生气了他反而有些开心,完全没有理会柴?。

    李梦阳继续说道:“有了钱,有了自己为所欲为的资本,虽然还是一个禽兽,但是有了华丽的衣冠就不一样了。这是一个人达成自己成就时所得到的奖赏。这个奖赏能让一个人忘记自己曾经的卑微,忘记自己曾经的恶劣,让一个恶贯满盈的坏人把自己看成是一个贵族。”

    柴?发现李梦阳一直是在变着法子骂自己,他不由在想难道这就是他的企图?难道李梦阳并没有打算审问自己只是想骂骂人而已?柴?突然觉得自己身体有些不舒服,他觉得可能是自己的毒瘾又犯了。他感觉有些心烦,一直萦绕在耳边的音乐声让他更加烦躁。

    李梦阳的头随着那优美的乐声而摇晃了起来,他说道:“圆舞曲的优美是最能展示这个世界的美好的,可表面的美好之下又有多少的罪恶被掩饰了起来?一个将其他人当做奴隶,一个将女人当成玩物的人渣只要有了钱就可以出现在晚宴上,去享受这个世界的美好,这是多么大的讽刺?”

    柴?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毒瘾还是李梦阳的话语,又或是音乐的缘故,自己的眼前竟然已经出现了幻觉,他看到的是自己在卖.淫集团为所欲为的样子,看到的是自己在安南,在小王子那里挥金如土的样子。

    葡萄美酒夜光杯,多么让人愉悦的场景啊!可此刻的柴?却感受不到一丝愉悦。就在这时欢快的音乐消失了,转而是低沉,舒缓的音乐。

    李梦阳继续说道:“第三乐章‘田园风光’,回首往事,曾经的那些狂欢和成就不过是过眼云烟,人终将走向平静,生活无论多么浮躁也是短暂的,更多的时候会是平静如水。只可惜那些被人奴役,那些出卖了自己肉体与灵魂的女孩却无法享受到这片宁静了,被人逼迫失去生命的女孩无法享受到这片宁静了。”

    “其实她们不过是希望自己的生活能拥有一些值得记忆的美好,为了这点美好她们不断努力,谁能想到这对美好事物的追求却会让她们坠入深渊?”

    柴?此时听着这略显低沉的音乐他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舒服,明明是舒缓的音乐旋律,是田园风光的音乐旋律,他却觉得自己是站在那些被自己所害的女孩的坟墓中,四周一片寂静。

    他仿佛看到了那些女孩的脸,看到了那些平静安详的脸,那本来是可以有幸福生活有美好未来的女孩的脸,而此刻这些面庞却都驻留在了这片墓地之中。

    柴?觉得自己胸口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压着,压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他的身体越来越难受,他似乎听到了那些女孩的低吟,听到那些女孩对美好未来的诉说。

    他以前也听那些女孩诉说过自己的梦想,当时他觉得那不过是这些贪慕虚荣的女人的可笑的想法,他从来没有在意过,可此时这些低吟仿佛都变成了对他的哭诉,那些女孩其实能够过着平平淡淡的幸福生活,然而柴?却将她们送入了无望的深渊。

    李梦阳依然继续在自己的世界里遨游,此刻的音乐又不一样了,声音变高了,也更沉重了起来。李梦阳说道:“第四乐章,‘断头台进行曲’。”

    柴?听到“断头台”三个字的时候心中一惊,他感觉自己仿佛是要被李梦阳送到断头台上,柴?更加害怕了,他的身体颤抖了起来,他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面前那座高耸的断头台,看到了那尖利的刀锋。

    李梦阳继续说道:“上天是公平的,因果善恶终有报,没有邪恶是可以长存于世的。正义终会得到伸张,再凶恶的罪犯都逃不脱正义的审判。”

    柴?听着渐渐高亢的号角声,他觉得似乎自己已经是在接受正义的审判了,他想让李梦阳停下那该死的音乐,但是自己居然都没办法开口说话,他似乎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柴?感觉自己彷佛是在被正义的天使所审判,他的那些罪行似乎都被展示在了自己的眼前,昭示着自己的罪恶。柴?感觉自己被围在了人群之中,围绕着自己的人群则一直在那里低吟:“有罪,有罪!”

    柴?感觉自己呼吸越来越困难了,他一直在冒冷汗,他十分清楚自己十恶不赦,他感觉自己面对这最终的审判已经是无路可逃了,他觉得自己的罪行幻化成了沉重的铁链,紧紧勒住了自己的脖颈。

    李梦阳继续说道:“当审判来临的时候,每个人所做的恶都会被看到,无论你怎么躲藏,无论你怎么逃避,那些恶果都会缠到你的身上,标下印记。将善良伤害的罪恶、将青春伤害的罪恶、将这个美好世界所伤害的罪恶,这些罪恶都会被大家所看到,你的所有罪行都会被大家所看到,而这些罪行只会给你一个结果,那就是死。”

    柴?听到“死”字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已经无法呼吸了,他觉得自己这次是真的逃不过去了,肆虐的铜管乐仿佛已经宣告了自己的死刑。音乐变得低沉了下来,柴?感觉自己似乎是已经被放到了断头台上,只等那冰冷的铡刀落下,此时的柴?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什么都看不到,他已经忘记了自己是在审讯室,只觉得自己是在断头台上。

    突然,巨大的铡刀落下的声音响了起来,随着声响柴?的头也低垂了下来。

    李梦阳还是闭着眼睛继续诉说着:“这个世界是那么的美好,有那么多善良的人,可还是会有人选择与恶魔同行,会有人选择去成为邪恶的化身,为了钱,为了权,为了自己的利益就去肆无忌惮地践踏这个世界的善良。”

    “如果这样的人不受到惩罚那还怎么让人相信这个世界,怎么让人去选择善良?如果罪恶得不到应有的惩罚那还怎么让人相信未来?”

    “妖魔鬼怪的张牙舞爪会让人怀疑这个世界的美好,或许这些妖魔这些邪恶可以猖狂一时,但是决不能让他们这么一直狂乱下去,一定要让这些人下地狱,这样善良的人们才能有所信仰,善良的人们才会拥有梦想。”

    “如果一定要有人负重前行去消灭这些罪恶,那我愿意去消灭他们!我愿意成为这把斩杀罪恶的钢刀,愿意为这些魔鬼敲响丧钟!”

    音乐停了下来,李梦阳终于睁开了眼睛。他身旁的警员看看李梦阳,又看了看将头低垂的柴?,他严厉的说道:“把头抬起来,你还睡着了?把这当自己家了?”

    可是并没有人回应他。警员又喊了一遍,柴?依然没有应答。李梦阳此时已经站了起来,他准备往外走去。警员并没有和李梦阳一同离去,他感觉柴?有些不对劲,连忙叫来看守。

    审讯室里转瞬间就乱了起来,两名看守急忙将柴?从审讯椅上放了下来,将他带去医务室。而李梦阳完全没有理会这审讯室的混乱,一个人走了出来。

    “你是因为知道他吸毒会产生幻觉所以才这么做的吗?你怎么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犯毒瘾,又怎么知道如何让他产生幻觉?”一个声音在李梦阳的背后响起,那是张慕枫的声音。

    “你的这个杀人技巧可是太可怕了,你根本就不是来审讯他的,你从一开始就打算要他的命对吧?这算不算故意杀人啊?”张慕枫面带微笑地说道。

    李梦阳回过头来,看着张慕枫,他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什么都没有做,我只是听音乐而已,如果你觉得我是在杀人那你抓我好了。”

    张慕枫看到李梦阳的表情身上不禁传来一丝寒意,他感觉此刻的李梦阳和死神无异,让人毛骨悚然。张慕枫清楚李梦阳希望让柴?这个恶贯满盈的混蛋付出自己应该付出的代价,而法律对柴?的制裁很难让李梦阳满意。

    张慕枫理解李梦阳的心思,却并不认同他的做法,在张慕枫看来柴?的生死并不应该由李梦阳来决定,即使他恶贯满盈也应该由法律来制裁。当然,张慕枫并没有说出自己的想法,隐约中张慕枫反而对这一结果感到欣慰,毕竟坏人最终付出了代价。

    张慕枫耸耸肩,又露出了他招牌式的微笑,说道:“你不过是听听音乐而已,和故意杀人又有什么关系呢,他的死不过是一个意外。就是可怜了这些审讯的警员,以后想在审讯室听听音乐估计都不会被允许了。”

    李梦阳依旧看着张慕枫,没有说话。张慕枫走了过来,拍拍李梦阳的肩膀说道:“走吧!炽天使,还好我是好人,不然你这副表情会把我吓死的!”

    李梦阳听了张慕枫的话微微笑了一下,他恢复了原样,对张慕枫说道:“好,走吧!”

    张慕枫、李梦阳、闻语馨三个人就这么出了看守所,此时天已经渐渐暗了下来,火热的太阳已经看不见踪影,天空中只剩下一抹绯红的晚霞。

    闻语馨看了看身边一言不语的两个人,说道:“不用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过去的终究会过去。明天应该会是个好天气吧!”

    柴?就这么死在了审讯室里。监所和督察对这件事展开了详尽调查,但是调查的结果是柴?死于心肌梗死,诱因是毒瘾发作,这些都与李梦阳无关。并且由于柴?在死亡前夕没有说出病情,只是坐在审讯椅上听歌。所以也没有任何人因为柴?的死而被追究责任。

    张慕枫的话还是应验了,虽说最终的调查结果没有追究任何人的责任,但是明城市公安局还是专门下文要求看守所进行整改。并将相关人员调离了看守所。不但如此,还发文规定警务人员在工作期间禁止听音乐,审讯犯罪嫌疑人不准携带音箱等物品进入看守所。

    闻语馨从看守所出来之后请假回了京华。张慕枫、李梦阳都清楚她为什么离开明城,可两个人对于闻语馨的离开却都保持了缄默。

    柴?的色.情帝国就此倒塌,武经、钱凝等人也都受到了相应的处罚。李棠梅的父母又一次来到了明城,他们来感谢杨慎,感谢海锋,感谢他们没有让自己的女儿枉死,替女儿伸了冤,让坏人得到了应得的惩罚。

    一个色.情平台,让许多的人牵涉其中,有的人发了财,有的人得了利,也有人失去了尊严,有人失去了生命。最终这些都随着柴?的死去而烟消云散,只有曾经经历过的人才知道都发生过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医路芳华〕〔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战神之巅峰奶爸〕〔穿成年代文里的霸〕〔武道人间〕〔鬼命阴倌〕〔祭司大人:别撩我〕〔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师父嫁我可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