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神婿全文免费〕〔龙神至尊〕〔上门狂婿〕〔寒门崛起〕〔诡异修仙世界〕〔我真不想躺赢啊〕〔带着火影重生日本〕〔绝代名师〕〔问道红尘〕〔极品神医闯都市〕〔强宠娇妻:晚安,〕〔重生之我真是富三〕〔神级明星系统〕〔精英老婆火力全开〕〔逆袭:听天任命〕〔拐个野人来种田〕〔我的荣耀有你〕〔众里寻觅千百渡〕〔郓城法医打包走〕〔武神圣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与罪之战 第五十一章 罪恶再现
    当海锋再次见到杨慎的时候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没想到才这么短的时间没见,杨慎竟然苍老到自己都快认不出来了。此时的杨慎双眼通红,斑驳的白发乱糟糟地顶在头上,身上的衣服也褶皱的厉害,完全没有打理。

    看到海锋后杨慎尴尬地笑了笑,对海锋说道:“实在不好意思,又要麻烦你了!今年可真是多事之秋啊!我这个院长不好当啊!”

    海锋笑了笑,对杨慎说道:“没关系的杨教授,又发生什么事了?”

    杨慎叹了口气,说道:“这次不是我们学院的事情,是学校教材办公室的事,怎么说呢,唉,张老师你自己和海警官说吧!”

    海锋看了看杨慎所说的张老师,看样子约莫三十来岁,戴着一副圆框的金色眼镜,一个眼镜腿已经歪斜,眼镜就这么斜着架在他的脸上。微胖的脸上流着两条泪痕,眼睛红肿,一脸的愁容。

    旁边的几个年长点的貌似是他同事的中年人正围在他的四周,有的劝慰,有的沉默,也都是一副愁容。离得稍远的地方一个穿着暗红色呢绒外套的老人正坐在那里一个劲地抹眼泪,在她旁边一个穿着棕色灯芯工装的老人正在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哽咽地劝慰着她。

    海锋走到张老师的身边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可以告诉我吗?”

    张老师抬起头看了看海锋,想要说话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叹了一口气之后又低下了头止不住的摇头,就这样重复了两三次也没说一句话。旁边的同事也都在劝慰着张老师,让他别太着急,别激动。

    杨慎看到这个场景,对海锋说道:“张老师现在情绪不太好,还是我说吧,还要麻烦你们二位和我出来一下吧!”

    海锋和赵志杰于是跟着杨慎离开了房间,随着杨慎到了隔壁的办公室。

    杨慎让海锋他们先坐了下来,叫来了一名学生给两个人倒了杯水,这才开口说道:“你们刚才见到的那个张老师叫张明,是学校教材办公室的老师,负责学生教材的采购。已经在学校干了五年了。一直都勤勤恳恳的,挺本分的一个人。工作干得虽说不上出色,但也中规中矩,没出过什么问题。”

    杨慎说着又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今年的学生教材采购计划两个月前就规划完成了,原本一个月前就应该发放到各个学院,为开学做好准备。可教材办公室却迟迟没有把书发下来,几个学院都去催了,教材办公室的负责人吴老师才发现教材还没有到位。”

    “吴老师去问张老师,张老师每次都说今年供应商那边准备不足,要迟两天才能回来。就这么拖了快一个月,昨天吴老师终于坐不住了,直接找到了供应商那边,这才发现张老师根本就没给那边付款,所以那边自然也就没有发书过来。”

    杨慎顿了顿,继续说道:“这次采购的教材是下学期学生们要用的,总共的金额有一千多万,吴老师知道张老师没有付款订书一下就急了,当下就让张老师到他的办公室。也就是刚才你们过去的那个房间。当时我正好和我们学院负责教材分发的老师过来询问学生教材的事情,就碰上了。”

    杨慎顿了顿,满面愁容的继续说道:“张老师刚到吴老师办公室的时候还想瞒着这件事,可一下就被吴老师戳穿了,吴老师问他为什么没有订购教材,采购款究竟去哪里了,他就顾左右而言他。吴老师急了说是要汇报校领导,让警方来处理事情,这才让张老师说出了实情。”

    此时杨慎的脸上的愁容更浓了,声音也更加哽咽,他断断续续地说道:“原来那笔采购费被张老师拿去在网上赌博了。输的一分都不剩,根本就拿不出钱来订购教材,只能瞒一天是一天。”

    “可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啊,张老师把事情说出来的时候痛哭流涕,整个人都哭成了泪人,一直说自己鬼迷心窍,罪该万死,说着说着就要跳楼,还好当时人多,硬是拦了下来。”

    “可这么大的事谁也给他兜不住啊,没办法,吴老师还是告诉了学校的朱校长。”

    说着杨慎低下头又叹了口气,接着说道:“这边是张老师哭天喊地的要自杀,那边是学生们的教材完全没有着落,朱校长只好一边让我们看住张老师,一边自己跑去供应商那边想办法看能不能让他们先把教材给赊出来,好歹让学生们开学的时候能拿到教材啊,要不这上万的学生开学了连教材都拿不到可怎么办啊!”

    杨慎说着说着不禁老泪纵横了起来,看着已快接近花甲之年的杨慎难过的样子,海锋和赵志杰心里也不是滋味。海锋知道杨慎是一个关心学生的人,对学生的事情看得比自己的事情还重,是真真正正诲人不倦,兢兢业业的好老师,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他内心的苦楚不是旁人所能理解的。

    杨慎哽咽着继续说道:“就这么闹腾了一个下午,又折腾了一个晚上,期间有人通知了张老师的父母,可两个老人也是普通人,哪有那么多的钱给他补这个窟窿啊,除了痛哭流涕什么都做不了。”

    杨慎拿衣袖摸了摸眼泪,对海锋说道:“海锋你说这算怎么回事啊?我也算是和犯罪打了一辈子交道的人了,可我现在是越来越看不懂了,你说现在的这些人怎么就这么厉害?一个平日里谨言慎行的老师怎么就这么轻易地着了他们的道,这么容易的就把上千万的教材款拿去赌博了呢?”

    “做网上赌博的那些人就这么厉害吗?要是他是在现实中赌博那还好追回这笔钱,可他是在网络上赌博的,连对方在哪里都不知道,这可怎么办啊?”

    海锋看着杨慎痛苦的样子,生怕他再出什么事情,于是对杨慎说道:“杨教授,您别着急,千万急坏了身子,仇厅长既然安排我来了,我一定会调查清楚的。”

    说着海锋又补充道:“我会想办法把钱款追回来的,您要保重自己的身体。我看您也一天没睡了,您回去休息会儿吧,这里有我们在,事情交给我们就好了。”

    杨慎长叹一口气,对海锋说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现在让我回去休息,我也没那个心情啊!”

    说着杨慎走到了海锋的身边死死握住了他的手说道:“海锋你可一定要想办法帮忙把这笔钱找回来啊,那可是关系到上万的学生的事情啊!”

    海锋握着杨慎的手说道:“杨教授,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把钱追回来的。您别太难过了,先回去休息休息吧,我也要去和张老师谈谈话,再仔细了解一下情况才能办案啊!”

    杨慎对海锋说道:“你别劝我了,现在让我回去我的心也要揪着,你还是让我在这里待着吧。你们先在这里等等,那边人太多不好问话,我过去把张老师给你叫过来。”

    看着杨慎那单薄的背影蹒跚着离开房间的样子,海锋心里也不是滋味,已是年近花甲之人,却因为学生的事情而忧心至此,海锋对这位老人更加的佩服了起来。

    赵志杰对海锋说道:“海组长,杨教授不容易啊!”

    海锋点了点头,说道:“是啊,现在像杨教授一样的老师真的是不多了,所以咱们更要帮他一把了。你说的那个‘宋老师’的事情咱们先放一放吧,先把这件事处理好再说吧。”

    赵志杰点了点头,说道:“明白了,海组长你安排吧!”

    两个人说话的时候杨慎已经领着张明进到了房间。杨慎对张明说道:“你也别太激动了,冷静冷静,把事情详细和海警官说说,看看有没有挽回的余地。”

    此时张明已经没有之前那么激动了,整个人也没了萎靡了下来,只剩下了一副愁容。他对杨慎点了点头,说道:“杨院长我知道了,谢谢您。我一定实话实说。”

    海锋看着愁容满面的张明说道:“先坐下吧,你也别激动了,缓一缓,调整一下心情。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咱们就想办法解决吧,大家都是来帮你的。你慢慢说,把事情的详细经过告诉我,看看有没有办法把损失挽回。”

    张明听了海锋的话点了点头,坐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正想心平气和地将事情说出来,可一开口还是忍不住带上了哭腔,眼泪也跟着流了出来。张明痛哭流涕地说道:“都是我的错,我真的是鬼迷心窍了,竟然连学生的教材费都动,我真的是死有余辜啊!”

    海锋缓缓地对张明说道:“先别哭了,平复平复心情,你先把事情说出来,我们也好帮你,看看能不能把这笔教材费找回来,好吗?”

    张明点了点头,吸了吸鼻子,开始了他的诉说。

    张明说道:“我是学校教材办公室的老师,主要负责学生教材的采购。您别看我经手的款项多,可我从没有想过从这里拿一分钱,曾经也有供应商为了能被列入采购序列给我回扣,但是都被我拒绝了,毕竟这都是学生的钱,我再怎么说也是一名教师,从没想过在这上面挣钱。”

    张明顿了顿,继续说道:“我是明东人,自己家庭条件一般,我是做行政的,也没有代课费,工资就相对低了些。”

    “以前学校是分房子的,工资低点也没什么问题。可我来了之后学校就不解决住房问题了。明城的房价又不便宜。靠着单位的那点工资还要买房成家,的确是有些捉襟见肘。”

    “所以我也经常出去和朋友们揽些私活,挣点外快。那些朋友都是做买卖的,和他们在一起不可避免的会玩玩牌,打打麻将。”

    “当然,当时大家也就是图个乐子,一晚上输赢也就在一千块左右,朋友们知道我经济条件差一些,也经常照顾我,所以我基本上是赢多输少。这也让我有些膨胀,觉得自己有偏财命。”

    张明叹了口气说道:“说到底是我没有自知之明啊,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这才酿成了大祸。”

    “前段时间我在网上认识了个朋友,是个女孩,看她的巨聊朋友圈都是些游山玩水、香车宝马的照片。我看她朋友圈上的自拍照年龄还没我大,还开玩笑问过她是不是有个有钱的干爹,成天挥金如土的。她就和我说都是玩牌挣得钱。”

    “我当时看着她的那些个照片有些心动,就问她是在哪里玩牌?怎么能挣那么多钱。她就告诉我是在一个赌博网站,说那个网站玩得人很多,只要牌玩的好就能挣大钱。”

    张明顿了顿,继续说道:“我开始也不相信,没把她的话当回事,毕竟我又不是赌徒。可她却和我说她带我玩,输了算她的。我碍于面子也就陪着她玩了几把牌。小赚了几百块钱。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之后我们两个人经常聊天,我和她也就熟了起来。她还是老样子,时不时的就叫我和她一起玩牌。我当时想的就是毕竟她是以赌为生的,爱叫人玩牌也正常。我和她配合着玩也是赢多输少,一个星期下来挣了能有两三千块钱。”

    “原本我和她玩牌只不过是碍于两个人聊的不错,所以没有驳她的面子,敷衍敷衍她,应个景而已,没想到居然还挣了不少钱。我也就有些上瘾了,慢慢地就开始玩的大了起来。刚开始不过是几百块的玩,后来就经常一把上千块钱了。”

    “我和那个女孩就这么搭伙玩牌,当时运气也好,基本上是赢多输少。总的来算还是赚钱的。后来我也就膨胀了,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生财的门路。后来那个女孩怂恿我多拿些本钱出来和她一起玩,我也就同意了。把自己攒的买房的钱都拿了出来。”

    张明低下了头,又开始了抹眼泪。缓了一阵,他继续说道:“其实我也没多贪心,我就是想趁着自己运气好多挣点钱凑够个买房的首付。”

    说着张明话音一转:“我拿出了自己的积蓄之后起初还是赢得多输得多,可后来手气就不行了,越打越输。不但赢得钱都输没了,连自己的本钱都输了不少。那个女孩当时应该也没少输钱,她就不玩了。”

    “我当时有些不甘心,想着起码要把自己的本钱赢回来,就自己一个人又玩了起来。结果就开始走背运,怎么玩怎么输,没多长时间就把自己的本钱都输光了。那可是我辛辛苦苦攒了五六年才攒下来的啊。”

    “当时我就告诉自己要戒赌,再不玩了。可没过多长时间女孩又让我和她一起玩牌。我又不甘心自己那么些年的继续就这么化为乌有,总觉得之前输是因为走背运,运气好了就能赢回来,所以就又开始玩了。”

    “那时候自己已经没什么钱了。所以也就是拿自己的工资在玩,但是又开始赢多输少了。正好学校的采购款下来了,就在我手上。我就想着先借来用用,把我的积蓄赢回来就收手。”

    “可不知道怎么搞得,越是想赢钱就越赢不了钱,没用采购款的时候是赢多输少,这一心想着赢钱了反而是赢少输多,就这么一连几个星期天天输钱。越输我越不甘心,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钱都输光了。一个大子都不剩了。”

    张明越说声音越哽咽,低下的头就没有再抬起过,他不敢看海锋他们的眼神,只能低着头继续说道:“发现钱都输光了的时候我就慌了,就和那个女孩说钱不是我的,是我借来的,让她想办法帮我要回来。”

    “可女孩说她也输了不少,网站又不是她的,愿赌服输,她帮不了我。我和她闹腾的多了她就直接把我拉黑了。我也试着和那个赌博网站的客服联系想着把钱要回来,可是网站客服根本就不理会我的请求,直接拒绝了我。”

    张明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瞬间又是泪流满面,他哽咽道:“知道钱要不回来了我就已经有了寻死的念头了,可眼看着就要过年了,我就想再陪爸妈好好过个年。所以就想着能拖一天算一天,拖到过完年我也就不活了。”

    说完张明拿衣袖摸了摸眼泪,接着说道:“我也知道纸里包不住火,教材早就应该到位了,拖是拖不了几天的,我愧对了学校的领导,愧对了学生,这笔账我这辈子是还不上了,只能以死谢罪,下辈子做牛做马再来还债了。”

    海锋听完了张明的诉说既对他的遭遇感到惋惜,又对他的行为感到愤慨。原本可以拥有大好前程的大学教师就这么误入歧途,无论是谁都会觉得惋惜,可他把学生购买教材的钱都拿去赌博又有谁能不恨他呢?

    海锋对张明说道:“一死了之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不是你死了那些钱就能要回来。用死来逃避责任只能说明你是一个懦夫。别再哭了,男人就要有个男人的样子。你应该为你的行为而受到应有的惩罚,去认罪伏法吧,别再寻死觅活的了。”

    海锋说完两眼盯着张明,接着补充道:“如果你现在还有点良知你就应该活着,活着去接受惩罚,活着去帮我们把学生们的钱找回来。不要再逃避了,逃避解决不了问题。”

    张明看着义正言辞的海锋,他终于不再啼哭,他开始配合海锋,并在海锋的指引下把自己能提供的线索都告诉了海锋。

    从张明那里了解完案情已经不早,海锋和赵志杰两个人又劝慰了一番杨慎,这才与众人道别。

    走的时候海锋和赵志杰两个人谁都没有再开过口,就在这一阵沉默之中离开了明城大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傲娇特警〕〔陈阳陆雪琪〕〔重生八零:媳妇有〕〔弃女轻狂:毒妃狠〕〔抱定大佬不放松〕〔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杨辰宁蓉蓉〕〔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夫子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