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问鼎溯源〕〔我夺舍了魔皇〕〔他在星河等我〕〔退后让为师来〕〔丹武毒尊〕〔医路繁花〕〔传说与传说〕〔美女总裁的极品兵〕〔女总裁的王牌高手〕〔医武兵王俏总裁〕〔龙魂特工〕〔史上最强血脉〕〔星空大海之王座〕〔美女校花爱上我〕〔六渡之逆斩苍穹〕〔港乐时代〕〔把吃货炸翻天〕〔传奇开局〕〔天下归凰〕〔漫威里的赛亚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与罪之战 第六十三章 金蝉脱壳
    接到宋欣的电话的时候潘伦正在大摆筵席,自己虽然瞧不起筵席上的这些蠹虫,但是潘伦清楚没有他们的支持又怎么能够做一个优秀的奸商呢?

    潘伦心里明白朋友多一些总不是坏事,众人拾柴火焰高,这些所谓的朋友能给自己带来大量的财富,会让潘氏集团在明南的位置更加稳固,所以他乐于给这些所谓的朋友投资。

    潘伦看着手机上不断闪亮的宋欣的头像,不明白此时她为什么会联系自己,他断然拒绝了视频聊天,继续着自己的应酬,可宋欣那边依然坚持不懈地给潘伦发着视频申请。

    潘伦此刻的心情已经很烦躁了,这些天为了应对督察组他已经身心俱疲,除了没有杀人他把自己能干的事情都干了,好不容易才送走督察组,可以清闲片刻,他不明白宋欣有什么事情要在这个节骨眼打扰他。

    看着手机上一直闪烁着的宋欣的头像,潘伦极不情愿离开了酒桌,他知道宋欣不是一个会无缘无故打电话骚扰自己的人,这么执着肯定是有十分重要的事情。于是他借尿遁回到了自己在酒店的房间。

    潘伦接通了巨聊视频,一脸不耐烦地宋欣说道:“又有什么事吗?这么急着联系我?”

    宋欣那边一脸的焦急,对潘伦说道:“你怎么才接视频,干什么去了?”

    潘伦对宋欣的质问感到不满,他觉得宋欣似乎是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潘伦尽量保持着自己的风度,对宋欣说道:“环保督察组来明南了,这你应该知道吧,我当然是在处理督察组的事情。”

    宋欣着急的说道:“别管什么督察组了,海锋他们去明南了你知道吗?”

    潘伦听了宋欣的话明显一愣,他不知道这个在满刺加消失了的“鬼见愁”怎么跑到明南了,潘伦依然保持着平静说道:“他来明南又怎么样?这里是我的地盘,他搞不起什么波澜,来就来吧,只要督察组走了就行,海锋爱去哪里去哪里吧,我没那么多闲工夫操心他。”

    宋欣听了潘伦的话更着急了,她抢着说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只想着督察组?你去满刺加,海锋他们就出现在满刺加,你回到明南海锋他们就出现在明南,你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吗?他已经盯上你了!”

    潘伦不满地说道:“是你不明白吧?我早就和你说过你们那边出了问题,你还不信,和你们合作的人一个一个被干掉了,你现在还有脸和我说什么他盯上我了?”

    “这个海锋和我往日无仇近日无冤,大家又不是一个城市的人,要不是因为你们的缘故他为什么要盯着我不放?”

    不等宋欣回答,潘伦接着说道:“徐卫究竟是干什么吃的,我把话说明了,如果我有什么事你和徐卫两个人一个都别想跑,大家要完蛋一起完蛋。”

    宋欣说道:“正是因为大家坐一条船我才会告诉你海锋的动向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孙正涛他们一个个都会被海锋盯上,现在也不是关心这个的时间了,重要的是海锋盯上你了,你赶快跑吧?”

    潘伦冲着宋欣大笑了起来,笑了几声潘伦的脸又变得凶狠了起来,他恶狠狠地对宋欣说道:“跑?海锋去满刺加你让我跑,现在他到明南了你又让我跑?”

    “你们不想办法解决海锋这个大麻烦反而是让我天天抱头鼠窜,这就是你们的合作方式?”

    接着潘伦话音一转,说道:“难不成他海锋是三头六臂?我见到他就要躲着走?明南可是我的天下,他能把我怎么样?你们不会是让海锋吓破胆了吧?徐卫的胆子就这么小吗?那他不如去当缩头乌龟好了!”

    宋欣说道:“你现在必须跑,不然海锋他们会把你毁了的,先忍忍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没必要和他硬碰硬。”

    潘伦说道:“你们怕他我才不怕他,不过是个小警察,用得着杯弓蛇影吗?他不过是个无名之辈,有督察组在明南我说不定会对他有所忌惮,现在督察组已经走了,哪怕是十个海锋过来又怎么样?只要他敢来我就能让他有去无回。”

    潘伦说完之后缓了口气,人也略微平静了一些。他接着说道:“倒是你们应该好好反省反省,怎么老是让这个海锋咬着不放。别老让我为你们擦屁股,你们应该考虑的事情是怎么搞定这个海锋,而不是在这一个劲地让我躲着他。”

    此时宋欣身旁突然出现了徐卫的脸,徐卫焦急地说道:“再不跑你就完蛋了,不但海锋他们去了你那里,这两天省厅一直在调集警力,明州六个地市的警力都在明南周边集结,偏偏没有明南的警力调动,这还不够明显吗?你现在不跑就连跑的机会都没有了。”

    潘伦看到徐卫的脸的时候不禁吓了一跳,此前双方沟通了那么多次,徐卫从来就没有出现过,都是宋欣作为他的代言人现身,现在徐卫自己都跳出来了,证明这次的事情真的是非比寻常了,潘伦喃喃地问道:“真的是冲我来的?一个小小的海锋有那么大的能量?可以调动六个地市的警察?”

    徐卫说道:“海锋当然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能量,可他的背后是省公安厅的副厅长仇志勇,这次这么大的阵仗肯定是省里面的决定,你现在必须马上离开明南,再晚就来不及了!”

    潘伦问道:“为什么省里面都要对付我?就因为一个赌博网站?现在赌博网站那么多,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做,至于让那些大人物这么关注?”

    徐卫反问道:“你的赌博网站一年的流水有上百亿,这还不够引起重视吗?而且你在明南的那些事情又有几件是见得了光的?海锋这个人向来是神出鬼没,说不定他早就到明南了,很有可能他们已经在明南调查了你不少时间了。菠菜网加上你在明南的所作所为就是要你的命都不足为过了!”

    潘伦说道:“明南这些人哪个没拿过我的钱?我倒了明南这边都要倒,海锋他们担得起这个责任?再说了我要是倒了明南会有成千上万的人吃不上饭,我不相信他们敢碰我。”

    徐卫愈发焦躁了起来,他说道:“你怎么还不明白,这不是明南的行动,是省里面安排的,别说是那几个和你狼狈为奸的人,就算是整个明南都是你的人也没用,你想用潘氏集团来威胁政府就更不可能了,没了你地球又不是不转了,会有人去接管你的潘氏集团,没饭吃的只会是你自己,那些小老百姓根本就不会没饭吃,你这招一点用都没有。”

    潘伦冷笑道:“狼狈为奸?你不也是和我狼狈为奸吗?徐卫我可告诉你,我要是完蛋了你也别想跑,你人在明城,我不相信海锋这么肆意妄为你一点办法都没有,现在你最好别耍滑头,不然大家一起完蛋。”

    徐卫焦急地说道:“我的潘大老板我要怎么说你才能懂?在省里面我算个什么东西?你觉得我有那么大能量能改变省里面的决定?能让你提前离开已经是我最大的能量了。你快跑吧,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潘伦心有不甘,他还是不愿意就此放弃眼前的一切,他对徐卫说道:“他们要抓我总要有证据吧?无凭无据凭什么抓我?”

    徐卫急得就快要哭了,他说道:“我的老祖宗,你怎么还不明白?海锋是个疯子,但他不是傻子,既然要对你动手他手上肯定有你大量的犯罪证据。你在明南的那些事连傻子都知道,瞒得过海锋吗?赶快跑吧!”

    听徐卫这么一说潘伦也有些慌了,他说道:“可现在变卖资产也需要时间啊,这么多的厂矿哪是一天两天能处理掉的,现在让我走我哪有机会处理这些资产?”

    徐卫已经快让潘伦气疯了,他说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乎你那些破钱?你现在不走不但一分钱拿不到,你自己也要去吃牢饭,赶快走吧我的老祖宗!”

    潘伦问道:“那我去哪里?满刺加?”

    徐卫摇了摇头,说道:“不能去满刺加,海锋既然知道了你在满刺加的赌场那里就已经不安全了,你去那里只会是自投罗网,千万不能去那里。”

    潘伦说道:“那我去哪里?我现在手头就是些零钱,不去满刺加我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徐卫说道:“你联系你那边的手下,把钱都转到我这边的账户里,我会给你洗白送出去的。你那边的赌场是合法的,那些钱加上菠菜网挣得钱就够你这辈子花了!”

    潘伦听到徐卫让自己把钱转给他,又对徐卫起了疑心,他疑惑地问道:“你不会是想要贪我的钱吧?”

    徐卫颇为无奈地答道:“这个时候你还对我起疑心?赌场我又拿不走,我帮你是因为咱们是合作伙伴,要让别人知道了我也会身陷囹圄,你觉得我会要钱不要命?”

    潘伦听徐卫这么说他知道徐卫这次是不可能骗自己了,自己这次真的是别无退路了,于是潘伦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我听你的。联系完满刺加我就走。”

    徐卫见潘伦愿意离开明南这才松了口气,他又对潘伦说道:“边走边联系吧,不要再耽误了。立刻离开明南,去明城机场,我给你订去安南的机票,你明天就出国去安南!”

    潘伦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那我现在就走!”

    徐卫又提醒道:“你千万记住不要把这个消息告诉明南那边的人,知道的人多了,海锋他们那边肯定会察觉,到时候你就真的走不了了。”

    潘伦说道:“我知道了!”说完就挂断了视频聊天。

    此时的徐卫还不知道满刺加那边早就被一网打尽,他甚至想要再从潘伦身上挣一笔,然后把潘伦做掉,在他看来只要潘伦消失了就没有人会查到自己的头上了,可是事与愿违,没过多长时间潘伦就打了电话过来,对徐卫说道:“徐委员,不好了,满刺加那边我联系不上了。”

    徐卫问道:“怎么回事?怎么联系不上了?”

    潘伦沮丧地说道:“汪志一直不接电话,黎梓慎也没有音讯,我现在都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徐卫知道自己下手晚了,他猜测那些人应该已经在海锋的手上了,于是徐卫对潘伦说道:“先不用管满刺加那边了,等你安全了再联系也不迟。你已经离开明南了吧?”

    潘伦说道:“可联系不上那边我就一无所有了啊,那我出国还有什么意义?我的赌场可是在满刺加合法注册的,难道说海锋有这么大的能量连我的赌场都被端了?”

    徐卫自己心里清楚潘伦的赌场虽说是注册了的,可是他的“菠菜网”可算不上合法,如果海锋是盯上了“菠菜网”那一旦“菠菜网”出了事赌场自然摆脱不了干系,更何况他办赌场的钱也都是从国内赚来的黑心钱,以海峰的行事风格自然不会把那个赌场留给他让他继续作威作福。

    可是徐卫却对潘伦说道:“赌场肯定不会有事情的,你放心好了,你的赌场是在满刺加合法经营的,他们一旦动手满刺加那边肯定不会同意,搞不好就是国际纠纷,别说是海锋,就是仇志勇也没这个胆子。我这两天就派人去帮你查看你赌场的情况,你赶快离开明南吧!”

    潘伦无比沮丧,他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辛苦就这么灰飞烟灭着实不甘,可如果自己现在不走,按徐卫的说法,自己将再没有离开明南的机会。于是潘伦说道:“我知道了,我现在就收拾东西离开明南。”

    挂断电话,徐卫终于松了一口气,他瘫坐在了沙发上。唐欣给他拿来一杯酒,徐卫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对唐欣说道:“这个潘伦终于肯离开明南了!可惜他的钱应该是已经被海锋他们扣住了,咱们一点便宜也占不到了!”

    唐欣说道:“只要不牵扯到咱们就好,只要咱们的买卖不受影响,不缺他这些钱!”

    徐卫有些恼怒,他看着唐欣,说道:“不受影响?从孙正涛到钱臻再到柴?,这次又是潘伦,生意已经被影响的厉害了,就差把这最后的业务也送给海锋了。”

    唐欣问道:“不会是他一开始就盯上咱们了吧?”

    徐卫说道:“不可能,明城这边没人知道咱们的事情,就算是整个明州也只有这个潘伦清楚,海锋他不可能盯上咱们。”

    唐欣又问道:“那怎么会接二连三的盯上咱们的人?”

    徐卫摇摇头,说道:“我也不清楚是为什么。现在也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了。安南那边的杀手安排好了吧?”

    唐欣点点头说道:“已经安排好了,闫茂庆亲自去安排的,绝不会有问题,只要潘伦到了安南就绝对不会让他活着离开。”

    徐卫点点头,说道:“那就好。”

    潘伦对徐卫的这些举动毫不知情,他按照徐卫的指示收拾好行囊,当天就离开了明南。

    第二天,潘伦到达了明城机场,一个陌生男子递给了潘伦一本护照和一张机票。潘伦看到了护照上的姓名“王仑”他知道这就是自己的新身份。潘伦接过护照,那个男子转身离开,潘伦则一个人坐在了机场,开始了漫长的等候。

    随着等待的时间变长,潘伦也渐渐冷静了下来,他越发觉得此刻选择去安南并不是一个明智之举。满刺加联系不上,潘氏集团也没有了,那自己就算去了安南又有什么意义?身上带的钱满打满算不过一百万,去了那边又能干什么?

    更何况自己这次出行仓促,老婆孩子也是刚刚接到他的通知,他不确定自己的老婆孩子是否也能顺利出逃。

    潘伦想到自己的孩子又有些愧疚了起来,他之前一直在忙着与人斗,忙着创建属于自己的帝国,可却疏忽了孩子,把他和老婆往京华一扔就不管不问了。

    老婆也曾向潘伦抱怨过他对孩子的关心太少,可潘伦却从心里瞧不起这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对她的这些抱怨自然也不以为然。

    潘伦觉得让孩子上最好的学校,然后供他出国读书再回来子承父业就是对孩子最好的安排,对他妻子的话他完全置于脑后。

    有的时候潘伦甚至想要换掉这个土里土气,年老色衰的妻子,毕竟和自己平时相伴床头的那些小明星、小秘书相比,这个自己名义上的妻子的确是太不匹配自己的身份了。

    之所以没有离婚也是因为潘伦妻子那逆来顺受的性格让潘伦找不到离婚的借口,而且毕竟这个女人为自己生了一个儿子,再加上潘伦心中也有着糟糠之妻不能弃的想法,既然这个女人可以忍受自己外面彩旗飘飘,那潘伦也没必要把她这面红旗拔下。

    可是此刻,潘伦却想念起了自己的老婆孩子,那个默默无闻的女人此刻让他感到难以割舍。

    还有他那乖巧的儿子,以往潘伦总觉得自己的儿子性格太懦弱,像极了他的母亲,却和自己一点都不像,没有什么气势,也没有什么雄心,他甚至为此责怪自己的妻子没有教育好儿子,但是此刻他却对自己那善良温柔的儿子异常想念。

    潘伦觉得自己似乎已经快有一年没有见过自己的儿子了,每天忙于应酬,要不就是流连于风月场,却忘记了自己最温馨的家。他知道如果自己现在一走了之的话,那就真的再也没有机会见自己的家人了。

    潘伦觉得汪志他们联系不上应该是已经落入法网了,自己的赌场也极有可能被海锋他们控制了,虽说赌场是自己在满刺加的合法产业,可潘伦清楚自己的赌场被用来洗了多少黑钱,就算被海锋他们端掉了自己也是无话可说的。

    对于徐卫的态度潘伦又有些疑惑,为什么他要急着让自己走?真的是在帮自己?徐卫真的有那么好心?对于这个老狐狸潘伦完全没有好感,所以徐卫不亲自出面而是让宋欣和自己谈合作潘伦也乐于接受。

    可此时自己已经身陷囹圄,徐卫却帮着自己安排退路,他真的是因为和自己是一条船上的人才做的这些事吗?可是自己去了安南徐卫还会帮自己吗?到时候自己无依无靠又怎么办?

    就在潘伦冥思苦想的时候,广播响了起来:“前往安南的飞机已经可以登机了,请旅客朋友们及时登机!”

    潘伦被广播唤醒,站起身来,他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这些让他头疼的事情,随着人流准备登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