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巅峰狂婿〕〔豪门风水师:妖娆〕〔常东钟童欣〕〔斗武乾坤〕〔总裁诱妻成瘾〕〔农门医女:猎户王〕〔毒医狂妃:邪帝请〕〔快穿:女主不当炮〕〔萌宝向前冲:带着〕〔七等分的未来〕〔我就想认真做影视〕〔何以为道〕〔万古第一狂帝〕〔穿越之不想做主角〕〔玄云录〕〔既是如此〕〔第一凰妃〕〔珠光宝妻〕〔名门第一千金〕〔最后的净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与罪之战 第六十五章 审讯
    海锋注视着眼前的潘伦,潘伦面无表情地坐在审讯椅上,眼睛直视着海锋,等待着他的审讯。张慕枫坐在了海锋的旁边准备记录,其余人则陪着仇志勇到了监控室观看审讯。

    海锋看着潘伦问道:“可以说了吗?”

    潘伦点了点头,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可说的了,你们应该都掌握了吧!潘氏集团的那些事我都认,菠菜网的事情我也认,一切都是我做的!”

    海锋问道:“哪些事情是你做的?为什么要做那些事请?”

    潘伦苦笑了一下,对海峰说道:“你不是打算让我一件件交代吧?那么多的事情,你觉得我记得住吗?”

    海锋问道:“自己做的恶你记不住吗?做了那么坏事晚上睡得着吗?”

    潘伦答道:“习惯了就好了,债多不压身,事情做多了也就习惯了。”

    海锋说道:“把违法犯罪当习惯?”

    潘伦叹了口气,说道:“是啊,坏事做多了也就不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是什么坏事了。挣钱嘛,不寒碜。”

    海锋问道:“为了挣钱就可以为所欲为?有没有想过你做的这些事情伤害了多少人?”

    潘伦摇了摇头:“不知道,也从来没有想过。”

    海锋说道:“那现在想吧,想想自己都犯了哪些罪行,不是一句记不清就可以不用为自己的罪行负责任的。”

    潘伦笑了笑:“犯了什么罪?非法拘禁,绑架勒索?还是说故意伤害,开设赌场?太多了,数不清了!”

    海锋问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潘伦笑了笑,说道:“为什么?当然是为了钱。为了多拿些矿,多开些厂,可总有人不配合,国家这么大,人这么多,林子大了什么人都有,要是不够狠,怎么能站得住脚?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至理名言!”

    海锋问道:“为了挣钱?就为了能挣钱你就不顾他人死活?这些年有多少人被你伤害?有多少家庭被你伤害?你就没有想过那些人是怎么过的吗?”

    潘伦苦笑了一下说道:“成王败寇,想要做大事自然要有所牺牲,他们不过是些牺牲品,我自然不会去记。”

    海锋问道:“你做大事让别人牺牲?这是什么道理,你凭什么让其他人因为你牺牲?你没有意识到自己给多少人带来伤害?你不觉得你的潘氏集团已经变成了一个毒瘤?不只是你的那些犯罪行为,光是你给明南带去的污染问题要多少人多少年才能清理完你知道吗?”

    潘伦说道:“我说过了,成王败寇,我既然输给你了,那些罪行我都承认。你让我一件件说给你听我说不了,太多了,实在记不住,不过只要是你有证据的我都会认的。”

    海锋对潘伦说道:“你放心,没有证据我是不会抓你的,我既然抓你我手上就有足够的证据。你记不清的罪行我可以帮你回忆。”

    潘伦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说完,潘伦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其实这个潘氏集团我哪有沾过一点光?从小开始辛辛苦苦打江山,什么苦没有吃过?什么罪没有受过?挖煤、运料,托关系,找门路哪件事我没干过?装过多少孙子?受过多少罪?”

    “可最后呢?自己的老爸娶二房、三房,生了一堆弟弟妹妹来继承家产,我帮了他那么多却被他嫌弃了,这公平吗?”

    “好不容易把潘氏集团抢了回来,煤炭行业又开始不景气,该送的礼该走的关系一分钱都不能少,生意却越做越差,还不如我自己的赌场挣得多,还结了那么多仇。”

    “现在好了,再没有什么需要发愁的了,我可以好好睡个觉了!”

    海锋说道:“不挣钱吗?如果你的企业真的不挣钱你可以选择转型,选择出让,甚至选择破产?可你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不光是明南的百姓因为你而受到伤害,一个赌博网站让全国多少人被你搞得家破人亡?你知道吗?”

    潘伦苦笑了笑,说道:“到了我这份上又怎么选择破产?不破产银行每年还能给我几百亿,一旦让人发现潘氏集团不行了光是银行的钱我这辈子都还不上。我要是不去害人那我会死无葬身之地。”

    “更何况这些事是我一个人做的吗?明南有几个人没拿过我的钱?就算是没有我你以为那些人不会再找一个‘潘伦’来做我做过的事情吗?”

    海锋说道:“你和你背后的那些蠹虫都会为自己的罪行而付出代价,正是因为你们的贪婪让这个国家流泪,让人民流泪,你们的所作所为罄竹难书,你难道不为此而感到后悔吗?”

    潘伦苦笑道:“后悔又有什么用,事情都做了,我后悔你也不可能放过我了吧?其实有的时候想想要是我只是个普通人就好了,可以一家人开开心心的过日子。穷一点也没什么不好的,总比身陷囹圄强啊!”

    说着潘伦低下了头,不再言语。又过了一会儿,他抬起了头,对海锋说道:“我公司的账本都在你手上了,家里的保险柜里有我这些年给那些人送钱的账本,你赢了,这一切都是你的了,可那些人你能不能对付得了我就管不到了!”

    海锋说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没有人能逃脱法律的制裁,收了你钱的人我会把他们一个一个都抓起来的。”

    潘伦笑道:“希望你可以做到。”

    海锋重重地答道:“我一定会做到。”

    接着两个人又沉默了起来。

    看到潘伦不说话了,海锋继续问道:“你的菠菜网是谁在帮你洗钱?那些钱又是怎么到的国内?”

    潘伦表情突然痛苦了起来,他咬了咬牙,不再看海锋的眼神,艰难地说道:“那些都是网上认识的人帮我洗的钱。具体是谁我也不知道。”

    海锋问道:“那么大笔钱你会交给不认识的人去洗?”

    潘伦说道:“这些都是汪志他们在弄,具体的我不清楚。”

    海锋问道:“‘宋老师’是谁?”

    当海锋提到“宋老师”的时候潘伦心中一惊,转而脸上的恨意更深了,对于宋欣潘伦心里说不上有多恨,他恨的是宋欣背后的人。此时的潘伦恨不得把徐卫大卸八块,在他看来徐卫就像是魔鬼,引诱自己开菠菜网,帮他洗钱。

    现在事情败露了又对自己的妻儿下手,潘伦心里太想把徐卫他们的事情告诉海锋让海锋去对付徐卫,可自己的妻儿在对方的手中,潘伦知道徐卫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而在这里又极有可能有徐卫的耳目,所以潘伦还是忍住了。

    他对海锋说道:“我不认识什么‘宋老师’。”

    海锋此时心中有些疑惑,潘伦对自己的罪行已经供认不讳,他的那些同党、那些与他勾结的蠹虫他都愿意指证,可惟独谈到“宋老师”,谈到他洗钱的事情,他却一问三不知,究竟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海锋看着潘伦,此时的潘伦依然面目狰狞,咬牙切齿,就像是要把谁生吞活剥。海锋知道自己再问不出别的东西了,于是他不再问“宋老师”的事情,转而“帮助”潘伦回忆自己的罪行。

    五个小时之后,拖着一身的疲惫,海锋和张慕枫从审讯室走了出来。

    白虎组和仇志勇又一次坐回了秘密基地,大家开始对案情进行讨论。

    海锋说道:“潘伦对自己的罪行都供认不讳,无论是潘氏集团还是菠菜网的罪行他都承认了,可是一提及‘宋老师’他就什么都不说了,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张慕枫犹豫地说道:“刚才审讯之前潘伦有去过一次厕所,回来的时候我看他的眼神就有些不对劲。”

    海锋听到张慕枫的话立刻警觉了起来,他问张慕枫:“当时是谁押他去的厕所?”

    张慕枫答道:“是我陪他去的,当时没有其他人接触过他。”

    海锋问道:“你一个人陪他去的吗?”

    张慕枫说道:“还有一个人,是备用组的人。”

    海锋忙问道:“谁?”

    张慕枫答道:“明潭的王学毅。”

    海锋没有再说话,低头陷入了沉思。

    看到大家都默不作声了,仇志勇于是问道:“现在拘捕情况怎么样?都到案了吗?”

    赵志杰答道:“统计过了,都已经悉数归案,没有落网的。”

    仇志勇又问道:“潘伦的家人现在都在哪里?”

    仇志勇的话点醒了海锋,海锋抬起头来,注视着赵志杰。

    赵志杰说道:“他的父亲、他父亲的那些女人和潘伦的兄弟姐妹都作为关系人被咱们带回来了,可是他的妻子和孩子现在联系不上了,咱们派去的调查组反馈的情况是人跟丢了。”

    海锋问道:“调查组是哪个地市的?”

    赵志杰答道:“是明城的,带队的是明潭的贺谦。”

    海锋心中一惊,又是明潭的人,海锋心中隐约开始对明潭有所怀疑。潘伦不肯交代洗钱的“宋老师”究竟是谁,潘伦的老婆孩子又是在调查组的眼皮底下消失,这两件事究竟有没有关系?

    当着众人的面海锋没有说什么,但是他的心中的疑问却越来越多。

    仇志勇看出了海锋的心思,他说道:“先不用管这些事了,现在需要调查的事情还很多,你们白虎组是最了解情况的,配合其他调查组去取证和审问吧!这些天大家辛苦了,不用再多想了。明天开始还要配合调查组梳理案件,先去休息吧!”

    听了仇志勇的话众人也停止了烧脑的头脑风暴,开始准备离开。

    “海锋、刘智扬你们两个等一下,我有话和你们说。”仇志勇在海锋和刘智扬离开前叫住了两个人。

    “一边走一边说吧!”仇志勇对二人说道,说完三人一起离开了房间。

    走在明城大学的操场上,仇志勇看着心事重重的海锋问道:“你是在怀疑明潭的人和潘伦老婆孩子的消失有关系是吧?”

    海锋点了点头,说道:“潘伦对自己的罪行悉数交代,他背后的蠹虫也都被供了出来,可惟独对于帮助他洗钱的‘宋老师’却避而不谈。”

    “潘伦的老婆孩子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派去的调查组是明潭的人,这期间接触过潘伦的除了张慕枫只有王学毅,而这个王学毅又是明潭的。不得不让人起疑心。”

    “我的确有些怀疑明潭有人和这个洗钱的‘宋老师’有勾连。所以潘伦才会对‘宋老师’的事情丝毫不交代。”

    仇志勇问道:“你现在有证据证明王学毅或者是贺谦和潘伦不招供有关系吗?”

    海锋摇了摇头:“只是感觉,没有证据。”

    仇志勇说道:“去调查调查吧,,接触过潘伦的都要调查,除了王学毅还有张慕枫,虽然我也不相信张慕枫给他们传递讯息,但是最好不要让张慕枫再接触潘伦了,调查潘伦的事情也尽量避免让张慕枫参与吧!”

    刘智扬疑惑地问道:“老学长,张慕枫不用怀疑了吧?他可是白虎组的人,如果是他给潘伦传递讯息的话那咱们连潘伦都不可能抓得到啊!”

    “潘伦的这个案子张慕枫可是从头参与的,中间任何一个阶段都能够传递讯息的,何必要在潘伦落网的时候才出手?不能和潘伦有接触的就都怀疑啊!”

    “海锋他也接触潘伦了,还比张慕枫更早接触,当时逮捕潘伦的时候海锋是第一个过去的,我是第二个,你要是怀疑张慕枫那不如把我们两个也算上得了。”

    “自从白虎组组建张慕枫帮着咱们办了多少案,抓了多少人,每次都是他深入虎穴为咱们刺探情报,这样的好同志你都怀疑我不服气。”

    “我觉得事情就是王学毅干的,都不用调查。你知不知道以前有个叫做沈廉的民警?那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为人正派,嫉恶如仇。只要看到问题不管你是普通民警还是领导干部,照查不误。”

    “按说这个性格很难在机关待下去,不少人都要求将他调离督察支队,可他的上司陆彬却一直护着他,谁说话都不管用。”

    “当年陆彬为了增加沈廉的基层工作经验,为提拔做准备,就把沈廉派驻到了明潭。沈廉在明潭因为看不惯徐卫的所作所为,调查了徐卫,还取到了不少证据。”

    “结果不小心在证据确凿前被徐卫他们发现,不久沈廉被派到了派出所,在那里待了不到两年就在单位自杀了,留下妻儿老小无人照顾。”

    “当时沈廉的顶头上司,就是这个王学毅。按说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当时的所长都受到了处分,可这个王学毅却不降反升,成了明潭刑侦大队大队长。”

    “提拔他的就是徐卫,同时被提拔的还有那个贺谦。要我说这个王学毅肯定和洗钱集团有关系,贺谦也是,徐卫更是。肯定就是徐卫在指使这一切。”

    仇志勇说道:“说话要有证据,不能信口开河。先去调查,调查清楚再说。”

    仇志勇接着对刘智扬说道:“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嘴上缺个把门的。咱们是警察,警察是要讲证据的。没有证据的话不能随便瞎说。”

    刘智扬听了仇志勇的话不再多说,可依然气鼓鼓的浑似一个大气球。

    仇志勇看着气鼓鼓的刘智扬接着说道:“其实我也相信张慕枫是无辜的,可做人不能只凭自己的喜好办事,既然最后和潘伦接触的有他,那就应该做到一视同仁,不能因为张慕枫是白虎组的成员就不用被怀疑。没有人能够有特权。你要是真的想帮张慕枫就尽快帮助他洗清嫌疑。那才是你该做的。”

    听了仇志勇的话海锋说道:“老学长你说得对。就按照你说的办吧,先不让张慕枫接触潘伦,调查的事情也尽量避免张慕枫参与,直到他洗清嫌疑之前就把他和王学毅都先列为怀疑对象吧!”

    仇志勇点了点头,说道:“先这样办吧。另外对于潘氏集团的调查你们尽快移交调查组,然后去调查这个洗钱的‘宋老师’。你之前和我说过咱们办的几个案子都有这个‘宋老师’的身影是吧!”

    海锋点了点头说道:“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人,但是的确都出现了代号是‘宋老师’的这个人。而且赵志杰之前梳理了咱们取得的犯罪资料,发现有一些银行账号在几个案子里面频繁出现,极有可能就是这个‘宋老师’持有的洗钱账户。”

    仇志勇说道:“所以绝对不可以让这个‘宋老师’跑掉。挖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出来。”

    海锋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仇志勇又看了看刘智扬,看着他还在生气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问道:“还在生气啊?不会是生我这个老学长的气吧!都四十多快五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大气性?”

    “别生气了。想要把潘伦这个案子结案和调查洗钱的事情也需要把潘伦的老婆孩子找出来。只要找出他们了是谁传信息给潘伦的就清楚了,如果不是张慕枫干的到时候自然能够洗清他的嫌疑。”

    “你既然这么想证明他的清白那就不要置气,沉下心来想办法找到潘伦的老婆孩子。到时候一切问题都会有答案的。”

    刘智扬叹了口气,点点头说道:“也只好如此了。”

    仇志勇笑着对刘智扬说道:“别灰心啊,真金不怕火炼,我相信你们很快就可以查明事情真相的。”

    刘智扬没有再说话。海锋接着说道:“那我尽快让大家移交工作吧,争取在三天内完成移交,剩下的让张慕枫跟进。然后我就带着白虎组去找潘伦的妻儿。”

    仇志勇点点头说道:“你是组长,你做主就好。”

    仇志勇看着刘智扬欲言又止的样子,说道:“你还有什么话就说,和你的老学长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刘智扬说道:“我就是怕他们杀人灭口,绑架都干得出来,也就没有什么是干不出来的了……”

    海锋打断刘智扬说道:“不会的,只要他们想要封住潘伦的口就不敢杀人灭口,不然潘伦肯定会把他们咬出来。不过他们倒是有可能会联系潘伦。这也是咱们的一个机会。”

    刘智扬看着海锋胸有成竹的样子,就没有再多说话。三个人就这么散着步离开了校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