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奇幻道具 第一卷高中时代 第六十五章,边然的叙述
    柳生因为被放到慢班,所以变得无法无天,今天的柳生更加过份,带着花生豆和数不清的啤酒来到教室。

    讲台上老师在讲课,后两排的同学都在柳生的领导下,全部喝起了酒。

    早上第一节课没有结束,后两排的学生都以进入了梦乡。

    看着同学都睡去,觉得无聊的柳生,带着任夏冬,趁着老师在黑板上写字的功夫,两人一同从后门溜了出去。

    出去后的两人,直接从操场旁翻墙出了学校,无所事事的两人走进学校附近的网吧,柳生看着旁边坐着的任夏冬,玩的不亦乐乎,自己却提不起兴趣,可能是岁数大了,总觉得对游戏没什么感觉。

    柳生突然在电脑上看到自己以前玩的游戏,依稀的记着,当时玩这个游戏的时候没有钱,总是被别人嘲讽,于是柳生拉着任夏冬一人注册了个账号,每人充了五千块,开始了一上午的游戏挥霍。

    由于学生们都在上课,所以上午网吧里没有几个人,在游戏的作用下,一上午很快就过去,正在和任夏冬讨论中午吃什么的柳生旁边坐着一个人,一边抽着烟,一边猛敲着键盘,还时不时的骂着队友太坑。

    随后这个人吐了口痰,正好吐到旁边的柳生身上。

    柳生也没有客气,直接摘掉自己带着的耳机,站起来一巴掌打在旁边人的后脑勺上,被打的人也急忙站起来,推了柳生一把,柳生正好倒向一旁玩的正起劲的任夏冬身上。

    任夏冬眼睛依然盯着显示屏,手还在敲击着键盘,感觉到柳生向自己靠近后,看也不看的说道:“干什么?喝多了?”

    柳生没有回答任夏冬的话,而是直接站直身子,攥拳直接向着那个人的脸上打去,任夏冬感觉到了异常,转头看向柳生,看到柳生正和一个年轻人扭打在一起,任夏冬也摘下自己的耳机,刚站起来想要帮忙,但看到那个年轻人已经被柳生给按倒在地。

    后来在网吧网管的劝说下,柳生才松开那个年轻人,站起来的年轻人一边往外走去,一边说道:“你是七中的是吧!你给我等着!”

    等年轻人走后,柳生也没兴趣再在下去,同时也不想回学校上课,于是带着任夏冬回了家。

    等柳生两人到家后,乐乐悄悄跑到柳生和任夏冬身后,告诉他们边然的父母下午来接边然。

    “什么情况?”柳生瞬间来了兴趣,一直都想知道边然是怎么被拐走的,最近还总是想着不同的办法去套边然的话,一直不成功,今天边然终于开口了,这让柳生和任夏冬有了听故事的兴趣。

    乐乐低声对着两人说道:“今天你们走后,我看着边然闷闷不乐,我就试图问问她都经历了什么,后来她要我的手机,说给家里人打个电话,从她打电话的过程中,我知道今天是她妈妈的生日。”

    “她妈妈过生日,所以要你的手机是打回家,她家人知道她在这,然后今天晚上就来接她。我理解的没错吧?”柳生看着乐乐问道。

    乐乐点了点头,然后三人同时走到边然在房间的门口,柳生敲了敲门,在门外说道:“听乐乐说,你今天就要走了,临走时咱们一起聊聊吧,算是朋友之间的了解。”

    过了一会,边然打开了房间门,穿着这几天乐乐带她去买的新衣服,今天边然把自己打扮的特别漂亮,穿着一条带花的裙子,梳着马尾辫。

    柳生看到这样装扮的边然,随口说道:“一看你就是校花级别的,唯独就是胸小还没屁股!”

    边然今天心情也好了许多,可能是快要见到自己父母的原因吧,听到柳生这么说自己,边然并没有不高兴,反而说道:“我知道你们想知道我的事,我现在就告诉你们。”

    任夏冬拿出啤酒,香烟,花生豆放到桌子上,四人围着桌子坐下,柳生开了四瓶啤酒,一人拿了一瓶后,柳生对着边然说道:“请开始你的表演。”

    边然拿起柳生给自己的酒,然后喝了起来,这还是柳生三人这么多天,第一次见边然喝酒,边然喝了一口酒说道:“真难喝。”

    然后吃了一颗花生又问柳生:“你知道那天你问要把我送到哪,我却说就要跟着你吗?”

    柳生直接说道:“你可能是想对我图谋不轨,也可能想嫁给我,赖着不走,骗吃骗喝!”

    “不是,因为你的车牌是行海市的,我是行海市师范大学大一的新生。”

    后来边然把所有的事情经过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事情经过:

    边然家在行海市400公里外的晋江市,八月最后一天拿着录取通知书准备去学校报到,刚出行海市的火车站,遇见一个摔倒的大妈,看着周围路过的人没一个管的,边然出与好心就走上前搀扶。

    大妈起来后,还对边然说道:“我有医保,小姑娘你放心,我不会讹你钱的,我看你挺好心的,我腿脚不方便,可不可以送我回家。”

    边然什么都没有经历过,哪知道这是骗局,又看着大妈可怜,于是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在大妈的指引下,边然搀扶着大妈走到一个无人的小胡同,进去后突然眼前一黑,后面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来后,边然被绑着手脚坐在一辆车上,头上还被套了个头套,什么都看不到,车上的人看到边然醒了过来,又强硬给边然打了一针,然后又昏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再次醒来,边然已经在柳生遇见她的地方,也就是那个中年男人的家里,睁开眼的边然,看着自己浑身赤裸,还被绑在炕上。

    听完边然的话,柳生三人都沉默不语,然后边然又说道:“当时我想死的心都有,但是我父母就有我一个孩子,为了父母,我选择活着。”

    乐乐又看了看边然胳膊上的伤痕,默默的流下心疼边然的眼泪,想说些什么,但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此时边然拿起手中的啤酒,跟柳生手中的啤酒碰了一下,说了一句:“谢谢,如果没有你,我现在还在他们的魔爪中!”说完后,边然开始大口大口的喝起啤酒。

    “嗨!我就说吧,柳生的心肠软,开始我还以为边然是柳生拐来的。”任夏冬看着场面有些冷清,所以打趣的说道。

    柳生则一本正经的问道:“你知道一会该怎么面对你的父母?”

    “自己的父母还有不知道怎么面对的吗?”任夏冬抢着问道!

    柳生直接对任夏冬说道:“你闭嘴!”

    然后看向边然。

    边然低着头,小声的问三人:“我现在是不是很脏?我的父母会不会嫌弃我?”

    “不会的,你不要想那么多,慢慢的都会过去的。”乐乐终于说出了话,现在除了安慰边然,别的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任夏冬则乖乖的闭嘴不说话,怕万一说不对话,让边然不高兴。

    “你父母不会嫌弃你,放心吧,我们一起陪你等你的父母,不要有心里压力,相信我,都会好起来的,更没有人会嫌弃你。”柳生发自内心的说道,他现在只是不想让边然想多,觉得边然还年轻,如果这件事成为了她的阴影,那她这一辈子就完了。

    “那你会嫌弃我吗?会觉得我脏吗?”边然用渴望的眼神看着柳生问道。

    边然是柳生带回来的,边然内心非常的感激柳生,所以现在只要柳生不嫌弃边然,边然就不会在意别人的目光。

    柳生直接回复道:“你很干净,你不要想太多。”

    “那你把我留下吧,我可以给你洗衣做饭。”边然此时换了一种乞求的眼神看向柳生。

    柳生听到这个要求也是很慌,之所以安慰她,是因为觉得她可怜,但是看着边然的架势,这是要以身相许,半天不知道怎么回复她。

    在客厅里,边然,乐乐,任夏冬都看向柳生,等着柳生的答案。

    柳生看着三个人期待的眼神,然后先是支支吾吾了两句,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柳生,急中生智的说了一句:“好好学习吧,以后有时间就来这里坐坐。”

    边然听到柳生的回答,很失落的“哦”了一声,之后四人都没有再说话,柳生却想着,要替边然出一次头,找出拐卖边然的那群人,然后交给相关部门处置,但是,要等小雅哥哥婚礼结束后。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边然的心就越来越不安,她不知道一会父母知道她的遭遇后,该用什么方式去面对自己的父母。

    就在这时,传来了敲门声,柳生,乐乐,任夏冬三人同时看向边然,边然则不知所措颤抖了起来。

    “都没事了,最关心你的永远是你的父母。”柳生说完后,走向门口去开门。

    开门后,看着门外站着的一对中年男女,柳生也知道这是边然的父母,没等两人说话,柳生先开口道:“边然在里面。”

    边然的父母听到边然在里面,然后急忙跑了进去,看到边然后,直接跑上前紧紧抱住边然。

    此时边然和父母相拥着痛哭了起来,边然父母根本就不管边然经历过什么,只知道安全就好。

    等三人哭了一会后,边然指着柳生开口说道:“是他救我回来的。”

    边然父母听后,急忙来到柳生面前,要给柳生跪下表示谢意,但被柳生和任夏冬以及乐乐三人拦住。

    “谢谢你,把我家姑娘带回我们身边。”边然的母亲说完急忙从包了拿出一塌现金,又说道:“我家条件不好,这些少是少了些,你别嫌弃,就当是我们的一片心意。”

    柳生急忙推开递过来的现金,一边还说道:“不用不用,我这也是举手之劳,我也是正好碰到。”

    再三推辞后,边然的母亲又收回了现金,柳生看着风尘仆仆的两人,说道:“还没吃饭吧,你们来行海市,那我就得做个东,表一下地主之谊。”

    在柳生的拉哄下,柳生带着边然一家和任夏冬两口子一起出去吃了个饭,吃完饭后,边然一家订了当天晚上的火车票。

    柳生亲自开车将边然一家送去车站,下车后,边然又敲开柳生的车窗,说道:“你到底要不要留下我?”

    柳生半天没有说话,看着不说话的柳生,边然也没再逗留,直接跟着父母进了车站。

    看着没影的边然一家,柳生拿起电话,打给了赵斌。

    “哎呦,柳大公子,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斌哥,我知道你人脉广,我想让你帮我查一下,8月底,在行海市火车站门前发生的拐卖事件是谁所为。”

    “这个。。这个。。不好办啊,能做这种事的都是团伙,我没有那个本事和他们对着干啊!”

    “十万,我只要知道是谁所为,其余的你不用管。”

    “好!我帮你查,查到后我第一时间跟你联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楼主大人求放过〕〔边缘世界里不可能〕〔精灵之虫王崛起〕〔南宗最后一个弟子〕〔给我一张复活卡〕〔抱定大佬不放松〕〔快穿:反派女配,〕〔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生命法典〕〔我的心脏是太阳〕〔重生八零:媳妇有〕〔萌神恋爱学院〕〔我就是这般好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