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弃妇的春天〕〔傅夜沉诺筱颖〕〔诺筱颖傅夜沉〕〔诺筱颖今夜星辰似〕〔沈易刘乐萱免费阅〕〔太古吞天诀〕〔浴火弃少陈风柳婉〕〔未来图书馆〕〔真神武三国〕〔重生年代文孤女有〕〔天玄战神〕〔萧天爱赵无疆〕〔餮仙传人在都市〕〔苏漫雪〕〔洪荒之我真不是天〕〔极品上门赘婿〕〔超凡强人〕〔宋王〕〔极品上门女婿〕〔极品女婿秦浩最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第七章 射猛禽需用良弓*.
    !

    人矜绰约之貌,马走流离之血,始争锋於校塲,遽写鞚於金埒。

    临沮县的校场不大,其址于城郊,外围用一层高排木栅包围,内中是一处被处理干净的沙场,圈地中没有草坪和水泡,八方立黑色皂旗,正南向是七阶的木制点将台,侧旁立有金鼓相托。

    黄忠所统领的两曲兵壮,眼下正在校场中列队操练,而负责指导他们的,则是黄忠麾下的两名曲长。

    在南郡十八县中,黄忠所掌管的士兵操练最勤,训练最苦。

    刘穿越到汉末,已有数载,在巨野当县尉时,见过不少县军,他也见识过雄壮士卒,但和黄忠调教的两曲人马相比,感觉多少还是有点不一样。

    壮不壮且不看,战力和执行力他也瞧不懂,但他能看的出黄忠带的兵非常有精气神。

    那是一种由骨子里向外散发的精神状态,傲骨嶙嶙,铁骨铮铮。

    士卒们在挥舞手中长戟时,每一下都显得慷锵有力,从里到外都流露着一股阳刚之气。

    “嚯!”

    “嚯!”

    “嚯!”

    每一下动作,都伴随着一声响亮的呼喝,虽然不是喊的特别规整,听着多少有些参差不齐,但却声音嘹亮浑厚,充斥着整个校场。

    刘满意地点了点头,笑道:“黄司马果然是带兵有方,这两曲兵士真是训练有素,与我原先见过的军卒大有不同。”

    黄忠听了夸赞很高兴:“掾史过赞,黄某受之有愧。”

    “不然,黄司马当之无愧,我虽不懂练兵,但我却能看出士卒的精神状态,黄司马确有大将之才,在临沮一县之地埋没了这么多年,着实是屈才了。”

    刘评价的很走心,表情也很诚恳,让黄忠有一种被承认和肯定的感觉,而且他的话也戳中了黄忠的心窝子。

    ”这孩子,说中了黄某的心事了……”

    黄忠出身不高,只是普通武人,在荆州这个由宗族掌控大权的地界,他这样的人想要出头实在太难了,南郡军中很多比他年轻的后辈,本领远不及他,却因与宗族沾亲带故,反而在各郡县军中出人头地,而他空有一身本领,还有宛城的军功傍身,在四旬的年纪也不过是一县军司马。

    如果不出意料,这军司马他很有可能就是干一辈子了。

    有本事的人,一般都不希望被埋没,除非他确实看不到亮光,但刘的出现和对他的重视,隐隐的让黄忠看到了一展抱负的希望。

    “承蒙刘府君和掾史如此看重在下,着实是让黄某惶恐了,黄某不胜感激。”

    刘笑了笑,转过头冲着不远处一直慢悠悠跟着他的刘磐喊道:“堂兄,麻烦你把东西拿来。”

    刘磐闻言走来,他的手中一直捧着一个很长的精致木匣。

    刘接过木匣,在黄忠面前打开……里面是一张做工精良的黑弓。

    在汉军中,不同的弓有不同的用途,长弓用于步卒,角弓用于骑手,角端弓劲力强用于守城,且能够拉开越重的弓,便越是能够代表一个武人的能耐,也是一种能力的体现。

    刘给黄忠看的这张黑弓,是以兽角、筋、竹木等物复合而成,工艺精良,比例精准,明眼人一看便是出自造弓大师的手笔。

    但令黄忠最为诧异的,不是这张黑弓的价值,而是其所代表的意义。

    《荀子·大略》中曰:天子彫弓,调侯彤弓,大夫黑弓,礼也。

    如此制作精良的黑弓,刘如此年轻必不会有……难道是刘表卓其转送于自己的,其意是欲以大夫之礼相待自己?

    就在黄忠犹豫不决之时,却听刘笑着开口道:“此乃刘府君命在下转赠予黄司马的,公若有意接府君之情,便请收下,若是无意,也不妨事,我自转还于刘府君便是了。”

    话里话外,刘这橄榄枝已经都快抛到黄忠脸上去了,但凡黄忠不傻,应该就能明白刘话中深意。

    就看这‘橄榄枝’他接还是不接了。

    黄忠只是略作犹豫,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他虽是武者出身,但也并非纯粹的草莽之人,刘代刘表转赠黑弓给他,黄忠大概也能明白其中深意。

    新任府君上任,所忧虑者,不外乎荆州宗族而已!因而才要拉拢猛士为臂助。

    “忠多谢刘府君相赠良弓,这张弓,黄某人收下!忠愿意为府君执手中之良弓,射禽杀鹿,全凭府君一言而决。”

    说罢,便见黄忠从刘的手中接过了那张黑弓。

    接过黑弓的一刹那,便已经表面了他从今往后,将站在刘表的这一队,不在顾及自身生死,效力疆场建功。

    “汉升肯接此弓,便如同接下半个荆州,我代表府君在此向汉升表相谢之情。”

    说罢,便见刘冲着黄忠长作一揖。

    黄忠吓了一跳,忙伸手扶他:“掾史切勿如此,却是折煞末将了。”

    刘磐在后面看刘如此推崇这个黄忠,心中升起了一丝不忿。

    自己这个堂弟是怎么回事?大老远的跑到临沮县,就是为了见这么一个军司马?

    还把叔父珍藏的黑弓给他了?回头让叔父知道,焉能不揍他?

    就是为了一个县城的军司马,还至于如此?

    “哼!”刘磐不屑的哼了一声。

    黄忠和刘都听到了刘磐发出的异响,但都没有搭理他。

    刘问黄忠道:“既得汉升相助,那在下有些事便直说了。”

    黄忠点了点头,一边下令在校场内操练的兵士们休息,一边带刘走向校场的边上。

    刘四处看看,见附近没有什么闲杂之人,低声道:“刘府君得朝廷恩赐,受封荆州刺史,然荆楚之地却有大患,犹如沸锅一般,谁跳进来便能将谁煮死,刘府君虽有整顿七郡之志,然身边尽为掣肘,,汉升乃南阳人,又在荆楚从军多年,不知可有良策相助府君?

    黄忠笑呵呵地道:“荆州七郡,依黄某看,有两个祸患,不知公子说的是哪一个?”

    刘没有想到黄忠会把荆州的祸患归为两个,随道:“愿闻其详。”

    黄忠的思路很是清晰:“某在南阳多年,知晓眼下的荆楚有两大祸患,一是荆州内有宗贼遍地,占土地募私兵,为祸甚深;二是外有袁术和孙坚如同虎狼,谋害上任刺史和南阳郡守,他们早就视同荆州如囊中之物,有鲸吞之志,其祸不小。”

    刘赞赏的看着黄忠,心中暗道果然不愧有五虎之名。

    为将者不仅要精通武事,善于练兵,还要对时局有一定的敏锐感观,且有一定的大局观,能看看清时势变化,才能被称之为大将之才。

    刘向黄忠垂询:“那敢问汉升,这一内一外两大祸患,如何应对?”

    黄忠呵呵一笑,道:“黄某不过一武夫尔,这内忧外患的大事,只能看清,却无甚良策,不过以黄某观之,若不能平定宗族之祸,府君便无法在荆州立足,更休谈驱逐袁术孙坚之流,当下需先定宗族才是首要大事。”

    刘点了点头,道:“黄司马之言,确是出自肺腑,此事我会禀报府君,届时还请黄司马助府君一臂之力。”

    黄忠拱手道:“府君和掾史若有动作,黄某愿为先驱,万死不辞。”

    刘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有汉升这句话,此事便好办了,回头若遇大事,我在暗中派人知会你。”

    黄忠沉思了片刻,忽然又提醒道:“眼下掾史若是有事,还需派心腹来通知给黄某为好,不可轻信旁人,不然恐惹出事端。”

    刘苦恼地叹了口气,瞅了一眼刘磐,道:“我来荆州,除了这位堂兄外,便再无心腹之人了,堂兄还需时刻在我身边,以防有事。”

    黄忠沉思了一下,突然道:“黄某倒是有一人,可以引荐给掾史,只是不知掾史信得过黄某否?”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