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绿茵人生〕〔陈歌小说〕〔恶汉的懒婆娘〕〔强欢成爱〕〔抗战雄心〕〔重生之全能高手〕〔秦君叶婉儿〕〔傅少宠妻宠上天〕〔小说祁少追妻路太〕〔新婚错爱:祁少的私〕〔重生八零逆袭成白〕〔欲寄相思千万重〕〔南明大丈夫〕〔百年新娘〕〔超品小农民〕〔暖风不及你情深〕〔214989〕〔我的无限翅膀〕〔雪洗天下〕〔大唐狂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第十四章 杀人者刘琦&.
    !

    刘自带着他设计的背景来到了场间,一时间震慑群伦,将在场所有宗族首领的注意力全都吸引到了他的身上。

    气势这东西,摸不见看不着,但却实实在在能感觉到到,有人天生自带慑人气质,让人打眼一看就胆怯三分,例如楚霸王项羽那一种类型。

    而像刘这种相貌儒雅,不是过于粗犷的,要想慑住旁人,就要在环境上下点功夫了。

    毫无疑问,今天的设计是成功的。

    刘站在自己的长案后面,没有了适才迎接众人的笑意,而是换上了漠然的表情,他目光冰冷,来回扫视着场间众人。

    眼前的人不过都是俎上鱼肉,哪个正常人会天天对着案板上的肉笑个不停?

    苏代和刘的目光相撞,隐隐的在空气中碰撞出了无形的火花。

    他下意识的要摸腰间,但在手伸出去的一刹那却又收起了手,心中暗道自己怎让一个小儿唬住了?

    “好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竖子!”苏贷故意说道。

    但是没有人回答他,他身边的人都被刘的出场给惊住了,竟无人应答。

    刘将刘表封赏五大宗族的绢令拿了出来,高高举在手中,徐徐道:“诸公,刘奉刺史刘君之命,在此宣刘刺史之令,任蔡、蒯、苏、贝、张五氏族中英才,各居荆州要务,辅佐刺史,报效君王,请诸公静听……”

    说罢,他便把刘表的任免绢书从头到尾的缓缓念了一遍。

    若是换成原先,五大宗族的人听刘当众念出刘表对他们的封赏,肯定会得意忘形,满心欢喜。

    但奇怪的是,如今席中人却都鸦雀无声,没有一人出言。

    只因他们已是隐隐有所感觉,这年轻人似乎并非善类,适才的一切或许只是表象。

    待念过任命之后,刘将手中的任命绢书向着长案上一放,叹了口气道:“刘府君相信诸位,委以各宗长以要职,同治荆州,本是好事,但吾在南郡巡访一月,却别有发现,今日邀请诸公来此,就是有几件大事要处置。”

    席下有人应道:“掾史要处置何事?”

    刘拍了拍手,便见两位仆役将一个大木箱抬到了刘面前。

    打开木箱,里面尽是简牍疏册,打眼一瞧,当不下百卷。

    刘走到那木箱边,又扫视了一圈众宗族,缓缓道:“这里面,共有一百一十二件卷宗,都是控告在坐的诸位宗主族长的,有说你们结党为恶,有说你们侵吞公田,有说你们贩卖私盐,有说你们私蓄军械,有的说你们攻击州县,有的说你们暗杀官吏……言之凿凿,看的这叫一个心惊肉跳!这叫一个胆颤心惊!”

    说罢,便见刘拿起一卷简牍,展开后扔在地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这是告贝氏结党侵占官田的。”

    然后又拿起了一卷简牍,展开看了看,向着那些人桌案前的空地上继续扔,动作很潇洒流利:“这是告苏氏贩卖私盐的。”

    “这是告张氏和苏氏私铸军械的!”

    “这是告贝氏和李氏攻打地方县城,杀害县吏的。”

    “这是……哎,这是我自己练字的,混在里面了,惭愧。”

    一封一封的案卷简牍,被刘犹如扔垃圾一样的向着空中抛掷,落在地上连续发出‘啪’‘啪’声响。

    那一声声简牍落地的声音,犹如示警危险的罄钟之鸣,牵动着在场诸族长的心率。

    刘扔了一会后,终于停手道:“刘府君信诸公,奏疏于朝廷予保举诸位,想邀诸公共保皇权,安抚黎民,可哪曾想所托非人,这荆州七郡居然会有这些恶事发生!而每一件都与在场诸公脱不了干系!诸位,你们说,作为刘府君的佐官,吾当如何处置?”

    蔡瑁低声询问身边的蒯良:“这小子这般行事,其意为何?示威吗?”

    蒯良摇了摇头,道:“先读刘表之封赏,彰显其仁德,再将要杀之人的罪状罗列而出,指明他们罪不容诛,争的不过是个名正言顺尔。”

    蔡瑁惊愕道:“杀人还要争名正言顺?”

    蒯良点了点头,道:“自古有大能之人,各个杀人都能杀出理来,此子所行非比等闲也。”

    听了刘的话,在场的各族宗长心中翻起了滔天波澜,他们实在没有想到这小掾史会半点情面都不留,直接撕破面皮,打碎回旋的余地,将双方放在了生死倾刻之间!

    不知过了多久,突听长沙郡守苏代发出一阵狂笑声。

    他站起身,傲然道:“刘掾史啊刘掾史,这在座的诸公,有张太尉之侄儿,有长沙郡守本尊,有桂阳郡守之兄长,有袁术和孙坚将军之故友!此间诸公皆出身荆州名门,乃良善百姓,为着荆州安定,每日不辞劳苦,从无荒殆僭越之行!刘掾史从哪里听来的几句污告之词,就来构陷吾等?是何道理?”

    苏代的话,引起了很多宗贼首领的共鸣。

    “不错!吾等皆良民也,何人敢诬告吾等?”

    “吾等宗族皆乃荆州柱石,若吾等为恶,那这荆州还有好人了么?岂不天下大乱?”

    “汝小小掾史,也敢污蔑吾等,官逼民反?”

    “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宰了你!”

    一时间,整个院子内乱成一团。

    刘看着那群义愤填膺,冲着自己嘶声怒吼的宗族,再看看一脸得意之相的苏代,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

    “你竟敢威胁我?”刘笑看着苏代,一字一顿地道。

    苏代紧紧地盯着刘,道:“威胁你又怎样?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汝不过是刘刺史门下一豚犬尔!焉敢在此狂吠?”

    豚犬?

    一听这个词,刘的眼睛瞬间眯了起来,藏在袖中的手轻轻的捏成了拳头。

    “行,苏府君,看来今日不给你看一下人证,你是决计不肯罢休了。”

    “哦?”

    苏代似笑非笑地道:“人证?有意思,苏某还真就想要看看,这荆州七郡,有哪个会来指证于某?”

    “黄忠,过来。”刘很平静的召唤道。

    随着刘的呼唤,便见黄忠大步流星的来到了苏代的目前,他身材高大,比起苏代整整高了一个头。

    他低头看着苏代,目光冰冷。

    苏代被黄忠瞧的心中有些发虚,浑身不自在。

    他吱呜道:“汝便是要指正苏某之人?”

    黄忠没有回答他,只是转头看向刘。

    却见刘冲他点了点头,道:“让苏府君看看汝手中凭证。”

    “诺。”黄忠冷静的回答了一声,然后摊开手掌,举到苏代的面前。

    那偌大的掌心之中,竟是空无一物。

    苏代满头雾水,奇道:“这也什么都没有啊?”

    话还没等说完,便见黄州那只举在他面前的手掌陡然向前,一把攥住了他的咽喉!

    苏代措不及防之下,被黄忠一掌抓住他们命门,憋的满面通红,眼珠因为缺氧似都要蹦出来了,而其舌亦是从嘴中伸出,痛苦的挥舞着双手,去抓黄忠的面门。

    黄忠微微用力,将苏代从原地提溜了起来,苏代的双脚悬空,拼命的在半空中乱踢挣扎。

    以苏家为主的那些宗族瞬间暴怒了。

    “贼子,汝要作甚?”

    “速速放下苏府君!”

    “匹夫,汝活腻不成?!”

    黄忠对那些人的威胁视而不见,只是静等指令。

    却见刘深吸口气,然后清晰的道:“你们都好好记住,今日杀人者,乃刘也……动手!”

    “杀!”

    “咔嚓——!”

    随着一声脆响,黄忠用另外一只手一拨弄苏代的头,直接扭断了苏代的咽喉与胫骨。

    长沙郡守苏代,一郡之长,两千石的开府之人,就这样浑身瘫软的被黄忠扔在了地上。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