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嫁了个傻丈〕〔新娘又丑又胖〕〔阅见未来〕〔第一女婿〕〔逍遥龙帅〕〔号外大佬重生掉马〕〔慕浅墨景琛〕〔陈宁宋娉婷的小说〕〔新娘一怒之下嫁给〕〔东方衍苏贤儿韩瑾〕〔豪门大小姐赌气嫁〕〔苏贤儿韩瑾〕〔全职公敌〕〔都市巅峰高手〕〔天道之下〕〔他的小祖宗甜又野〕〔我的1990〕〔陈文泽方子涵〕〔农家幸福记事〕〔钟向阳顾小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第二十三章 百步穿杨……诛贼!*.
    !

    黄忠是直属于刘的军司马,刘事先早就吩咐过他今日的战事,因此黄忠早在事前就有所准备。

    虽然基本确定了张虎和陈生会在此番战事中会被逼反,但刘并不想将战争的规模扩展的过大。

    若是能够快速解决,那是再好不过。

    因此事前,刘曾跟黄忠商议。

    两人商量来商量去,发现最终只有一个办法能够解决此事,那就是擒贼擒王。

    而能够快速实施这件事的,只有黄忠一人。

    ……

    蔡,蒯等宗族兵马整备阵势,列防守阵,准备迎战张虎和陈生麾下的两曲骑兵。

    那些骑兵的注意力只是在派兵布阵的荆州军主力身上,但也就是这个空挡,黄忠率领其麾的十八骑随骑从侧翼冲出,绕过对方的主力兵将,从侧翼去偷袭在襄阳城下的张虎和陈生。

    战场上,偷袭敌军主将的机会并不是很多,只是因为今日的场合比较特殊。

    张虎和陈生为了袭击蔡瑁,没敢率领大队人马出城,只是为了消除对方的戒备心,一举成功。

    事实证明蔡瑁确实没有什么戒备,但张虎和陈生却也缺乏随机应变之能,事到临头反而失败了。

    黄忠乘着敌军不注意,轻装去偷袭敌军后方,其行动虽然迅速,但还是被对方察觉了。

    敌军的骑兵中,立刻分出一队改道去阻拦黄忠等人。

    黄忠等十九人一边策马奔驰,一边从箭壶中取箭、架弓,然后对准那些驰骋而来的贼骑便射了出去。

    那些贼骑一早就看到了黄忠等人拉弓的姿势,在听到箭鸣声后赶紧低头或侧身躲避。

    但黄忠等人瞄准的并不是马上的骑手,而是他们麾下坐骑的战驹!

    呼啸而来的羽箭几乎箭箭命中,那支骑兵排先的战马在奔驰中中箭轰然倒地。

    先头的战马倒地,对后方奔驰的骑兵影响极为巨大,骑兵战马无法迅速踩刹车,只能强行牵扯马缰停住,但效率极为低下,根本不可能反应及时……

    便见贼骑后方奔上来的骑兵也被绊倒在地,再后面的骑兵虽然勉强拉扯缰绳勉强停止了奔驰,但队伍也因仓促的变故而变得散乱,在原地来回打转。

    黄忠放下黑弓,暗道:“终归还是乌合之众,若是正轨的郡兵,怕是便不能奏效了。”

    张虎和陈生在襄阳城内尚有兵马,本想派人去调遣,但因突发战事,城门前的百姓因惊恐而产生骚乱,纷纷向着城池里蜂拥挤去,而城里还有兵将想要往外出,因此内外形成对流,践踏者和跌落入护城河中者数不胜数,情况一时间僵持在了那里。

    张虎和陈生不通时势兵法,目光短浅,事先不曾仔细的做出规划,因而造成了现在的被动局势。

    换成刘与黄忠等人站在他二人的角度,适才一击之下就能让蔡瑁一命呜呼。

    刘对于主阵的战事并不关心,他知道凭己方的兵卒数量,张虎和陈生的两曲骑兵根本冲不进来,最多只能形成骚扰作用。

    他现在主要是考虑黄忠的偷袭的成功概率。

    隐约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刘吩咐黄叙道:“率一队人马从另一个方向去支援汝父!”

    黄叙自然心中明白,刘让自己也出战,既可以配合黄忠,也可以吸引张虎和陈生的注意力,分散他们的战力,给黄忠创造良机,射杀张虎和陈生!

    当下,黄叙率领一支兵马,从荆州军的阵中冲出,他们顺着左翼的方向,绕过敌军的前部骑兵,奔着拱卫着张虎和陈生的后方袭扰而去。

    襄阳城下现在乱成一团,张虎和陈生一时半刻也回不去城,看见黄叙那一支兵马的动作,张虎急了,急忙吩咐道:“又有兵马从侧面绕过来了!要袭吾后阵!尔等分兵去挡!”

    “诺!”

    张虎的中军主阵又分出一些贼众去挡黄叙,其后阵一有调整,另一面率领骑兵队突袭的黄忠便看到了机会!

    敌阵有缺!

    那缺口在别人眼中或许不算是什么,但在黄忠的眼中,就犹如张虎和陈生二贼将头颅放在托盘中,摆在他面前任由自己取用一样。

    黄忠催促众人速行,敌方有了破绽,那下一步就是抓住时机,闻声射贼了!

    黄忠提起手中长柄刀,昂声高呼:“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夺襄阳诛贼首,这样的大功十载难得一遇!杀贼建功,便在今日!想成事的,随某来!”

    黄忠身后的骑兵,纷纷将弓收拾妥当,重新执起马槊。这会儿听到黄忠的命令,一个个血脉喷张,无不鼓足心底的激动和杀意,将凝聚起来的战力在这一刻全部爆发。

    在黄忠率先奔出的同时,他身后的骑兵从喉咙中发出撕裂般的吼叫,高举兵械紧随其后。

    尽管黄忠身后的骑兵仅十八骑,而敌阵的守军足有数百,但却无人因此感到忧虑和惶恐。

    对面纵然人多,然毕竟是乌合之众,不懂排兵布阵,也不懂抓战场时机,毫无纪律,又何需惧哉?

    十九骑快速的冲进了那些刚刚重整队形的骑兵军阵,并不纠缠,只是迅速的向前突进。

    敌军的骑兵刚刚重整队伍,又被黄忠突入,一时间彻底被弄得懵了头,仓惶间他们也不清楚来者是何军队,更没弄清对方冲过来多少人,因此并无死拼的架势,只能是尽量固守阵势,保持稳定尽量减少伤亡。

    这正是黄忠所希望的,因为他的目标不在这些阻拦的贼众身上。

    借着暂时鼓起的气势,黄忠等人很快冲破了敌军的骑兵队。

    如此一来,摆在他面前的就是张虎和陈生的那两只头颅了!

    但百步穿杨取人性命,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还是在颠簸的马背上,非得是极精箭术者而不能为之。

    黄忠屏住呼吸,端稳弓身,用心感受座骑颠簸的频率和幅度。

    然后便是迅速的弯弓搭箭,瞄准目标,这个瞄准过程不可久持,然后就在一刹那,他松开弓弦,羽箭尖叫着飞射出去。

    “啊!”

    一声痛苦的叫嚷声,黄忠一箭射入了陈生的眼眶中!

    他没有射对方的心窝,恐其有甲胄在身,而不能取其性命,因此独独瞄准其目。

    但正因为如此,才显示了他箭术的恐怖。

    那一箭由左目射入,直透后脑,将整个头颅贯了个通风,陈生只是痛苦的嚎叫了两声,接着便从马上跌下,连人带命被马蹄下的黄沙吞淹。

    “陈兄!”张虎又是愤怒,又是惊恐的叫了一声。

    但随即,他的心中涌上来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怖。

    那是被死亡笼罩于周身的恐怖。

    但黄忠并没有给他反应的机会。

    “区区贼寇,焉敢在荆州为恶,看某再射他一人下马!”

    说罢,黄忠迅速再取出一箭,弯弓搭箭,瞄准了张虎。

    陈生落马之后,张虎的第一反应就是往身边的人堆里躲。

    黄忠的嘴角浮出冷笑。

    弦至满月时,黄忠并没有放箭,而是故意大喝了一声——“中”!

    其声音其大,直冲九霄,如同滚雷,竟是盖过了场中其他的声音!

    几乎令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能听见,包括远处的敌阵。

    陈生的惨状,可不是只有张虎一个人看到了,他的眼睛被射了个对穿,所有贼寇尽皆目睹。

    这天下间,可不是只有张虎一人怕死!

    黄忠一嗓子喊出,对面的贼众几乎都是下意识的仓惶躲闪!

    而就在那躲闪的瞬间,张虎的身躯被暴露在了黄忠的射程之内!

    黄忠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手中拉满的弓弦这才被他松开,那支利箭则直奔着张虎而去!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