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绿茵人生〕〔陈歌小说〕〔恶汉的懒婆娘〕〔强欢成爱〕〔抗战雄心〕〔重生之全能高手〕〔秦君叶婉儿〕〔傅少宠妻宠上天〕〔小说祁少追妻路太〕〔新婚错爱:祁少的私〕〔重生八零逆袭成白〕〔欲寄相思千万重〕〔南明大丈夫〕〔百年新娘〕〔超品小农民〕〔暖风不及你情深〕〔214989〕〔我的无限翅膀〕〔雪洗天下〕〔大唐狂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第三十一章 刘氏父子*.
    !

    “吾儿!”

    刘表看到刘欣喜异常,迈开步子向着刘走了过来。

    待至其面前时,刘表一把便攥住了刘的手,老眼中竟是隐隐的罩上了一层薄雾。

    “襄阳诸贼,皆赖伯瑜为父平定,一郡之地旦夕而安宁,伯瑜不愧为吾山阳刘氏族中虎儿也!”刘表的语气略显激动,不吝言辞的夸赞刘。

    刘则是谦虚道:“父亲过赞了,孩儿不过是碰巧成事,如何敢当虎儿之称?”

    “那可不对!”刘表摇了摇头,肯定地道:“做成了便是做成了,哪有那么多的碰不碰巧?老夫说汝是刘氏虎子,那汝便是刘氏虎子也!”

    说到这,刘表伸手拍了拍刘的肩膀,再次肯定地道:“吾儿是真虎啊!”

    中华语言就是博大精深,放眼五大洲,也没有任何一个邦国的语言可以与汉语文学的魅力与广义相媲美。

    就好比是现在,明明是一句赞叹褒奖之言,可在刘听起来,跟骂人没什么两样。

    他无奈一笑,问道:“父亲几时去的江夏,却是将孩儿也瞒过了……父亲不该如此,连行踪也不告知孩儿,若是有什么凶险,孩儿恐无法相援。”

    刘这话是发自肺腑的。

    眼前的这个老者是自己在这个世界的至亲之人,也他是给了自己一个安身立命之所。

    无论是从情理还是感情,哪怕是从恩情上来论,刘觉得,自己都有对刘表尽孝的义务。

    在刘看来,无论刘表再怎么厉害耐,也是年近半百,在这个平均寿命并没有多大的时代,刘表可以称的上是有今天儿没明天儿的人了。

    刘表听出了刘的语气中的关切之意,心中老怀大慰。

    他呵呵笑道:“老夫之子,单枪匹马鼎定襄阳局势,一举收服南郡,诛除宗贼,老夫又岂能落于吾儿之后?这江夏郡宗贼实力不及南郡,老夫自己足矣定之。”

    “父亲是什么时候离开雒阳的?”

    刘表道:“汝给为父置书说要来荆州那日,老夫便已交接完北军军务了,老夫本想轻装简行,暗中潜伏到荆州行事,哪曾想汝一封家书,便先于老夫赶了过来,老夫本想在南郡与汝会和,但思想想去,不妨将计就计,就暂时待在雒阳,假意迁延,看汝能成多大气候,再做筹谋。”

    顿了顿,刘表道:“你果然没让老夫失望。”

    刘听了刘表的话,不由对刘表产生了敬佩之意。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刘表在军事能力上或许有些偏科,但政治素养却绝对是当世一流。

    自己在南郡若能成事,他便暗中前往江夏郡,分头行动,父子联手用最短的时间安定荆北两郡。

    自己若不能成事,刘表便紧随其后,暗中再来南郡见机行事,也不至于全家覆没。

    想到这,刘向着刘表作揖道:“父亲果然思虑周密,孩儿佩服。”

    刘表快慰大笑。

    笑罢,刘表道:“吾儿,为父为汝引荐一人。”

    便见他对身后一名身着甲胄,半晌未语的壮汉道:“承先,这便是吾儿刘。”

    然后他又指着那位壮汉,对刘奇道:“吾儿,这位乃是江夏安陆黄氏宗长黄祖,字承先,乃是名臣黄香之后,正是‘天下无双,江夏黄香’,承先昔年便与为父相识,其家族亦是江夏第一族,此番为父能够顺利收服江夏,皆赖承先之功也。”

    刘恍然的点了点头。

    跟自己猜测的差不多,刘表能够这么快鼎定江夏,背后一定是有当地望族支持,

    “刘见过承先公,承蒙承先公相助,我刘氏方可收服江夏。”

    黄祖一脸横肉,看着是那种颇为傲气的人,想来脾气不小。

    但面对刘,他还是非常客气的。

    “见过公子!呵呵,这来时的一路上,多听使君说起了公子之事,听的黄某这心都长草了似的,就想跟公子见见面!嘿嘿,公子单人独马,平了南郡一十八县,还夺下了襄阳城,灭了张虎陈生,真乃当世英杰也!公子今年多大了?”

    刘笑了笑,道:“黄公过誉了,刘愧不敢当,虚岁十八。”

    “十八?”黄忠惊诧的看向刘表,却见刘表点了点头。

    “真是少年豪杰,唉,使君,吾辈皆老迈矣。”

    刘一伸手,对刘表和黄祖道:“父亲,承先公,咱们进城吧。”

    刘表抬起头,望着襄阳城高大三丈的城楼,脸上露出了期待的神色。

    他身后的黄祖则是道:“使君可与公子进城,某在外指挥三军安营,军中尚有许多江夏郡宗族中人,还需我代府君相陪,今日便先不进城,待翌日再做决定了。”

    刘心中明白黄祖的顾虑。

    黄祖是江夏望族的代表人物,此番领着江夏各宗族的一万私军来,确实不好轻易入城。

    毕竟襄阳不是他们江夏宗族的地头,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这城里还有蔡氏和蒯氏在,黄祖若冒然进城,怕是会令蔡,蒯产生戒备与疑心,多少有些不妥。

    他陈兵于城外,作为刘表后盾,反而有威慑之力,能够让蔡瑁和蒯良对刘表更加忌惮。

    或许,这就是刘表要领兵来的原因。

    刘表听了黄祖之言,并没有惊讶,他道:“既如此,那承先便在城外安营,等吾号令。”

    “诺!”

    安排完黄祖后,刘表便在刘的带领下进了城。

    刚刚过了瓮城,入了内城,便见蔡瑁和蒯氏等宗族首领,以及襄阳县中大小官吏齐齐赶来。

    “见过刘使君!”

    事隔了这么久,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刺史,终于露了面,这对于一直在对他进行猜测的襄阳诸人来说,也算是一块石头落地了。

    “有劳诸公守护襄阳,表不胜感激!从今往后,吾将与诸公共驻此城,匡君辅国,共保汉室!还请诸公鼎力相助。”

    众人见刘表这般客气随和,心中的忐忑也逐渐消去。

    大家同时应道:“使君勿忧,吾等必尽心竭力,辅佐使君治理南郡!”

    刘表这个人对手下的要求不高。

    他不管众人心里到底是服气还是不服气,只要众人能在表面上应和他,不挑事不找茬,刘表便心满意足了。

    “诸公不必拘礼,表初至襄阳,对军政尚不熟悉,有劳诸位带吾在城中巡视一番,也算是体察民情,观襄阳风貌,如何?”

    众人自然是无不应诺。

    却见刘表环视了众人一圈,突然问道:“哪位是蔡德珪?诸公之中,谁人又是蒯子柔先生?”

    蒯良和蔡瑁同时站了出来,一同道:“见过府君!”

    两人向刘表自作介绍之后,便见刘表一手抓住蔡瑁之手,一手执蒯良之手,笑道:“久仰二位贤才大名,如雷贯耳,今日有幸相见,实乃幸事!表得两位相互,治理荆州七郡,犹治宅邸之后园也!”

    蒯,蔡两人得刘表这般热情相待,自然是非常高兴的。

    蔡瑁一脸喜色道:“府君初至襄阳,一路舟车劳顿,今夜不妨权且休息,瑁明晚在府内摆宴,请府君前往,以为相敬之情,不知府君可否赏光?”

    刘表哈哈大笑,道:“德珪请宴,表焉能不至?不过吾初至荆州,还未理州事便行饮宴,多有不妥,且待过些日子,咱们再言此事若何?”

    蔡瑁闻言不由大喜过望。

    刘表虽然没有答应明晚去其府饮宴,但却应了这事儿,那就说明他早晚会赏这个光!

    饮宴其实是小事,只要他答应去蔡府,自己就可以筹谋办一件大事了……

    “既如此,那便待府君闲暇之时再说,还望君勿负瑁一番心意。”

    刘表笑道:“德珪不负于表,表焉能负于德珪?”

    ……

    刘百无聊赖的跟在他们身后,听这些人商业互吹,感觉无趣之极。

    突然间,却有一个人拉了拉他的袖子。

    刘疑惑的看过去——原来是蒯越。

    “少君,不知可否借一步说话?”

    刘听见蒯越再次称呼自己为少君,不再改口为公子,心中很是高兴。

    这说明蒯越已经从心底认可了自己。

    看来上次的谈话并没有白谈,蒯越终于意识到,他和刘才是同道中人。

    “异度先生有何事?”

    蒯越斜眼偷瞄了一眼渐行渐远的刘表,蒯良,蔡瑁三人,拉着刘走到一边,低声道:“少君可知晓蔡瑁约刘府君去其府饮宴,所谓何事?”

    “攀交情呗。”刘说话很直接。

    “不尽然……公子可知,这世上有条计策叫做美人之计么?”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