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双宝鉴〕〔良跃农门〕〔鲜嫩小娇妻:大叔〕〔皇叔甜宠:毒妃是〕〔梅时雨〕〔重生1990〕〔陈黄皮叶红鱼免费〕〔天降神婿〕〔麻衣神婿〕〔婚礼现场嫁给捡垃〕〔陈黄皮〕〔海贼之苟到大将〕〔师娘,我真是正人〕〔李秋穿越唐朝〕〔大佬重生马甲掉了〕〔重生扒了我的小马〕〔重生之嫁了个傻丈〕〔新娘又丑又胖〕〔阅见未来〕〔第一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第九十章 东京西京
    董卓在朝中提议迁都长安之事,荆益联军的将官自然都知道。

    不仅仅是帐中人,各州各郡的世家望族、达官显贵,大家都知道此事。

    很多明智之士也清楚,董卓不迁都不行。

    眼下的董卓,唯一仰仗的是手中的强悍军力。

    在政治方面,董相国的声望已经跌倒了零点往下,直奔负数使劲,门阀望族皆视其为敌。

    没有军队,董卓的下场可想而知。

    也正是因为军队,董卓必须迁都关中。

    关东诸郡守内部虽矛盾重重,毕竟人数众多,虽然论战力,他们暂时比不上西凉军,但他们强在持久。

    有袁绍和袁术这样拥有巨大潜在能力的门阀在,关东诸郡守的背后,就等于有了各州各郡望族的鼎力支持。

    有他们的支持,钱、财、兵源……关东诸郡守的战争本钱源源不断,被董卓打败或者打光了的士卒,很快就会重新汇集起来。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河内郡守王匡,他在两个月之前与董卓交锋,被董卓分兵强渡小平津袭击了后方,麾下兵将全灭。

    但王匡返回泰山郡招募兵将,短短时间便招募了数千兵卒,又重整旗鼓,准备再战。

    若是没有泰山郡本地的门阀支持,单凭王匡一个老光棍子跑到大街上去发传单……怎么可能会拉到几千人头?

    但雒阳的董卓,他手下的西凉兵是打一个死一个。西凉军若是真死绝了,董卓就是整天整宿的去街上发传单也招不来人。

    这里没有任何人会主动予资源与他。

    董卓在司隶没有根基,他想补充兵源,只能在凉州募兵。

    长安地处关中,比雒阳更加靠近凉州。

    迁都是董卓的生路。

    可也正因迁都涉及到董卓命脉,帐中的诸人在听了刘的话后,心中皆是忐忑不安。

    蒯越试探性地问道:“少君,莫不是想以我盟军之名……阻止董卓迁都?”

    还没等刘回话,便听贾龙急忙劝阻他:“万万不可,董卓迁都长安,个中关系牵扯太大,事关他本人的生死存亡,吾等若用迁都之事威胁他,以董卓暴戾之性,必然与吾等翻脸,怕是得不偿失!”

    便是和贾龙关系不睦的那些东州士将校,也纷纷表示赞成。

    蔡勋谏言道:“如今之局面与我军有利,还请公子勿要率性为之。”

    适才因为索要官职而浓烈的气氛,此时竟为止一窒。

    众人感觉空气都凝固了。

    面对众人的反对,刘的表情未变,淡淡道:“诸公所言,我尽知晓,其实董卓若要迁都长安,倒也并无不可,毕竟高祖曾定都长安治于宇内,到了那里,亦不会折辱汉威。”

    贾龙皱眉看着刘,不明他的话为何前后颇有矛盾。

    “既然定都长安并无不可,公子适才所言却为何意?”

    刘在帐内慢慢地踱着步子,道:“迁都长安虽可行,但董卓强行迁移雒阳之民,必以西凉军为监督,西凉军本就是势如虎狼,在雒阳之时已是横行无忌,杀人越货之举频出,董卓若大举迁移雒阳之民,又会是何等的人间惨剧?”

    贾龙皱眉道:“迁都移民,本是常理,又能如何?毕竟一旦定都长安,那雒阳这里,便不是京师了。”

    刘却道:“不一定!若我们上奏天子,请陛下敕定两京……移圣驾于西京避关东兵祸,而雒阳则为东京,保全宗庙,用以作为西京通往中原之转口,如此迁不迁民,便无甚意义了。”

    “两京?”

    “西京?东京?”众人闻言愣了。

    《公羊传》中有语:京师者何?天子之居也。

    京者何?大也;

    师者何?众也。

    天子居之,必以众大之。

    据此可以看出,‘京师’两字,‘京’字意为大,‘师’字意为众,‘京师’之古意,便是指天子居住的都城,既要大人又要多。

    若以此为根据,汉室天之若要设定的座都城,也就是‘两京’,于情理上并无不可,只要是又大又众,便可为天子居住城廓。

    谁说天子只能有一个地方又大人又多的都城?天子设东西两京并列于世,不可以吗?

    谁特么规定皇帝就必须只能有一套房子?我就要买二套房!首付多利息高那我乐意,谁也管不着!

    奏疏朝廷,请定东西两京政策,无外乎就是告诉董卓——你可以迁都,但你不能弃雒阳宗庙。

    雒阳若继续为京,宗庙得以保留,那其所代表的深层次意思就是——无需迁民。

    贾龙沉吟了片刻,方道:“此举虽可保雒阳之民,可却是将董卓得罪了,得不偿失。”

    刘义正言辞地道:“贾公,君似是忘记了一件大事……”

    “何事?”

    “我们宗亲之盟,既要护君,也要护国,亦要护民……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若不能护民安境,保全宗室疆土,这联盟的意义何在?”

    荆益两方的将校,都低着头不吭声。

    宗亲联盟意义究竟是什么?

    本质上是为了荆益两州的利益,希望能乘着董卓与关东群雄交战中,借着护君的名目,得声望,得利益,得官爵,满足两地士族的私利。

    但对外,荆益联军……包括北方的刘虞,都是以忠君护国的大义形象展露在世人眼前的。

    大家彼此都知道怎么回事,刘却拿话在这里说事,未免有些故意寒碜人的嫌疑。

    就算你说都是正理,但事关两州大事,如何能为了什么保全百姓疆土的空话,而去得罪董卓?

    贾龙,刘瑁,蔡勋,蒯越,吴懿,严颜等一众人,都不吭声,各个装傻充楞。

    帅帐之外,队率张任,将帐内的一切都看在眼里。

    张任出身微寒,并非望族,他心中没有那么多的家族利益纠葛。

    他年纪较轻,心中的是非观还处于年轻气盛的阶段。

    在他看来,此番出征的根本,就应是剪除奸佞,护国护君。

    但是如今,放眼看去,除了刘公子,益州诸将官竟无一人有血气之勇!

    别说与西凉军交锋了,他们连上疏保全京师的胆略都没有。

    张任的拳头在不知不觉间紧紧的攥起,牙关紧咬,发出吱嘎吱嘎的磨响。

    皆重利忘形之辈,哪有一个是有英雄豪气的?

    屁股决定脑袋,张任还没有到达上位者的位置,他的想法自然与刘瑁、贾龙等人契合不上。

    ……

    不只是益州人,荆州人的心中其实也很忐忑。

    特别是蒯越。

    他不明白刘在想什么。

    但蒯越知晓,刘深层次的想法,绝不是表面上这般简单的。

    但他还是要劝一劝。

    “少君,大事不可废,当下最重要的事,还是要问董卓索要朝廷的敕封才是……”

    蒯越的话还没等说完,却见张允突然站出了出来。

    他拱手抱拳,朗声言道:“公子所言甚是!吾等率军此来,乃是为公为国,非为自家之利,董贼大逆不道,荡覆王室,祸乱黎民,以西凉军豺狼之性,若要大举迁雒阳之民,势必十室九空,血流成河,令司隶百姓饱受疾苦,吾等宗亲之军乃天下王师,岂可视而不见?”

    “况公子提议,不是阻止董卓迁都,而是奏疏请朝廷立东西两京,保全宗庙而已,若连这些许小事都不敢,还谈何联盟?还谈何护君?”

    张允的长相本来就极具有欺骗性。

    他三缕长髯,一副忠义两全的样子,再加上这一番犀利的正义之辞,可谓是震慑当场,令在场诸人尽感蒙羞。

    刘看着浑身英气,大义凌然的张允,心中暗自感慨。

    真是主角光环满满啊……简直就是活传销了。

    黄忠,聘,李典三人也站了出来,对刘高声道:“末将等愿尊公子号令,为公子马首是瞻。”

    刘瑁见状有些急了。

    他急忙拉了拉贾龙的袖子,低声道:“贾从事,那刘是少年心性,妄自逞强,这不是摆明了要得罪董卓吗?咱们可万万不能答应!需知,益州那边,父亲和诸公皆待我等消息,眼看着便能向朝廷索要敕封了,此时万万不可出差错了!”

    贾龙咬了咬嘴唇,低声道:“刘若是执迷……那吾等便以分兵为要挟,迫使其就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