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南明大丈夫〕〔欲寄相思千万重〕〔百年新娘〕〔超品小农民〕〔暖风不及你情深〕〔214989〕〔我的无限翅膀〕〔雪洗天下〕〔大唐狂士〕〔玉堂金门〕〔银河霸主饲养手记〕〔狗丫修仙记〕〔盗墓往事〕〔战少,你媳妇又爬〕〔重生南非当警察〕〔我家王爷烹得一手〕〔特种狂兵〕〔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爱你成瘾:偏执霸〕〔偏执总裁的执念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第九十一章 刘琦的盘算 //
    !

    凭良心说,贾龙已经被刘的话打动了。

    诚然,在以门阀士族们为主要执政体的社会下,包括他贾龙在内的望族豪强,每一言每一行,都是在为了家族利益而进行谋划,但这不代表望族和豪强中不存在热血之士。

    贾龙跟董卓在凉州一起讨伐过羌叛,他亲眼目睹过董卓的暴行。

    以朝廷的立场而言,羌叛是要杀的,这事无可厚非,但那些被羌叛强拉过来的边境部落的老幼妇孺,在被董卓往武威迁移的过程中,也是异常悲惨的……

    贾龙亲眼见过,西凉军对那些羌民的种种虐待与凌辱。

    那些羌民在董卓麾下的兵将眼中,连狗都不如。

    抢夺羌民的物资,口粮,用绳为之以枷锁,闲暇之时屠杀羌男以为乐,荒野之中侮辱羌女以为乐,不予羌民以食,令其自寻食物以为供养,羌民因为饥饿,竟能将一路上的树叶吃尽……

    到了最后,甚至还沦落到了吃饿殍的地步。

    此刻,若是迁都移民……

    雒阳百万口民,若是真由西凉军监督迁移至长安……

    以贾龙对董卓的了解,怕是雒阳必成废墟,天怒人怨,民不聊生……

    贾龙看着刘一脸认真的面孔,心下微有恍惚,他张了张嘴,似有冲动想要答应。

    但刘瑁却悄悄的用手肘怼了他一下。

    贾龙精神一振,回过神来。

    是啊,雒阳迁民虽然可能会成为人间惨事,但跟他益州人又有何关系?

    他冲着刘拱了拱手,道:“此事……恕吾等不能相从,向天子奏疏正式设两京为帝都,非吾等所能妄议也。”

    刘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叹道:“可惜,可惜。”

    贾龙劝道:“刘公子,龙劝公子也勿要如此行事,此举无疑是给雒阳士族以机会,联合各州门阀抗拒西迁,必与董卓交恶,以董卓之为人,恐惹下祸患。”

    刘不置可否,道:“此事容我自思之。”

    贾龙又劝了刘一会,见劝他无用,只能长叹口气,准备告辞离去。

    临行之时,却听贾龙对刘道:“公子,如今我两军已进入司隶,雒阳董卓离此不过百里之境,吾等想要转道去梁县屯扎,与公子大营成犄角之势。”

    蒯越闻言皱起了眉。

    益州军这是想干什么?以此来威胁我军?

    殊不知尔等粮草皆为我荆州供应,似此行事,尔等不怕自缚手脚?

    刘却道:“贾公此法甚好,那就请贾公率兵前往梁县,咱两军成犄角之势,益州军所需粮秣,我会派人按需供应,绝无所差。”

    贾龙和刘瑁彼此惊诧的互望了一眼。

    这刘是想做什么?

    这就答应了?

    蒯越浑身一颤,看向刘的目光中,也是多了几分惊诧和复杂。

    贾龙长叹口气,想不到刘居然这般坚决。

    也罢,他既想如此行事,我等便也不妨碍他,益州军自去梁县驻扎,以免被他拖下水。

    又客套了几句后,贾龙和刘瑁等人随即告辞。

    ……

    离开了荆州军的大帐,往自家营寨走的路上,刘瑁问贾龙道:“贾从事,咱们去梁县,可安全么?”

    贾龙慢悠悠地道:“刘固执己见,要挑拨司隶望族与董卓的矛盾,殊不知此乃取祸之道也,董卓此人睚眦必报,我深知之,刘此谏一旦入雒,其必深为董卓恨之……他定派西凉军攻打荆州军,我等入梁县暂避,以免被刘牵扯进去。”

    刘瑁恍然大悟,暗叹道:“还是贾从事,多谋善断。”

    张任跟在贾龙的身后,听着他和刘瑁的谈话,眉头皱起,脸上隐隐露出几分不忿之色。

    ……

    荆州军帅帐内,贾龙等人一走,蒯越便急忙问道:“公子,这究竟是为何啊?”

    刘回到主位坐下,道:“诸将若是无事,且各自回去,等侯调用……异度公,蔡司马,张司马,曼成留下。”

    众人纷纷领命而去。

    待众人皆走后,蒯越道:“公子难道看不出来,贾龙移兵梁县,乃是为了避祸!他恐为我军所连累遭西凉兵攻击,因而才刻意去梁县驻扎。”

    蔡勋亦是道:“公子,末将是真的不明白,董卓迁都去长安乃是既定之策,他为了不给关东群雄留下人丁产业,定会尽迁其民,哪是咱们上奏疏表什么东京西京所能解决的?况且这事儿和咱荆州有何关系?”

    刘看着他们二人,笑了。

    他伸手冲着蒯越和蔡勋招了招手,道:“二位稍安勿躁,且进前来。”

    蒯越和蔡勋随即向刘走来。

    刘低声道:“异度公,汝当年曾在何大将军麾下任东曹掾,大将军府中定是往来各州军事奏疏,其中想必也有凉州的,我想问问先生,以董卓当年在凉州之所为,公觉的董卓是何等样人?”

    蒯越认真道:“董卓出身凉州,凶如虎,歹如狼,心狠手辣,全无恩义,睚眦必报……”

    刘点点头,又问道:“那先生觉得,董卓目下在雒阳乃至各州郡的士人心中,地位若何?”

    蒯越不屑的一撇嘴:“董卓目下在世人心中已是声名狼藉,还谈什么地位?他这辈子都翻不了身……”

    说到这,蒯越一下子顿住了。

    他似乎想到了事情的重点。

    按道理来说,以蒯越的智谋,不可能不会想到关键,只不过他今日的心思全都放在如何替蔡蒯两族中人索要官爵……

    当局者迷,因而反应慢了半拍。

    但是,待冷静下来之后,他还是很快的琢磨到了事情的关键。

    少时,却见蒯越苦笑道:“董卓此人,已不容于天下,亦不容于士人,他做什么,或是不做什么,其实并无所谓……”

    刘杵着下颚,道:“其实这事我先前也忽略了,直到袁术为我们打开了南阳的通路,二袁分裂后,我才猛然惊觉,我们这个联盟对于董卓而言,其实已经没有了威慑,他可以随时放手攻杀我军了。”

    董卓的所作所为已经为天下士族所不容,那护君联盟占不占据大义,对董卓而言并无所谓。

    对董卓而言,他忌惮荆益联盟的原因和二袁不同,他不是怕联盟占据大义,而是怕宗亲联盟会和关东诸郡守一起合兵对付他。

    但现在,二袁因为拥立刘虞为帝和立刘宠为储的事情已经分裂了。

    分裂即代表内讧,如此,二袁短时间内怕是不会再向董卓发动军事行动。

    而没有了二袁的军事钳制,董卓这匹西凉饿狼,很有可能会对荆益联军动手。

    他怕宗亲联盟和二袁联手,但是如今,二袁已经撤出了战场,那董卓自然不惧荆益联军。

    以他的个性,绝对会出兵攻杀,不会有丝毫手软。

    这跟刘惹不惹恼董卓,并没有直接关系。

    惹也得挨打,不惹也一样挨打。

    蒯越长叹口气,道:“越一时为爵俸所蒙蔽,险些误了大事。”

    蔡勋在一旁听的云里雾里。

    他低声问道:“异度先生,这当中究竟有何玄机?”

    但蒯越根本就没有搭理蔡勋。

    他只是注视着刘……

    “公子向朝廷提出将东京和西京都作为天子安居之所,不是怕董卓尽迁雒阳资产民众,公子真实的用意……是想将关东诸牧守的目光再重新吸引到……董卓这边来?”

    刘点点头:“袁术忙着去拥戴刘宠为储,袁绍因刘虞之事马失前蹄,目下正在韬光养晦,他们都不在关注董卓,那董卓自然就会盯上我们,我上奏疏,请天子迁西京长安,同时保雒阳为东京,可做随时回迁之用,说白了,是为了激起雒阳士人的恋乡之情……”,

    蒯越点头道:“不错,雒阳乃龙兴之地,很多望族士人,自光武时起,便迁居于此,这当中牵扯了各州郡多少望族的利益,多少产业的周转,若要强硬迁走,会令多少家族伤筋动骨,那牵动的,可不仅仅是司隶之人……河北,兖州,南阳多少望族的产业皆在雒阳,实为断骨连筋也。”

    刘道:“长安其实早就算是我大汉之西都,两都并立多年,但长安却并非天子长居之地,我此番着重点题东西两京,真意是为了给那些士族一个借口,让他们能够奋起反抗,四处联络,与董卓抗争,不离雒阳……”

    蒯越缓缓地接过话头道:“若是能把事情闹大,便会事关天下的诸多门阀,而身为天下门阀袁氏兄弟,他们便不能不管,皆是联军锋芒又会重新指向董卓,届时董卓唯恐宗亲联军倒向二袁,则便不会继续对我们动手……他又得重新施以拉拢了?”

    刘点头道:“差不多是这个意思,若是换成平时,董卓迁都对二袁或许不算是什么大事,袁绍和袁术一定不会管董卓,放任其迁都……但眼下袁术因为拥立刘宠之事,声威盖过了袁绍,令其颜面扫地……袁绍现在殚精竭虑,做梦都想要个机会,在门阀士族中重新振作,这立京之事是个机会,我想把这个机会送给袁绍。”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