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宁宋娉婷的小说〕〔逆袭钓人的鱼〕〔大道惊仙〕〔叶峰韩凝冰〕〔快穿女主真大佬〕〔北雄〕〔古董商的寻宝之旅〕〔武炼巅峰〕〔禁区之狐〕〔傲视战神齐昆仑〕〔茅山道士传奇〕〔不败战神齐昆仑〕〔都市超级战神齐昆〕〔都市超级战神齐昆〕〔威震九州齐昆仑〕〔豪门弃妇的春天〕〔诺筱颖傅夜沉〕〔诺筱颖傅夜沉〕〔傅夜沉诺筱颖〕〔诺筱颖傅夜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第九十五章 曹操袁术,各有动向(第二更,求订阅)
    这一次,为了能够和孙坚合兵一处,抵挡西凉军的进攻,刘琦可谓是绞尽了脑汁,他把能够利用的关系统统都利用上了。

    孙坚是一只猛虎。

    他是一只胆大妄为,强者无惧的猛虎。

    跟这样的人合作,如果只是刘琦一方主动去贴近他,讨好他,放低姿态的祈求与他合兵,刘琦估计己方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以孙坚先前在荆州之所作所为,他强制性的把荆州军收编了也说不定。

    所以刘琦定下了这一环环的策略,打算将孙坚硬性的绑在自己的战车上,让他无条件的跟自己一同抵挡西凉军。

    用蔡瑁的书信作为引子,将曹操,袁绍,袁术等人统统都拽入其中。

    就目前这个情况,唯一能够让孙坚甘心听命的人,也唯有袁术了。

    自己要的就是通过袁术的关系,去和孙坚共同驻兵。

    有二袁在背后互相较劲、暗箱操作,孙坚想不和己方合作,怕是也不行。

    有孙坚在旁,西凉军又何足惧?

    ……

    酸枣,张邈的大营内。

    “孟卓,孟卓?”

    张邈的帅帐被掀开了,代奋武将军曹操快速的走进了帐内。

    他的呼吸颇不均匀,显的略有些喘息,似乎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张邈捧着一卷简牍,正百无聊赖的翻看着,闻听声响后,随抬起头看向来人。

    他与曹操可算是多年的挚友了。

    如今的曹操虽然是依附于他,但张邈却从未将曹操当成过附庸,反倒是以同僚之谊亲近。

    而且张邈知道,以曹操的能力和家族能量,再加上他和袁绍的关系,依附自己也不过是暂时的事。

    整个陈留军的大营,也只有曹操一人能够特许不经传报,便直可直接进出帅帐。

    “孟德何事这般急躁?”张邈皱起眉头,假装不悦地道:“莫不是手痒难耐,又想来与某对弈一盘?”

    曹操走到张邈的桌案前,向着他拱手行了一礼,苦笑道:“孟卓倒是好兴致,不过今日怕是对弈不成了,曹某是来向孟卓请辞的。”

    “请辞?”

    张邈放下手中的简牍,皱眉道:“好端端的,汝请辞去往何处?难道是嫌我陈留地小,养不起你曹公的兵将?”

    “你我兄弟,这说的哪里话!”

    曹操有些哭笑不得:“兄长且看看这俩封书信,便知端倪。”

    说罢,他便将两卷简牍放在了张邈面前的桌案上。

    张邈疑惑的看了看,然后将那两卷简牍拿起来,分别展开。

    一封很熟悉,是袁绍写的。

    而另一封,落款则是襄阳蔡州人蔡瑁。

    张邈好像也曾听孟德说起过,这蔡瑁好像是当年跟他一起去堵梁尚书家门的那个莽撞小子。

    张邈认真地将两封书信都看完,越看脸色就越沉。

    “这可真是赶巧了,这襄阳都尉蔡瑁,仗着与你的私交,让你替那刘琦引荐本初,而本初如今拥戴刘虞称帝不成,又让你去替他接洽那刘氏联盟,呵呵……无论是于公于私,看来你还真就是得走着一遭不可了?真是甚为劳苦啊。”

    曹操捋着短髯笑道:“劳苦倒也是无妨,毕竟都是为了大义,再说眼下本初有难处,曹某又非一方之长,空挂着一个奋武将军的名号,倒不如替他跑跑腿,帮本初做些事情。”

    张邈的笑容消失了,他认真的看了曹操一会,叹道:“这么多年了,孟德竟还是这般的义气……唉,本初拥立刘虞为帝这一步,着实是步昏棋,一招不慎,竟然让袁公路抢了先机……他初来信说此事时,你便曾回书劝他不要拥刘虞为帝,要坐观时势,可他偏偏不听。”

    曹操摆摆手,无所谓地道:“嗨!过去的事了,提那作甚!刘虞之事,也非本初之过……弟初思,纵立刘虞不成,谅也不会有多大祸患,便没有力劝本初。不想公路居然会议立陈王为储,着实是让人惊诧……看来我等当初皆是小瞧了他。”

    张邈看着曹操这般洒脱,不由点了点头。

    别看曹操的年纪比张邈小些,但论及胸怀之大气宽广,张邈自认为比不上他。

    张邈有感觉,他觉得曹孟德是一心为公,比他们这些郡守都强出太多了。

    “也罢,既是事关本初名望,那孟德便走这一次,也算是给老朋友帮帮忙,某在后方,替你供应着粮草,你领着本部兵马去见荆州人便是了……对了,那些荆州人现在何处?”

    “据说是在霍阳山附近驻扎。”

    张邈闻言,表情微有一滞。

    “离阳人县颇近。”

    “是,孙坚在此驻扎。”

    张邈捋了捋须子,劝道:“若是只见刘琦倒好,若是不巧与孙坚相会和,孟德需多加些小心。”

    曹操拱手道:“孟卓放心,曹某必小心谨慎。”

    ……

    而鲁阳方面,袁术也得到了刘琦派人送给他的书信。

    “事到如今,袁本初竟还不死心,犹想与某争锋也?若非刘琦置书于某,袁某还不知本初竟然打着这样的小心思。”

    袁术在看了刘琦送来的书信之后,立刻召麾下诸掾属商议大事。

    奏事掾史杨弘向袁术请教道:“后将军,那刘琦信上如何说?”

    袁术冷笑道:“袁本初拥立刘虞失败,又被宗亲指责有悖逆之举,颇失人望,他见我得势,竟不心甘,想派那曹阿瞒与刘琦见面详谈……然刘郎主动写书信与我告知此事,倒也颇为厚道。”

    “曹操?”阎象若有所悟地道:“此人身为代奋武将军,执监督联军大事,竟要放下诸多繁务,亲自去见刘琦,看来袁绍对此事颇为重视。”

    袁术不屑地道:“那宦官郎年轻时便是我袁庶子的跟班,本初每次出事,都是他争先出头替本初打前哨,如今本初用他,却不奇怪……可惜,哼!他们万万想不到,荆州刘氏,早已与袁某结下情谊了。”

    阎象见袁术颇为自得,立刻劝道:“后将军不可大意,那宗亲联盟本以护君为本,乃属中立,前番因借路故而与将军交好,此番也难保不会偏向袁绍,还需谨慎防备。”

    袁术笑道:“阎主簿不是一直希望袁某与袁绍相善么?”

    阎象心中暗道,若你袁氏兄弟齐心,什么宗亲、董卓、刺史郡守……哪个能是你们的对手?

    可我一番好意,你们偏偏不听,我又能如何?

    他摇了摇头,叹息道:“将军如今议陈王为储,与袁绍之间的关系恐难以调和,又如何相善?当下还是以拉拢宗亲为主,勿要让荆州人被袁绍拽了去。”

    袁术眯了眼睛,认真地思索了一会,方道:“公此言甚善,那刘郎恐有因时制宜之嫌,再加上那曹阿瞒乃善谋多诈之辈,若真让姓曹的把宗亲拉拢了去,却也不妙……君可有妙策使之?”

    阎象道:“眼下孙台就在阳人县,离宗亲联军不过数十里地,袁公可置书一封,请刘琦移兵至阳人县屯扎,并暗中着孙台仔细关照,勿要让刘琦和曹操来往过甚,如此可破袁绍之谋也。”

    袁术满意地点点头,道:“主簿此言甚善!有孙台在彼,谅那曹阿瞒如何巧舌,也断然掀不起什么风浪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