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世丹狂〕〔北境守护神〕〔九天战神〕〔炼鬼修仙〕〔武布中华〕〔寒月韩玥小说〕〔女主韩玥重生的小〕〔超级废婿韩三千〕〔其实我是亿万富翁〕〔我怎么这么有钱〕〔万亿资产〕〔顶级富豪继承人〕〔富豪诞生记〕〔原来我这么有钱〕〔豪门至尊大少陈歌〕〔原来我是富二代马〕〔超级搜鬼仪〕〔孟芷昀君胜天〕〔马晓楠陈歌〕〔丑妃重生:神医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第一百章 夜如墨,月如钩(第七更,求订阅)
    篝火旁边,孙坚等四人看着刘琦,听他慢悠悠的徐徐道来。

    “久闻君侯治军严厉,却不苛刻军卒,且善于恩抚,我军初至,君侯知我荆州士卒冬衣未至,为防有变,故令麾下士卒与我军将士同袍,”

    “但今日天寒,夜间骤冷,居住在帐篷中的士卒皆因天冷而不能眠,君侯恐借冬衣与我军同袍之事惹三军非议,便不披罩服,身穿铠甲单衣坐于寒风之中烤火,为的就是与将士们共进退,同冷暖,斥非议,定军心。”

    说罢,刘琦又来回的打量着篝火旁的四人,道:“君侯麾下的司马一人未至,却独独只带孙氏族人,以及行校尉之职的朱公坐于此,此举可印证刘琦猜想。”

    孙贲在一旁恍然而悟。

    难怪他今夜在屋舍中睡的好好的,却被三叔叫醒,说是二叔有要事与他们商议。

    结果一行人来到了外面,冷风凛冽,二叔却一句话都不说,光坐在那里烤火吃肉,而周边的军卒在闻信之后,则是三三两两的跑来偷看这几名挨冻的主将……

    孙贲适才坐在这,心中还颇感委屈。

    二叔大半夜的不睡觉,偏偏要给他抓到这里来,让他们如同上林苑里的走兽一样让人观赏,连个解释都没有……

    直到刘琦将这一切点破之后,孙贲方才恍然大悟。

    他转头去看孙静和朱治。

    二人表情淡定,应该是早就知道了。

    “刘公子似乎颇知兵?”孙坚眯起了眼睛,沉声道。

    刘琦摇头道:“某不知兵,只是我南郡的文司马,常年与兵卒同吃、同饮、同住、同苦,便是如同君侯今夜一样,琦知文司马,故能猜到君侯深意,只是有一事不明,还请君侯指点一二?”

    孙坚一口气将囊中酒喝完,道:“何事?”

    “君侯在此受冷,为的是与士卒同苦共难,如何还要饮酒食肉?此举怕是与寻常士卒不同吧?难道君侯就不怕让将士们看见会心中不平?”

    孙坚没有回答,只是望向他身边的朱治,扬了扬下巴。

    无声的指令……你给我去解释!

    朱治言道:“我等军需,除正常一日两食的供应外,酒肉等犒赏之物,上至孙破虏,下至普通士卒,皆不可随意取用,唯有凭军功方可认领。”

    孙坚将那支狗腿剩下骨头仍入篝火中,冷冷道:“十日前,我军与西凉军鏖战一场,孙某于阵前亲斩西凉贼二十三人,按功当赏一坛酒,两斤肉,这是某今日刚按功绩领的。”

    旁边的孙静亦道:“我们几个在那一战的军功都不足以领赏赐,故无有酒肉,今夜只能看君侯一人食。”

    孙贲也说道:“刘公子适才路过的街口,有一名曲长战时军功尚在族叔之上,因此酒肉赏赐的更多,公子不信,可以再去看。”

    刘琦闻言恍然。

    他大概明白了孙坚这一支主要以南卒为主力的军队为何这般强悍,可以屡次打退西凉军的原因。

    强军的胜利,果然不是凭白靠运气捡来的。

    制度!

    强硬的军事制度,并且上行下效,没有任何人可以搞特殊,包括孙坚本人。

    立功多,有赏!

    没有功劳业绩的,便是孙静、朱治这样的身份,也只能看着旁人食肉而不能得。

    刘琦将今日所感,牢牢的记在心中。

    取人之长,补己之断,谁说现代人懂的就一定比古代人多?

    在有能力的人面前,依旧还是要听其言教,以补自身。

    若想将荆州军打造成强军,光是靠训练操演是不行的,同时也要集百家所长。

    刘琦双手抱拳,方要称赞一下孙坚……

    突然,却听到远处的夜空中,隐隐响起了一阵号角之声。

    “呜呜呜~~!”

    “呜呜~!”

    虽然距离较远,有些不甚清晰,但那角声顺着寒风传到刘琦的耳中,还是让他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孙静脸色一变:“是西凉军!”

    “哗啦!”

    “哗啦!”

    场内的孙氏兵卒纷纷都从火堆旁站了起来,并执起了军器。

    “君侯,快看!”孙静指着南面道。

    刘琦扭过头去,却见县城南面的那座高山上,突然间变的火势汹汹,浓密的烟雾升上半空,犹如一条烟龙盘桓在黑夜中,震声嘶吼。

    孙坚哼了哼,道:“传令,整军御敌!”

    “唯!”

    突然乍起的声音很快就惊动了其他营地。

    开始的时候,那些分散驻扎的孙坚军兵卒们只是在懒洋洋的烤火。

    可当号角声响起的那一刹那,四周街道上的各处驻地立刻发生了骚动。

    士卒们纷纷起身准备,由伍长和什长作为主要汇集兵卒的人员,呼喝士卒聚集应战。

    虽然孙家军的士卒们也有些紧张情绪,但却没有慌乱的迹象。

    毕竟这些士卒都是跟随孙坚走南闯北,鏖战多年的锐士,算是见过大风大浪。

    和所有人不同,孙坚的表现或许要用另外一个词来形容……亢奋!

    ‘呜~呜’的号角越来越响,城东各街道中的喧哗声也越来越大。

    包括荆州军的那一面,也已经有了动静,刘琦这里隐约都可以听的清楚。

    显然是黄忠和文聘的动作也不落后于孙氏诸将。

    孙坚擦了擦还略有些油渍的唇角,道:“五日前方才战退的凉州贼,怎么短短几日,竟又出现了?”

    孙静也是有些疑惑:“我等与西凉军鏖战了半年之久,西凉军每次进攻的间隔都有半月以上,这次如何转了性了?”

    刘琦心中略有些紧张。

    看起来……董卓果然是震怒了,他似是要给己方些颜色瞧瞧。

    奏请天子将雒阳立为东京的奏疏已经打上去了,而关于这封奏疏的流言也已经在雒阳附近散播开了,雒阳本土的豪族官绅都应该知道了这份奏疏的内容。

    刘琦估计,现在整个雒阳城,上至九卿门阀,中至士卒豪富,下至黎民百姓,必然都已经被挑拨起了心中的反抗意识。

    他们不想要离开雒阳,不想离开这座可以代表身份的繁华都市。

    董卓眼下受到的政治压力可想而知。

    爱屋及乌,现在的董卓想必是爱死了刘表,爱死了荆州军。

    爱尔等如何不亡?

    西凉军突然来袭,并不是冲着孙坚……果然还是冲着他们荆州人来的。

    虽然刘琦为应对西凉军,已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但事到临头,他心中还是不免忐忑。

    毕竟,对手是一支如同饿狼般残忍的强军。

    刘琦深吸口气,用最快的速度缓解紧张感,让自己趋于平静。

    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紧张也没用。大不了再死一次。

    眼下,得先打乱孙坚的思绪,不能让他怀疑西凉军的这次进攻和荆州军有关。

    刘琦随对孙坚道:“君侯这半年多与西凉军几番交手,但鏖战的时节皆在夏秋之季,现天气转寒,夜间寒风凛冽……凉州军久居边塞,常耐苦寒,而君侯的主力子弟兵皆出自吴中和长沙,怕是不习惯中原的冬日之冷。”

    孙坚皱起眉:“刘公子之意,是董卓算定我军不耐寒冷,故而乘隙相攻?”

    刘琦认真道:“难道君侯觉得不是吗?”

    刘琦说的话,确实有道理,北方的冬日对于南方士卒来说,确实会对他们的战力有影响。

    孙坚的思路也因此被刘琦给带跑偏了。

    “事情紧急,为报君侯同袍之恩,刘琦与荆州军愿意与君侯共同抵御强寇。”

    孙坚颇是诧异的看了刘琦一眼,心中隐有些波动。

    自己其实一直没太给他好脸的。

    但到关键时刻,这小子表现的居然还颇有血气。

    倒是个胸怀磊落之人。

    孙坚转头吩咐朱治:“君理,立刻卓将士们各归其部列阵抗敌,还是依照原先的阵势,程普、韩当、黄盖去守东、西、南三面,北面自由孙某亲自去挡,尽量将他们挡在外街,不能让西凉军纵入过深!”

    朱治领命,立道:“唯!”

    刘琦道:“荆州有精锐七千,愿助君侯一臂之力。”

    孙坚犹豫了一下,道:“刘公子若愿助战,便让五千将士随孙某去县城的北面临敌,再派两千人驰援县城之西,那里有我麾下别部司马程仲德负责镇守……阳人县只有东、南两面有土墙,夯实的虽不坚固,却也算是有了掩体,但西、北两面并无城廓,需以主力军应对才是。”

    刘琦后世看电视剧时,攻城的一方和守城的一方,都是在城下展开攻坚战的。

    被攻打的城池是用石砖堆砌的城墙包围着,看着又高大又坚固,可实际的情况并非是这样的。

    汉朝诸城,类似于雒阳、长安或是规模较大的郡国级城市,倒是会用筑城包城,因为城中有很多具有实力和能量的门阀望族会资助封城。

    可封城的范围,也不可能是所有人口的居住地,仅仅只是城池最中央的经济中心地带,而且筑城的材料,大多也是以土夯实的高墙,并非砖石堆砌……

    七八成的民众居舍则是被封锁在城墙之外。

    想想也是,数十万口的居民,又没有高层住宅,都是平房,得在多大范围包筑的城墙,才能将下辖之民全都封入城内?

    都城和郡国级的城池尚如此,就更无需说县级的城池了。

    至于类似阳人县这种县级城,根本就不可能会有城墙包围。

    最多也不过是在县城外的一些特殊地域,建造一些矮小的土墙,作为战时用的临时壁垒。

    这种矮小土墙的高度、厚度、长度、密封度都很差,比高门大户的院墙差不了多少,用处有限。

    御敌之事不可懈怠,孙坚军的将士们以最快的速度各归其岗,准备抵御来犯之地。

    而刘琦也在吕胥的护卫下,先是赶回了自己的行营,然后再前往城北与孙坚合兵。

    来到自己的行营,发现荆州军的士卒在黄忠、文聘等人的召集下,已是处于整装待发的阶段了。

    刘琦抵达之后,看向诸人,问道:“异度先生和蔡司马何在?”

    蒯越和蔡勋从人群中站了出来。

    “二位率领各自麾下的部曲,火速赶往县西,那里有孙坚军程普在彼,县城西面没有掩体,两位引兵将助程普坚守,多加小心。”

    “唯!”蔡勋和蒯越领令。

    “曼成,张司马。”

    “在。”

    “二位引斥候部和骑兵部驻于县中,与西北两面来回传递消息,让我随时知晓各方动向,若是异度公和蔡司马那边事急,二位也可自行引军接应。”

    “唯。”

    “仲业领步卒营,在西县的街道埋伏布阵,配合孙氏兵将正面御敌。”

    “唯。”文聘应诺。

    “汉升与某,率弓弩营去西县外的屋舍埋伏,策应诸军。”

    “唯。”黄忠领命,然后道:“公子也要去?西凉军骁勇,公子或留守于城中,较稳妥。”

    “拿我彤弓。”

    刘琦吩咐吕胥,然后郑重的对黄忠道:“汉升,此战我必参与,还请司马勿要劝阻。”

    黄忠沉默良久,方点头道:“如此,公子可与末将同行。”

    随后,各部将士依令,火速前往各处。

    去往县西的路上,刘琦问黄忠:“汉升,我不明白,西凉军既是乘夜而来,为何不暗中潜伏偷袭县城,反倒是大张旗鼓而至?”

    黄忠微笑道:“西凉军与孙坚鏖战半载,偷袭阳人的事,他们原先定也做过,估计没什么作用……如老夫所料不差,孙文台在县城周边,必有多处哨探,我观那成南的福山上,便可长远瞭望,适才西凉军的号角响起同时,末将曾观福山上有烽火烟雾为警,必是山上的军卒也已看到西凉军的进军行迹了,如此,西凉军即使潜行,怕也是无用,倒不如强攻了。”

    刘琦恍然的点了点头。

    他仰头看向天际……

    夜色如墨染,冷月如弯钩,县城街道上士卒们取暖的篝火,犹如遍布在那夜空的星辰。

    刘琦紧紧的攥住了手中的彤弓,手上的青筋因充血而微跳。

    今夜之战后,适才那些围绕在篝火旁的人,不知有多少人会化为繁星,从此再也不会知晓世间的冷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