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搜鬼仪〕〔原来我是富二代马〕〔孟芷昀君胜天〕〔马晓楠陈歌〕〔丑妃重生:神医狠〕〔天才医女穿越成丑〕〔神医狠绝色〕〔沈知心傅承景〕〔诱爱成婚傅先生宠〕〔沈知心傅承景诱爱〕〔傅先生宠无度沈知〕〔傅承景给她的专属〕〔傅承景沈知心重生〕〔傅少宠妻宠上天沈〕〔沈知心被傅承景宠〕〔重生之后才知你心〕〔沈知心被迫嫁给傅〕〔傅承景宠妻有道〕〔禁区猎人〕〔霸婿崛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第一百零二章 绝不落空(第九更)
    骤然之间,还是静悄悄的阳人县北面,出现了喊杀、马蹄、弓弦、还有各种杂乱的口令的声响,街头巷尾在不知不觉间,竟变的一片混乱。

    街道两旁得屋顶上,弓弩手射出的箭如同狂风暴雨,在月光和街上篝火光亮的映射下,交织成了一道模糊却又致命的箭网,铺天盖地的罩向了那些西凉军。

    当先的西凉骑卒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便硬生生的受了这一轮突袭,纷纷跌落下马,发出痛苦的哀嚎,身体落在了街道上。

    这一切只是开始。

    紧接着,更多的西凉骑兵从后方驰援进入了阳人县的街道。

    新冲进来的西凉骑士不再是手持标枪,他们带着箭壶和弓弩,在奔走的过程中,开始对着屋顶上那些已经露头的弓弩手进行反击。

    房上房下,箭矢你来我往,谁也不肯退让半分。

    还没完,县外又出现了一片亮光,很是刺眼。

    又有一批西朗骑士一手持马槊,一手持火把,奔到县内的屋舍旁,将那些火把丢在房屋的墙角,亦或是将火把向着屋顶扔出去。

    土砌的屋舍并不容易点燃,但很多屋舍旁边却堆积着厚厚的干草。

    这就成为了引燃物!

    虽然天气很寒冷,但还是有一些屋舍的周边逐渐被火把引燃,星星点点的连成一片,形成了一片火海,将适才还是昏暗的县城街道照的发亮。

    不止是骑卒,手持盾牌、长戟、环首刀的西凉步卒,也冲进了街头巷尾,他们沿着街道的两份向里快速推进,替西凉骑兵承担更多的攻击。

    黄忠放下铁盾,将黑弓握在手中。

    “公子,要反击了!”

    刘琦深吸口气,从屋顶上站起身来,架起了手中的彤弓。

    ……

    西凉军大举攻入街道内,而埋伏在县内的孙刘步卒,也都露头,开始和街道上的西凉军进行短兵相接的血战。

    适才还显得空无一人的街头巷尾,顷刻间便被两军士卒挤满,一场肉搏战瞬时展开。

    刘琦适才还有些没太弄明白,敌军让西凉骑兵当先进入阳人城的意义……

    毕竟这里不是平原,而是城池街道,让骑兵冲进来,对骑兵来说是不是有些吃亏?

    不应是以步兵为先驱么?

    但事实证明,刘琦想错了。

    即使没有像是在平原上,有那么巨大的优势,但只要是在平坦的陆地上,骑兵的优势就是存在的,这是客观不变的事实。

    荆州军的步卒由文聘指挥,而孙坚军的步卒则由朱治指挥,在北城的八条主要街道上,凭借屋舍与早就设好的拒马,与西凉兵拼死交战。

    荆州军的战力较弱,士卒尽量不做独战,而是依靠文聘的指挥,稳扎稳打,并以伍、什为最基本的接战单位,抱成一团徐徐推进,尽量不要落单,不给西凉军抓住他们弱点歼灭的机会。

    可孙坚军的那些悍卒,打法就和荆州军很不一样。

    孙家军的士卒一个个全凭悍勇之力,手持利刃拼死的冲向西凉军,仿佛不知道何为恐惧。

    特别是为首的敢死悍卒,他们手持环首刀,一刀接着一刀的砍杀推进。

    他们的每一刀都是罩着对方的要害上去劈砍,即使是被西凉步卒的刀砍中身体,但只要是在能够续战的情况下,也绝不退缩。

    孙氏悍卒踏着血红的脚印,犹如人肉推土机一样的向前迈进着,迈进着……

    而西凉军步卒在和孙坚军步卒交锋的过程中,论及悍勇程度,竟稍落于下风。

    但孙坚军的悍卒面对西凉骑士,也是陷入了苦战。

    这就是西凉骑士第一波冲进街道的原因。

    因为在这个战场上,他们确实无敌。

    “啪嗒,啪嗒~”

    “咣!”

    “啊~!”

    街道上,西凉铁骑纵横驰骋,往来奔驰。

    他们的战马在加速奔驰的过程中,不断的撞飞着拦路的孙坚步卒,一旦相撞,便能直接将那些步卒撞的倒飞出去。

    有些步卒与战马相撞,就算是没有被荡开,可也是倒在了地上,一时间不能起身……

    随后赶来的战马的重蹄则践踏在他们身上,将他们活活踩踏,血肉模糊成一团……

    西凉骑士驱马在街道上横冲直撞,马上的骑卒同时也奋力的挥舞着手中的马槊,不管阻挡在他们面前的是敌方还是己方的军卒,只是不顾一切的捅刺过去。

    步卒们在应对雄壮的凉州马同时,还要小心战马上的骑士手中的兵刃,那些马槊或是长柄刀因为战马的速度而威力巨大,只要是不幸被沾上,兵刃的力道大到足矣将人体捅个贯穿。

    即使不在平原,但西凉骑兵的战斗力毋庸置疑,依旧是这个县城中最为强悍的。

    多亏了街道的宽度,给了孙坚军和荆州军反击的空间。

    街道不似平原,不能左右来回驰骋,只能是直来直往。

    一些西凉骑士在直线奔驰的过程中被长戟刺落下马,亦或因为坐骑被斩断马腿而跌落在土道上,随后便被一拥而上的敌军乱刃分尸……

    血如雾,刃如风,月如钩,人命如草芥。

    借着房上的火光和街道上的篝火,刘琦看清了眼前这一幕幕的生死相搏,看清了一个人从生到死的过程居然是那么的容易。

    仅仅是因为一刀,一撞,亦或是一箭。

    只是这么一会,他视力所及的街道就已经布满了尸体和断肢,甚至还有支离破碎的尸体……西凉军的少,荆州和孙坚军步卒的多。

    刘琦深深的吸了口气。

    他知道,要压制西凉骑兵,主要还是要靠弓弩。

    而孙坚和黄忠等人,率领着两军的弓弩手占据制高点,正对那些西凉骑兵的克星!

    这些并没有在战场正中的持弓人,是击退西凉铁骑的关键。

    刘琦拉动弓弦,瞄准一名西凉骑卒……

    弯弓搭箭,一箭激射而去。

    那支利箭在那名西凉骑卒的面上划过,将他的面部划出了一道深深的口子,在空气中溅射起一道血线,随后便深深的扎入到了土中。

    “啊……!”那名骑卒愤怒的高呼,掉转马头,怒目瞪视着房上的刘琦。

    但因为距离太远,且刘琦居高临下,占据着有利地形,他没有办法对刘琦做出反击。

    他恶狠狠的瞪视了刘琦一会,便纵马向别处驰骋而去,离开刘琦的射箭范围。

    黄忠亦是射出一箭,正中屋舍对面另一条街道上的一名西凉骑士。

    他没有看刘琦,却也知道他射偏了。

    仿佛就在黄忠的预料之中一样。

    黄忠大声喝道:“审、彀、匀、轻、注,缺一不可!审箭尚不能圆满?焉能射之!”

    刘琦沉思了两秒钟,开始平复心中杂乱的念头,努力集中自己的注意力。

    审箭的真意是聚精会神,不可旁骛,这是射箭的第一要诀,若是连这点都做不到,更无需谈下面四点。

    平日里,他在黄忠的指点下,做的都还不错,目下其箭术虽不能说是百步穿杨,可也是似模似样。

    以黄忠的话说,刘琦目下的箭术,堪可一用。

    但平日里箭术练的再勤再好,突然亲临战阵,那种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就好比人学开车一样,在驾校练的再熟,第一次上道也会因为紧张而出错。

    刘琦也不免因街道上的惨烈战事而导致分心,因而导致他适才那一箭射的极为仓促,连最基本的审箭都没有做好。

    但刘琦并不灰心,他稳定心神,从箭壶中再取一箭。

    他来这战场上,就是要超越自己,锻炼自己的。

    失败是正常事,若他能有黄忠和孙坚那样在战场上的定力和能力,那他就不需要特意来阵前磨砺了。

    这是他的短板,他必须要突破!

    刘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次弯弓搭箭,瞄准了一名西凉骑卒。

    这次,我绝不落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