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绿茵人生〕〔陈歌小说〕〔恶汉的懒婆娘〕〔强欢成爱〕〔抗战雄心〕〔重生之全能高手〕〔秦君叶婉儿〕〔傅少宠妻宠上天〕〔小说祁少追妻路太〕〔新婚错爱:祁少的私〕〔重生八零逆袭成白〕〔欲寄相思千万重〕〔南明大丈夫〕〔百年新娘〕〔超品小农民〕〔暖风不及你情深〕〔214989〕〔我的无限翅膀〕〔雪洗天下〕〔大唐狂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第一百一十一章 益州军的密谋
    刘琦的回答,颇令孙坚意外。

    四方人望?

    就为了这么一个摸不见,看不着的可笑理由,就去救那当初那些弃你而去的益州盟友?

    反之,则是放弃了可以消灭胡轸吕布……这个难得的机会?

    孙坚咬了咬牙,道:“刘公子,做人切莫太过迂腐……放弃了这次机会,再想胜西凉军,恐是难了!你年纪轻轻做事恐颇急躁,殊不知此事亦可助你本人威扬与各州?对你今后仕途亦有莫大好处!”

    刘琦不置可否,只是仰头看向天蓬。

    “多谢君侯指点,但益州军终归是我盟友,背义之事,琦从不为之。”

    ……

    少时,就见刘琦屋舍的房门被打开了,孙坚面有不愉的大步从里面走了出来。

    李典走上前去,对孙坚拱手见礼:“君侯,且容末将相送……”

    孙坚停住步子,冷冷地看着李典,道:“不必了,有这功夫,好好劝劝你家公子才是,好好的一个苗子,可莫要成了那迂腐之人。”

    说罢,孙坚也不回礼,直接迈开大步离去。

    李典莫名其妙的看向张允。

    “他、他适才言何人迂腐的?”

    张允捋着自己的长髯,紧盯着孙坚离去的背影,幽幽而叹:

    “可叹江东猛虎,空有一身勇力,却不识人,惜哉、惜哉。”

    ……

    而此时,屋舍中的刘琦则是重新躺回到了床榻上。

    他闭上了眼睛,静静的沉思着,回想着。

    血洒阳人之地千余荆楚儿郎……

    吕胥临终前,握着自己的手,哭着告诉自己他不想死,想回家的场景……

    少时,却见刘琦缓缓的睁开双眸,一字一顿的出言道:“这次,我可以替你们报仇了。”

    ……

    鲁阳县正北的五十里外,是胡轸和吕布的大营。

    大营内,这两个人正在帅帐针锋相对。

    “大都护,末将领命断后,未成全功,麾下将士伤亡颇多,末将已将此番攻打阳人县的个中细节,尽书于表,准备派人送往雒阳,请相国裁决。”

    吕布的话慷锵有力,听起来似乎是在请罪,但实际上,个中尽是威胁与不平之意。

    胡轸也不是傻子,自然是能听明白吕布想表达什么意思。

    他虽颇蔑视吕布,但此番攻打阳人不成,他确实负有主要责任,吕布的简牍若是送到了雒阳,对他而言绝非好事。

    心中虽气愤,但胡轸暂时也只能忍了。

    现在,不是惹吕布的时候。

    “胡某前番令奉先断后,自领将士们陈列于旷野处,乃临时起意,欲克敌制胜!谁曾想那孙坚居然就是不来,真好**狡……唉,眼下阳人县难攻,荆州军不能破,相国必然怪罪你我,还望奉先勿要动怒,你我当合力共进,方可成事。”

    说罢,便见胡轸站起身来,冲着吕布抱拳致歉道:“还请奉先思之。”

    吕布见胡轸也算是服了软,随深吸口气,压下心中怒火。

    荆州军打不下,若回雒阳,必遭董卓种责。

    “荆州刘氏与孙坚为伴,恐难图之,大都护和布若想无罪于相国之前,眼下只有一个办法。”

    胡轸的嘴角挂起了一丝笑容。

    他也算是久经沙场的宿将,自然是明白吕布所言为何。

    “益州军孤军屯于梁县,若破其众,斩其主将,当可于相国面前交付此事。”

    听了胡轸的话,吕布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缓缓点头。

    胡轸又道:“益州军虽可破之,然阳人城离梁县颇近,两地可谓是犄角之势,若孙坚从后来袭,深为可虑。”

    吕布似乎早就思考过当下的形势,谏言道:“大都护可与布兵分两路,大都护去攻梁县,布引兵屯驻于梁县和阳人县间的旷野,孙坚若敢出城,吕某自引兵袭之。”

    胡轸仔细的考虑了一会,道:“此法可行。”

    吕布又道:“孙坚与我军交战半载,每战皆屯于阳人,他从不出县,估计今番也是如此……况前番我们进攻阳人,也不见蜀人来援。”

    胡轸哈哈大笑,道:“不错,孙坚此人,豺狼之性,轻率多疑,哪里会去相助蜀人?他若不来,而荆州军独至,奉先正好于路灭之,你我便也算是得了全功!”

    吕布道:“如此则善。”

    ……

    梁县,县府。

    “末将严颜,见过公子。”

    严颜于深夜,奉刘瑁之命前来拜见。

    刘瑁掩嘴打了个哈欠。

    他看向严颜,嘴角勾出笑容,问道:“严司马最近于军中,似军威颇盛?”

    严颜一楞,心中泛起了一丝不安。

    “全赖刘益州与公子提携,方至颜有了今日。”

    “知道就好。”刘瑁站起身,慢步走到严颜的面前,道:“离开益州之时,家父交待汝事,目下可能办妥了?”

    严颜被吓了一跳,他急忙转头看向外面。

    “放心,四周无人,我早让心腹之人在远处守着,不然岂能着汝前来。”刘瑁的语气颇为嘲弄。

    严颜这才放心,他犹豫了半晌,道:“依末将目下在军中之威,怕还是难以取代武猛从事,恐不能服众。”

    “谁让你和他比拼威势了?只要他死了,你能尽收军众便可。”刘瑁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道:“这五千兵马,皆为川蜀本地精锐,非本土豪族而难以驾驭,东州之人皆不行……眼下军中,也唯有你严家人可替贾龙。”

    严颜低声道:“武猛从事若亡,尚有赵韪亦是巴中人,他也有资格统领三军。”

    刘瑁怒其不争的用手指点了点严颜,道:“汝好歹也随严镛镇守江关多年,在军中的声名难道还不及一个赵韪?汝这么多年的兵,带哪里去了?”

    严颜长叹口气,道:“末将虽随兄长镇守江关,但不过是边境之将,赵韪昔日在京中曾任太仓令,更是与董侍中相善,其于蜀中颇具名望,赵氏亦是阆中县大族,末将恐难取代之。”

    严颜口中说的董侍中,自然就是引刘焉入川,已经亡故的董扶。

    刘瑁怒其不争的叹了口气。

    “罢了,倒也无妨……纵然汝在军中声望不及赵韪,然有吾与东州诸贤皆在军中,也可扶持于你,这五千兵将乃是益州本土精锐,若能尽收于瓮中,则翌日对平蜀必大有裨益。”

    严颜面露犹豫之色,道:“公子,难道真要如此行事不可?”

    刘瑁眯起眼,轻声道:“怎么?事到如今,你还想反悔不成?”

    “不是……只是,只是末将一直有疑,贾公近年来虽与刘益州有些不睦,但若说他反叛,末将还是觉得有些蹊跷……恐为不实。”

    刘瑁长叹口气,道:“吾父当初能够入蜀,全仗贾隆扶持,若无真凭实据,我刘家人岂能污蔑于他?贾龙暗中勾结犍为郡守任岐,早有某逆之举……还有蜀中的甘宁、沈弥、娄发之宵小,竟似也与之串联,此人不除,蜀中何时能得安定?”

    说到这,却听刘瑁道:“严司马,难道你想辜负严君和令兄托付,放弃那两千石的巴郡郡守之职?”

    严颜赶忙道:“末将从未有此想法。”

    “没有最好,我意咱们今夜便动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