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傅少宠妻宠上天〕〔小说祁少追妻路太〕〔新婚错爱:祁少的私〕〔重生八零逆袭成白〕〔欲寄相思千万重〕〔南明大丈夫〕〔百年新娘〕〔超品小农民〕〔暖风不及你情深〕〔214989〕〔我的无限翅膀〕〔雪洗天下〕〔大唐狂士〕〔玉堂金门〕〔银河霸主饲养手记〕〔狗丫修仙记〕〔盗墓往事〕〔战少,你媳妇又爬〕〔重生南非当警察〕〔我家王爷烹得一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第一百一十四章 刘张双簧
    孙坚那一面,很快就知道了吴懿和张任赶来求救的消息。

    他当时就不淡定了。

    孙坚和西凉军鏖战了大半年,虽然是赢多输少,但却也一直没有找到能彻底击溃西凉军的机会。

    他是武人出身,一向就是争强好胜,不灭了胡轸和吕布,孙坚的心就一直不痛快。

    刘琦对此没什么感觉,孙坚却不一样。

    在他看来,胡轸和吕布的头颅实在是太重要了。

    胡轸是董卓亲自任命的凉州军大都护,他在凉州诸将官中属于代表性人物。

    而吕布则是并州军的最高统帅。

    自己若在一战之中就可以击溃这两个人,这对于一个率兵的武人来说,是何等的荣耀?

    就军事角度来说,孙坚的战略也完全没有问题。

    打仗不是打人情,打的是人命。

    用最少的损失,换取最终的胜利,这是战争!

    适才,孙坚得到了斥候的回报,西凉军强攻梁县,益州军守护不住,损兵折将,在贾龙和严颜的率领下,正向梁县东面五里的仓敖遗寨而去。

    事情果然如孙坚所想,那楚时遗寨建立在山谷之中,从谷口进入寨内,需要一段宽约三十丈的峡谷通道,当中草木不生,对于益州军来说,是最好的屏障。

    而吕布的并州军目下正在梁县通往阳人的平原驻扎,很显然就是在防备阳人县的孙刘联军。

    孙坚估算过,一旦益州军进入了仓敖,那仅凭胡轸手中的西凉军,想要将他们彻底歼灭,是相对困难的,强攻会需要很长的时间。

    只要再等两个时……不!

    哪怕只要再等一个时辰,等吕布确认己方不会有威胁性,转头去协助胡轸进攻彼寨,那就是阳人城的孙刘联军最佳的进攻良机。

    在孙坚看来,此番要胜,刘琦就是他最好的盟友。

    通过上次一战,孙坚能够感觉的出,荆州军的战力虽然不及己方,却也不俗,而且进步颇快。

    就连刘琦本人在战场上的表现,也是进境神速,孙坚都暗暗看在眼里。

    可刘琦一旦出兵了,那吕布就会立刻通知胡轸,益州军倒是得救了,但己方很有可能会受到西凉军和并州军的强力反扑。

    这岂非愚蠢?

    想到这,孙坚猛然站起身,怒气冲冲地道:“来人,速去唤德谋和公覆前来!”

    ……

    少时,军司马程普和黄盖赶到。

    孙坚此刻已是整装完毕,他身披玄甲罩服,腰配随身之刀,一脸怒火的就要奔着门外走。

    见孙坚这幅样子,程普不由大惊失色,忙道:“君侯,您这是作甚?”

    孙坚冷然道:“汝二人速点齐甲士,随我去刘琦那边,他若是真出兵,孙某便是动武,也要拦下他!”

    程普的脸被吓白了。

    他身为孙坚亲信,自然是知道孙坚这个人性格暴躁如烈火,说的出做的到。

    他焉能不阻拦?

    “君侯息怒,我等万万不可与刘琦等一众为恶,且不说袁公事前有所交待,便是黄忠,聘,李典等人,某观之也绝非易与之辈。”

    孙坚闻言顿时一窒。

    黄盖亦是上前道:“去年君侯受袁术挑拨,因一时之气怒杀张咨,令南阳郡诸望族皆视君侯为敌,只能依附于袁术麾下避祸!如今刘琦身兼护君之责,声望颇隆,比之张咨犹有过之,君侯若是对他动手,岂不是将自己置于跟董卓一般的境地?”

    孙坚摇了摇头,叹息道:“你二人之言,我岂能不知?孙某又不是要怎样于他,只是想挡住他一两个时辰,只要拖过了这一会,孙某自会跟他一同前往梁县,去救益州兵将。”

    程普谏言:“饶是如此,也不可多带甲士,恐惹人话柄。”

    “罢了!不带兵便不带。”

    孙坚恨恨道:“汝二人随我一同前往去劝!”

    ……

    孙坚等人匆匆赶往刘琦之所在。

    到了刘琦居所,正碰见刘琦已经穿好甲胄,引着黄忠,李典等人出来,并吩咐他们去点齐兵将。

    吴懿和张任亦是随之在侧。

    孙坚远远看去,见刘琦的步履轻浮,面色苍白,还低着头不停的咳嗽。

    他的病,怎么感觉反倒是更重了?

    眼看着孙坚从远处走来,刘琦的嘴角不由露出了一丝微笑,但又很快闪去。

    孙坚大步流星走到了刘琦面前,对他道:“刘公子这是作甚?”

    刘琦虚弱的对后方招招手:“吴司马,张队率,快来见过乌程侯。”

    吴懿和张任上前:“见过君侯。”

    “嗯。”孙坚只是淡淡应了一声,并没有看他们。

    刘琦嘶哑着对孙坚道:“君侯,益州贾公派吴司马和张队率浴血突围前来求援,眼下他们被困于梁县之东的大寨,情况危急,刘琦顾念同僚之情,欲往去救,然恐独臂难支,还请君侯相助于我,共敌贼军。”

    孙坚深吸口气,压住胸中怒火,低沉道:“西凉军和并州军骑兵甚众,我等若是冒然出县,在平原之上与之相战,三军将士岂不尽溃?此乃取败之道,万不可行!”

    “咳、咳、咳!”刘琦咳嗽的很使劲。

    孙坚见刘琦咳嗽的样子有点吓人,先是一愣,但还是说道:“你这病,如何越来越重了?你这般带病出城,别说救不了益州诸人,便是汝自己性命,都要丧在西凉军之手!还不快回去休息,休要胡闹!”

    刘琦咳嗽完,轻轻的摇了摇头,道:“益州军是我盟友,纵然身死,我亦不可不救,孙君侯不去,刘琦自去便是了……”

    说罢,他就要绕过孙坚,却见孙坚突然拦住他。

    “阳人诸事,当以孙某为主!你等若想出兵,也需得等我探明消息之后方可!”

    这话说的有些狠,岂不是将自己立于荆州军之上。

    荆州军诸军校都颇为不忿。

    黄忠朗声道:“孙君侯,还请慎言!”

    李典亦是道:“我等荆楚之士,非公麾下!”

    孙坚无所畏惧,道:“难道你们都想去白白送命不成?你们这般前去,怕是一个也别想回来……”

    刘琦听了孙坚的话,双眸突然睁大,呼吸不知不觉间也见急促。

    一看见刘琦的样子,孙坚有些发慌了。

    这样子,怎么跟要背过气去似的?

    孙某也没说什么太狠的话啊,这不是都是为了他们荆楚之人好么?

    “刘公子,你这是为何……”

    话还没等说完,便见刘琦的身体突然瘫软了下去。

    “公子!”

    黄忠和张允等人纷纷冲上前去,扶住刘琦。

    张允刚把刘琦扶住,就感觉自己的手心被人使劲的捏了一下。

    张允先是一愣,再看向紧闭双眸的刘琦,顿时福灵心至。

    原来如此。

    乘着旁人还未弄清是怎么回事,张允急忙扶起刘琦,高声喝道:“来人!速速去传军医!”

    “唯!”

    他又看向李典道:“曼成速速去请异度先生和蔡司马来主持大局!”

    李典点点头,转身去了。

    吴懿见状,吓的不知如何是好。

    他急忙上前问张允道:“张司马,公子他这是怎么了……这,这公子若有事,可如何出兵啊?“

    话还未等说完,便见张允冲着他吼一声:“走开!休要在此烦扰,公子若是有什么事,某与尔等不死不休!”

    这一番怒喝,只把吴懿喝的满面通红,偏偏却又发作不得。

    张允眼下摆明就是愤怒了,口不择言。

    将心比心,吴懿也没法说他些什么。

    毕竟人家刘公子好端端的在床上养病,是为救援己方才强自起身的。

    结果……竟至虚脱。

    适才他和张任都是贴近看了刘琦的样子,观其面色确实是真的有病。

    再加上孙坚来和刘琦争执……

    因此,吴懿不可能想到这其中居然有假。

    孙坚站在不远处张口结舌。

    少时,张允扶刘琦进入屋中,将刘琦放在床榻上,然后‘呯’的一声将房门关上。

    刘琦缓缓的睁开双眸。

    他冲着张允点点头,用极其微弱的声音道:“表兄,演的好。”

    张允悄声回道:“为兄不及表弟之万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