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宁宋娉婷的小说〕〔逆袭钓人的鱼〕〔大道惊仙〕〔叶峰韩凝冰〕〔快穿女主真大佬〕〔北雄〕〔古董商的寻宝之旅〕〔武炼巅峰〕〔禁区之狐〕〔傲视战神齐昆仑〕〔茅山道士传奇〕〔不败战神齐昆仑〕〔都市超级战神齐昆〕〔都市超级战神齐昆〕〔威震九州齐昆仑〕〔豪门弃妇的春天〕〔诺筱颖傅夜沉〕〔诺筱颖傅夜沉〕〔傅夜沉诺筱颖〕〔诺筱颖傅夜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第一百一十七章 蜀军内讧
    梁县遗寨所在的山谷外——远处,孙坚和刘琦并立于阵前,观望着远处战场的形势。

    孙坚策马矗立,满面亢奋,极是兴奋。

    反观刘琦,坐在战车上,佩剑立在身前,双手合实杵着剑柄。

    他半瞌着眼睛,头不时的往下点,好似疲惫的不行。

    也不怪他,虽然他适才的症状都是装出来的,但他本身也确实感染了风寒还没有痊愈……虽然没有他表演出来的那么重。

    现在刘琦带病上阵,自然是会感觉异常疲惫。

    而孙坚已经开始下令了。

    “德谋!”

    “在!”

    “引盾阵和箭弩锐士袭山谷内西凉兵后!以远阵射之,然不可入谷!”

    “诺!”

    “公覆。”

    “在!”

    “引本部兵马往南,接战吕布的外谷之兵,务必要挡住吕布的攻势,不让他前往救助胡轸。”

    “诺!”

    “君理,伯阳!”

    “在,引本部兵马随德谋军后,助他稳住阵脚,不可让西凉骑贼反攻出谷!”

    “诺!”

    “……”

    孙坚给其各部军校下达军命的时候,刘琦则是坐在战车上,未出一言。

    他没有跟孙坚抢风头。

    刚才在阳人县,孙坚给了自己面子,现在处于战场上,算是他的主场,那自己便将这份面子还给他。

    而且论及阵前指挥驾驭兵将,他眼下自然是没有孙坚厉害的。

    那又何必争先多此一举呢?

    少时,待孙坚吩咐完其麾下诸将,刘琦方才缓缓开口。

    他吩咐诸将:“诸君各领本部兵将,随孙破虏麾下的司马去往各处战场,作为后军支援,若前军有哪一军有失,我军予以后援便是了,刘某坐镇后方,亦会寻机支援诸位。”

    “诺!”

    其实眼下的战场,除了外谷的吕布一军,便是内谷的胡轸一军,清晰明辩,刘琦没有必要多费唇舌。

    况且他适才已经将前阵的调配之责交与黄忠,现在吩咐一下,也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

    待各部曲奉命前去进攻西凉军后,孙坚方驭马来到刘琦的战车旁,用马鞭遥遥指着那遗寨仓敖的方向,说道:

    “刘公子且看,那遗寨仓敖坐于山道峡谷之间,谷口约宽十丈,只要列阵稳健,当可使西凉军兵卒有进无出!我们内外夹击,令其首尾不能相顾,必可困死胡轸在谷内的大部兵马!”

    孙坚之所以没说可以全灭西凉军,实是他心中对西凉军的战力所有忌惮,因此话里话外还保留一丝余地。

    但按照实际论,西凉军这一次遭了孙坚算计,可谓有死无生。

    刘琦不以为意,他只是面色凝重的望向远处,颇有些凝重自责的开口:

    “我不盼可全灭敌寇,只盼能救贾公,族叔等人与兵乱之中,唉……事情到了这般地步,皆我之罪也!早不得病,晚不得病,偏偏这时候得病……琦罪莫大焉。”

    孙坚听了刘琦的话,气的说不出话来。

    今日之事,知刘琦心思者,唯他与张允二人而已。

    这小子真是太气人了,有必要还要继续这么做作,这么装样子么?

    装给谁看呢?

    “刘公子……”

    “嗯?”

    “好生保重吧。”

    孙坚不想再看刘琦表演,随一夹胯下马肋,纵马驰骋直奔前阵,去前方督军去了。

    吴懿和张任在刘琦的车旁边,听了刘琦的自责之言,心中感慨甚深。

    特别是张任,当初对贾龙和刘瑁舍弃盟友之事,本就是极看不惯。

    如今刘琦被益州军辜负再现,又有重疾在身,却肯甘冒矢石前来救援……

    相比之下,孰优孰劣?怕是公道自在人心。

    望着刘琦的苍白的面容,张任心中突然泛起了一个想法。

    良禽择木而栖,贾公虽是益州上将,但论及心胸之宽广,比之刘公子似是还差上几分。

    从小到大,自己所遇见的人中,对自己最为照顾,最为看重的,也属刘公子为最!

    自己又非蜀郡中豪族中人,家中资产亦不多,老父已去,只余寡母,纵然是迁移出蜀,也不像是那些益州豪族一样,会涉及家族在本土之利,等于无甚损失……

    至于游侠豪士只想投奔本土郡长,不会迁投他人……那也得是分看招募他的人是何等地位。

    自己区区一个队率,又非多大军职,为何不能转投刘公子麾下?

    似刘公子这等英杰,才当为他张任应侍奉的人。

    张任心中泛起了迁居的念头,而那边,吴懿则是对刘琦一个劲的表示感激:

    “公子之言,实在令我等益州人愧疚无地,今番若无公子仗义相助,我益州将士只怕是要尽皆抛尸于梁县了,回头我益州人对公子,定予以厚报。”

    张任拍马上前,问刘琦道:“公子,病体可好些了?”

    刘琦对张任友好的笑笑,道:“张队率放心,某目下尚无大碍。”

    张任点点头,拱手道:“还请公子,务必保重!”

    吴懿略有疑惑的看向张任,心中泛起了少许思虑。

    这个张任,怎么感觉他对刘公子,关切过甚了些呢?

    ……

    西凉军的后方遭到了孙刘联盟的攻击,回反不及,各部曲全被堵在了谷内。

    山谷的出口宽十丈,其内纵深极长,谷内狭道的最深处是一大片空地,那空地中间所立的,就是昔年楚国称霸时所用的遗寨。

    而从谷外到寨子这一段峡谷中,则可容纳万余人。

    为了尽快攻入军寨,胡轸已经指挥大部分的西凉兵将,涌入谷道强行进攻。

    而并州军方面,吕布负责在谷外镇守,他的妻弟魏续则是率领并州军的一半士兵,入谷与胡轸抢功。

    胡轸适才见并州人进谷,心中焦急,唯恐被吕布抢了功绩,因而指挥兵马强攻更急。

    但也就是因为如此,当孙坚军的主力军将谷口封死堵住,并强攻西凉军之后时,那些西凉军的骑兵在谷内就无法灵活的周转了。

    他们不能以最快速的速度反击出来,致使己方被益州军和荆州军夹在了谷道内,成了弓弩手的活靶子。

    吕布的兵马想冲进去救援,但孙坚又岂能如他所愿?

    吕布军被黄盖的兵马拦住,而黄忠本部则是紧随在黄盖军之后,与他互为策应,一同阶段吕布与胡轸的联系。

    峡谷道内,西凉军的后方骤然遭袭,又没有转圜的余地,死伤惨重,不多时便是一片慌乱。

    而身为益州军主帅的贾龙,自然是敏锐的察觉到了战机!

    他火速下令,着前阵的赵韪与东州士诸将,转守为攻,反击西凉军,与谷外的友军配合歼敌。

    形势急转,绝处逢生,贾龙本人不由扬天长叹,感慨道:“真天不灭吾!不想那荆州的刘郎竟这般仗义,不顾先前分兵之嫌,反率兵增援于我……唉,贾某征战半身,如今却为小辈所救,真枉为一军统将!”

    严颜也很惊诧:“严某本以为刘公子恨我等前番分兵之事,如今看来,刘公子真乃仗义之人也。”

    贾龙对帐内亲军喝道:“儿郎们!随我冲出寨去,与荆州盟友夹击凉州贼!”

    得到了荆州军的援助,再加上贾龙的呼喝,中军所有的士卒纷纷冲了出去,贾龙本人亦是提刀迈步欲行。

    就在这个时候,突见适才被贾龙打倒在地的刘瑁从地上站起身,冲着贾龙高声道:“贾公留步,瑁有大事要与贾公说!”

    贾龙头都没回,冷冷道:“战后再言!”

    “事关咱益州军之生死也!”刘瑁急切地呼叫。

    贾龙终于停住了脚步。

    他对其亲兵使了个眼色,让他们在外面等候,自己随即转身向着中军的帅帐走去。

    “既是生死大事,咱们便入帐内叙,勿要让旁人听见。”

    刘瑁看着贾龙走入帅帐内的背影,眸中露出了几分狠戾之色。

    老贼!匹夫!

    汝乃吾父治下从事,焉敢以下犯上,对我无礼?

    本来你在蜀中就有谋反之嫌,今日若不杀你,我如何对得起我父亲的嘱托,又如何对得起我自己?

    刘瑁低声吩咐严颜道:“稍后入了帅帐,休问其他,我与他谈事,你可乘其不备,出手杀之!”

    严颜没想到刘瑁居然要在这个时候动手。

    他低声道:“眼下正值大战,西凉军就在寨外强攻,乃是生死存亡之际,如何能便诛主将?此举岂不为三军所忌?”

    刘瑁咬牙道:“正因为大战在外,又有荆州军来援,三军将士此刻都冲杀于外,这帅帐周边,贾龙的亲兵不多,剩余的皆是汝严颜心腹之人,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稍后进了帐内,你趁其不备,将其手刃,我再下令行尽诛他帐外的侍从,等寨外的大战得定,咱们携杀敌之威,吾之身份,汝之威望,登高一呼,三军将士哪个敢不服?必不辜负严君所托。”

    严颜很想指出,刘瑁这套说辞都是想当然而已,真的是错漏百出。

    什么登高一呼?

    在两军阵前诛杀贾龙,一会阵前之令,谁来下达?

    我吗?我与贾龙还未有交接,凭什么号令三军?

    就算是有荆州军为外盟,打退了西凉军……那战后益州军的诸部司马、军侯询问,又当如何解释?

    而且又该怎么控制住赵韪?赵氏乃巴中大族,威名不在贾龙之下。

    但眼下刘瑁把事情弄得太急了,有点刻不容缓的意味。

    若不速行,必有祸患。

    无奈之下,严颜只得随刘瑁进了帅帐。

    他放在剑柄上的手,不知不觉间竟有些微微的颤抖。

    他倒不是害怕,只是他着实不想。

    这内讧之事,自古以来便凶险极大,而且事后一个不好,便祸及三军。

    特别是贾龙这样在军中威望较高之人,要掌控益州军,那可不仅仅是光诛杀他就可以解决问题的。

    刘瑁这小子,想事情太简单了!

    严颜脑海中一团乱,神思不属的走入了帅帐。

    但情况跟想象中的有些不太一样。

    进了帅帐……

    却见贾龙站在原地,大马金刀的手持环首刀,双眸喷火的瞪视着两人。

    一看贾龙这架势,严颜心中顿时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觉。

    事有所疏!

    但很可惜,他的反应还是慢了半拍。

    贾龙乘着二人不备,突然一把抓住刘瑁,快速的将他拉到自己的近前,一脚将他踢翻在地,用膝盖顶着他的后背,将刀刃架在其脖颈上。

    刘瑁遭此突变,惊恐莫名,放声呼叫,却被贾龙一刀柄打在嘴上,鲜血直流。

    贾龙又将刘瑁的头怼在地上,让他发不出声响。

    严颜大惊失色:“贾公你这是作甚?还不放手!”

    贾龙用刀逼着刘瑁,厉声对严颜道:“严公,你我同为益州俊杰,今日为何自相残害?就因为这么一个里外挑拨的卑劣小人吗?”

    严颜目瞪口呆。

    他想上去救刘瑁,但眼下刘瑁却被贾龙所制,他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

    刘瑁的脑袋被摁在地上,嘴又受伤,喊不出声,只能低声抽噎道:“贾龙,汝好大胆……竟敢这般对我,我父子平日里可待汝不薄……”

    贾龙冷笑一声,瞅都不瞅刘瑁一样。

    他只是对严颜道:“刘焉年过六旬,还有几年活头?他视益州为其基业,死后定将州郡交付与此子,可就这等浅显薄识,欲在阵前投敌诛将的卑劣小人,日后又岂能统御诸郡?严司马,汝现在不醒悟,更待何时?”

    说罢,贾龙低头看向刘瑁,怒道:“小人!汝父子欲谋害我,某早已知晓!我本不想伤你,但你今日既然自己找死,那便怪不得我了!贾某今日便先除了你,翌日再杀回蜀中取汝父首级,让你父子去九泉之下匡君辅国!”

    刘瑁听了这话,不由大惊。

    因为贾龙的刀已经举了起来。

    “贾、贾龙,你敢!”

    话音未落,便见贾龙手起刀落,冲着刘瑁的人头砍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