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搜鬼仪〕〔原来我是富二代马〕〔孟芷昀君胜天〕〔马晓楠陈歌〕〔丑妃重生:神医狠〕〔天才医女穿越成丑〕〔神医狠绝色〕〔沈知心傅承景〕〔诱爱成婚傅先生宠〕〔沈知心傅承景诱爱〕〔傅先生宠无度沈知〕〔傅承景给她的专属〕〔傅承景沈知心重生〕〔傅少宠妻宠上天沈〕〔沈知心被傅承景宠〕〔重生之后才知你心〕〔沈知心被迫嫁给傅〕〔傅承景宠妻有道〕〔禁区猎人〕〔霸婿崛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第一百二十二章 谋定而后动
    刘琦适才的话,只是以退为进。

    在贾龙找他入帅帐的那一刻,他就大概能猜出来,贾龙是想与他联合起来对付刘焉了。

    而在与贾龙探讨关于刘焉反叛的这期间,刘琦也咋细细的思量这事……

    看看地上那些益州各地官绅豪强举报刘焉的简牍,刘琦心中明白,贾龙这次出蜀是想那种将这些罪证上交给朝廷。

    然后他再从董卓那里获得名正言顺的讨贼许可,或许还可以得到董卓的支持也说不定。

    以董卓的角度来讲,刘琦认为董卓不会拒绝。

    身为凉州的雄飞人物,董卓自然是希望各州各郡越乱越好。

    地方越乱,他这个执掌中枢的相国,才能够周旋于各方进行平衡,于中谋利。

    至于贾龙为何要主动邀请自己……

    刘琦估计无外乎有两个方面。

    一是宗亲联盟乃是由荆州方面提出来的,而目前因为奏疏立两京两朝之事,荆州在联盟中已是独占鳌头,声望颇隆。

    目下最有忠臣表象的荆州军若是能协助贾龙定蜀,那在某种程度上而言,算是间接的坐实了刘焉谋反的罪状。

    贾龙等益州豪强就算是占住了公理。

    二是贾龙需要安抚军心。

    诚然,贾龙此番上雒,为的是向董卓陈述刘焉谋反罪行,得到朝廷命他讨伐刘焉的许可,但刘琦估计,贾龙这次的计划中,应该是不包括杀害刘瑁。

    弄死刘瑁,算是他的临时起意。

    如今刘瑁已经死了,但定瞒不过军中人。

    适才在帐外,那东州士雷遇,不就是已经扬言要杀贾龙了么?

    益州军中目下有不少东州士将官,包括吴懿在内的,贾龙若想控制住他们,只怕回头少不了一番波折。

    而且就算他再怎么掩饰,这件事既然已经在公开的场合被宣扬开,消息就一定会不胫而走……肯定会传回益州的。

    以刘焉老奸巨猾的秉性,他一定会在贾龙未赶回去之前,对蜀中的其他豪族先下手为强。

    那些益州豪族皆以贾龙和任岐为尊。

    密谋推翻刘焉的计划,若贾龙不在蜀中,那就是少了一位主要人物。

    所以贾龙肯定是想返回蜀中。

    但若要返回蜀,他就需要军粮的供应,没有军粮,别说是回益州,他想率兵出司隶都难。

    但军粮从哪里出呢?

    只能从刘琦这出。

    所以贾龙必须说服刘琦,站在他的一面,帮他杀回益州。

    想通了个中关键之后,刘琦心中开始酝酿。

    一个计划在他的脑海中有了雏形。

    以荆州的地域来讲,未来的北方或将战事频发,届时大量的人口便会南迁,而汉朝的经济和化资源,也将逐渐从战乱频繁的北境,而向南方倾斜。

    对于刘氏来说,若有机会能够横跨荆益之地,潜心发展,稳固后方,操练甲兵,便可立于不败之地。

    但眼下还不是时候。

    荆州七郡,目前完全能算是由刘氏统领的,也不过是南郡和江夏郡而已。

    南阳郡在袁术手中,荆南看似以刘氏父子为尊,但不稳定因素实在太多。

    要入益州,至少也得将荆州全完掌控才是。

    益州山川阻隔,重关险阻,想要进入益州,非得有天时地利人和不可。

    贾龙目前与自己并非一心,这人和首先就没有。

    自己是想鲸吞益州,而贾龙的目地,估计是想在蜀中代替刘焉。

    两方目前的根本目地不一样。

    刘琦心中盘算了诸多弊端之后,随即假意谦虚道:“我是荆州刺史的公子,又不是益州官吏,怕是不便参与其中。”

    贾龙见刘琦推脱,急忙道:“公子虽非益州人,但却是汉室宗脉,更是联盟中代表荆楚上雒者,公子若肯主持公道,定可令刘焉叛逆无所遁形!”

    刘琦淡淡道:“但毕竟这都是贾公的一面之词……我,真的不方便参与。”

    贾龙见刘琦就是推脱,心里开始琢磨。

    刘伯瑜虽然年轻,但却是聪慧之人,益州水深,想让他凭白替自己出头,怕是不可能。

    自己非得展露些诚意不可。

    想到这,便见贾龙道:“若公子愿意,贾某愿代表益州诸族,听命于公子,从此益州中人凡事皆以公子为尊,听凭刘公父子调遣。”

    这话里话外,却是甘愿为刘氏父子的附庸。

    这种附庸关系,就好比是孙坚之与袁术,曹操之与袁绍的关系一样。

    虽凡事尽皆听从,但却是独立于外。

    这种关系属于一种上下级的联合,但在合作期间,彼此的位置也会有所调换。

    附庸者实力的增强,就是最大的变数。

    比如贾龙日后若果真返蜀,灭了刘焉,掌控了益州主要郡县的时候,他自然会将刘琦一脚踢开。

    不过刘琦并没有觉得此举有什么不对。

    对于这个时代的诸侯们来讲,应该算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了。

    比如孙坚死后,孙策依附袁术,但日后却在江东独自创业;

    曹操在创业初期则是依附于袁绍,后势力越强,二人翻脸;

    刘备更是相继依附于多人。

    吕布,张绣,张燕等军阀更是如此。

    若是换成自己战在贾龙的位置上,刘琦想来也不会拘泥于一道。

    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情,属于充分具有不确定性的,自己只需未雨绸缪就好。

    刘琦迈着步子,在帐内来回走动着,他此刻风寒未痊愈,走起路来多少还有些飘忽。

    “贾公搜罗了刘焉这般多的谋反罪证,可见刘焉确有不臣之心,我身为汉室宗亲,对这宗盟内的逆贼,本不当置之不理,只是我山阳刘氏与刘焉皆出自鲁恭王一脉,我父子若与贾公一同讨伐刘焉,岂不惹天下笑柄,为世人所不齿?”

    贾龙见刘琦的口气似有松动,忙道:“公子怎如此说,公子为汉室除去叛逆,当留名青史,当为天下所赞!岂会为世人不齿?”

    刘琦对此不置可否,而是转移话题。

    “贾公此番出兵上雒,欲奏实刘焉罪状,但杀刘瑁,恐不在贾公的计划之内吧?”

    贾龙闻言,无奈地长叹口气。

    “我本不欲杀他,只是他意图谋我,我一时激愤,方才痛下杀手,如今想来,却是鲁莽了。”

    刘琦轻轻的‘嗯了一声,继续道:“贾公预讨刘焉,本当暗中行事,如今刘瑁却在乱军中亡于君手,又隐瞒不住,只怕消息早晚传回蜀中……到时候刘焉必有准备,定会封锁入蜀诸道,阻贾公返回益州,贾公眼下的形势,并不乐观。”

    贾龙叹道:“幸好我早有谋算,在刘焉入蜀之初,便以避马相之乱为名,将家眷尽数迁往武阳县,托付于任岐,不然此番某之家眷,恐皆折于刘焉之手。”

    刘琦闻言,心中不由暗叹。

    真是老谋深算……

    刘焉初入蜀时,贾龙等益州豪强借马相之乱,将治所从雒城迁移绵竹,表面上看是为了刘焉能够平稳的接手益州诸事,实则他们这些本土豪强已经将产业分散与蜀中各处,不让刘焉有掌控他们的机会。

    那还是他们两方合作的蜜月期……这些益州豪强在那时就对刘焉有了防备。

    也不怪刘焉掌控大权后,就腾出手来对付他们。

    真的是掣肘太深了。

    相比于益州豪强的狡猾,当初被刘琦一举搞定南郡的五大宗族,简直就是一群逗比小可爱,萌翻了的那种。

    刘琦继续问道:“刘焉阻道,贾公若不能返蜀,又该如何?”

    贾龙拱手道:“待护君之事了结,龙想请公子代为禀明刘使君,请从南郡出兵,会和贾某麾下的兵将,咱们一起从江关杀入益州,会和任岐等诸豪,一举除贼,报效朝廷,还益州诸郡以安宁,如何?”

    如何?你怎好意思跟我说的这个如何?

    让我南郡兵马杀入江关,助你和益州军血拼?最后两败俱伤吗?

    你倒是真会琢磨。

    刘琦的摇了摇头,道:“贾公之谋,琦不甚赞成,蜀道自古便艰险,集中兵马攻打,只怕非上善之策,当徐徐图之……我倒是有个办法,可助贾公成就大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