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傅少宠妻宠上天〕〔小说祁少追妻路太〕〔新婚错爱:祁少的私〕〔重生八零逆袭成白〕〔欲寄相思千万重〕〔南明大丈夫〕〔百年新娘〕〔超品小农民〕〔暖风不及你情深〕〔214989〕〔我的无限翅膀〕〔雪洗天下〕〔大唐狂士〕〔玉堂金门〕〔银河霸主饲养手记〕〔狗丫修仙记〕〔盗墓往事〕〔战少,你媳妇又爬〕〔重生南非当警察〕〔我家王爷烹得一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第一百二十三章 附庸的使用方法
    贾龙孤军在外,很长一段时间,得全靠刘琦供养其粮秣,刘琦目下对他来说,就是主家。

    主人家有提案,贾龙不能不当回事。

    即使他不是很想听。

    “还请公子赐教?”贾龙拱手道。

    刘琦在帅帐内瞧了一圈,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东西。

    “贾龙此番出征,可有益州境的随身皮图么?”

    “自然是有。”

    “烦劳借阅。”

    贾龙应诺,他走到帐外,吩咐了一名益州军的侍卫几句,便见那侍卫匆匆离去了。

    少时,那侍卫便将贾龙随军携带的益州皮图拿了过来。

    刘琦将那块皮图铺开在地上,然后蹲下身子,仔细的观看。

    皮图很粗糙,对蜀中以及周边各地的标注不是很清晰,只能看出个大概。

    看来是贾龙唯恐皮图遗失而有意为之。

    但这对于刘琦来说,也就足够用了。

    “贾公可知,今日之战,咱们能够打赢西凉军、降胡轸等众,是为何故?”刘琦突然问了一句。

    贾龙未加思索,道:“自是在谷内,两头堵截,令西凉军首尾不能相顾。”

    刘琦笑了,赞叹道:“不错,目下贾公既然已是孤悬在外,不能与蜀中的同僚会和共图大计,那就不妨也采取南北夹击的攻势,令刘焉首尾不能相顾,如何?”

    贾龙闻言,心中莫名一颤。

    他隐约猜到了刘琦的用意。

    却见刘琦缓缓的伸出手,在皮图上的一个地方重重的指了一指,道:“刘琦愿助贾公打下这座县城,权且作为贾公的根基,然后资助贾公徐图发展,不知贾公意下如何?”

    刘琦手中所指的那个地方——是汉中郡东面的房陵县。

    从刘琦的手指落在房陵县的一刹那,贾龙心中就大概明白了刘琦的用意……

    他这是打算用他分裂益州,并将自己置于其掌控之中啊。

    刘琦的思路很清晰,他并没后被贾龙牵着鼻子走。

    他是后世穿越来的人,在那个全民皆商的时代,大企业注册子公司,是很正常的事情。

    一个大公司,注册子公司的意义,一般情况就是让这个子公司去承担总公司没有经营范围的衍生业务。

    比如一个粮食公司,以生产销售粮食为主体,但是有一天他突然发现卖酒很赚钱,而粮食公司有多余的粮可以酿酒……

    那他就会注册一个主营项目业务为酿酒的子公司,从自己的粮食公司购粮酿酒,为的是拓展他们本公司不能经营的业务。

    但如果粮食公司,又注了一个子公司,也是经营粮食……那就纯粹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贾龙对于刘琦来说,就是一个刚刚注册的子公司,而他偏想带着刘琦一起合兵打入益州……

    拜托,如果只是驱兵攻打益州的话,待日后荆州招募兵将,扩充实力,想打我们自己去打就行,真是不差你贾公那几千兵卒。

    刘琦现在需要贾龙替他经营一个他暂时不能经营的项目。

    而这个项目,就是参考了曹操和曹丕父子在历史上之所为。

    建安二十年,曹操拿下汉中,受降张鲁,在整顿汉中时,发现汉中郡不仅仅是位置重要,而且地域比起一般的郡要辽阔了许多。

    曹操随即将汉中郡一分为三,除去以南郑为中心的地区仍为汉中郡,另划拨出了上庸,西城二郡。

    上庸和西城,再加上以房陵县为治所的房陵郡,合称为东三郡。

    曹丕登基后,又将东三郡合并,名为新城郡。

    就是司马懿克日擒孟达的地方。

    东三郡四面被秦岭、巴山、武当山、巫山阻隔,是一个标准的四塞之地,境内有汉江贯通,南河,堵河,金钱河连通汉江,呈网状辐射。

    那里对外群山环抱,地势险恶,内部水运发达,往来频繁。

    东三郡的大部地域属于山区,交通不便,人口也少,但却是连接南郡和益州境内的一块重要枢纽。

    刘琦想把贾龙钉子,先让他驻扎于房陵,然后慢慢发展蚕食东三郡,将这里作为荆州西面的战略要冲。

    历史上的房县属于荆州和益州的缓冲地带,刘表曾让蒯越的侄儿蒯祺做过房陵太守。

    但是现在是时代已经与历史不同,有了贾龙这位益州豪强大族的存在,刘琦不打算在将房陵县作为缓冲,而是想用贾龙去替他控制东三郡。

    而且在这里,贾龙也逃不出他的掌控。

    而就地域来说,上庸以北是武关,正东是襄阳,东方向则是宛城,就距离来讲,荆州的南郡出兵前往上庸,非常之迅速。

    关羽兵败麦城,第一时间向上庸求救,就是因为上庸出兵往南郡足够及时。

    把贾龙安置在这个地方,不但会对汉中产生威胁,令刘焉首位不能相顾,同时刘氏父子在襄阳也可以控制住贾龙。

    而贾龙作为荆州的附庸,同时也可以作为襄阳的策应,配合刘氏父子,一南一西,从两个方向将南阳郡给钳制住。

    就像是一对虎爪,牢牢的抱住南阳郡。

    南阳郡在袁术手中,刘琦发过誓一定要把这个郡给夺回来!

    而且荆州现在还有荆南等地没有完全收服,暂时不能向益州出兵。

    如果让贾龙回蜀,益州豪族和刘焉,可能很快就会分出胜负……最多不过一年。

    但是贾龙若在东三郡发展,威逼汉中,刘焉就得不停的向汉中增兵,而同时还要顾忌蜀中内部的任岐等人的反叛……首位不能相顾。

    但刘焉总体的实力还比这南北两方的益州豪族要强。

    他们应该是谁也灭不了谁,那就会是一场长期的拉锯战。

    长期到刘琦足够把荆州内部的事全处理完毕。

    ……

    听了刘琦的建议后,贾龙的心有些发凉。

    他也算是颇有见识之人,自然明白刘琦的用意。

    如实自己一旦入驻房县,那就成了刘琦在西面的屏障,同时也成了刘琦向汉中进军的踏板。

    如此,便不是他利用刘琦,反倒是刘琦利用他了!

    贾龙咬咬牙,还想负隅顽抗。

    “公子,眼下时局变幻,刘焉若是知我杀其子,必然会立刻行动,对蜀中诸豪强动手,到那时候,我怕蜀中诸族事先的谋划就全白费了……驻守房陵进逼汉中,并非速战之策!”

    刘琦心中暗道:可我要的本就不是速战呀。

    你们速战解决了问题,谁带我玩?

    况且历史上你和任岐在蜀中联合诸族反叛,最终的结果还是让刘焉给速战速决了!

    小刀割肉,一刀一刀的切才划算。

    “贾公,非是琦不愿意派兵支援君入蜀,只是关隘险阻不说,我荆州目下尚内患颇多,恐难以大举兴兵。”

    贾龙依旧在挣扎,道:“刘公子,入蜀绝非你想的那么难,眼下严颜已经归顺于某,他兄长严镛乃是江关都尉,只要严镛肯放行,我军从白帝城必可一路畅行无阻。”

    刘琦淡淡道:“恐未必吧,适才贾公命麾下将士捉拿雷遇时,我观严颜站在贾公身后,似有不平之色……贾公,万事不可太急,眼下你还以是收拢手下的人心为主,在房陵站稳脚,谋取上庸,安乐,北巫等县方为上策。”

    贾龙还要再劝,刘琦却道:“如果贾公想与琦共事,那就按我所言行事,若是不行,那请自便,贾公自思之。”

    说罢,他转头出了军帐,只是留下贾龙在帐内,望着他的背景发呆。

    良久之后……

    贾龙扭过头,看向地上那一滩已经干涸的血迹,不由回想起了刘瑁死时的场景。

    贾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他感觉他的命格,真是跟姓刘的犯冲。

    刚杀了一个刘瑁,又出来一个刘琦。

    论本事和谋略,那刘瑁跟他根本没法相比。

    太难做了!

    ……

    雒阳城,蔡府。

    左中郎将蔡邕坐在主位上,招待着前来拜访他的故交王谦。

    今日王谦领着他的儿子王粲,前来拜会蔡邕,并与之辞行。

    王谦曾是大将军何进麾下的长史,在其府中入幕,但何进死后,董卓入京擅权,夺取了由何进掌握的卫戌京师的北军以及驻守宫廷的南军,身为何进长史的王谦因看不惯董卓的行径,而自愿下课,赋闲于家中。

    前一段,他接到了其父王畅的学生,现为荆州刺史刘表的书信,请他携家眷往荆州安居。

    王谦考虑雒阳形势颇险,非久居之地,于是便决定接受刘表的请求,前往荆州。

    此去往荆州之前,他特来拜会与其父王畅有莫逆交情的蔡邕,求一份符传,另外替刘氏父子说一下要蔡邕珍藏典籍治学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