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武高手秦君叶婉〕〔贩妖记〕〔秦君〕〔祝勇〕〔李阳〕〔医武高手〕〔汉承天予〕〔无上神通〕〔秦母〕〔无敌战王〕〔无敌战王杨辰〕〔杨辰秦惜〕〔杨辰秦惜全本免费〕〔特勤舰队〕〔异世丹狂〕〔杨辰秦惜小说〕〔不败战神杨辰免费〕〔杨辰秦惜小说全文〕〔不败战神〕〔北境守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第一百二十四章 昭姬
    “贤侄想要老夫替你说话,开具一份符传去荆州?”

    听完了王谦诉求之后,蔡邕恍然的若有所思的捋了捋下颚修饰整齐的胡须:“唉,老夫从吴地来京师,与贤侄相会不过一载,如今便又要分离,着实令人感伤。”

    王谦恭敬的向着蔡邕拱手,叹道:“时势所逼,某亦无奈,眼下朝事,不适与我,而我亦不适与朝,又何必在雒阳虚度呢?”

    蔡邕闻言不由漠然。

    他知道王谦话里话外之意,是不屑与参与董卓所主持的朝堂,而董卓所主持的朝堂,目下也容纳不得他们这些昔日何进麾下的幕僚。

    既然各自互相瞧不起,也何必在此耽误时间呢?反不如去往他处。

    想到这,蔡邕的脸不由有些发红。

    他在吴地十二年,空自蹉跎岁月,如今一朝被董卓召入朝堂,虽受重用,然董卓本人却为天下士人所弃,特别是此番迁都,司隶的各望族士人暗中联合,皆向董卓谏言请立两朝。

    此番各族士人联合上奏,融合起来的士人力量异常强大,身为胡广之徒的蔡邕也未能幸免,被拉入了一同劝谏的团体中。

    蔡邕的老师胡广,被后世人评价为政坛不倒翁,政坛上水深之处,胡老从不沾鞋。

    但蔡邕在这方面很显然差了他老师很多。

    当年与蔡邕一同在东观校书的马日磾与卢植,他们一个是经学大师的马融族孙,一个是马融之徒,在经学领域中皆声名卓著,以蔡邕喜好结交朋友的秉性,自然是与他们处下了深厚的情谊。

    但也正是这份情谊,把蔡邕拉下了水。

    卢植和马日磾,纠了关西百名马融一派的经学士人,联名奏疏谏言直意要建两京两朝,本不欲参与其中的蔡邕,被他们以大义为之胁迫硬拉下了水,且还在前番的廷议上,向董卓谏言立都之事,弄的里外不是人。

    此时此刻,他真是有些羡慕能够从雒阳脱身的王谦。

    ……

    蔡邕对王谦道:“君子有成人之美,既是贤侄想离开雒阳去荆楚安居,那我明日便亲往司马建公府上,向他替贤弟求一份通往荆楚的符传来。”

    蔡邕口中的司马建公,是刚刚由治书侍御史被迁为雒阳令的司马防。

    王谦闻之大喜过望,急忙道:“多谢伯喈公厚意了。”

    “你我两家那可是故交,不必如此。”

    说罢,却见蔡邕转头,看向了王谦带来的他那十四岁的儿子王粲,感慨道:“粲儿年纪轻轻,才华横溢,老夫本有意收其为徒,传其经学数术,如今看来,怕是难了。”

    王谦亦是叹道:“能得伯喈公如此看重,实乃小儿之幸,可叹他没有福气,不能以师侍之,深可痛哉。”

    说到这,王谦虽对王粲道:“吾儿,汝虽无福拜中郎为师,但中郎在雒阳这一年,也是对汝之学业多有指点,汝当对中郎行之以礼。”

    王粲随即走向正厅,向蔡邕施之以礼。

    “粲儿不必多礼。”蔡邕笑着度王粲挥手,道:“老夫看人不会错!粲儿不愧为叔茂之孙,甚有异才,吾不如也,日后定是学无所遗,长于辞赋的一代才子。”

    说到这,蔡邕顿了顿,道:“公父子离雒阳,老夫无有趾金相赠,仅有在雒阳城南五十里外的宅舍,有四千卷经学典藏,回头我卓人引君父子去取,便当是老夫赠送给粲儿的相别之礼吧。”

    王粲听了,不由大喜过望。

    “遗子黄金满籝,不如一经”这年头,经学藏书的价值可是比钱要贵重多了。

    在王粲看来,蔡邕赠送给他的四千卷经卷,可不是经卷。

    那与四千卷签押了他前程的印绶无二。

    王粲刚要拜谢蔡邕,却见王谦站起身来,对蔡邕拱手道:“伯喈公勿怪,公之卷赠我等不能要。”

    蔡邕不满道:“老夫与令尊王公,也算知交,你如何跟我这般客气?”

    王谦从袖中取出两份缣帛,走到蔡邕面前,递给他道:“这是荆州刘景升托其子刘伯瑜,派人送到我府上的,让我转交与伯喈公……实是他父子欲借伯喈公的典藏,留以大用,故吾父子不能受伯喈公馈赠,还请勿怪。”

    “刘景升?要借老夫的典藏?”

    蔡邕疑惑地将那两卷缣帛展开,仔细看去。

    待看完之后,蔡邕的表情不由凝重了。

    ……

    待送走了王谦之后,蔡邕便拿着刘表和刘琦两父子给他写的信,来回在厅堂中走动。

    他一会将手中的缣帛展开,一会又合上,一张脸忽红忽白,时而有喜色,时而又有苦楚。

    蔡邕在厅堂内的表现,让厅外侍奉他的那些蔡府侍从,一个个看的胆颤心惊。

    家公这是疯了不成?

    蔡邕拿着那两卷缣帛,无论如何,似都是理不清头绪,随即起身,向着府内的后宅而去。

    ……

    蔡府内宅的偏室内。

    相貌清丽的蔡琰正在房间内用织机缝制着一件罩服。

    午后的阳光射入房间,照出一双婉如新月的秀眉,和秋水为神的眸子,头上盘着飞仙髻,身着浅色的襦裙,显得很朴素,穿着并不张扬。

    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她,那就是雅娴静。

    她此刻心中想着的是,天气日渐凉了,严君因为立京的事情,每日奔波在雒阳城各士子之家府中,很是辛苦。

    她想亲手为严君做一件罩服。

    蔡琰虽是出身经学之家,章琴艺出众,但却从未仗仗其才名而弃做女织之事。

    相反,随蔡邕在吴郡长大的她,一双巧手除了善写飞体字外,也擅长女织。

    去年,蔡邕受董卓相召入了雒阳,蔡琰随父亲一起从吴中原赴司隶,本以为应是繁华似锦的雒阳,眼下却是一片阴霾之景。

    西凉军每日横行街市,杀劫之事,屡有发生。

    看着蔡邕鬓角的白丝日增,蔡琰心中很感心疼。

    去年,蔡邕为了让蔡琰不在雒阳受难,远离这是非之地,随即与河东卫氏纳彩问名,走六礼之序。

    中间虽有些波折,但再过四十日,就是蔡琰被河东卫家迎娶至安邑的日子了……

    想到这,蔡琰幽幽的叹了口气。

    她看向手中还未缝制完的罩服,心中不免忧虑。

    她这一走,严君一人在雒阳,又该如何是好?

    眼下雒阳的局势,着实是变幻莫测。

    步步都有危机和杀机。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一个声音:“昭姬可在?为父有事想跟你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